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19.第十九章 测灵根(二合一大章)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小六子,仙师真的来了?莫不是你在唬我们吧?”周家人还没做出什么反应呢,旁边的邻居倒先耐不住了,急忙快走几步,拉着来报信的小六子问道。

    “是真的,是真的,我亲眼看见仙师从天而降的,仙师说要来我们村选仙童,让村里三岁至六岁的适龄孩童去参选。”小六子喘匀了气,说话也顺溜了,一股脑把他知道的全说了。

    “这……之前听其他村里说,那选仙童不得选五岁之上十五岁之下的吗?那些人莫不是邪修,想骗我们的娃娃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吧?”另一个年岁较长,见识丰富的老翁迟疑地问道。

    “这可怎么办啊!我们一堆凡人,可怎么对付得了仙师大人!”其他人一听此言论,顿时急得团团转!

    “莫怕,先把孩子们带上,自家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若那些人真是邪修,我们就算拼了这条命,也得让他们瞧瞧,咱们可不是好惹的!”周杨氏一把抽出自己身上的砍刀,向天高举,对着乡亲们豪气地说道。

    “为何要把孩子带上,若那些人真是坏人,那不是自投罗网吗?”一个年轻一些的小媳妇疑惑地问道。

    “你个蠢货,把孩子留在家,一来,若真时运不济遇上歹人,他们见我们去了却不带娃儿,肯定会派另外的人过来搜寻,届时没了我们的庇护,娃娃们身娇体柔的,如何抵挡得了;二来,若那些人是真的正派仙师,见我们居然不信他们,不带娃娃过去,让孩子们错过这通天的喜事可咋办?”

    周杨氏没有解释,她做事向来喜欢只动手,不动口,这些话是那个小媳妇的婆母说的。

    无论众人如何猜测,他们最终还是带上了家中行动方便的男女老少,浩浩荡荡向着仙师们所通知的地方行去。

    周杨氏还是一手抱着曲轻歌大步往前走,周小舅回自己家带上自己的两个女儿,他的大女儿已经八岁了,错过参选年纪,但是小女儿才五岁,刚好够格参选,若这等好事是真的,他说什么都会让自己闺女去搏一搏的。

    周大舅就不去了,哪怕对于仙师之事他也心潮澎湃,但在他心中,还是妻儿比较重要,所以他留在家中照顾妻儿。

    周丽娘则牵着曲轻辙的手跟上她娘的脚步,心中既担忧,又隐含激动之色。

    曲轻歌目睹了这一切,哪怕知道那选仙童之事不是假的,也忍不住心中暗赞这青山村之人的冷静与聪慧。

    也许长居高山之人的心胸也比较豪迈开阔一些,以普通人对于仙师的敬畏与向往,他们一听这个好消息,虽也欣喜若狂了一瞬,但冷静下来后却开始考虑起子孙后代的安危。

    不得不说这是很难得的事,这世间之人多是为己谋利的多,面对巨大的诱惑,他们甚至能出卖一切,包括己身与亲人朋友。

    如今面对‘成仙’这个超巨大的诱惑,他们却还能为子孙着想。

    从这一点,就足可见青山村众人之品行了。

    其实在这个仙师遍地走的世界,虽世俗界与修真界是分隔开的,但是修真界的修士们不论修为如何,他们想要繁衍下一代都很困难,甚至修为越高越没有希望得到自己血脉的延续。

    所以他们为了保持人口,也为了有新的资质好的弟子入门,时常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大开山门广收门徒,或者随机派门人弟子入世俗界收罗有资质的孩童入仙门。

    而那些幸运被选中的孩子也并不是一去就不复返了,待他们修炼有成之后,是可以下山历练的,这时候那些思念世俗界家人的仙师们就会回到家中,与家人相聚一段时间。

    通过他们与其家人的传播,世俗界的人们也能知道点修真界的事,虽然消息不多,却也能让他们对于修真界稍事了解。

    比如这仙师们其实也不一定都是好的,那其中也分正邪两派,所以面对今日之事,村民们也没被喜悦冲昏头脑,而是仔细思量其中利害关系。

    而曲轻歌为何知晓这次选仙童之事不是假的呢?

