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21.第二十一章 三合一大章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你等二人,均符合此次凌云宗选徒所定的年龄与资质的两项要求, 我师兄弟二人奉师命将你们引入我凌云宗, 作为宗门正式弟子培养。此番事毕, 你们与亲人话别之后, 就随我们而去吧。”

    一听仙师这话,周丽娘就立马抬起头,眼眶通红地看着曲轻歌, 眸中浓浓的不舍之情就要跟着溢出来似得。

    曲轻歌也同时回眸望向身后的家人们, 见他们一个个面露不舍担忧的样子, 就连周杨氏神色也略微黯淡下来, 曲轻歌突然回身对着两位仙师恭敬地行了一礼, 道:

    “小女此时虽身在青山村, 却不属于青山村之人。我乃此山山脚下曲家村之人,家中另有亲人长辈身处于曲家村中。小女斗胆,在此恳请仙师, 宽限我两日,且容我回家中与亲人再次相聚片刻, 才可安心放下红尘俗世,专心于修炼一途。”

    四周一片寂静, 气氛微微紧张,众人都惊讶地看向屋中那个身量还不足成人膝盖那么高的女娃娃。

    他们都没想到曲轻歌居然能突然说出这种话,胆子大到敢跟仙师提要求, 她难道不怕惹恼仙师, 错失仙缘吗?

    可能这就是无知者无畏吧!

    周丽娘抓紧手中曲轻辙的小手, 若不是碍于仙师们在场,他们不能于此时失态,此刻她多么想扑上去抱着女儿,对着仙师们哀求女儿不懂事,一定不要放弃她。

    他们作为喵儿的至亲之人,于她的前途而言,应是助力,而不是累赘。

    于成仙之途上,他们无法给予孩子更多的帮助,既然不能给予,那就不能再索取,至少也不要拖了孩子的后腿,使她的前途受影响。

    周杨氏似是看出周丽娘的心思,她伸手轻拍她纤薄的背脊,安抚她的情绪,对于今日刚见面就要分别的小外孙女,她心中也充满浓浓不舍,可是再不舍,也不能阻了孩子的路。

    如今既然孩子有自己的主意,他们还是暂且看仙师如何作答吧。

    “你名唤曲轻歌是吧?”对于曲轻歌的要求,祁雲没有正面回应,他只是面对着曲轻歌,双眸静静地盯着她灵动的双眼,温声问着曲轻歌的名讳。

    曲轻歌毫不避讳地抬眸与祁雲对视,眸中是一片坚定,她肃声回答:“是。”

    “曲轻歌,你可知,其实你身为三灵根,是不足以达到此次选拔标准的。”祁雲的声音已没了之前的温度,脸上也失了表情,淡然地对着说着一件惊闻。

    “轻歌不知,但我知晓仙师既已选了我,我必然就有入选的资质,恳请仙师赐教。”曲轻歌心下一紧,面上却还恭声答道。

    虽知此举可能会惹恼仙师,可是曲轻歌却并不后悔。

    重来一世,目前于她而言,最重要的是家人,而不是那缥缈的仙途,两者之间的选择,不用费心思量,只因其从不是一道难题,她心中的答案永远只有那一个。

    且在场所有人中,独独有前世经历的曲轻歌,毕竟还是比普通人更为了解修真界的事情。

    她知晓,她如今既已确定有灵根,那她就有了踏上仙途的基础条件,只要她之后有机缘,不愁此路不通,而如今已有了‘系统’这个机缘的她,更是无需顾虑。

    若凌云宗这路不可行,她自然能凭借着自身资质与系统的帮助,在寻另一条可行之路,这也是她敢于如此要求的依仗所在。

    不过祁雲倒是不知眼前这个三岁的孩子身上藏着那么大的秘密,他还在对着曲轻歌说道:

    “此次仙童选举,宗门所定之标准:年龄为三至六岁之间,资质为双灵根之上。”

    说完,他也不再等曲轻歌的反应,自顾自接着说道:

    “张狗蛋骨龄为五,为单系风灵根,灵根纯度为上品,综合资质属于上等之上,完全符合此次入门标准。”

