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35.第三十五章 公平与否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那便请周子沐上前来为众位解答吧。”徐老对着周子沐伸伸手,示意他站起来回答问题。

    周子沐立马端正站起身, 大声回答徐老的问题:“今, 修真界最大势力一共分为二十一大势力, 分为一岛、二阁、三宗、四派、五门、六家。”

    “你可知这些势力分别名讳为何?”徐老继续提问。

    “弟子知道。”周子沐对着徐老躬身行了一礼, 才再次直起身扬声回答徐老的问题:

    “一岛为药王岛,二阁为万鬼阁、九音阁,三宗为凌云宗, 便是我们的宗门、天魔宗、佛宗, 四派为天羽派、沧澜派、魔傀派、天阳派, 五门为合欢门、九魂门、血妖门、狂战门, 六家为水家、叶家、楚家、容家、司徒家、长孙家。”

    “很好, 请坐下吧。”徐老轻抚胡须, 赞赏道。

    周子沐嘴角控制不住溢出一丝得意的笑意,他高昂着脑袋坐下,周围有些从世俗界来的孩子对他投以羡慕嫉妒的目光。

    见此, 徐老也没说什么,只是再次开始讲课:“天地初始、以混沌为开……”

    待下课钟声“铛铛……”响起, 徐老才意犹未尽地停下授课,对着底下因为下课而有些许躁动的孩子们缓声说道:“好了, 此节课到此为止,这门课程只是为了让你们明白历史,通晓历史, 并不做考核之用, 你们只需课上认真听讲便是, 无需过多复习,此书你们有兴趣可随意带走研读。”

    “下节课在天子壹号课室上课,你们自行前去吧。”说完徐老伸手一挥,周围门窗齐齐打开,日光照进室内,带来一片不同于夜明珠的明亮,接着他便负手悠悠地往外走了。

    “恭送徐老。”

    孩子们等着徐老完全走远了之后,才敢踏出课室的门,撒欢似的出去游玩了。

    这节课没有功课需要做,课间时间足足有一炷香时间,而天子壹号课室便在天子伍号课室的另一面,一出课室便能看到了,不用费时间去寻找,所以孩子们都犹如解放了一般,齐齐冲出去或是到处玩耍,或是四处参观,熟悉环境。

    曲轻歌没有出去玩,只是收拾完东西之后,婉拒张莲儿一起出去逛逛的提议,挪步到天子壹号课室自觉在最前排找了个座位坐下,从储物袋中拿出上节课画完的二十幅图,平铺在桌面上。

    她画图的时候,只是把一株灵药画在一页纸上,且画得不是很大,纸张的其他地方空出了一大片空白的地方,这些是曲轻歌要留着默写她刚刚背诵下来的灵药知识的。

    正当曲轻歌在认真默写灵药知识的时候,书院内院,一处临湖水榭里,清河、木老和徐老正在里面细细煮茶、品茶。

    他们身前正有两面水波粼粼的镜面,一面映照出在书院中玩耍的孩子身影,一面映照出天子壹号房里的情景,见里面只有一个年纪最小的孩子在认真默写着什么,其他孩子们都在外面闲逛。

    木老欣慰地扶了扶白须,呵呵轻笑道:“此子心性沉稳,小小年纪便知努力充实己身,学而时习之,不错不错!”

    “哼——木老头,你这么说就是认为其他孩子学习态度不好了?”徐老呛声道。

    “你胡说!老夫只是有感而发,赞叹一下罢了,为什么到了你口中就变了样了?”木老气得吹胡子瞪眼的,气呼呼地反驳回去。

    “有感而发?我看你就是看人家在学你教的东西才那么赞叹人家的。”徐老就是要故意和木老作对,强词夺理道。

    “徐老头!想打架啊!”木老气得撸起袖子就想干架,徐老却不屑道:"就你一个丹修,还想打得过我这个剑修?痴人说梦吧,之前吃得亏还不能让你长长记性啊!"

    “老夫哪里需要像你等莽夫动不动就武斗,老夫说得打架是要文斗。”

    木老冷静下来,伸手端起一杯清河煮好的茶水深深闻了一下,才细细饮下一口,心中感叹还是清河的茶艺好,待喝完茶,才老神在在地说道。

    “哦?你想斗什么?”徐老挑眉问道。

    “棋。”木老得意道,见徐老迟疑,不禁讽刺道:“这么?你个堂堂化神剑修还不敢跟我这个丹修比棋艺了?”

    “谁说我不敢,比就比,上棋!”徐老挥手大喝一声说道。

    清河只一心煮茶,才不管这两个臭棋篓子的斗棋,看他们下棋只会让她暴躁地想打人,她还是不留在此地徒增自己的怒火了。

    如此想着,清河便向着木老和徐老敛手垂目说道:“两位师叔既然开始专心比拼棋艺了,那么清河便不在此打扰二位切磋,下节课该开始了,清河这便过去了。”

    “去吧去吧。”此时已一心沉迷在棋局里的两位老者才不管别人想干嘛呢,只一心想斗过对方。

    清河无奈地起身行了一礼,转身凌空踏步,衣袂飘飞,身姿缥缈地化作一道流光,向着书院外院而去了。

    她身后还能隐隐听见木老和徐老如斗气的顽童一般的大呼小叫:“不对不对,我这步走错了,我不走这里。”

    “你想悔棋啊!不行。”

    “你此次先让我一子,待下次我也给你一次悔棋的机会。”

    “……那行吧,你一定得给我记住,不可抵赖。”