    那是因为在她的前世,今日青山村被选走的那一位仙童,在多年后修为有成,成了仙师回来过了,他给了家人延年益寿的仙丹,还带着家人上金城入住,让家人同其享受荣华富贵的日子。

    所以她才对此深信不疑,如今多年夙愿将要实现,她唯一要担心的是自己没有那个仙缘,那她所奢望的一切就都没有结果了。

    青山村并不大,在众人们急切的脚步下更是小了许多,不一会儿,他们就来到村长家院门前那片开阔的场地。

    这里已经密密麻麻地围了许多人了,他们一个个神情热切地伸长脖子,急切地向着村长家屋顶上张望。

    曲轻歌仰起小脑袋,只见其上两位着月白广袖长袍,束白玉头冠,身姿飘然,仙风道骨的年轻男子正悠闲谈天,似是不在意底下众人对他们的观望与凝视。

    其中一位仙师似是注意到曲轻歌灼热的视线,微微低头望来,两人的眼神对视片刻,接着他对着曲轻歌温和一笑,才继续转回头跟着自家师弟谈天。

    曲轻歌一时只觉那青年面容俊秀文雅,眉如远山,眸若秋水,那一笑,犹如那春日绽放的山茶花,满目的绝色之景,清雅脱俗,惊艳非凡,这位仙师竟是比当年那金城四大公子还长得好看,气质高雅。

    “师兄方才在看什么?”他的师弟好奇询问道。

    “一个有趣的孩子。”师兄温雅一笑,缓声回答。

    “哦?如何有趣?师兄不妨说来听听?”师弟感兴趣道。

    “心性中正,坚如磐石,战意凌天,天生将才!”师兄朗声道。

    “能得师兄如此高之赞赏,那此子定然不错,若有仙缘,你我可将其引入仙途,也能令我宗门再多一良才。”师弟欣喜道。

    “不可如此随意,我等此来是带着师门重托的,若其资质不够,我等也不可破例引其入了那处,否则,害人害己!”师兄微微蹙眉,对于师弟如此轻慢的态度略微不满,温声告诫其所为。

    “师弟谨遵师兄告诫。”师弟一听师兄所言,也知是自己莽撞了,对着师兄躬身作揖,肃然称错。

    “师弟知晓便好,如今时辰也不早了,选才之事该开始了,师弟且先将你我此行之因告知此地百姓,也省其胡乱猜测,心中忧患。”见师弟受教,师兄满意一笑,接着吩咐其可准备开始招收仙童了。

    “师兄就是心性太好了,那些村民们妄议我等是邪修都不生气,还好心要我去解释清楚,安他们的心,要不是那人对师尊有恩,我等也不至于要来这穷乡僻壤的。”那师弟一边上前面对底下的村民们,一边嘴上抱怨似的嘟囔道。

    “师弟。”师兄略微沉下语气。

    师弟立马认错:“我错了我错了,若不是先生舍命救了落难的师尊,我等今日还不知是何光景,对此我们该感谢先生才是,也该尽力完成先生生前最后的心愿,让其出身的村落有一次选仙童之机。”

    “师弟既已知晓便好,若非此时时机不对,师尊又想早日还了这恩情,了结因果。我等此次选才也无需设那么高的门槛,幸得师尊也顾虑到此点,特地吩咐我等领其玉令,分与此次有仙缘,但未能选上的孩童,责令其等我宗门开门收徒之时,再自行前去入我门第。”

    师兄说完,再次挥手示意师弟别再磨蹭,该进入正题了。

    曲轻歌在底下听不见屋上仙师们的交谈声,却也能得见其的动作,见另一个仙师也低头向着底下的众人看来,不由微微感到紧张,心焦地等待其的开口。

    “我等乃凌云宗门下弟子,此行前来乃是为宗门选取资质优秀之子,引入门中……”

    经过那师弟一通解说,曲轻歌等人才明白了,他们青山村今日为何有这天大的幸事,原是因着青山村前些年说是出去闯荡,却一去不复返的一位孤儿的缘故。

    那孤儿因几十年前的狼群之祸所致,失了双亲,成了孤儿,村中之人怜悯其苦难,让其吃着百家饭长大,长大之后他对着成为仙人有着非同一般的向往,就下定决心外出闯荡寻求仙途。

    一次意外,他出于善心,舍身救了当年适逢遭难的一位仙师,那仙师感念其恩德,在其临终前问其心愿,那人感念家乡乡亲们对他幼时的照顾。许愿,望仙师能在青山村选一次仙童,让青山村也出个仙师。

    那仙师欣然应承,待其度过劫难,修为更上一层楼之后,就派门下弟子前来青山村招收有资质之人入他宗门。

    解释完一切,见底下众人神情隐隐放松,悄悄把藏在身后的孩子露出来,那师弟好气又好笑,却已不打算拆穿他们,只是令其把三至十五岁之孩童引上前来,他们开始给其测资质。

    村民们疑惑的面面相觊,最终是还周杨氏大着胆子问道:“敢问仙师,之前不是说让三至六岁孩童上前参选吗?怎地这又放宽了条件?”

