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九幽九绝 第六十九章 酒很好

时间:2018-04-23作者:风敲叶响

    孤非坍与秦立对峙。

    这场战斗,显然与之前有所不同,两人持的都是木剑,比之灵剑来说,杀伤力大大减少。

    不过,用简单的木剑交手,或许更能显现用剑者剑术的高超。

    不知为何,此刻很安静。

    宁轻雪凝眸,纪倾城和雨忆好奇地眨巴眼睛,至于黄老则是饶有兴趣地看着。

    孤非坍身影似浅云流空,眨眼至秦立身旁。

    他神色淡漠,木剑跃空,剑气溢出,划出一道恐怖的大弧,竟是将空气震散,为他所用!

    气波四冲,携带强盛的能量,气劲像是密集的箭矢落下。????随意一道气劲『箭矢』,估计都能射穿一堵铁墙,杀伤力无比恐怖!

    境界,阴阳境后期。武器,木剑。

    在场许多人惊呆了,这是这个境界能用出的御气剑法?

    而且他用的是木剑,神乎其技!

    先前觉得孤非坍毫无胜算的人,这一刻瞪大了眼珠子。

    哒!哒!哒!哒!

    无数冲射的气流『箭矢』飞来,秦立神色入常,木剑一扫,举重若轻,十多道暗劲潜藏,气劲瞬间返飞。

    这就好比将孤非坍的进攻,完全返还给了对方,很难想象这是何种精妙剑法运用,但是秦立偏偏做到了!

    孤非坍一惊,虽稍显惊动,动作却是一点也不迟疑。

    木剑化影,一个呼吸的时间,变作三十六道,高速旋转间,将所有气劲湮灭化解

    显然,孤非坍不能如秦立那样将气流箭矢返飞,只能硬解。

    只此一剑,孤非坍就逊色了。

    不过好歹撑过一剑。

    孤非坍面色复杂看着秦立,张了张嘴,很想问秦立是怎么做到的,最终却是没有说什么。

    “竟然交手过一剑!”

    众人眼睛发亮,终于有那么一次,有人没被秦立一剑击败,许多人的心里,竟然是生出极为不容易的想法。

    可想而知,秦立先前的表现,给这些人带来了多大压力。

    孤非坍手中剑再转,朴实的木剑之刃,明明没有丝毫的锋芒,此刻却有微微的光亮腾起。

    仔细看去,一层极度压缩的空气,就覆盖在木剑的表面。

    高压气覆剑身,一旦触碰,必然产生强烈的压力。

    整把剑的杀伤力,急剧上升!

    “竟然还有这种手段!”

    众人刚刚惊呼,秦立就主动杀到孤非坍的面前,凛冽的气流,环绕在他的周身,若疾风幻影,奔袭而至。

    孤非坍意识到危机,想后退,但是秦立太快了。

    “破开了,竟然破开了!”

    随着围观弟子的声音响起,秦立的剑刃,陡然击在孤非坍的剑身三寸半位置。

    那浩涌压缩得极其剧烈地气劲,眨眼间炸开,剧烈的声音,像是雷霆怒吼,洪流席卷,山地倒塌。

    鸦雀无声!

    这一剑也太巧妙了吧?

    他是什么时候看出那里是气流源心?

    很显然,孤非坍这驭气剑术,给秦立击得四分五裂!

    秦立似笑非笑看着孤非坍。

    孤非坍眉头一皱,手中木剑,瞬间覆盖上一层黑白交织的阴阳能量。

    秦立境界在阴阳境后期,他也压制自身到此境,绝不多一丝一毫。

    “小心了。”

    孤非坍提醒,两次处于下风,并未让他心态炸裂。

    手臂一旋,炽盛的光芒亮起。

    黑白能量,变作两条灵巧的游鱼,环绕在木剑的周围,流动之间,竟然激荡出恐怖至极的威势。

    秦立轻咦一声,体内阴阳能量扩散,流动至剑身表面。

    很快,黑白色的游鱼,亦出现在秦立的目前周围。

    “你……”

    孤非坍震惊,对方这是在模仿他,只是没看过剑谱,如何能模仿到这个程度,他难道能够完整模仿出来?

    孤非坍不信,凌厉杀来。

    剑身黑白鱼渐渐消逝,秦立轻轻一叹,他确实没有模仿完整的能力,哪怕他是仙王也做不到,否则也太惊世骇俗了一些。

    看孤非坍用出的剑法,他最多摸清出一些运行路径,幻变之法。

    秦立心念一动,还是用脉冲九剑吧。

    当!

    阴阳鱼冲上剑刃,孤非坍的剑,像是黑白大龙,冲霄弑空。

    秦立木剑被弹开,险些碎裂,不过稍倾,又一剑旋返,能量冲散,将大部分的能量都化解而去。

    好在,秦立的阴阳能量并非简单地覆盖在剑身,而是有着多重结构。

    孤非坍占据小优势,绝不放过,剑影幻变在秦立眼前越来越快。

    一黑一白,两条灵动游鱼,交织一起,流动炽盛锋锐的能量,将秦立的木剑死死困住。

    秦立施展七虚步,竟然将缭乱的剑影一一躲避过去。

    秦立承认,对方正在施展的,是幽绝世界的顶级剑法,可遇不可求,无论是杀伤力还是防御力都强大无匹。

    不过但凡剑术,总有弱点。

    当!

    脉冲第二剑,已有双倍威能。

    孤非坍脸色微微变了,在他阴阳灵鱼剑第一剑没有解决秦立,他就有些不安。

    这门剑法,师父告诉过他不能轻易施展,武王境界之下绝对无人能及。

    孤非坍稍有焦急,但是很快他又坚信,此境他用这门剑法,绝对不可能有人能与他争锋。

    当!

    脉冲第三剑,四倍威能。

    孤非坍陡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反震力,自己的木剑上出现裂纹。

    他眼神陡变,死死盯着秦立。

    众人屏息,原来还有人在数剑,看孤非坍能撑几剑,不过当孤非坍占据优势之后,他们期望提升。

    一定要战胜这个秦立啊!

    嘭!

    脉冲第四剑,八倍威能。

    孤非坍的木剑,脱手飞至天空,倏然间粉碎,化作飞扬的木屑,那一黑一白,两条游鱼也是刹那消散。

    寂静!

    孤非坍愣在原地,满脑子都是秦立的最后一剑。

    他是剑法天才,看得出秦立最后一剑的境界。

    前面几剑,他都在放水……这可真是名副其实地教剑。

    “酒很好,明天再送来三壶。”

    孤非坍正想得出神,耳畔却是响起秦立轻松的声音。

    抬起头时,那道青逸挺拔的身影,却是朝着人群外面走去。

    此地的众弟子,没有一个有所动作。

    黄老见状微微一笑,秦小兄弟的秘密真的越来越多了。

    那最后一剑,除了威能大得出奇外,包含的那丝剑意,甚至还要超乎他的理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