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34.第三十四章 张莲儿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这玉书上除了目录之外,每一页纸都只介绍了一种灵药, 上面介绍得很详细, 甚至还有部分是木老没讲解, 却有记载的, 这也注定了每一页除了有示意图的地方,其他全都写得密密麻麻的全是字。

    只剩下的一刻钟时间根本不够全部抄录下来,索性曲轻歌原本的记忆力就不错, 后天又有灵乳与药浴的提升, 她的脑子倒是变得更为灵光了许多, 不敢说能做到过目不忘的程度, 但是一篇文章她认真看过一遍, 也是能记得七七八八的。

    所以曲轻歌干脆直接从桌上拿起毛笔, 轻轻沾了点已研磨好的墨水,快速照着玉书上的图画简洁画出其上的灵药摸样,再在一旁标上名称。

    接着就翻开下一页纸继续画, 也不去抄录上面的字,就这么一直画图, 直到一炷香时间后,她刚好把二十副灵药图画好, 把这些图先放置一旁晾干,然后她才拿起玉书放到第一页,认认真真背诵起来。

    曲轻歌前世作为将门千金的时候, 与那些书香门第的闺秀们一样, 琴棋书画其实都是要学的, 只是不必像那些书香门第的闺秀们一样学得那么精深而已,只要会弹、会下、会写、会画,不会太难看,见不得人就好。

    因为她更喜欢舞刀弄棒,研读兵书,所以曲轻歌是不耐烦学琴艺这种软绵绵的又耗时的东西的,她弹出来的曲子只能说不难听,可成曲调,但要说有什么高山流水、缠绵哀婉的境界之类的,就不见得了。

    不过她的棋书画倒是学得不错,棋可排兵布阵,书可金钩铁笔,画可行军防布,都是与打战息息相关的东西,所以这些东西她学的跟用心。

    且自她入了军营之后,因为会画画,所以经常要画行军地理图,这些东西都是要快速、准确、细致地画好,稍有一点偏差整幅画就会毁掉,所以曲轻歌画图的速度是非常快的,而且还细致得与原图一模一样,差的只是那点上色而已。

    待一刻钟时候到,屋外传来阵阵钟声,伴随着浑厚的钟声,木老又闪身出现在讲台中央,目光扫射一圈,见大部分孩子们都在奋笔疾书地抄录灵药知识,只有少数自持记忆力过人的孩子正捧着玉书默背。

    他脸上勾起一抹慈祥的笑意,目光在扫过同样在抓紧时间背诵,桌子上却晾着几十张图画的曲轻歌,眼中的赞赏之色更为浓郁了。

    “下课钟声已响,你们可以下课了。下节课在天子伍号课室上课,你们中间可休息一炷香时间,可随意出去玩耍休息,只需在一炷香之后,及时到达天子伍号课室上课便好。”木老轻抚着长长的白色胡须,笑语道。

    “是,弟子等知晓了。”所有孩子们听到木老的话,都放下手头的事物,齐齐对着他抱拳行礼道。

    “嗯。”木老微微点头应承,接着又化作一股轻烟消失了。

    木老走后,曲轻歌把已经晾干的二十副图仔细收起来,放入她自己的储物袋中,接着又捧起玉书打算利用课间的时间,把这节课学的那二十种灵药介绍再重头看一遍,巩固一下自己的记忆,顺便检查一下自己刚刚有没有记错的地方。

    他们这些预备核心弟子,每日自第一月发月例的时候,宗门就给他们每人配备了一个专属储物袋,以便他们能自己随身装一些比较贵重或者常用的东西。

    不同于第一次祁雲送给她的那种,因为是个连品阶都没有的残次品,所以连没修炼过的普通人都能使用的储物袋,这种储物袋连主人的神识印记都打不上去,谁得到谁就能随便用。

    曲轻歌他们此时所使用的储物袋,是宗门中的五品炼器师专门为他们炼制的,此储物袋内里空间足足有十亩地那么大,这储物袋算是三品储物袋,但它还可以容纳进比它等级低的其他储物器具。

    且这个储物袋是认主的,在滴血认主之后,就算主人还未开始修炼,但是只要主人有灵根,就可以使用它,除非主人身死,否则绝不会轻易被夺走。

    而玉袖给她送月例的储物袋就还是那种残缺的储物袋,空间没多大,只能给他们装装不重要的的小玩意儿,其他一点用都没有。

    所以曲轻歌一般都是把里面的月例倒出来,存入系统背包,残缺储物袋则随手丢进她的专属储物袋里。

    据玉袖‘不经意’之间透露,等她能正式晋升到核心弟子,就可以拿着这储物袋去给宗门的七品炼器大师为她把储物袋升级成七品储物器具,外形可以随她喜好选择。

    自从曲轻歌正式开始训练之后,每每得了宗门给予他们的什么好处,玉袖就要这么‘不经意’地来一回,曲轻歌前世可是在那阴险诡谲的权力圈子里混过几年的,这么会不懂她的用意。