    “哼!怎么?又怀疑上了?之前不是还疑心我们是邪修吗?这次又想怀疑什么?”师弟对着下面的村民们嘲讽地哼笑一声,见他们面露尴尬,才在师兄不赞同的目光下继续说道。

    “仙家的手段可不是你们这些凡人可窥探的,这方圆百里的情况我可是了如指掌,你们之前说了什么你们自己清楚。时间不早了,快点让孩子们上来,不然我们可就不测了。”

    这略带不耐烦的话语吓得村民们立马把身边的孩子都往前推去,村长也上来诚惶诚恐地道歉:“仙师勿恼,仙师勿恼,是我等愚民没读过书,见识浅薄,还请仙师见谅。”

    “此次就算了,以后不可再犯,让参选的孩子上来吧。”

    见村民们被他吓得不行,那师弟也不是恶人,只是一时无辜被怀疑,心情不爽快而已,如今也缓下口气,脚下一跃,就从屋顶上跃至地上,引起村民们一阵吸气声,他心中还略显得意。

    师兄无奈一叹,拿这个跳脱的师弟也没辙,只能也跟着一跃而下,身姿飘渺地落于人前,对着那些被长辈推送上前,神色不安的孩子们温柔地微微一笑,安抚他们的情绪。

    曲轻歌也在孩子堆中,矮小的她站在一堆孩子里一点也不起眼,她一手被自己大哥牢牢牵着,仰着小脑袋看着那两个仙师的动作,心里虽向往,却不觉惊叹。

    只因她前世也是见过其他仙师的,虽然不知孰弱孰强,但是仅凭这种小手段可是惊动不了她的,且这种从屋顶跳下来的行为,若她如今有前世的武功,也是可以办得到的。

    正当曲轻歌正在发散思维时,那两位仙师中,看着较年长那位手腕一翻,拿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剔透晶石,引起周围村民们一阵阵惊呼与赞叹。

    那晶石晶莹通透,洁白无瑕,在日光的照耀下竟还是显示着其原本的无色,连一丝彩色的光芒都无法折射出来。

    曲轻歌好奇地盯着那颗晶石,直觉地,这颗晶石的作用对她来说一定至关重要。

    果然……

    那师兄温声对着村长说道:“劳烦村长帮忙唱名,我们这就开始吧。”

    “是是……”村长连连点头,接着转身对着周围的孩子们道:“叫到名字的娃儿上前来给仙师测仙缘,要乖巧,不可不敬仙师,可知晓了?”

    “知晓了!”孩子们正兴奋不已呢,一个个期待地望着那两位仙师,只盼自己能给仙师留下个好印象,对于村长的话也听话的很。

    此时,就连村中平日最顽皮的孩子,面对这两位令人崇敬的仙师们,也是变得乖巧得像那小猫崽儿一样。

    “吴翠花…吴金花…吴金宝…张二丫…张铁牛……”

    村长是按着一户户人家唱名的,随着他的话落,一个个孩子上前去照着仙师的要求触摸那晶石,可是都十几个孩子过去了,那晶石竟然还是毫无动静。

    那没能让晶石发生变化的孩子们都被仙师摇头拒绝,只能沮丧着小脸,要哭不哭地跑回长辈身边去求安慰。

    曲轻歌看着看着,不由心底也有丝紧张之感,只盼着快点到她,是生是死给个准话。

    眼前的测试还在进行着,那两位仙师似是知道挑选仙童的困难,倒是没有露出不耐的神情,终于,在村长喊道:“杨凡”时,一个看着约七、八岁左右,胖墩墩的男孩上前,伸手触摸晶石。

    晶石显现出火红、水蓝、土黄、金色四种颜色比较明亮的光芒,那两个仙师的神情终于精神了点,那位看着年幼些的仙师扬声说道:“火、水、土、金四灵根,中等纯度,到左边站去。”

    “是,仙师。”那孩子压着自己隐隐的激动,快步跑到右侧站定,他的家人们也神情激动,兴奋不已。

    这像是一个进攻的号角一般,接下来又接二连三地冒出有灵根的孩子,其中甚至还有一个水、木双灵根,高等纯度。

    可惜那孩子今年已七岁了,年龄超了!

