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九幽九绝 第六十八章 孤非坍

时间:2018-04-23作者:风敲叶响

    索雷的内心是崩溃的,他自问这一剑,已经用得极为完美,即便是对方再凌厉,也该被防下,然而他就是输了。

    “谢秦兄指教……”

    索雷颓然走回去,灵剑输了,也没有挡住秦立的剑,一败涂地。

    连赢六场,都是一剑。

    很多人打退堂鼓,原本气势汹汹,被传言煽动得来找秦立麻烦的人,都是犹豫不决起来。

    无所谓地送灵剑,然后灰溜溜的下场,前面已经上演了许多例。

    纵然他们再年轻气盛,也要掂量掂量,能不能承受得住后果。

    远处,风阡陌兴奋地吹嘘,周围的不少师姐,都很好奇秦立的出身来历,少不了向风阡陌问东问西。????对于这位连胜清秀少年,有特别兴趣的师姐不在少数。

    宁轻雪走来。

    她美如画卷中走出来的仙子,仙躯挺秀,肌肤雪腻,乌黑秀发如瀑,随风飘扬,一双宁澈的双眸似会说话般。

    宁轻雪很讶异,从周围的议论声中,不难听出秦立剑法的神奇。

    这几日,宁轻雪听说了有人连胜此世山的两位杰出弟子,看来闹出的风波,远远超乎她的想象。

    三世阁,从未有哪个内门弟子,有此刻这么令人注目。

    宁轻雪的到来,很快掀起一阵热潮。

    漂亮的女孩走到哪里都会成为焦点,何况是宁轻雪这种,既美貌非凡,又是前世山的大师姐。

    “宁师姐也来了,难道宁师姐也要出手教训这个狂徒?”

    “不错,如果是宁师姐,肯定能打败秦立!将我三世山面子讨回来。”

    宁轻雪笑了笑道:“大家不要猜测,我只是来看看的。”

    宁轻雪一笑,风姿绰约,周围顿时安静下来。

    诸多的男弟子以仰慕的目光看着宁轻雪,不少女弟子亦憧憬地看宁轻雪。

    看来无论在男修还是女修之间,宁轻雪都是有着极高的威望。

    雨忆星眸瞅了眼,旋即摸摸纪薇薇道:“薇薇要是摘下面纱,肯定不会比她差。”

    雨忆也觉得,自己要是摘下面具,也定然要被宁轻雪引起的轰动大。

    想着想着,雨忆自恋一笑。

    少女心总是很单纯,几乎每个女孩都喜欢比较,雨忆同样也不例外。

    纪倾城脸蛋一红,想到什么问道:“雨忆,你哥哥看上去好强,他是在哪修习的剑术?”

    听闻,雨忆稍有不满道:“他不是我哥,只是我的小跟班而已。剑术厉害不假,在哪修炼的我就不知道了……”

    “是这样。”纪倾城点了点头。

    场中心。

    秦立见暂时无人挑战,就将赢到手的灵剑一一打量,这些灵剑,是可以卖到三世阁的,料想价值不会低,毕竟是弟子花了心思铸就的。

    “太狂了,他那眼神简直是在看战利品。”

    “别这么说,那就是他战利品……”

    人群一阵骚动。

    输掉的灵剑,代表着耻辱。

    秦立打量赢来的剑,在他们的意识中,无异于挑衅。

    总之,这种姿态,很令他们抓狂。

    众人忿忿,一方面,他们很想赢这个“狂傲之徒”,夺回所有灵剑。

    另一方面,如今宁师姐来了,再一剑落败可是丢脸不小。

    出于这种矛盾的心理,一时竟然无人挑战。

    孤非坍从此世山下来,带一壶酒、两柄木剑,走至这里时,意外发现人不少。

    孤非坍皱眉,众人瞩目的感觉,他并不喜欢,这秦立难道好这一口?

    “难道就没人能治他吗。”

    有人不满嘀咕起来,正巧孤非坍经过,随意瞥了眼就收回目光。

    “他是……”

    宁轻雪讶异,看着衣着朴素孤非坍时,脑海中立即冒出他的身份——此世山主的小徒弟。

    宁轻雪曾经见过一面,孤非坍的声名,在三世阁极为响亮。

    他是千年难得一遇的剑法天才,任何剑谱到他手中,不出三天就能够完全破解。

    不过,孤非坍生性喜静。

    他一直埋头苦修,几乎不出现三世阁弟子视野中。

    造成许多人只知孤非坍之名,可是见过孤非坍的人却极少。

    来世山的柳依依皱眉,盯着孤非坍出神,似乎是曾经见过,不过并不认识……

    “又有人挑战了!”

    “不过他是谁,穿着好土。”

    “唉,白期待,感觉又是被秒杀的货。”

    许多人仅仅兴奋了一下,待看见孤非坍的衣着气质,便是很快怏怏,觉得还不如前面六个。

    秦立意外,看了看孤非坍,点了点头。

    这个人的根骨不错,适合修剑,简单点说就是拥有剑骨,在哪都属于奇才。

    空气中的酒香飘漾,秦立闭目轻微嗅了嗅,便是睁开眼微微一笑道:“好香的酒。”

    孤非坍手一扬,没有丝毫的能量波动,那壶酒便是飞向秦立,秦立伸出右手,稳稳当当地接住。

    秦立扬起酒壶,晶莹酒液,在空气中化作一道弧线,落入口中,浓厚的酒香瞬间扩散向四面八方。

    宁轻雪凝神轻闻,便是瞬间判断出这酒是各种等级,价值不菲。

    “喝了我的酒,便要与我比剑。”

    孤非坍淡淡说道,秦立微笑起来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喜欢酒?”

    “酒与剑,向来分不开,你若不饮酒,今日我便不与你比剑。”孤非坍道。

    听闻,秦立笑意更浓,看来酒与剑修的非常关系,不仅在仙界存在,在幽绝世界同样如此。

    “醉了几分?”

    “三分。”

    “留三分,与我比剑。”

    孤非坍手中的两柄木剑,飞出一柄,来到秦立的手中。

    一壶酒收买不了秦立,懂酒和剑的人,却是可以。

    众人议论,这两人的一问一答,究竟是什么意思?

    纪倾城一笑,这样的问答,可真是有意思,而在远处的黄伯,神色甚是精彩,接下来的战斗怕是有的看了。

    “你是想要我比剑,还是教剑?”秦立笑问。

    “二者有何不同?”孤非坍目光一凛问道。

    “一剑输我,挫败信心,是谓比剑。虽然落败,终有所获,是谓教剑。”秦立道。

    孤非坍皱眉,意思是无论比剑还是教剑,自己都会输?

    “你不觉得自己有点狂吗?”

    “机会难得,我替你选择了,后者。”

    秦立轻松一笑,手中木剑在空中划过,虽是没有丝毫的波动,可是就划出的几剑,就让人眼花缭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