    “而你骨龄为三,为水、冰、毒三灵根,灵根纯度为极品,虽不是双灵根,但水冰本属同源,且你灵根纯度极高,于灵气亲和性与包容性也极高。所以,水冰这两条同源灵根可视为一条,综合资质属于上等之下。”

    祁雲说完,林起山见曲轻歌似乎面露茫然,想着其可能年纪太小,听不大懂师兄在说什么,随即好心提醒道:“也就是说你本是三灵根,却拥有双灵根的资质,达到入门标准,今日才可入选。”

    “所以,你能入我宗门还需靠我等的决断。如此,你还坚定想先与家人团聚片刻,贪这一时温存,放弃那无上仙途吗?”

    “仙……”周丽娘忍不住上前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她娘抓住了手,阻止她的动作。

    “孩子的路,让她自己选。”周杨氏脸色难得严肃起来,周丽娘一时也不知如何反驳她母亲的话,只能默默退回,静静地看着女儿小小的背影,祈祷着其千万别不懂事。

    其实曲轻歌刚才不是在茫然祁雲的话,而是突然想到自己的灵根纯度,她之前用灵乳自我洗髓过,灵乳洗髓有提升灵根纯度的作用,该不会就是这么来的吧?

    曲轻歌所料不错,她自身原本的灵根强度为上品偏极品,却还未达到极品的程度。

    在她用了灵乳洗髓之后,灵乳的灵气为她增添了临门一脚,使她原本的灵根强度被提升为极品,这才有了今日的幸事。

    曲轻歌还在思量己身当中,长久未答祁雲之话。

    幼小的孩子面临两难的选择,看似就那么略微无神的垂着头,无助地站在屋中,那可怜巴巴的小摸样格外惹人怜惜。

    祁雲无奈,怜其年幼,也不忍再试探其心性,即松口道:

    “也罢,若心存执念,即便是入了仙途也是易受其之困扰,无法专心于修炼一途。既如此,不若我等一开始就消了你们的执念,也好让你等二人无后顾之忧。”

    “我等今日也就宽限你们二人两日,两日之后,你们需回到此地与我们归去。届时,不可再留恋红尘俗世,你等可知晓了!”

    “谢仙师恩典!”曲轻歌发现自己还没做什么呢,突然就被这个大馅饼砸中脑袋,一时欣喜若狂,对着两位仙师感激地躬身一拜。

    “谢仙师恩典!”突然多得了两日与亲人最后温存,张狗蛋心里也是惊喜满满,感激地对着仙师道谢,眼神扫过曲轻歌身上,同样带着感激的眸中还蕴含着一丝羡慕,羡慕这个女孩的大胆。

    哪怕他心中再如何不舍家人,但这种事情若放在他身上,以他的性子,必然不可能反驳仙师,届时还是会当场乖乖跟着仙师们离去,待日后有机会才会再回来看望家人吧。

    “此物赠与你二人,如何使用,且自行摸索。”祁雲从袖中拿出两个似锦囊却又非锦囊,似荷包又非荷包的东西分别递给两人。

    储物袋!

    “谢谢仙师赐宝!”

    曲轻歌眼前一亮,伸手接过祁雲给他们的储物袋,她之前只是见过,却还是第一次真正摸过实物,心中的兴奋之情怎么也压抑不下,把储物袋紧紧抓在手中,深怕它掉了。

    到底还是孩子,见曲轻歌那个兴奋的小摸样,祁雲也是会心一笑,对着他们两人摆摆手,最后告诫道:

    “时辰不早了,你等也自散去吧!切记,两日后准时归来,若逾时未至,我等也不会再多等你片刻,错失的仙缘,也自请负责。”

    “是!”曲轻歌与张狗蛋齐声应承。

    随后,两人就分别跟着家人们出门,各自离去。

    屋里一时寂静下来,林起山突然不解地问道:“师兄原先不是很欣赏那个年幼些的孩子吗?为何刚才又故意为难人家?”

