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九幽九绝 第十八章 心之寒

时间:2018-04-23作者:风敲叶响

    美丽的晶莹赤花,在黑暗中无比绚丽夺目,鲜红色的脉络,明嫩莹烁,遍布大地,将周围映照得无比通明。

    “咦!那似乎是幽舌草!”

    突然之间,有佣兵惊异,在鲜红色脉络之间,十几株不同寻常的纯白色小草茁壮生长着,淡淡灵气在附近飘漾。

    看见这,诸多佣兵都是咽了咽喉咙。

    幽舌草,价值上百幽绝石。

    赵霄烈随意咳嗽一声,道:“诸多,那朵赤花价值无量,我们大家平分,至于幽舌草这种灵草,还是谁抢到归谁把……”

    秦立怡然不动,兴趣不大。

    “我的!别抢!”????“谁说是你的,团长说谁抢到归谁!”

    嘈杂混乱的声音响起,全部都冲向那零星分布的幽舌草,除了秦立和两个佣兵团团长,似乎还没有谁按捺住冲动。

    “哈哈,我的了!”

    “这株归我!”

    佣兵们争抢很激烈,二十多人,十几株幽舌草,显然分不公,这种罕见的灵草,对于这些本就希冀暴富的佣兵来说,很有吸引力。

    秦立原本觉得没什么,可是渐渐,他眼眸凝重起来,剑眉皱起。

    空气中飘漾起几缕淡淡的血腥味道……

    鲜红色脉络,莹莹发光,妖异而美丽,那些在其上争抢幽舌草的佣兵,全然没有意识到什么,只因为抢夺幽舌草的结果,有的满心欢喜,有的充满懊恼。

    跖言,他神色萎靡,有点遗憾。

    刚刚的一株幽舌草,原本快被他拿到手,却又被人极速抢去,此刻正在走回来。

    他黑发变白,变得普通雪丝一般,那原本还算不错的肌肤,干瘪下去,一缕缕皱纹浮现在他的脸上,他在极速苍老!

    仔细一看,走在鲜红色脉络上的人,无一例外,陡然衰老,景象可怖!

    赵霄烈和斥疤相视一笑,斥疤走过去,白发苍苍的跖言正要走回来,斥疤冷笑道“你还是回去吧”,抬起一脚,就要蹬在他胸口。

    “团长……”跖言老态龙钟,张了张干瘪苍白的嘴唇,声音已然沙哑。

    咻!

    剑音响起,秦立断剑斩来,斥疤一惊,赶紧缩了腿,身形猛地后退两步,愤怒盯着面容浮现愠色的秦立。

    秦立脸色难看,伸出手,原本是想拉跖言一把,然而,跖言苍老得不想话,皮包骨头,瘦骨嶙峋,肌肤干裂,没有丝毫的光泽!

    要知道,不久前他还是个青年!

    啪!

    跖言倒地,除去衣物,肌肤血肉干瘪下去,冒起白烟。

    秦立呼吸加重,瞥了眼鲜红色的脉络,迅速后退,幸亏他刚刚没有步入那里,不然后果恐怕无法承受。

    此刻,所有在鲜红色脉络上的佣兵,苍老到了极致,雪发苍苍,都快完全掉光,一具具像是干枯的稻草倒下。

    他们未发出什么声音,即便想说什么,毕竟也已经有心无力,牙齿掉光,嘴唇干裂,面容无光,精气神颓废到了极致。

    倒地声响起,众人死去,而那红玉般的脉络,愈发显得鲜红欲滴,像是吸收了所有的生命精气,妖异无比。

    “哈哈哈哈!”

    正在这时,那狂人雷霆的残忍笑声响起,斥疤和赵霄烈的脸上,皆是浮现起一层狞笑,这一路以来的宽良温厚,消逝得无影无踪!

    “白痴,真是白痴!哈哈哈!”

    “再有一点,生氤花果就要完全成熟!”

    赵霄烈笑得很癫狂,斥疤也是舔了舔嘴唇,目光不善地看着秦立,道:“这里不是还有一个吗?把他再扔进去,我想生氤花果就能够完全成熟!”

    秦立心寒!

    路上,这两个团长与众人有说有笑,把酒笑谈,“交情很深”,背地里却可以阴险地送他们上路,如今又嘲讽肆笑,可以说冷血变态到了极致!

    “嘿嘿!我也是这么想的,你叫秦立是吧?身手好像不错,页骨岭多亏了你才护住那么多人,但你现在还是死了吧!”

    赵霄烈邪笑看着秦立,眸中冷光突然间迸发,道:“斥疤,动手!他手上还有枚储物戒指,你杀了他就归你!”

    “好嘞!”

    斥疤狞笑一声,看着秦立手上的那枚翠绿色戒指,贪婪之色涌现,体表渐渐有黑白色的幽绝二气浮现——

    哧!

    陡然间,鲜血迸发,溅射空气。

    斥疤眼珠子都快瞪出来,面色惨白,艳红的鲜血顺着脖颈流淌下来,他竭尽全力,艰难到极致地回头。

    那是一张怎么冷漠的脸啊!

    赵霄烈眼角阴翳,犹如死神的目光,投射在斥疤那不可置信、心寒到极致地脸上,赵霄烈冷漠道:“白痴,真以为我会和你平分生氤花果?去死吧!”

    赵霄烈手指一震,锋利黑白二气,洞穿进斥疤鲜血横流的脖颈。

    “你……”斥疤此刻的表情复杂到了极致,黑白二气,刹那间斩断他的脖子,生机也是消失殆尽。

    “嘭!”

    赵霄烈冷漠着脸色,将斥疤的尸体,扔到生氤花周围那些鲜红色的脉络之上,他表情冰冷,眸中毫无温度可言。

    秦立眼神冰寒,眼前发生的,真的很出乎他的预料!

    滋滋两声,斥疤的尸体干瘪下去,生命精气完全流逝,顺着鲜红色的脉络,竟然是渐渐汇聚到生氤花果处。

    赵霄烈的目光期待起来。

    肉眼可见,星星点点的能量,从鲜红色脉络中流过,最终汇聚到中心的生氤花果位置。

    一片花瓣掉落,那枚红果鲜艳一分。

    第二片花瓣掉落,红果光彩流动。

    第三片……第四片……第五片!

    覆盖在大地上的鲜红色脉络,完全暗淡下去,赤光暗淡,脉络失去光泽,似乎所有的精气能量,全部汇聚向花果位置。

    不久,所谓的生氤花果成熟,芬芳扑鼻,生机璀璨,令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是为之一振。

    赵霄烈笑了,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个事先准备好的白玉盒,小心翼翼将其装好,脸上的冷漠化开,取而代之的是浓郁的喜悦。

    “背叛的滋味好受吗?”

    秦立的声音,在赵霄烈背后响起,显得非常突兀,以及不合时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