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24.第二十四章 玄寒宗主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云舟进入凌云宗之后,缓缓停靠在某座似乎被一剑被削平峰顶, 被改造成停舟站的山峰上。

    曲轻歌看到一个个人们从云舟上下来之后, 或是御剑或是御器或是乘坐这峰顶上边缘处停靠着的仙鹤一一自行离去。

    他们在船上待了很久, 久到其他人都几乎快走光了林起山似乎还没有想要下船的意向, 见此,曲轻歌不解地仰起小脑袋望向身后对她来说过于高大的身影,迟疑地问道:

    “松山师叔, 我们不下去吗?”

    “目的未之, 如何下船?”林起山轻笑着反问道。

    “轻歌不知。”曲轻歌嘟囔着说道, 不想再理这个老是逗她的师叔。

    转头继续望着窗外沉思, 看来她们此行的目的地不是在此。

    “乖乖等着吧, 好孩子, 你的机缘大着呢。”林起山伸手揉揉曲轻歌毛绒绒的小脑袋,被曲轻歌摇头晃开也不在意,轻声笑笑也就放开手。

    果然在云舟上, 等其余人等基本走光之后,这艘云舟又缓缓升起, 向着宗门更深处行去。

    外面的人见此,均习以为常, 只以为云舟是要送去宗门内部进行维护,也无人在意上边是不是还有其余除了守船与掌穿弟子之外的人还未曾下船。

    曲轻歌就这么趴在云舟厢房的窗户上看着外界的景物,外面的人却看不见云舟内部。

    云舟一路行去, 只见这凌云宗内部山清水秀, 钟灵毓秀, 巍峨宏伟的宫殿林立,精美的亭台阁楼依山而筑,犹如仙境,美不胜收。

    待云舟大概再次行驶了一刻钟左右,外围竟缓缓升起了一道模糊的屏障,径直挡住云舟内众人的视线,接着曲轻歌感觉到云舟徒然加速,又急速拐了好几个弯之后才缓缓往下降落。

    在云舟正式着地之后,那道阻碍视线的屏障才缓缓消失,接着曲轻歌就惊奇地看着他们落地的地面之景。

    青草幽幽,碧潭深深,林木茂盛,地上树上均遍布或娇艳,或娇憨,或清纯,或朴素的奇花异草,此地如梦幻仙境一般,迷惑得人深深沉浸其中,不可自拔。

    “小家伙,该下船了。”

    直到林起山在曲轻歌头顶上轻拍几下,轻笑着说了一声,曲轻歌才猛然回神,迈步跟着林起山往外走去。

    今日的所见所闻,已经超出曲轻歌两辈子的所见所识,实在让她惊叹不已。

    直到大家都来到宽阔的甲板上,曲轻歌这才发现,原来这艘云舟上像她和张狗蛋这样的被选出的孩子不止他们两个,她早就预料到这样的人会有不少,但她没想到跟他们同舟的就有足足十几个孩子。

    他们全都跟曲轻歌与张狗蛋一样,年龄都在三至六岁之间,且天赋极高,均是万里挑一的孩子。

    那些孩子身旁都跟着仙风道骨、长身玉立的仙师们,基本上是一个孩子身旁都跟着一位或者两位仙师,没有一个仙师身旁是跟着两个孩子的,由此也能看得出年幼又有天资且还能过得了测心之试的孩子是多么难寻的。

    待到多年后,曲轻歌才会得知,那些同样被选中,却过不了测心之试的孩子,早就在第一次云舟停靠在宗门外门停舟站的时候就被带下船了。

    那些孩子虽一时心性不过关,但毕竟天资摆在那里,若培养得好了,于宗门也是有大用的,所以他们的去处都还是好的。

    部分年龄足够五岁或超过五岁,已经可以开始进行正式修炼的孩子直接被送进内门修炼,而五岁以下的孩子因为其经脉还未长全,尚未可进行修炼,就先送往宗门内门的育幼堂里细心教养几年再与前边的大孩子一样送入内门开始正式修炼。

    林起山带着曲轻歌,祁雲带着张狗蛋,四人随着人流,沿着云舟延伸至地面的云梯缓缓下船。

    云舟下有五位仙师正立于云舟出口前看着这些孩子被一一带下船,其中两位年长许多的仙师正轻抚下颚长须,看着那些孩子的目光满满的慈爱之色。

    五人中唯一的女性是个满脸严肃的中年女子,她身着端正的蓝白色道服,正一脸肃然地盯着那些孩子们,眼神看着略微有点凶狠。

    有不少胆子偏小的孩子就被她这个‘凶狠’的眼神看得害怕得缩了缩脖子,挪动小身子躲在随行仙师的身后,被随行仙师安抚地轻拍了几下后背才好了许多。

    另一名瞧着三十几许的青年模样,身着白色广袖长袍,头戴白玉羽冠,容貌俊美,气质清冷的男子则无心观察那些孩童,目光直直在人群中收罗着什么,待其得见松雲松山两师兄弟一人带着一个孩子下船时,才微微柔和了面容,清冷的眸中带上一丝满意之色。

