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20.第二十章 名额确定(含入v通知)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几乎是缓了好久的一会,曲轻歌才稍稍拉回自己的理智,恭敬又隐含着一丝感激之意地对着仙师们郑重行了一礼。

    两位仙师均对曲轻歌的表现很满意,觉得这是一个有资质且有礼知恩的孩子,也不枉他们引她入门,带她上仙途走一遭。

    若将来她能从那地方熬出头,前途不可限量,此时能与其提前交好也不错。

    曲轻歌是最后一个进行测试的孩子,所以等她测完,整个青山村附和年龄的孩子都测完了,这次的仙童选拔也就结束了。

    所以那位师兄对着曲轻歌道喜之后,沉声对着周围的村民们宣布道:

    “此次选拔,到此结束。”

    这次青山村的仙童选拔,一共有一百零七个孩童参选,最后有仙缘的只有七个孩子。

    其中符合一开始仙师们要求的三岁至六岁之内的孩子只有三个,剩下的四个都是超过了年龄段,却同样身怀灵根的。

    那师兄扫过站立在眼前的七个孩子,心中满意,脸上也露出愉悦的笑意来,他本生得秀雅,踏上求仙之途多年,温雅的气质中又带上了出尘之气,犹如那画中的仙人一般,飘逸出尘。

    刚才仙师们在屋顶上,底下的人们没有曲轻歌那么好的目力,虽也有人见到仙师笑颜,但因两者间距离太远,视线稍稍有些模糊,所以他们只觉得好看,具体如何则不得知。

    如今近距离再看一次,众人只觉得满目绚丽,纷纷倒吸一口气,眼都要被迷花了,随着另一位看着年少些的仙师眼角余光缓缓扫过众人,他们又觉得仿佛有一座大山沉甸甸地压在心头,又纷纷赶紧垂下头颅,大气都不敢出,静若寒蝉。

    一时间,整个场面一阵寂静!

    那师弟有些不悦,这帮没见识的村民们居然刚对他师兄不敬,他师兄又不是世俗界那种戏子,怎可被人如此肆意观赏!

    “皮相而已,生来就是给人看的,师弟本不必如此在乎他人目光。”

    见师弟为了他,竟不顾身份,连那些手无寸铁的村民们都威胁上了,师兄心下无奈,伸手安抚地轻拍师弟的肩头,示意他不必在乎这些外物。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他皮相生得好,招人探看本是常事,本不必如此纠结,师弟若是每次都计较过去,光生气都气不过了,何谈致心于仙途?

    “虽说是不在意,但看多了,也嫌厌烦,既觉烦躁,自是要略微警告一下的。”师弟随性道。

    “如此,倒是师兄着相了。”说不过师弟,师兄也不强求,洒脱一笑,竟是带了一丝风流之气。

    周围的众人因为仙师们的话身子绷得紧紧的,心中后悔不已,早知如此,他们就该管好自己的眼睛,不该随意乱看,冒犯仙师的。

    特别是那七个确定有灵根的孩子的家人,更是担心此举会影响到孩子的未来,只祈祷仙师们不要怪罪他们的不敬之举。

    其实是那些村民们多虑了,那师弟也就是一时心情不虞,随意警告了一下,也没打算对这些毫无修为的村民们做什么。

    今日他们是来办正事的,也无意义纠缠于这点子小事,浪费那无谓的时间。

    师兄直接伸手从腰间一抹,手中就凭空出现五个荷包,哪怕之前见识过这本事,周围的人们依旧目不转睛地盯着看,一脸的向往与崇敬。

    师兄拿出荷包后,轻轻一挥手,五道流光闪过,这五个荷包就分别出现在刚刚测试出有仙缘的七人中的其中五人手上,独独曲轻歌和张狗蛋两手空空。

    两人面面相视,张狗蛋不知所措,曲轻歌不明所以,最后两人一齐盯着拿了荷包的五人。

    那五人中,其中一个拿到荷包的人好奇地捧着手里沉甸甸的荷包,打开一看,里面居然是白花花的银子,粗略估计,差不多有五十两左右。

    他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见着这么多银子,一时脑子一懵,傻傻地抬头问仙师:“这是给我的吗?”

    “正是。”师兄轻轻昂首,回道。

    “真的啊!”那孩子年龄还小,没曾想太多,听闻此言只余满目欣喜道,自顾自捧着手中的银子傻乐,享受周围人们投注过来蕴含羡慕的目光。

    “敢问仙师,这是何意?”另一个年龄较大的孩子却察觉出不同之处来,小心翼翼,略带迟疑地问道。

    从刚才仙师们的表现来看,他很清楚,没得到荷包的那两个年幼些的孩子天赋一定比他们还要高很多,且他们两个还附合仙师们一开始的年龄要求,可是在场的七个有仙缘的孩子,独独他们两个什么都没得,这不得不让他多想。

    这些银两,不会都是拿来打发他们的吧?