    无非就是想让他们要忠心,要感恩,要记得宗门对于他们的培育之恩,并且还借着成为核心弟子之后能有多么多么好这一点激励她要勤奋努力,不要辜负宗门对于她的大力栽培。

    曲轻歌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对于凌云宗她自然是心存感激的,甚至随着时间日久,她还开始渐渐将宗门当成她的归属,所以哪怕她看出玉袖的意图,她也欣然接受这种意念的灌输。

    这不是权力利益的交易,这是师门恩情的回报。

    因为第一次来这书院上课,曲轻歌对于此地还不熟悉,怕下节课迟到,所以在看完又一遍的书籍之后,一算时间还剩半炷香,曲轻歌就放下手中玉书,将其跟书案上的其他笔墨纸砚一起规整好,就出去找课室了。

    在路过某间课室的时候,曲轻歌还看见里面正有之前因为不识字,而被留下的孩子们正在清河师姑的监督下握着笔,左手轻握右手袖子,右手悬空,手腕上吊着铁块,颤颤巍巍地写大字。

    似是注意到外面的视线,清河利目立刻扫视过来,那严厉的气势吓得曲轻歌立刻站直在屋外敛手恭敬地行了一礼,待得到清河微微点头示意之后,才敢一溜烟地跑开。

    “哈哈哈……轻歌被捉包了吧?”一个瞧着约莫六、七岁摸样,穿着跟曲轻歌一样的扎着羊角辫,脸儿圆圆,眼睛也圆圆看着很是讨喜的小女孩嬉笑地跑过来,拉着曲轻歌调侃道。

    她叫张莲儿,乃是凌云宗附属修真家族张家中的嫡支次女,因为天赋好,年纪也刚好符合要求,所以被送到凌云宗做预备核心弟子,以期让她来搏个核心弟子的名额。

    她所居住的小院与曲轻歌的小院离得最近,又是个自来熟的性子,所以曲轻歌不知不觉就被她给缠上了,不过因为张莲儿的为人品性还不错,曲轻歌也干拿她当朋友那么处着。

    半年下来,两人的感情不说多么深厚,却也不算浅薄。

    “我看到天字伍号课室在哪里了,快上课了,我们先过去吧。”曲轻歌挑目远望,凭着自己绝佳的视力很快就找到下一节课的课室地点,拉着张莲儿就小跑着过去。

    一进入里面,就见已经有几个人在里面就坐了,这个课室是那种正常的朝向一边的,却是呈阶梯式的大课室。

    还是照旧,他们乖乖地按着各人的身量高低就坐。

    张莲儿年长曲轻歌两岁,身量自然比她高得多,只能去后头就坐,但她秉承着自己是个大孩子,要照顾比她幼小的孩子的信念,直到把曲轻歌好好安置到她的座位上去之后,她才再去后头找空位就坐。

    这是曲轻歌最喜欢张莲儿的一点,世人崇尚道德,尊老爱幼是基本。

    张莲儿是否尊老曲轻歌不知道,但她确实做到了爱幼,哪怕曲轻歌这个‘幼’并不需要张莲儿的爱护,但是这种不带利益性的照顾却让人怎么都讨厌不起来。

    这些经过周秦杰严苛训练的孩子们很有时间观念,在上课的钟声打响之前,就已经全部进入课室就坐,等待授课夫子前来教导。

    几乎在钟声响起的同时,徐老的身影就出现在讲台上,他云袖一甩,“碰——”的一声就把课室门窗都齐齐关上了,原本明亮的课室刹时间就变得昏暗起来。

    似是感应到课室里的昏暗,在曲轻歌他们所看不到的地方,书院底下的阵法自动运行起来。

    曲轻歌他们只看到课室四周墙上和顶端的灯突然自动亮起来,整间课室哪怕不开门窗,也依旧亮如白昼。

    接着就听徐老轻抚胡须,朗声说道:“老夫授课时不喜外人打扰,也请在座诸位认真听课,切勿走神。”

    “是,弟子遵命。”孩子们齐齐应声。

    “如此便好。”徐老轻轻点头,随着他的动作,孩子们桌案上又显出一本书,此书是纸质的,看起来很是崭新,似是刚刚印刷出来不久,还带着股墨香味。

    曲轻歌拿起来看,上面用正楷端端正正地写了几个大字《修真史书》,看来这是门史学课。

    “你们应该都看到书名了,我们此门课程正是要学史。”徐老呵呵轻笑着伸手虚点孩子们桌子上的书籍道:“你们须得学好史学,才可以史为鉴,验明己身。”

    “在正式授课之前,老夫想请问在座学子,可有人得知此界排得上名号的门派势力分部的?”

    这个问题对于世俗界出身的曲轻歌等人来说是一片空白的,但是那些出身自修真世家的孩子们却是从小就被长辈教导得对此如数家珍的,所以很快就有孩子举手回答。

    “回禀徐老,弟子知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