    “一时兴起,想试试其心性罢了。”祁雲悠然回道。

    “喔~那师兄试探得如何?”林起山挑眉问道。

    “心怀孝念,知恩图报,品性良好,心性也颇坚定,虽有动摇,于其年龄来说,却也甚是不错了。”祁雲满意地评价。

    “如此,那孩子的初选就算过了。另一个孩子胆子太小,还是留待日后再行探查吧。”林起山一言定下了结论。

    曲轻歌他们还不知道,在他们还未察觉的时候,真正的‘选拔’才刚刚开始。

    此时的她还在开心地跟着家人一路回去,大家围在餐桌前,吃着这顿迟来的午饭,一个个都兴奋无比,对于自家也能出个仙人这件事俱都与有荣焉。

    周二舅家中的两个孩子都测试出没有灵根,他心中虽失落,却也为外甥女得了这天大的机缘而为她感到开心。

    “我们喵儿真厉害,以后喵儿就要成为仙童了,可一定要乖乖听仙师们的话,好好修炼,争取早日成为仙师。”周杨氏搂着怀中的曲轻歌,怜惜地摸摸她的小脑袋,可怜她年纪小小,就要离开父母,踏上那无人可知的仙途。

    虽也对其不舍,但还是殷殷叮嘱着她要乖乖听话,好好修炼,待其将来修为有成,才可回家看望父母亲人。

    也不知待孩子归来时,她还在不在这个世上,周杨氏难得惆怅地想到。

    曲轻歌五感本就比之他人还要灵敏得多,心思也敏感得多,周杨氏情绪一不对头,她就发现了,她伸出小手搂着周杨氏粗壮的脖颈,软着嗓子,爱娇地说道:

    “外婆不必担心,喵儿会变成很厉害很厉害的仙师回来,届时喵儿会给外婆带能延年益寿的仙丹,那样外婆也能长命百岁了!”

    “我们家喵儿真是孝顺,那外婆可就等着喵儿给外婆送仙丹回来了。”周杨氏被曲轻歌的童言稚语逗得眉开眼笑,顺着她的话头激励其要努力,只盼着她能平平安安地走过那条坎坷的大道。

    “好~!”曲轻歌高声应承,逗得整屋的人们都齐齐笑起来了。

    饭后,周丽娘带着两个孩子与娘家人告辞,两日的时限并不算多,她也得赶紧带着两个孩子回去,最少让曲家人与女儿多相处一些时日。

    周家人也理解其行为,周杨氏命周二舅扛着她昨天刚猎到的一只狍子并几只野兔、山鸡,与周丽娘一道回去,一齐送往曲家,算是他们周家的回礼。

    这些东西已经死了超过一个时辰了,曲轻歌对其无法进行采集,所以对这些东西也没什么兴趣,老老实实跟着娘亲回曲家村去了。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不过这次他们的回程没了那沉重的担子,又有了周二舅那熟悉山路之人的带领,再加上众人归心似箭,竟是比原来还早了一刻钟回到了曲家村。

    一入村口,就有人看到他们一行人,热情的上前来寒暄,羡慕嫉妒的目光还时不时扫过周二舅身上扛着的野物之上。

    周丽娘满怀心事,如今也无心与人过多纠缠,随口敷衍几句之后,就领着二哥与孩子们赶回曲家去。

    引得身后的人对着他们不屑地啐了一口,心中暗道,跟谁稀罕他们那点子东西似得,小人得志!

    一入曲家院门,正在院子里喂鸡的曲张氏就发现了他们,她赶忙把鸡食放置在一旁,伸手在衣襟上擦擦,才快步迎过来,嘴上说道:“怎的这么早就回来了?他亲家舅舅还带了怎么多东西,快快拿回去,这可怎么舍得。”

    “曲婶好,这是我娘昨日刚猎的野物,还新鲜着呢!她特地叮嘱我给你们送来尝尝,您可别拒绝,不然回去我娘该打我了。您也知道,就我娘那力道,连一招我都受不住,请您怜惜一下,可别让我难做啊!”周二舅对着曲张氏笑嘻嘻地说道。