    如他所料,见众人满目疑惑,那师弟也悠然开口解释道:

    “我凌云宗开山收徒之时乃三年之后,此时实乃还未至收徒之机。然,尊师为早日报恩,特此以其为宗门所做之贡献为凭,请示宗门准许其派我等前来此地收徒,以圆恩人之愿。因是特例,为与宗门交代,自然,此次收徒之标准要比之正规收徒要略高一些。”

    见师弟说完,师兄接着抬手轻点眼前的几个孩子,继续解释道:“此四人年龄已过六数之龄,不可入选,此一人虽不超龄,可其灵根资质为下等,也不可入选。”

    师兄说完,见那五个孩子神色失落,更有甚者,还几乎捧不住手上的银两,任其掉落在地。

    他对着孩子们安抚一笑,又转口道:“关于此事,尊师早有预料,其特命我等支取能代之身份的玉牌,分与尔等。”

    一边说着,他一边从袖中取出五枚玉牌,同样分与五人,温声说道:“若尔等于仙途还有期许,可携此玉牌于三年后春末夏初之时赶至我凌云宗,参加入门大选。届时,可凭此玉牌入我仙门,我等赠尔银两,乃是为尔等作路上盘缠之用。”

    本以为山重水复疑无路,不料柳暗花明又一村,五人收下仙师给于的玉牌之后,兴奋地无以复加,齐齐对着两位仙师躬身一拜,称谢道:“谢仙师赐于。”

    “起来吧,不必如此,我等也是做了己身该做之事。只是此玉牌乃代表尊师之身份,关系重大,若过了宗门选徒之时,尔等未致,此玉佩会自行消散于天地之间,尔等无需挂怀。”

    师弟对着那五人一抬手,五人就感到一股扶力闯来,不由自主地就直起身来了,亲身感受过这神奇的力量,他们不由地对于修仙之道更加向往。

    纷纷在心中暗下决心,三年后,不论路途多遥远艰难,他们也一定要赶去参加凌云宗选徒之事,目前不求无上仙途,只求自身也能有今日仙师们的这份本事!

    “师弟此举甚好!”那师兄分明唇角未动,也无任何声音传出,这句话却突然响至师弟耳边。

    “这里面还有两个资质不错的,若因失了一言激励而错过大道,未免太过可惜。”那师弟也是声纹未出,却已传音至师兄耳边。

    确实,那五个没被选中的孩子中,其中有一个是双灵根,一个虽是三灵根,灵根纯度却属上等,实乃资质良好,其余两人为四灵根,一人为五灵根,资质只能算下等,未来仙途比之资质好的坎坷不少。

    那五个未入选的孩子中,双灵根的那个已经达到此次入门资质要求,可惜其年龄已超,无缘此时入门之选。

    “至此,除余下两人的家属可留下,其余闲杂人等,就都散了吧。”

    师兄对着众人轻轻挥手,人们都不敢违背仙师的意愿,纷纷离去,那五个得了仙师馈赠的孩子们,也高兴的抱着怀中的东西随着家人回家。

    待其归家之后,怎样与家人庆祝暂且不提。

    眼前,曲轻歌看着身边另一位与她并肩的孩子,心中暗道,这位理应就是未来修为有成,衣锦还乡,回来带着家人共享荣华的那位了。

    师兄看着眼前的两个幼小的孩子,心中欣慰,还未来之前,他以为可能他们一个符合要求的都未能找到,或者找着一个就顶天了。

    不曾想,最后居然找着两个好苗子,待他们领这两个孩子回宗门复命,不仅可完成宗门任务,还能完成师尊之托,甚至还可能因完成超额,让师尊颜面有光,而得到师尊的额外嘉奖!

    想毕,又摇头轻笑自己竟然在想些有的没的,如今还是先做正事要紧。

    见人群均已散开了,他跟村长借用一屋,领着余下的两个孩子并其家属进入其中,随手设下一道屏障,他才再次正式对着两个孩子自我介绍道:“我乃凌云宗浮游老祖座下亲传二弟子祁雲,道号松雲。”

    “我乃凌云宗浮游老祖座下亲传五弟子林起山,道号松山。”见师兄介绍完毕,林起山也跟着说道。

    看着眼前并肩而站的两个孩子,男孩有点畏缩,其身后的家人们在他们面前,犹如惊弓之鸟般,带着一身畏惧之气,不甚大气,他们衣裳破败,骨瘦如柴,可见其家中生活不甚富裕。

    女孩神色天真中带着从容,且能冷静与他们二人对视而不落于下风,是个心性坚定、气度良好的,其身后的家人们虽也略带紧张之色,却依旧能保持镇定,见其衣着整齐,可见家中生活并不贫穷。

    祁雲心中暗想,这两个孩子之间的差别在于家世不同吧,不过踏上仙途之后,前期还是资质好的那个走得顺一点。

    届时,两人之间的境遇,还未可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