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37.第三十七章 剑意!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好!”周秦芳嘴角露出一丝畅快的笑意,口中大喝一声, 也提着巨剑向着曲轻歌迅猛地强攻而去。

    风一阵阵地拂过草地、吹起树上的枝叶, 发出沙沙的声响, 谱成一曲自然的韵律。

    两道身影快速地于草地、树林中移动, 不时发出兵器相交之声“锵——锵——”,一下又一下,有力而清脆。

    因着双方强劲的力道, 两人巨剑之间的每次碰撞, 都擦出了一片片金属火花, 花火四溅, 散落于天地之间, 渐渐消散。

    曲轻歌正与周秦芳激烈对战, 她虽然身量矮小,但天生神力,身手灵活, 且剑招纯熟,犹如一位历经千百次战斗的战士一般, 在与人对战之中,她自有其自身的战斗韵律。

    而周秦芳弃之不用自身灵力, 只凭自身肉/体力量与曲轻歌对战,一时间两人竟斗了个旗鼓相当。

    两人又一次激烈地碰撞之后的短暂分离,曲轻歌半蹲着身子, 前额的发丝全都湿透了, 粘连在额头上, 累得直剧烈喘气,胸膛快速起伏,双手却还死死握着手中兵器,眼神如一把出鞘的利剑一般,含着扫尽一切的锋芒,直指周秦芳!

    巨剑被她斜握于身前,剑尖朝下,一道血痕顺着剑身缓缓流淌,直至来到剑尖,滴落到泥土之中,被褐黑色的土地快速吸收掉。

    她的双手虎口均已被震裂了,鲜血滴滴落下,染红了她握剑的手柄,也染红了剑身,却不见她的剑身有一丝一毫的颤抖。

    见到曲轻歌的握剑之姿,周秦芳不禁微微挑眉,心中对于眼前这个小小的孩子又高看了一眼。

    这是一种守护的姿态,此时那孩子便犹如一个伟大的将领,一人坚持着独守身后的城池,面对眼前的千军万马,临危不惧,只有满腔战意,颇有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悲壮气势。

    这次宗门中倒是收到了个极好的人才!

    如此想着的周秦芳,也打算该早点结束此次的武力试探了,她在曲轻歌又一次挥剑攻来的时候,直接长腿一伸,就把那道小身影给一脚踹到河里去了!

    经过长久的高强度战斗,曲轻歌的身子已经很是疲惫的,在又一次使出全力向前进攻时,没料到周秦芳居然会仗着身高腿长,直接伸腿踹人,她只能心中暗叹一声:大意了!

    接着她便感到肩膀传来一股巨力,她小小的身子便犹如断了线的蝴蝶一般,连人带剑,一脚被踹入水中。

    现场只听“扑通——”一声,那是重物落水的声音,河面上溅起一朵巨大的水花,接着便是水花回落于河面发出的“哗啦啦~”的声音。

    曲轻歌一下子被冰冷的河水包围,一时措不及防,挣扎间,喝了好几口河水,好睬她是个熟识水性的,最后还是自己划拉着冒出水面,不然准得被这个不知轻重的秦芳师叔给淹死。

    她全身都被河水湿透了,衣物湿答答地黏在身上,很不舒服。

    就在曲轻歌想用轻功跃出水面的时候,却被周秦芳突然横扫过来的重剑,给又一次拍到水底下。

    饶是脾气再好的人遇到这种事都会炸毛的,更何况曲轻歌本身脾气也没好到哪里去。

    她又一次冒出水面,气恼地对着周秦芳怒道:“你干什么!”

    小孩子浸在水中浑身湿透,满身狼狈,对着你气鼓鼓地鼓着包子脸怒喝,对于罪魁祸首来说,不仅感觉不到丝毫的愧疚,心底还被逗得想笑,不过此时这种场合还是不宜笑场的。

    周秦芳站在河边,杏眼斜睨,居高临下地看着河里的曲轻歌,淡淡评价道:

    “你天生力气比之旁人强之数倍,确实较为适合使用巨剑这种厚重的兵器,武功招式还有点看头,甚至隐约间,已具备一丝剑气,可是其中却无丝毫剑意!”

    “若你真想使用巨剑,完全发挥它的威力,就得以其为本命之兵,做一名剑修。而一名合格的剑修,最基础的便是——拥有自身的剑意!”

    “弟子轻歌,还请秦芳师叔赐教,如何才能拥有剑意?”听了周秦芳的明面点评,实则教诲,曲轻歌心悦诚服地在水中,恭敬地对着周秦芳行了一礼,虚心请教。

    她是真的爱剑之人,如何不对周秦芳所说之话产生憧憬,剑意!那是一个对她来说多么遥远的词啊。

    她前世习武十六载,经历过前期的艰辛苦练,中期的上阵杀人,后期的领兵作战,也不过悟得那一丝剑气,对于剑意这种遥不可及的境界,却是连仰望憧憬都不曾。

    如今周秦芳却说这只是作为一个剑修最基础之物,如何能不让她心中震撼!