    师兄惊喜过后却是惋惜,暗叹此次他们师兄弟二人是没机会亲自引这个好苗子进宗门了。

    接下来又是好几个没有灵根的孩子,然后又随着村长的点名:“张狗蛋。”

    余下不多的孩子里面走出一个瞧着五岁左右的瘦弱男孩,他身上衣裳破旧,打满补丁,却浆洗得很干净,看着是个家里特别贫穷的孩子。

    随着他的上前,还时不时伴随一阵咳嗽。

    这个孩子身子骨很是空虚。

    曲轻歌心里下了定论,她的武学境界已至先天,重来一世,虽内力没了,但眼力还在,一眼就看出那个孩子的身体空虚地厉害,可见是个跟她娘亲一样,生来体虚的孩子。

    与她娘亲不同的是,这个孩子后天得不到好的调养,越发显得其身子空虚,若无机缘,恐活不过八岁,就该夭折了。

    幸而这个孩子还是个有造化的,他瘦小的手小心翼翼地伸出去,一轻轻触摸到仙师手上的晶石,那晶石上就闪耀起耀眼的青色光芒。

    曲轻歌第一次见到这两位仙师神色变得那么喜悦,他们几乎是兴奋地把那孩子请到右边的地方,还贴心地凭空拿出一个玉凳给他坐下。

    这一手可把周围的村民们震撼到了,他们居然见识到了传说中的隔空取物,他们在不停赞叹,曲轻歌却知道那是储物袋的功能。

    事到如今,她已没心情在意这种前世见过多次的宝物了,她只关心自己到底有无仙缘,可否踏上漫漫仙途之征程。

    面对长生大道的诱惑,饶是心性坚定的曲轻歌,真的面临决定自己未来的这一刻时,也淡定不了。

    终于,前方的所有人都唱完名,也均顺利完成测试,原地只余最后的两个孩子,就是曲轻歌和曲轻辙。

    他们两个是外嫁女之子,本不算在青山村之内,可是恰逢其会,刚好赶上了仙师选仙童的大喜事,村长本来还在犹豫要不要叫他们,却被周杨氏悄摸露出的刀刃反光,闪到眼睛,吓得立马叫到:“曲轻辙。”

    曲轻辙轻轻松开妹妹的手,上前几步对着仙师们行了一个揖礼,得到两位仙师赞扬的目光,才再次上前触摸那晶石。

    与曲轻歌前世一样,曲轻辙没有仙缘,他虽也眼露一丝失望之色,却没有失态,而是对着两位仙师再次恭敬一礼,才转身回到母亲的身侧,眼眸紧紧盯着他妹妹。

    随着周丽娘紧张地反握曲轻辙的小手,曲轻辙也紧紧地回握周丽娘的大手,村长的最后一声唱名声终于落下:“曲轻歌。”

    在场大大小小几百双眼睛就这么盯着站在中间,唯一仅剩的还没测过的女娃,哪怕与自家无关,心里也不禁替她捏了一把冷汗。

    曲轻歌却表现得很从容,临到关键之时,她反倒不紧张了,有与没有不过一触之间。

    仙缘这种东西,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只可期待,不可强求。

    若有,皆大欢喜,若无,也无损失,她大可不必如此在意得失。

    怀着坦荡之心的曲轻歌上前几步,也对着仙师们行了个她自认为标准的礼节,才再次踏步上前,伸手触摸仙师手上的晶石。

    殊不知她如今这个五短的身材圆圆滚滚的,就这么团着两只小肉手正经行礼的模样,有种小孩子学大人的娇憨,可爱得不行。

    引得周围那些姑娘媳妇婆子们均眼神闪亮得盯着她看,就连两位仙师眸中,也似隐含了一丝有趣的笑意。

    因着她身量矮小,那之前对她温和一笑的仙师还体贴地降低身子,以便她能伸手够到晶石。

    周丽娘几乎紧张地屏住呼吸,看着那个晶石从无色到闪耀出极端耀眼的水蓝、冰蓝、幽紫光芒!

    她的女儿有仙缘!她的女儿有仙缘!

    周丽娘几乎想不顾形象跳起来欢呼,却还是被这肃穆的场景拉回一丝理智,但其眼角眉梢的喜意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水、冰、毒三灵根,极品纯度!”负责报结果的师弟也是一脸的喜色,话语的尾音不住地上扬。

    那师兄也欣喜一笑,对着曲轻歌柔声说道:“小家伙,恭喜你,资质上等,骨龄符合,可入我宗门。”

    曲轻歌整个人已经呆愣住了,愣愣地立于原地,手还保持着触摸晶石的模样,有种身处云端的,不真实的感觉,整个身子飘飘忽忽的。

    终于……实现了!

    她多年的执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