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29.第二十九章 第一堂课结束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曲轻歌前世在军营中生活多年,自然看得出这周秦杰的行事颇有为将之风。

    作为一个将领, 在训练新兵的时候, 被手底下的人顶撞了, 不论那人有理没理, 最后他所在的营队都是免不了一顿罚的。

    此时他们最该做的是乖乖受罚,而不是继续反抗,这样做, 最后的结果除了增加自己身上的刑量, 没有其他任何意义。

    结果不会发生改变, 他们还是得受罚, 既然如此, 那还不如选择在刑罚最少的时候赶紧做完了事。

    曲轻歌一路保持着均速向前奔跑, 身后的孩子们很快就跟上来,有的甚至还在逐渐加速超过她。

    见此,曲轻歌也不为所动, 有长期跑步过的人都知道,跑长跑最好从一开始就保持均速跑, 一开始冲的快那是一开始,等到后期你没了体力就知道难受了。

    待他们跑到练武场之后, 所有孩子们自觉排成一列,缓缓绕着练武场奔跑起来。

    前面几个跑得快的孩子已经甩身后的孩子们半圈距离了,曲轻歌跑在中间的位置, 小身子紧紧跟在前面一个稍显高大一些的身影身后跑, 以此减少自身的体力消耗。

    才刚刚跑了两圈, 就有孩子承受不住晕倒在地,本以为可以就此脱离苦海,没想到周秦杰居然吩咐灵傀强行给他们灌了一瓶不知名的药水,接着灵傀伸手掐出一个水决,一股清水凭空出现,迎面浇在昏迷孩子的脸上,强行让他清醒过来继续跑。

    就这样,在烈日下,幼小的孩子们缓缓绕着偌大的练武场,挥汗如雨,不断地奔跑着。

    一圈,两圈,三圈……十六圈……二十三圈……

    孩子们一个个支撑不住得倒下,又一个个被逼着清醒继续跑,在场几乎大半的孩子都经历过这种恐怖的事情,有些孩子忍不住崩溃地边跑边哭,小脸糊满鼻涕眼泪,很是狼狈。

    跑久了,曲轻歌也渐渐感到疲惫,体力不断消耗,汗水浸湿衣裳,粘腻的衣裳黏在身上很不舒服,曲轻歌随手抹去脸上的汗水,继续往前迈步奔跑。

    这具身躯毕竟才三岁,哪怕天生体质比之常人强了不少,后天又经过灵乳与药浴的改造,但是跑得太久,身子也实在太累,曲轻歌还是渐渐有种撑不下去的感觉。

    肺部似乎变成了一个破风箱,呼哧呼哧地往外急促喘气,每一次吸气呼气都觉得嗓子干涩得疼痛不已,双手酸痛地连手臂都摆不起来,两条腿早已麻木,曲轻歌自己已经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了。

    她此时还能继续挪动,也只是光凭着自己成年人的意志力死死撑着,才没倒下,但也隐隐快到极限了。

    之前跑到她前头的孩子们几乎全都落到她身后好几圈的距离了,此时离她较近的人也只剩早上跑在她前面的那两位一二名,但他们的状态也没比曲轻歌好多少,甚至更差。

    毕竟有先天优势,哪怕她自小所受的栽培比不上那两位修真界出生的世家子弟,但如今在大家年纪差不多,且都还没正式开始修炼的时候,其实光凭体质还是曲轻歌略胜一筹的。

    又是两圈过去,曲轻歌前后左右已经没人了,只剩她一个人孤零零地在道上慢慢地跑,或者说是慢慢挪动。

    前面隐隐传来水声,曲轻歌眼前一亮,脚下快跑几步,就来到一道不停往下落水的小型瀑布前。

    那到瀑布横着隔断跑道两边,人跑过去一定会被淋个透心凉,这似乎是周秦杰施展法术弄出来的,专门给他们补水用的。

    曲轻歌一跑过去就努力仰起头闭上眼睛张大嘴,拼命喝了好几口清水,感受着原先流失的体力被一股暖流缓缓恢复着,接着继续冲过瀑布,往前跑去。

    周秦杰高大的身影背手立于练武场阁楼顶端,垂头定定地盯着所剩的最后还在坚持的孩子,他的神情隐藏在阴影中,让人无法看清他的表情,默然不语。

    “你既已观察了一日,觉得此子如何?”正当周秦杰还在看着底下的孩子们跑动的时候,他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清越悠然的声音。

    周秦杰似乎是被这道突如而来的声音所惊到,立马回身对着身后突现之人躬身行礼道:“见过宗主。”

    “无需多礼。”玄寒摆了摆手,示意周秦杰不用这么大反应。

    “本尊之前问你的话,你觉得那孩子怎么样?”玄寒又一次问道,他负手往前走了几步,清冷的凤目微微垂下,盯着底下小小的孩童如一只蚂蚁一样,慢慢地在宽阔的地上绕着练武场奔跑。

    “宗主所说之人可是那位还在坚持的孩子吗?”周秦杰反问道。

    “正是。”玄寒点头应答。

    “此子灵根虽不算顶级,但其心性坚定,通明澄澈,勤奋努力,且体质似有异于常人之处,乃是一枚值得宗门倾尽资源用心栽培的好苗子。”周秦杰微微点头答道,看得出来他很欣赏曲轻歌,但给出的评价也很公正。