    周秦芳没有回答曲轻歌的问题,只是将手中的铁木巨剑一把竖立于土地之中,接着她一手缓缓抽出身后的巨阙。

    巨阙无鞘,就这么被周秦芳随身背于身后,却不伤她分毫,此时它被周秦芳一手握住,便如一个木偶被注入了生机一般,突然变得充满灵性。

    随着周秦芳将它缓缓抽出,它犹如一个即将出门玩耍的孩子一般,满腔的兴奋期待,迫不及待地“嗡嗡……”震动。

    巨阙一出鞘,其上便覆上一层寒气森森的白色冰霜,周秦芳单手拎着巨阙,仅仅是那么轻描淡写似地随手一挥。

    一道寒冷到极点的剑气便向着树林那边猛然扫去,剑气划破虚空,凌厉森寒,速度快得让人只能勉强看见剑气的虚影,剑气所过之处,树木拦腰而断,天地刹那间,化为一片冰天雪地。

    周围的温度骤降,原本翠绿繁茂的树木,全都被周秦芳这顺手的一击拦腰砍断,倒塌的树木并着那一整片天地,都被冻成一片霜白色的残败世界,一阵清风拂过,吹起点点雪花,孤寂而凄清。

    曲轻歌瞳孔骤然一缩,又突然睁大到极致,清澈的眸中倒影着那片在晨光的照耀下,变得如梦似幻的冰雪之地,小小的身子似乎也被冻住一般,在河水中不受控制地瑟瑟发抖。

    最后她才愕然地发现这条小河的河面上也被浅浅地覆上一层薄冰,难怪她会感到那么冷。

    明明周秦芳是往小河的相反方向挥剑的,那一片冰原也离小河这边差不多有百丈距离,却连小河里的她都被周秦芳的这一击之势给波及到了。

    借着河水的倒映,曲轻歌才发现自己的眼睫上,发丝上嘴唇上,全都冻上了一层白色的薄霜,她抿了抿嘴唇,抿掉唇上的冰霜,下意识地运转体内的气,让自己的体温渐渐回暖,才感到好受了许多。

    直到此时,她被冻得迟钝的大脑才有空思考……

    这就是,真正的……剑意吗?

    真是……让人无比震撼又无比渴望的力量啊!

    “所谓剑意,便是剑修通过漫长的千锤百炼,踏遍红尘,领悟世间万物,将自身感悟融入手中之剑中,所形成的剑之意念!”周秦芳迎着晨光,远望着那片她亲手制造出来的冰雪之地,中性沙哑的嗓音带着某种莫名的感触。

    周秦芳神色肃穆,转身面向浸泡在河中的曲轻歌,形状优美的杏眼带着满满的郑重之色,直直盯着曲轻歌的眼睛,语气庄重地说道:“汝若想与吾学剑之意念,三年之内,便只可认吾一人为汝之剑道之师。如此,汝,想学吗?”

    “想!”几乎没有丝毫犹豫的,曲轻歌直接脱口而出,坚定地回答了周秦芳的问题。

    哪怕一答应了周秦芳,她就得在这三年之内一直跟着这个师傅,这等于直接放弃掉她之后的两次兵器选择权,但她却并不后悔。

    因为她既然已经找到了自己最想要,也最适合自己的兵器,那为何还要舍本逐末,去在乎那两次毫无意义的机会?

    “很好。”周秦芳脸上露出爽朗的笑意,高兴地大喝一声,她原先看着曲轻歌的眼神是满满地看到人才的欣赏之意,此刻已经转变为见到自家徒弟的喜爱之情。

    哪怕她心里明白,曲轻歌作为宗门的预备核心弟子,在转变为正式核心弟子之前,是不可能有固定的师尊的,但她既然已决定将自身绝学尽数授予曲轻歌,心底也是将其当成自家的亲传弟子看待的。

    面对着眼巴巴盯着自己的小弟子,周秦芳抬抬下巴,指了指一旁的瀑布,一脸冷漠无情地道:“看到那边那条瀑布了吗?瀑布底下有块巨石,爬上去,挥剑万下。”

    “是。”曲轻歌点头应下,也不过问此举对于领悟剑意有何作用,只是直接施展轻功,从河中一跃而起,脚下几次轻点,便从河面上飞身轻掠至瀑布之前。

    凑近一瞧,曲轻歌才发现,那瀑布底下确实有一块大石头,颜色黝黑,质地坚硬,其上被瀑布长期冲刷地圆润无比,人若站在上面,不仅不好掌握平衡,还得忍受汹涌的瀑布在头上不断地冲刷。

    这个情景,让人不禁怀疑周秦芳是不是故意为难她的,那上面光是站都站不稳,更别说还得举着重若千斤的巨剑,挥剑万下,简直是在折磨人嘛!

    曲轻歌却毫不犹豫地冲进瀑布之中,得益于她长期的扎马步,哪怕她年纪小,却底盘稳。

    一进入瀑布之中,她便遭受到倾盆般的水流不间断地冲击,身上被打得生疼,脚下的石头无比湿润圆滑,她却还能稳稳立于上面。

    穿着鞋子不利于曲轻歌两脚更有利地抓地,所以她干脆脱掉了鞋子,两脚足底更为有力地抓地于巨石上,任由着鞋子们被水冲走,顺着水流飘向河流的远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