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九幽九绝 第六十七章 纪倾城

时间:2018-04-23作者:风敲叶响

    此世山,望月庭。

    质朴青年,外貌普通,盯着眼前的棋局,棋盘上黑白分布鲜明,黑色大龙与白色大龙交锋,厮杀对峙。

    胜负,不好说

    “内门中出了位秦立,孤师弟可知道?”

    质朴青年对面是位白衣英俊青年,手捏黑子,虽在说话,目光却是不在孤非坍身上。

    “有所耳闻。”

    孤非坍落下白子,淡淡道。

    白子男子轻轻一叹,黑子随即落下,道:“亿恒长老为了此事焦头烂额,长老的本意,是测验测验秦立,见好就收来此世山。”????“结果……这位秦立师弟剑术超凡,楚昊和逍遥师弟都败了,事情也在三世阁内传开。”

    白衣男子摇头,黑子落下,棋盘风云汇聚,黑龙呼啸,锋芒更盛。

    孤非坍面色平常,说道:“看来亿恒长老拜托大师兄了,能三剑赢下逍遥,一般的弟子前去确实没有用处。”

    萧白点点头,颇为头疼道:“正是拜托给我,才感觉棘手,我身为此世山大师兄,去战新入门的弟子,赢了倒还好说,输了这……”

    孤非坍难得露出笑意,道:“大师兄还怕输?大师兄胜逍遥,两剑足以。”

    萧白摇头道:“你是不知道,逍遥与那秦立交手后,突飞猛进,感悟加深,如今我就是七剑胜得都艰难。”

    听闻,孤非坍正要捏白子的手一僵。

    孤非坍抬起头,目露诧异道:“竟然如此玄乎?我听起来,怎么像是师父和逍遥比了三剑?”

    闻言,萧白苦笑道:“可不是这样,那秦立年岁不大,可论起剑术境界,怕是到了高深莫测的程度。”

    静默了片刻,孤非坍盯向萧白。

    “大师兄是想将此事扔给我?”

    “师弟可感兴趣?”

    “我答应了。”

    ……

    “黄伯近来似乎心情不错。”

    纪倾城,星眸眨动,容颜无瑕,肌肤雪嫩,真的称得上倾城倾国。

    她看向和蔼可亲的黄伯,最近走路都哼着小曲,如此开心真的太罕见了。

    “嘿嘿嘿,就如公主一样,老夫我也交到了朋友。”

    黄伯笑了笑,秦立上次给他讲了经脉大理,黄伯依言试了试,身上的暗疾清除不少,浑身舒坦。

    “是吗……”

    纪倾城眸中溢出一缕好奇,纤柔雪白的手指,在相互摩挲,问道:“是黄伯上次提及的那个少年吗?”

    “是啊!哪天我真该介绍给公主认识,像他这种优秀的少年,将来就是成为星琅殿主,我都一点不奇怪。”

    黄伯丝毫不吝啬夸赞。

    纪倾城愈发好奇,黄伯身份非凡,以往在皇城时,就是遇到隐界之族天骄、幽域的翘楚俊杰,都没给予过这样评价。

    那少年有何奇特之处。

    “公主殿下,我去典籍楼了,等会雨忆小姐估计要来,不打搅你们。”

    黄伯一笑,公主虽然在三世阁求学,不过鲜少有人知道,原本还担心她孤单,没想到很快有了好朋友。

    “嗯。”纪倾城微微点头,她居住在前世山的大殿,偶尔前世山主会来指点她,虽然前世山的女弟子是最多的,可要好的也就雨忆一人。

    “薇薇?”

    雨忆开时,纪倾城正在看书,看见雨忆后,少女立即展颜一笑,道:“雨忆,我们今天聊什么好?”

    纪薇薇,是纪倾城在三世阁的名字。

    “今天不聊古史,我们去见小跟班,听说他这些天都和人在决斗,肯定有意思极了,走走走!”

    雨忆小脸兴奋,星眸璀璨,拉着纪薇薇就朝外跑。

    小跟班?

    纪薇薇疑惑,旋即失笑,听说雨忆有个哥哥,怎么能称呼小跟班呢?

    纪薇薇瞅了眼殿外,按理说,她不应该随便外出,特别是黄伯不在身边的时候,但是……

    纪薇薇望见雨忆的热情。

    不管了。

    ……

    黄伯走至典籍楼,上上下下都转了圈,发现都没有秦立的影子。

    他有些奇怪,往常这个时间,秦立应该来了才是,以秦立的见识,还真不需要去听那些长老授课。

    记得秦立告知过他住处的方向。

    黄伯想了想,决定去找秦立。

    来到秦立木屋旁时,黄伯被吓了跳。

    好家伙!这是发生了什么,这么大阵仗?

    秦立很无奈,昨天的出手起到了反效果,不但没让一些人望而却步,好事者甚至将他传得神乎其神,导致更多的人挑战围观。

    清晨一开门,就看见外面围着大量的弟子,连许多本该做杂役的外门弟子都来观战。

    有人传他目中无人,豪言剑术三世阁第一,谁与争锋。

    三世山的各个弟子都坐不住了,纷纷前来挑战秦立。

    秦立头疼,他向来低调,这种子虚乌有的话你们也信?

    好吧,既然来了,我也不会放水,教你们好好做人。

    雨忆拉着纪薇薇挤入人群,战斗已经开始,场中不断响起阵阵的惊呼声。

    “又赢了!又是一剑!”

    “连胜五次了!”

    “太强了,完全是妖孽!”

    纪薇薇戴了白色面纱,此刻听到阵阵的惊呼声,星眸中很是好奇,被雨忆拉着,很快看到场中心的少年。

    秦立不过十五岁的样子,英气逼人,特别是在连战后,身上散溢着一股凛冽的剑意,让人心悸。

    忽然间,纪薇薇看到远处的黄伯,怎么黄伯也在这里?

    难道说黄伯常常夸赞的少年就是秦立,小跟班,雨忆的哥哥?

    带着诸多的猜测和好奇,纪薇薇看向场中的秦立,在其身旁,有着一摞剑,似乎每个比剑输给他的人都要将剑扔在这里。

    “秦……秦兄,请赐教。”

    又有不怕死的人上台,哪怕刚刚秦立的表现已经震住许多人,可还是有人不信邪,真的有人单凭一剑连胜下去?

    “嗯。”秦立点了点头。

    索雷紧张地看着秦立,目睹前面的五场战斗,他真的没什么信心。

    不过,若是能在秦立的手中撑下两剑,日后说不定还是炫耀的资本。

    咻!

    秦立动剑,索雷的额头冒出冷汗,精神却是前所未有地集中起来。

    索雷视野中,秦立的一剑劈开。

    就是现在!

    索雷挥剑,撩向秦立的剑影,强盛的阴阳能量喷发,这是他极为专注的一剑,怕是有生以来最认真的一次!

    呼呼!

    阴阳能量呼啸,在剑身形成厚厚的防护,索雷觉得自己几乎就要成功了,秦立的这一剑自己能够挡开!

    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电光火石间,索雷已经做出了最完美的应对!

    铿!

    索雷呆住,手里的剑飞出去,无巧不巧落在那一摞剑位置,安静躺好。

    与此同时,秦立的这一剑,也到了自己的喉咙位置。

    败了!

    黄伯轻咦,眼睛发亮,而在不远处的纪薇薇亦是睁大了美眸。

    此人的剑术,怎么会有父皇的影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