    这五人中为首之人乃是个瞧着才十二、三岁大小的小少年,容貌昳丽,姿色倾城,那微微上挑的凤目中带着一丝惑人的妖媚。

    他身着雍容厚重的玄色华服,头戴玄晶冠,神色默然地看着眼前的孩子们被带下云舟。

    待所有孩童均被带下,仙师们让他们乖乖按身形高低排成一列,面向那立于云舟前的五人,接着他们恭敬地对着他们行了一礼之后就回到云舟上,云舟随之再次升起,缓缓飞走了。

    孩子们眼睁睁地看着带着自己进入这凌云宗的仙师们就这么走了,不由得微微起了些骚动。

    这些孩子们还太小,小孩子被带离熟悉的家乡,熟悉的亲人身边,来到这陌生的宗门里,不免对着一路照顾他们的仙师们产生了点雏鸟情节,如今见仙师们就这么‘丢下’他们走了,自然会感到不安。

    “肃静!”那位严肃的女仙师肃声喝到。

    因其面容长得太多刻薄冷漠,气质又严肃正直,孩子们都有点怕她,听她喝令,立马乖乖站好,不再乱动,大气都不敢喘,连点声响都不敢发出。

    一时间,整个场面很是寂静。

    五人中其中一位年长的老仙师满意地捻须一笑,对着严肃女子和声说道:“还是清河对这些小娃娃有办法,我等老朽可不及清河之言能让他们乖乖听话。”

    “木老头,你是想说人家长得凶吧?过分了啊!”另一位年长的老者不屑地撇嘴鄙视说道。

    “清河你看,这话可是徐老头说得,我可没说你半分。”木老像是抓住了徐老什么把柄一般,得意的一指徐老对着严肃女子也就是清河说道。

    “你们两个再不安静点就给我去思过崖抄书去!”清河冷冷瞥了这两个老不正经的老顽童一眼,淡淡说道。

    “明明是木老头先说的,你罚我干嘛?”徐老不服似的辩解道。

    “安静点吧你,还真想被清河罚啊?老脸还要不要了?”木老见清河脸色不对,似是要出言真的惩罚他们二人,连忙伸手轻拉徐老衣摆,小声劝阻道。

    平时斗嘴归斗嘴,他可不舍得看这老伙计在这些新来的娃娃们面前被小辈惩罚,丢尽颜面,且若真被罚了,届时回去他又该闹腾许久了,闹得他脑袋疼。

    听了木老的劝阻,徐老跟个不太服气的小孩子一样嘟嘟嘴,赌气似的撇开头,再不理木老。

    见徐老不理他了,木老突然也觉心火上头,好心劝阻你居然还不领情!顿时也来了火气,跟着把头撇向另一边,不想再理徐老了。

    清河无奈地看了这两个相互赌气的老小孩一眼,微微摇摇头,又转回头去盯着一个个在她眼前乖得跟什么似的的孩子们,高声说道:

    “尔等乃我凌云宗派遣门下弟子费心寻得的人才,宗门很珍惜你们每一个人,在接下来的时日中,宗门会对尔等倾下大量资源进行培训,望尔等努力坚持,不要让宗门对尔等失望。”

    说完,清河就恭敬退下,让宗主上去讲话。

    没错,那立于五人身前的为首之人就是凌云宗的宗主,别看他这模样长得太过年轻了些,其实这乃是因为他天资悟性太高,修为增长太快,导致身体的生长一时跟不上修为的增长,才会照成如此局面。

    待时间日久,宗主的外貌自然会慢慢长至其身躯年龄最为巅峰之时。

    而今年的凌云宗宗主已经有一百三十五岁了,他几乎算是长了一百多年才能长得这么大,等他真正长成成熟的男子还不知得等多久,反正不论多久,这都是一个无比漫长的过程就是了。

    凌云宗宗主缓步上前,对着眼前站成一排的比他矮小的孩子们略为温和一笑,霎时间犹如千树万树梨花开,朵朵花开向明月一般,其倾国倾城的姿容几乎晃花了所有孩子们的眼。

    小孩子们还太小,不懂得男女之情是个什么东西,所以对于宗主的昳丽姿容虽有痴迷,但也只是看到美好事物的欣赏与向往,没有携带任何恶心人的欲/望,这点倒是让凌云宗宗主对于孩子们的观感又喜爱几分。

    因着这点,他出言的语气缓和了几分,但还是肃声对着孩子们说道:“吾乃凌云宗宗主玄寒。”

    “宗门此从大千世界中费心寻出尔等,是准备为宗门培育核心力量,以尔等为核心基石,传承延续宗门道统,让宗门可长长久久屹立于世,因此,宗门对尔等均寄予厚望。”

    “然,宗门资源虽多,却也有限,不可能无限投之于尔等身上,且尔等如今只算过初选,接下来的时日宗门还会设下许多关卡测验,考验尔等所学能力,此需尔等努力自行度过,望尔等努力学习,不负宗门重望!”

    “此乃吾之忠告,望尔等切记切记!”

    “是,谢宗主赠言!”曲轻歌第一个对着玄寒宗主躬身作揖,恭声谢道。

    其他孩子见此,也跟着稀稀落落地言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