    此种下棋之法,果真让清河这个一向恪守规则的人看不顺,莫名火大。

    “此门课为礼仪课,修真界虽讲究强者为尊,但基本的上下尊卑却还是得需我等来遵守的,且尔等身为我宗弟子,出门在外也需注意宗门气度礼义,不可轻慢,让人笑话我宗无教养,望尔等认真习得此课。”

    清河端身立于讲台之上,对着底下噤若寒蝉的弟子们一脸冷然,严声说道。

    “修真界修士修为等级分为十等,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练虚、分神、合体、渡劫、大乘。”

    “同门之中,除非同一师尊的弟子间须得按入门先后分大小,其余不同师尊弟子一律按修为分高低。”

    “例如:张与李为同一宗门同一师尊门下弟子,张先入门,后来的李就得称其为师兄,就算日后李的修为进步迅速,超过了张,也还是得称张为师兄,此乃长幼尊卑。”

    “再例:谢与何乃是同宗弟子,初始何先入门,修为乃是筑基期,谢需称呼何为师叔,后来谢迎头赶上,修为至金丹,何还是在筑基徘徊。此时,何需得称呼谢为师叔,此强者为尊。”

    “如此,尔等可听明白了。”清河美目冷然扫向在座弟子们,冷声问道。

    “弟子等,听明白了。”在座弟子们被这凌厉的一眼扫得浑身一激灵,齐齐回应道,声音格外的响亮。

    “明白便好。”清河稍稍满意地昂首,接着她又开始讲课:“于宗门内同门之间,与师门长辈之间,亲友之间,都需用到不同礼义……”

    曲轻歌听着课,回思到刚才清河师姑所举的那两个例子,再到现在所教育他们的上下尊卑,表面上说是要学礼仪,其实其他孩子们可能阅历还少,看不出来。

    其实清河师姑已经在借着这些事例,来激励他们今后要加倍努力修炼了。既想要得到他人的仰望尊重,你就得比之他人还要强大才行。

    如此,方才可做得那人上人,受众人尊敬钦羡。

    课程讲解到半途,清河还会请弟子上前来做演示,不知是清河威慑力甚深,还是弟子们都想用心地表现自己,凡是上前演示的弟子们都做得很完美,让清河这一课上得很是舒心。

    待又一次的下课钟声响起,清河才缓缓停下授课,对着底下乖巧如鹌鹑的弟子们肃声说道:“此时已至申时,尔等先行去书院食堂用饭,再去告示板前选取晚上的兴趣课,每人至少须得选择两门以上兴趣课,兴趣课只做修身养性之用,不做考核。”

    “不过待授课到年底,书院与练武场将会照着尔等之所学,设置武考与文考两门考核,凡是综合成绩一百名外者,一律淘汰!”

    说道最后一句,清河厉声低喝,吓得众位弟子心中一凛,神情也跟着肃然起来,相互之间投向彼此的目光都带着一股敌意。

    “我所说之事已毕,尔等可自行散了。”

    清河对着弟子们冷声说完,只见她手中浮尘一甩,身形缥缈,衣裙飘飞,模糊虚幻,下一瞬便出现在百米开外,再次闪身的时候,便不见了踪影,竟是抛下这一室被她吓傻的弟子们,自行离去了。

    曲轻歌随着人流缓缓向着食堂方向走去,张莲儿挽着她的手腕,蹦蹦跳跳地在前头走着,突然她似乎想到什么似的,回头疑惑地拉着曲轻歌,小脑袋凑到她耳边小声悄悄问道:

    “唉~轻歌你说,清河师姑说要考核,是只考核我们,还是连带着那部分还在识字开蒙的人一起算上啊?”

    “应该是连带着一起算上的,我们全部加起来还不足一百之数,清河师姑说得是要淘汰掉无法进入前百之人,若是只考核我们,那岂不是谁都不用淘汰了?再说了,考核不止只算文考,还有武考一项,两项相加才算总成绩,武艺我们是一起学的,大家进度都一样,不能与文考一概而论的。”曲轻歌也学着张莲儿的样子,轻声回答道。

    “可是如此……”张莲儿纠结地小圆脸都要皱成一个包子了,却是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问题。

    “你觉得不公平是吗?因为我们先学,而他们后学,进度肯定与我们不一样,而考核时间却是相同的,学得多的我们必然比学得少的他们得的成绩更高?”曲轻歌早看透了张莲儿的疑惑,替她直接说了出来,得到张莲儿的连连点头认同。

    “莲儿,不可如此算的。”曲轻歌无奈地轻叹口气,耐着性子教导道。

    “不可如此算,那要如何算?”张莲儿歪着头,还是不懂。

    “一来,我等武考是一样的,他们之中也有学得好的可靠武考拉分。”

    “二来,天道酬勤,就跟课上清河师姑所举第二例子一般,若是他们能勤勉读书,早日得到正式授课,也未免不能迎头赶上我们,所以我们两者之间的差距是可拉小,甚至被超越的。”

    “再则,修真之途本就是不公平的,端看个人本事罢了。”

    说完这一句,曲轻歌就陷入了沉默之中,张莲儿连带着周围不小心听到她二人谈话的弟子们也沉默下来。

    曲轻歌不会读心,不知他们心情如何,但是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的学习日子里,经过此番提点的弟子们一定会更加努力学习,争取不被他人超越,同时去超越别人。

    这样做其实是在无形中增强对手的实力,也在增加曲轻歌的竞争压力,但她也不惧就是了。

    她虽想一直力压众人,成为第一,得到宗门更多的资源培养己身,但也不想少了一路上的对手。

    只有竞争,才能更加激励她那颗向上拼搏之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