    曲张氏也知周杨氏那德性,还真不敢让曲二舅这么回去受罚,只好笑着收下他带来的野物,扬声吩咐曲二婶去厨房再拿一石米粮、一筐蔬菜与一大包盐作为回礼。

    这些东西虽不贵重,却都是山上人所缺少的,确实送到周二舅的心坎上来了。

    拿了回礼,又与曲张氏寒暄了几句,知晓曲家一会还有事儿要谈,他也识趣地不去打扰,不顾曲张氏的挽留,径直回家去了。

    “这孩子,都不留下休息休息,吃个晚饭再说,怎的如此急着要走。”曲张氏嗔怪道。

    “娘,咱们还是先进屋再说吧。”周丽娘紧紧地搂着怀中的曲轻歌,面上并不太好看,低沉地对着曲张氏说道。

    察觉出不对头,曲张氏转头仔细观察大儿媳妇与被其紧紧抱在怀里的小孙女,预感可能有什么有关于她宝贝孙女的大事发生了。

    不知是福是祸,她也不敢猜想是什么祸事,只能立马闭嘴转身带着娘仨回到正堂里。

    在农家里,农忙过后,都会有一段比较清闲的日子,以供连轴转,结结实实忙碌了好几天的人们好好修养一阵,恢复恢复身体,所以这段时间大家都是很清闲的。

    正好这时曲爷爷与曲二叔和曲小叔正在正堂里谈话,曲二婶刚才给周二舅送完东西之后就回到厨房门口继续摘豆角,准备着今晚做饭用。

    他们一进入正堂,曲爷爷就发现了,一见老伴脸色不好看,而疼爱的小孙女被大儿媳妇紧紧搂在怀里,小脑袋埋在其肩头,见不到她是什么脸色,几人的情绪都有点低沉。

    他不由得猜想到什么,脸色大变,突然站了起来,快步上前几步,焦急地对着曲张氏问道:“这是怎么了?喵儿可出了什么事,怎的这副模样?”

    “无事无事,就是儿媳心中不舍孩子,实在难过,才紧抱着不放的。”见众人好像都误会了,周丽娘赶忙解释道。

    她不舍地把怀中的女儿抱出来,交到婆婆的怀中,眼神还流连在她身上。

    听出大儿媳妇话语里的意思,曲张氏蹙眉问道:“喵儿要去何处?你怎会如此不舍?”

    正堂里曲家人都聚了过来,曲爷爷曲奶奶曲二叔曲小叔曲轻德曲轻敬,就连最小的曲轻礼也被曲二婶抱在怀中走了进来,众人的目光齐齐集聚在周丽娘母子三人身上,等待着他们的答案。

    周丽娘还未开口,站在她身旁的曲轻辙倒是率先开口了:“奶奶,今日青山村有仙师在选仙童,妹妹被选上了!”

    “选……选仙童!”一时太过震惊,曲张氏的声调都变了。

    一听是这个消息,整个曲家都轰动了,孩子们只是单纯地觉得妹妹/姐姐好厉害,大人们则各有思量。

    曲二叔曲二婶对于这个消息只有高兴的,他们还在畅想着,若是他们曲家出了个仙童的事传了出去,外人知晓了得多羡慕,还能给他们带来数不尽的好处。

    曲小叔则对于小侄女能被选上仙童之事担忧多过惊喜,孩子还那么小,就要离开父母长辈独自踏上那求仙之路,他很怀疑,她真的能坚持着走下去吗?

    曲爷爷曲奶奶也跟着周丽娘一样,既为孩子开心,也为她忧虑,两人都心焦得不行。

    若是曲轻歌的年纪再稍大一点,他们可能还不会如此忧心,问题是现在孩子还那么小,话都说得没那么顺溜,就要离开他们独自外出。

    到时候孩子是冷了热了还是胖了瘦了他们都不知道,甚至她在外受了委屈他们也无法去给她出头,这样的日子,孩子能受得了吗?

