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38.第三十八章 重伤!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手中原本略费些力气就能举起来的巨剑,在瀑布猛烈的冲刷下变得沉重无比。

    曲轻歌稚嫩的双手死死握着巨剑剑柄, 艰难地举起手中之剑, 剑身正立, 一剑, 一剑地缓缓用力向前挥出。

    瀑布下,汹涌的水流狠狠地冲刷着底下幼小的身影,那道身影却顽强地立于圆滑的巨石上, 双手举着巨剑, 缓慢却坚定地不断向前劈砍。

    这只是世间所有剑招中最为简单的一式, 却因着种种因素, 而让人做起来格外的艰难, 但曲轻歌却还是一丝不苟地一直劈砍。

    每一次挥出去的剑, 姿势都无比准确,连分毫的偏差都无。

    随着劈砍的时间加长,似是稍微做得顺畅一点了, 曲轻歌劈砍的动作越来越快,也越来越娴熟, 眼看着将要进入佳境,却一时不察, 突然身形一个不稳,脚下一滑,她就被无情的水流狠狠地从巨石上冲刷下去。

    措不及防之间, 又被打翻在水底, 曲轻歌呛了几口水, 又挣扎着手脚并用,爬上巨石上。

    她拖着巨剑,缓缓站起身,忽略身上刚才摔倒时,不小心磕撞到石头上的钝痛,又一次开始不间断的机械的挥剑动作。

    就这样,曲轻歌就这么拖着越加疲惫疼痛的身子,爬起来、挥剑、摔倒、爬起来、挥剑、摔倒,无限循环……

    周秦芳只是在一旁负手冷眼看着曲轻歌的修炼,正当她心中满意于曲轻歌的坚韧的时候,她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粗矿的男声:“妹子,你这样会不会太狠了点?这么小的孩子,别给你训坏了。”

    “若她连这点苦都吃不了,也不配当我的弟子。”周秦芳冷哼一声,斩钉截铁地说道。

    “你就这么认定这个孩子了?不再看看,观察观察?”周秦杰立于周秦芳身后,听到她坚定的话语,不禁挑了挑眉问道。

    “都看了两日了,再看,还能看出朵花来?既然这孩子天资不错,是个练重剑的好苗子,又合我胃口,我自然得先下手为强,将她确定下来了。”

    周秦芳蹙眉,不大喜欢自家大哥这个拖拖拉拉的性子,什么事都要观望观望再观望,等他观望完了,花儿都要谢了。也不知娘亲是不是把他们兄妹两人生错了性别,明明她性子更像一个男子的。

    “行行行,姑奶奶您开心就好,小的这就不打扰您了,我先行告退了。”看出自家妹子已经有些不开心了,为了避免又一次被说教,周秦杰果断撤退。

    哪怕此时的曲轻歌正一心沉溺在练剑当中,无心注意外界,但周秦芳还是得在小辈面前给自家大哥留点面子,她也不点破周秦杰的小心思,任由他闪身离去。

    她只是无奈地看着周秦杰远去的背影,摇了摇头,又转身一心看向自己新收的宝贝弟子去了。

    ——————————

    到了下午开始上文化课的时间,孩子们都已经端坐在座位上认真听讲。

    木老正站在讲台上,一手背在身后,一手在身前轻抚着长长的胡须,温声对着底下求知若渴的孩子们叮嘱待会前去灵药田实践时的注意事项。

    张莲儿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边听讲,又一边时不时将目光扫向最前排的那个空无一人的位置,内心担忧焦急不已。

    轻歌这是怎么了,都开始上课了,为什么还不来?

    在场众人之中,除了与曲轻歌关系最为要好的张莲儿,其他人也不时将目光落在前排那个唯一空着的座位上。

    没办法,这间课室里的座位都是一人一个固定的,如今突然空缺了一个,还是在第一排,真的超级显眼。

    而且缺课没来的那人还是这一届弟子中的风云人物,顶顶大名的拼命三娘曲轻歌,这更是让所有人都感到惊奇不已。

    其他人只是惊叹于平日最为准时的人今日竟然缺课了,而最为关注曲轻歌为何还没来的人除了张莲儿之外,还有三人。

    他们便是之前被曲轻歌死死压在第二第三名的楚殇和水坤御,还有一开始树底之争被曲轻歌最后超过的第四名,周子沐。

    经过前期半年的体修争斗,楚殇和水坤御两人,心底是早就将曲轻歌看作是自身一定要超越的对手。

    而周子沐则一直不甘于被曲轻歌这个世俗界来的土包子所超越,还一直被死死压在头上,哪怕长期压在他头上的不止曲轻歌一个,但他心底最恨的还是曲轻歌,一心想要将她踩在脚下。

    对于对手的动向,他们自然是关心的,此时见她没来上课,他们自然与张莲儿一样,频频将目光投向曲轻歌的座位上,心下思量着她为何还不来。

    不过张莲儿是担忧心急,而楚殇与水坤御两人则是不解疑惑,周子沐便是幸灾乐祸了。

    在课堂上小动作做多了,总是会被夫子抓包的。果然,正当这四人在课堂上,同时为曲轻歌而失神时,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怒斥。

    “张莲儿、楚殇、水坤御、周子沐,尔等四人何时动作频频,莫非听老夫讲课就那么让你们不耐?”

