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1.第一章 楔子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桐阳关

    狼烟四起,厮杀震天。

    每一个人都在奋力搏杀,手起刀落,鲜血四溅,染红了视线。

    他们已经没有理智了,只知道一味的杀!杀!杀!

    他们停不了,也不能停。因为他们身后是他们的家园、他们的亲人好友,因为他们的敌人残忍暴戾、贪婪无度,一旦让他们突破防线,攻入城中,那将是地狱,他们输不起,也决不能输!

    所有人都知道,这群野兽毫无人性,若让它们进入他们的家园,那么里面的人将遭受灭顶之灾,所以他们只能杀,只能拼命地消灭敌人。

    是的,他们的敌人是一群群凶猛的野兽,他们甚至连妖兽都算不上,只是一群发狂的野兽!

    却能逼得这支大央最精锐的士兵狼狈不堪。

    曲轻歌身披银色铠甲,背负巨剑,站在城墙上,神情冷肃地看着底下将士们与野兽的厮杀。

    这里是大央朝的桐阳关,每二十年朔月凡人界兽潮爆发的人族与妖族的边境战场。这种战场,在大央,乃至其他邻近妖族边境的国家里还有很多。

    桐阳关,只是其中之一。

    说是人族与妖族的战斗,其实他们这些凡人兵士们面对的都是还未开启灵智的野兽罢了,真正的人妖战场在修真界,只是偶尔凡人界的战场上会冒出一两个开启了灵智的妖兽,所以修真界每逢凡人界兽潮爆发之时都会派遣仙师降临相助,这才勉强称得上是人妖战场。

    “将军!”一虎背熊腰,满脸络腮胡子的将士匆匆赶来,对着曲轻歌恭敬地抱拳行礼。

    “如何?”曲轻歌侧头询问,兽潮凶险,虽妖兽未出,但为了众兵士安危,减少伤亡,她还是让副将去请仙师相助。

    这以前也是有过先例的,仙师们对付完妖兽后若还有余力就会协助兵将们击退剩余野兽,若迟迟等不来妖兽,也会现身协助共抗兽潮。

    “这……”报信将士一脸纠结,冷汗直冒,支支吾吾不知如何启齿。

    “说!”曲轻歌眉心微蹙,一声冷斥。

    “启禀将军,仙师说……”

    “仙师说妖兽不出,既不出手。且…且仙师还说…还说这也是陛下的意思。”说完,报信将士也就是曲轻歌的副将张晨将头颅深深埋下。

    “胡闹!”曲轻歌气急,又是失望。

    都这种时候了,那所谓的大央国君居然还在打压权臣,争权夺利,全然不顾桐阳关百万军民的安危!

    “那援军呢?怎么还不来!”这都七日了,那葵军距此也就百里,就算爬也能爬过来了吧。

    “援军…援军也被陛下一道指令留在驻地了。将军!陛下这是陷万千将士于危难之中啊,有此之君,真是国之不幸啊!”曲轻歌身后另一名副将薛涛悲愤道。

    “闭嘴!不要命了。”曲轻歌斥停薛涛的悲诉,这里人多耳杂地,以那人的小心眼要是被哪个有心人传到他耳里,也不怕招祸。

    她在心里也把那个杀千刀的王八蛋骂了百八十遍,有什么不能光明正大地冲着她来,那蠢货知道这一荒唐的决定会害死多少将士的性命吗?

    这一次的兽潮规模格外的大,就算没有妖兽出现,可是底下士兵们还是渐渐支撑不住,伤亡惨重,眼看防线将破……

    事到如今,唯有如此了。

    曲轻歌心下一声叹息,随机眼神坚毅,举手挥退前面战壕里的两个弓箭手,踏步上前,立于城墙之上。

    “众将士听令!”

    “是!”海啸般整齐划一的应答。

    “摆阵,祭兵魂!”清亮的女声通过内力传遍整个战场,声音落下,底下的士兵们立刻抛开手中的敌兽集结于城墙下,城墙上的士兵也立即对应底下士兵列队,摆阵。

    曲轻歌单手抽出身后重剑,剑尖直指天际,凝神聚气,“兵魂,凝!”

    “哈!”众士兵亮起手中兵器,齐声呼和,声势浩大,震山憾海,全体士兵气势迅猛爆发,如旭日高升,猛烈攀升,联结一起。

    虚空中一把虚无的血色巨剑缓缓成形,高耸云霄,杀气冲天,如山之厚重,如海之深渊。

    这是一把杀戮之剑!

    那上面凝聚着代代桐阳关将士与猛兽厮杀留下的血气与杀意,是用代代兵将的鲜血与意志铸成的绝世兵魂——弑血剑!

    一时之间,连猛兽们都被那强大的气魄震慑地退避几分,低低嘶吼,迟迟不敢上前进攻。

    “兵魂,显!”等那血色巨剑完整凝聚完成,那宏伟的气势,冲天的血气,迫人的杀气,氤氲的煞气,连在桐阳关内城的几位仙师都惊动了。

    “哇——师兄快看,那是什么?”打扮娇俏,穿着鹅黄衣裳的少女指着天际的巨剑好奇地询问身边的同门师兄。

    “快,快去前线!”一见天际的血色巨剑,那同门师兄顿时脸色惨白,没有心情再理会身旁的师妹了,赶紧招呼其他同门师兄弟运起身法,火速赶往前线。

    “唉~师兄,我们不是答应那国君开战十日后再出手的吗?你现在毁约了,那国君答应给我们的灵石可怎么办啊?”娇俏少女还尤不自知地在原地叫嚷。

    “唉呀,师妹快点走吧,我们闯祸了,现在该想想回去后这么面对师门的惩罚。”另一位瘦小的师兄拉着那娇俏少女也运起身法,赶往前线。

    体内的内力被疯狂抽取,豆大的汗珠滚滚而落,身躯紧绷,薄唇紧抿,眼锐如刀。万千士兵的气势凝于手中重剑,那重量如山岳般,重喻千斤,若没有强大力量,根本无法动摇它分毫。

    曲轻歌缓缓抬起手中之剑,天际的血色巨剑也随之缓缓倾斜。

    “杀!”一声沉喝!