    大人的复杂心情对于如今的曲轻歌来说可不受影响,她两天后就要离开家人了,她得趁着这两天时间把家里的一切都安排好,才可以安心地跟着仙师们离开。

    所以,待吃过一顿气氛异常的晚饭之后,曲轻歌主动要求晚上要跟着奶奶睡,知晓这祖孙俩有话要说,曲爷爷自己去睡了书房,留下曲轻歌与曲奶奶两人睡正屋。

    曲张氏温柔地搂着怀中的小孙女,看着她那张与其父有几分相似的精致小脸,一时感叹道:

    “这时间过得可真快啊,转眼间奶奶的喵儿都长这么大了!奶奶还记得三年前,第一次见着我们家喵儿的时候你才这么点子大。”

    曲奶奶双手比划了两个拳头的大小,接着说道:“像个小猫儿崽儿似得,娇娇弱弱的。奶奶那个时候心里是又开心又害怕的,既开心我家喵儿终于平安来到了这个世上,又害怕那么弱小的孩子,我们这粗糙的农家人可怎么养得活。”

    “后来听人家说给孩子起个贱命好养活,所以奶奶才给喵儿取了这个小名儿,希望啊~我们家喵儿能平平安安的,长长久久地好好儿活下去。”

    “待着喵儿慢慢长大,将来嫁个能对我们喵儿好的夫婿,生两个孝顺的孩子,好好把他们养育长大,享受为人妻,为人母的乐趣。到了晚年,再有几个活泼的孙儿承欢膝下,这辈子就这么快快乐乐地活过去了。”

    “若喵儿这辈子真能过得幸福安康,奶奶就是现在立马闭眼,也能安息了。”曲奶奶说到最后,眼眶都湿润了起来,声音微微哽咽。

    “奶奶~对不起!”曲轻歌伸手紧紧回抱着曲奶奶的腰,心中愧疚地无以复加,却不知如何弥补。

    “曲轻歌已经变了吧?”曲奶奶突然语气淡淡地叫了曲轻歌的全名,说的那话却让曲轻歌身体微僵。

    “对不起!”曲轻歌只能把脑袋更深地埋进奶奶的怀里,她不知自己错做了何事,可是现在的她除了道歉,也不知还能说什么。

    她还能说什么呢?坦白自己是重生之人,说自己没能实现奶奶的愿望,不仅活不过二十二,还一生未曾嫁人?

    到死,连个血脉都没能留下!

    这如何说?她怎么说得出口?平白增添奶奶的伤心事罢了。

    “喵儿不用道歉,奶奶知道的,奶奶的喵儿还是原来的喵儿,只是你已经长大了。喵儿这段时间也是很不安的吧?奶奶听说过,觉醒了宿慧的孩子一夜之间长大,虽变得更聪明了,却也失了孩童的天真。”

    “奶奶只是心疼啊~心疼我的喵儿还没好好享受过几年安生日子,就要独自去为自己的未来拼搏,这些……本不该由你来承担。”

    原来奶奶以为我是觉醒了宿慧之人,难怪奶奶没有怀疑她是不是被什么孤魂野鬼占了身子,曲轻歌心下暗道。

    所谓‘觉醒宿慧之人’,就是某些有大机缘者,在今生得了前世部分知识,因着这些多出来的知识,他们往往比常人更加聪慧几分。

    这种人未来一般都能做出一番卓越的成绩,且越早觉醒宿慧,其今后的成就就越大。

    像曲轻歌这种在曲奶奶看来三岁就觉醒了宿慧的人,今日会被仙师选上并不意外,但孩子还是自己家的自己心疼。

    这么小的孩子,哪怕她再聪明,让她一人独自外出,去到他们都陌生的另一个地方生活,他们这些做长辈的怎能不心疼呢?

    “奶奶,此次回来仙师还送了我们一样灵物与银两,银两是用来安置家人的,修真界不用凡俗的银两,奶奶都拿去用吧,让哥哥弟弟们都能去个好书院读书,给小叔盖个房子,给家里多买些子田地之类的。”