    四人被吓得一激灵,赶紧站起身,心中懊悔不已,刚想开口对木老道歉的时候,门口却传来一阵清脆的敲门声,接着一道属于小女孩娇软的嗓音紧跟着响起。

    “启禀木老,弟子曲轻歌来晚了,还请木老责罚。”

    对于迟到缺课的孩子,木老心中到底是不喜的。在这节课刚开始,当他看到他之前看好的那个孩子居然缺席他的课程时,心下不免一阵失望与气怒。

    所谓期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所以连他这个平时一向温和待人的人,此刻对于曲轻歌心下也是带上了一丝不满的,听到她终于来了的声音,他也不愿理她,就让人在外面站着,他则继续讲解进入灵药田之后的注意事项。

    曲轻歌似乎是自知理亏,也就这么直直站在门外一言不发,不再出言提醒木老门口还有个大活人,也不往课室内踏入一步。

    木老讲到半途,见所有的弟子们都心不在焉地一直盯着门口,他略微蹙眉,心下感叹这些孩子们真是太容易受外界影响了,还是得再多练练。

    接着他才懒懒抬眼扫向门外,就这一眼,他的目光就突然顿住,接着就是一阵勃然大怒!

    “你这幅模样是这么回事!怎会受如此重之内伤,你的灵傀呢?花夙呢?她们都是死的吗?为何不及时保护你!老夫一定要严惩她们,居然发生如此严重的失责。”

    木老直接抛下满堂学子,快速闪身来到曲轻歌的身边,拉起她的手腕就是一顿探查,边诊断她的伤势边嘴上怒骂不休。

    只见此时正挺身站在他面前的孩子浑身湿透,光着两只小脚丫,头上的发带早就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头发也湿淋淋地披散在肩头,她的脸上,发丝上,衣服上,还一直在往下滴答滴水,满身狼狈。

    这还不是最令木老生气的,最让他气愤的是,曲轻歌浑身上下布满青紫的痕迹,光是露在衣物外的脸上和双手双脚就没一处能看的地方。

    原本白嫩的小脸都伤地肿大了一圈,有些地方甚至还在往外渗血,鲜血混着她身上的水迹染红了她那身蓝白色的衣裙,瞧着异常凄惨。

    从表面上看,曲轻歌伤势最为严重的便是她的双手和双脚,她的双手虎口裂开到深可见骨的程度,两只手都沾满血迹,衣袖全都被血染红了。

    哪怕她此时双手是自然下垂的,但还是能看得出来她的双手一直在控制不住地不停抖动,两只光溜溜露在外面的脚也是伤痕累累,血迹斑斑。

    似有所感般,木老抬头向着她一路过来的路上望去。

    果不其然,那条长长的木质走廊上,一道小小的血脚印混着水迹一直延伸至这间课室门口。

    作为一个药修,木老自然能轻易诊断得出,曲轻歌除了外表的上的这些伤势,体内也受了很重的内伤,这也是他最让他暴怒的一点。

    他当然看得出来曲轻歌身上的这些伤都是修炼剑术得来的,可是医者父母心,虽然在修真界之中,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一向较为淡薄,但他既然会选择留在宗门中培育孩子,自然也是个喜欢孩子的人,如今看到自己所喜爱的孩子受了这么重的伤,他怎能不怒。

    就算是为了修炼也不可原谅!

    “花夙!花夙!”木老连声怒吼了几声七弟子的道号,想着质问她怎么回事,却无一人应答他。

    无奈,他只能转而叫大弟子:“花岐!”

    这次倒是有人应答了,从楚殇的身后突然闪身而出一个身着青色广袖长袍,身形修长、面容儒雅的青年男子。

    他轻敛衣袖,优雅俯身对着木老恭敬地行了一礼,温声道:“花岐在。”

    “这节课你先帮我带着,我带这个孩子前去医治。”木老快语吩咐道,接着也不等大弟子的回答,直接抱起身前这个已经陷入昏迷的孩子飘然远去了。

    “是,花岐遵命,恭送师尊。”

    哪怕明知师尊已经看不到了,但是恪守礼节的花岐还是认真行完礼之后,才轻挥广袖,温雅地转身,对着面前被这一变故弄得躁动不安的孩子们安抚的温和一笑,轻声细语地开口:

    “我乃木老坐下亲传大弟子花岐,因为事出突然,此节课便由我来带领你们前去灵药田……”

    曲轻歌此时已经彻底软倒在木老怀里,失去意识了。

    她刚才站在门外的时候,只是因为一直想着下午还有课要上,整个人全凭一口气撑着。

    在木老一碰到她的时候,意识到自己已经到了课室中,神智已然模糊的她,自然错误地判断自己已经达成上课的目的了,那口气也就散了,自然就撑不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