    “杀!杀!杀!”响声震天!

    “横扫千军!”血色巨剑随着曲轻歌手中之剑的挥舞也猛然一扫,浮光掠影,迅疾如风,随着一声巨大的破空声,横斩出重重一剑!

    所过之处,千万猛兽瞬间——被拦腰斩杀!

    背心突然传来一阵剧痛,紧绷的身躯瞬间软倒,没了主将控制,血色巨剑顷刻崩塌,反噬加身,千万士兵随之吐血,委顿倒地,再无再战之力。

    身后传来张晨的怒吼:“薛涛!你这个叛徒!”

    “逆畜耳敢!”这好像是内城某位仙师的声音。

    “啊——!”那是薛涛的惨叫。

    曲轻歌心下明白,她作为主将,祭出兵魂本就消耗过度,如今又被重伤,再加兵魂反噬,就是大罗金仙赶到,也救不了她了。

    眼前阵阵发黑,耳边嗡鸣,意思模糊,曲轻歌已经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我不甘心……曲家……弟弟……嫂子……湛儿……

    楼下城门大开,城中妇孺赶紧涌出,部分强壮的妇人拿着兵刃警戒残余的猛兽,其他人托起无力的士兵们回到城中,交给早早等候的医师救治。

    ——————————————分隔线——————————————

    金都,威武将军府。

    寒梅立枝,雪花飘飞,北风呼啸,轻灵的白绸随着寒风凌舞着,烈烈作响。

    府里的下人们均身穿白麻,行色匆匆,静悄悄地不敢多发出一点声响,脸上一片愁云惨淡。

    没人看见,一身穿戎装的俏丽女子木然地穿过回廊,向着灵堂而去。刚靠近灵堂,隐隐地,稚嫩的童音随着沙哑的女音呜咽作响。

    “呜呜呜~姑姑~呜呜呜~”

    “轻歌~呜呜呜~你怎么这么狠心~呜呜呜~你走了,我们这一家大小可怎么办啊~”

    “……”

    灵堂内,一位二十几许妇人打扮的秀美女子搂住怀中五六岁的稚子泣不成声,纤薄的身子不停颤抖,怀中的孩子也哭地脸色憋红。

    棺木前还跪着一位十六七岁的少年,少年直挺挺地跪在棺木前,头颅微垂,面色沉冷,隐含悲戚,紧握的双拳鲜血淋漓而不自知。

    “阿弟。”戎装女子心疼得想上前握住少年流血的手,却直直地穿过少年的身体,她愣愣地缩回手,盯着自己那虚幻的手心,蓦然回头看向灵堂上的棺木,里面正躺着的女子可不就是她吗?

    我……死了!对啊,我死了,死在桐阳关的战场上,死在手下心腹的背叛上,死在他的……猜忌上。

    看向少年那清亮中带着刻骨恨意的眼眸,戎装女子……也就是曲轻歌,哪怕知道少年看不见她,也忍不住双手虚捧他的脸颊,殷殷叮嘱:“阿弟,不要给阿姐报仇,曲家再也经受不起任何打击,隐忍下去……经桐阳关一役,他已失民心,不会是楚王的对手,楚王终究能成事,忍到楚王上位,你再出头,振兴我们曲家。”

    还在关切弟弟的曲轻歌没有看见她身后的虚空中突然出现一片晶莹的碎片,直直撞进她的魂体里。

    灵堂内突然狂风呼啸,烛火尽灭,纸屑纷飞,众人纷纷掩目躲避。

    虚无中突如一股吸力传来,曲轻歌一边勉力抵抗着,发鬓散乱,一边目光转向那抱着稚子的妇人身上,“阿弟,阿弟,轻弦!不要给阿姐报仇!忍着……好好照顾大嫂和湛儿……”

    话音未落,人已被徒然加大的吸力拉走,撞入那虚空之中,只能无望地看着眼前亲人的身影消失眼前。

    “阿姐——!”少年的声音如同野兽悲鸣,绝望无助又带着丝疯狂。

    狂风中,曲轻弦似乎见到自家阿姐虚幻的身影,身子疯狂地猛扑向姐姐,却什么也抓不到,只能无力倒地,耳边传来她最后一句叮嘱,目眦欲裂地看着姐姐被卷入虚空中,而他却无能为力。

    盛德五年,三品威武女将军曲轻歌于桐阳关一役战死沙场,享年二十二岁。

    次年,楚王以“清君侧”之名起义,领兵直入金都皇宫,带出先帝真正遗嘱,传位楚王为诚武帝。

    诚武帝继位后,废除盛德帝皇位,贬其为蛮山郡王,令其携原皇后即现郡王妃即刻前往蛮山封地,永世不得进金。

    同时宣告兽潮后大央元气大伤,特赦免税三年让百姓修养生息,大肆加封赏于兽潮中有功与牺牲将领,加封前三品威武女将军曲轻歌为荣恩候,爵位由其弟降爵一等继承,封荣恩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