    曲轻歌从床上爬起来,拿出仙师们给她的储物袋,在下午回来的路上,曲轻歌就探查过了。

    那储物袋不算真正的储物袋,只能算一个半成品,连品级都排不上,也是因此,这个袋子能给有灵根,却无修为的人使用。

    里面的空间大小比之真正的下品储物袋还要小十倍,差不多只有一只小木椅子那么大,里面能装的东西并不多,却也足够曲轻歌与张狗蛋两人分别带上自己的随身之物了。

    那储物袋里,原先装有两百两银子并二十颗下品灵石,这灵石曲轻歌没动,她只是把她之前采集出来的银两全都放进储物袋里,一共八个金元宝与两百零五两银子,她拿出五个金元宝与一百两银子给了曲张氏。

    见曲张氏默默收下之后,她又拿出那一罐稀释过的灵水,交给曲张氏,嘴上说道:“奶奶,此为灵水,普通人喝了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您每日往家中的水缸中倒一茶杯底的量就行了。”

    “这等宝物,喵儿还是留着自用吧。”曲张氏把罐子推回曲轻歌怀中,拒绝道。

    银钱既知曲轻歌用不上,她拿了也就拿了,还能安安孩子的心,但她若连这等于孩子有大用的宝物都拿了,那他们还算什么人了?

    “不用的奶奶,这些东西在修真界遍地都是,我还有很多的,不会不够用。且这些本来就是仙师们拿来给家人们作强身健体之用,于真正的修真之人还是无甚大用处的。”

    曲轻歌说得认真,那语气真诚的连她自己都差点信了,曲张氏自然也无法怀疑什么,她也迟疑地把孙女推回来的罐子接住,捧在手上思量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当着曲轻歌的面,把其藏到床底下去了。

    “那行,这既是喵儿于我们的好意,奶奶也代着他们领了你这份情。奶奶会努力活着,只望以后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咱家喵儿一面。”

    曲奶奶粗糙的大手细细地轻抚着宝贝孙女的小脸,老眼中满含不舍。

    “会的!喵儿一定会回来的!”曲轻歌坚定地保证道。

    至此,祖孙两人的夜话结束,两人一齐躺下睡觉,一夜无梦。

    ————————————

    之后的两天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曲轻歌又与张狗蛋一起站在了两位仙师们的面前。

    这次,他们身后前来送行的亲朋好友又多了不少,连曲爷爷与曲奶奶都在。

    “尔等凡尘心愿可了?”祁雲对着再次立于身前的两个孩子问道。

    “回禀仙师,我等心愿已了,今,愿随仙师一齐回归仙门。”曲轻歌率先对着仙师们恭敬道,张狗蛋也随后称是。

    曲轻歌在第一天给了曲张氏银钱和灵水之后,又找机会稀释了另一罐灵水送给外祖家,剩下的三个金元宝与一百零五两银子则给了她母亲周丽娘。

    不是她偏心自家,不给外祖家银钱,而是她知道,以周杨氏的性子,周家既然不穷,也没到缺衣少食的地步,她是说什么都不会拿她的钱财的。

    索性她也不去费那个功夫,钱给了她娘亲,若她外祖家有难急需银钱,她娘肯定会去帮扶一把的。

    所以暂时性的,除了她那远在边关的爹,曲轻歌把家中其他人的事俱都安排好了,就等十三年后再破了曲家的生死大局,这一世的曲家,也就能安稳了。

    “既如此,那你们二人就随我等离去吧。”祁雲微微昂首,云袖一甩,就卷起眼前的两个孩子,与其师弟纵身一跃,凌空突现两柄灵光湛湛的飞剑,他们跃上剑身,御剑瞬身而去。

    底下的人们只觉得一晃神,眼前的四人就都不见了身影,周丽娘几乎是在曲轻歌一离开的她的视线,就再也撑不住虚软的身躯委顿在地,哭得不能自己。

    不知身后母亲的悲伤痛哭,曲轻歌他们被卷上天际之后,又随着那两位仙师一路飞行,直至离开了大央地界,来到一片荒原当中。

    他们停与半空之上,林起山掏出一枚符纸,用灵气激活,接着那符纸就化为一道流光闪过天际,消失无踪。

    之后就是静默地等待了,两位仙师带着他们两人足足在此地等了半日功夫,远处才隐隐显出一道微小的身影,随着距离的临近,那身影也变得越来越巨大,其外形也越来越清晰。

    那竟是一艘在云中行驶的巨大船舰,其行驶的速度极快,几乎在曲轻歌刚看见其身影时,转眼间就直至曲轻歌等人的眼前,缓缓停下。

    也正在这时,曲轻歌才感到真正的震撼!