    “既如此,便将其列入名薄之中吧。”听了周秦杰的话语之后,玄寒沉吟一会儿之后,便拍板决定道。

    “是,谨遵宗主之命。”周秦杰恭敬行礼应答。

    “此时便由你去办吧,宗内尚有事物还需本尊处理,就不便久留了。”玄寒对着周秦杰轻轻点头之后,身影一阵模糊,消失在这阁楼之中。

    “恭送宗主。”

    待玄寒离去之后,周秦杰才再次回到阁楼窗前看着底下只剩一人还在坚持着奔跑的曲轻歌,嘴角不禁了裂开,爽朗一笑,“嘿嘿……小家伙,你可得好好感谢我,能上那簿子,可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好事啊!”

    此时的曲轻歌还什么都不知道,只知埋头迈步,她已经跑了第四十三圈了,还剩下最后七圈。

    在这漫长的长跑中,她眼睁睁看着日头又东方初升至正中再向西缓缓滑落,虽看得出如今大概是什么时辰,但她的脑中一片混沌,根本算不出她究竟连续跑了多久。

    眼前渐渐模糊,意识似乎离这身子越来越远。

    这具身躯终究还是达到极限了,这已经不是拥有多强的意志力所能继续支撑下去的事了。

    最终曲轻歌还是眼前一黑,脚下一软,小身子直直向前栽倒,累得倒地昏迷了。

    就在软倒身子的曲轻歌将要摔倒地上的时候,她的身躯被一双轻柔的手牢牢接住,恍惚中,她似乎听到头顶上一个熟悉的娇柔嗓音对着她怜惜的说道:“小可爱,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安心休息吧。”接着她就真的彻底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花夙抱着怀中的曲轻歌站起身,对着站在阁楼上的周秦杰扬声说道:“周师兄,这最后一个孩子都倒了,你这磨人的惩罚是不是也该放放,若把他们磋磨得狠了,我药堂又得费不少灵药救治,我师尊可是该急得跳脚了。”

    周秦杰没理会花夙的话,只是伸手一挥,只见曲轻歌周围的景色一阵模糊,接着犹如破碎的镜面一般,一道光幕随着周秦杰的动作开始瓦解崩塌,最后显露出她周围的真实场景。

    曲轻歌不知自己在跑步途中,已经陷入了周秦杰布下的幻阵当中。

    她被幻阵迷惑了眼睛,又太累了,感知力大大下降,竟被蒙骗过去,以为那些余下的孩子们还在跟她一样被逼着继续跑步,只是她跑的那段路刚好看不见他们而已,所以她还是觉得要坚持着跑完全程。

    其实那些孩子们第一次昏迷时,确实会被强制叫醒被逼着再次奔跑。

    但若谁第二次昏迷了的话,就会被送出跑道,移到树底下休息,待其渐渐缓过来再让灵傀送来饭食让这些又累又饿的孩子们好好吃饭,补充剧烈消耗的体能。

    毕竟这是个考验,宗门是想选出优秀的核心弟子,而不是想逼死这些孩子,所以在他们的身体实在无法消受的时候,就会被及时进行救治。

    一开始,树底下只有一两个孩子,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的,越来越多孩子被送出来,到了最后,除了曲轻歌,几乎所有孩子们均被灵傀送往树底下阴凉处乘凉休息。

    如今,他们正一个个狼狈不堪地瘫坐在地上,一边休息一边大口吃着灵傀们送来的灵食,眼睛还盯着那个唯一剩下还在坚持的,看起来比他们年幼得多的孩子。

    没错,曲轻歌被幻阵所困看不见外面的人,但是外面的人是看得见里面的她的,所以她的所有坚持,所有痛苦,所有艰辛,全都被外面的人收入眼中。

    那些孩子们从一开始的神情复杂,到最后几乎个个为曲轻歌默默送上心中的支持,期待着她能完成他们完不成的惩罚。

    虽然最后曲轻歌还是没能坚持得住,但她的成绩却是他们所有人都可望而不可及的。

    他们之中,跑得圈数最多的是早上最先达到树下的楚殇,他也才一共跑了三十四圈,与曲轻歌的圈数足足差了九圈!

    此时的楚殇正与水坤御一起沉默地盯着远处那个昏倒在花夙怀中的小女孩子,心中不知作何感想,但看他们不服输的眼神与紧紧握着的拳头,便可知,他们此时心中的斗志已熊熊燃烧。

    周秦杰飘然从阁楼上一跃而下,轻巧落于地上,对着地上的那些孩子们冷声命令道:“今日就到此为止,每人所缺之圈数,限你们在这三日之内全部给我自觉补完,若有逾时未完成着,就全都给我滚蛋,你们可听懂了?”

    “是,谨遵周师伯之命。”经历这一天的折磨,所有孩子们都对周秦杰有了一种畏惧之心,对于他的命令莫敢不从。

    “如此便好,今日课程已结束,都回去吧。”周秦杰冷硬地对着他们微微点了下头,接着才御剑离开。

    “恭送周师伯!”孩子中几个出自世家的孩子们强撑着站起来对着周秦杰行了一个送行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