    这艘船舰高达百丈,长更是不知几何,其上亭台阁楼莫不具有,檐飞凤舞,秀丽雅致,华丽辉煌,犹如一只远古的洪荒巨兽,直立于你眼前,带着深厚威严的气息,震撼着人们的心灵。

    曲轻歌还好,毕竟其内里是个见多识广的成年人了,虽一时被这云船震撼到了,但最后还是很快回神,没有过于表露自己的情绪。

    不过她的目光依旧黏在那艘巨船上,欣赏着其上的宏伟建筑,精美的装饰,只觉得这艘船不仅仅是艘供人行驶的船只,还是个非常好的赏析品。

    张狗蛋是名副其实的五岁小孩,他见识不比曲轻歌,早就被眼前的一幕震傻了,大张的嘴巴中口水都流了出来了,仪态尽失。

    “此乃我宗云舟,若想尽快回归宗门,我等需搭乘师门内部云舟,不仅速度快,耗时少,也可免去一路麻烦。”祁雲介绍道。

    说完,见无人理他,祁雲低头看去,只见两个孩子俱都目不转睛地一直盯着云舟看,满脸向往,不由得轻笑一声:“罢了,既你等如此喜爱这云舟,我等也合该早点让你等好好登船,上去看看,免得你们心急。”

    他脚下飞剑再次疾驰,与自家师弟带着两个孩子,一齐降落于云舟之上。

    他们一行人,一踏上甲板上,就有船内弟子前来探看。

    “站住!若为凌云宗门下弟子请出示身份玉牌,若是其余宗门弟子或散修请自行离去,此乃凌云宗内部云舟,不接外客!”一共有三名守船弟子围拢上来,其中一名出声道。

    祁雲和李启山闻言,俱都拿出自己的身份玉牌并宗门任务的卷轴交给那弟子,等其验证无误归还物品之后,还与其寒暄了几句。

    “原来是松雲师叔与松山师叔,弟子先前为公事不敬,还请勿怪罪。”

    “无妨,你等尽忠职守,甚好!我等身为宗门弟子,合该带头遵守宗门规矩。”祁雲无所谓地摆摆手,示意自己并不在意。

    那三名弟子对着他们两人恭敬地行了一礼,之后才对着曲轻歌二人道:“你等虽已被选入我宗,却还未正式入我凌云宗,成为我宗门弟子,此次可上云船是为特例。照例,我等需得对你等进行例行检查,才可放你们上船。”

    祁雲和林起山是知道有这回事的,所以两人均后退几步,让出地儿来,让守船弟子对曲轻歌二人进行检查。

    曲轻歌与张狗蛋两人站在甲板上,面对三个守船弟子,只见其中一个弟子拿着一个圆圆小镜子对着他们默念了一句什么口诀,注入灵力。

    接着那面镜子就华光大绽,自行脱离守船弟子的手心,飞上半空,于半空中悬挂放大至脸盆大小,镜面对着曲轻歌两人施放出一道柔光,温和地照耀在他们身上。

    曲轻歌只觉得浑身暖洋洋的,很是舒服,她也不忍着自己的情绪,直接露出舒适的表情,眼角余光扫过,身旁的张狗蛋也是跟她一个表情,神色看着享受无比。

    大约照了一刻钟左右,守船弟子见两人没露出什么痛苦之色,反而神色享受,挥手收起镜子之后,不由得对着祁雲师兄弟两人钦羡道:

    “此二人无异常,可入云舟。恭喜松雲师叔与松山师叔找到了两个天赋绝佳的好苗子,此次肯定会得宗门大肆嘉奖的。”

    “为宗门办事是我等应尽的本分,可不敢居功,肖想何奖励,师侄可别这么说了。”林起山笑呵呵地对着三人道。

    那三人也识趣,见二位师叔无意多谈,侧身让开身后的道路,其中一位走上前,领他们去往船舱内部休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