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九幽九绝 第十四章 幽暴猿

时间:2018-04-23作者:风敲叶响

    “没事,我可以继续走。”

    受伤的那人扯下衣布,将受伤的大腿包扎好,佣兵在外,多少会带着些金疮药,这样好的会很快。

    “嗯,继续出发吧。”赵霄烈检查后点头。

    秦立眯眼看了密林深处一眼,露出警惕,杀手的直觉告诉他,接下来不会安宁,有股攻击性在空气中弥漫,要有危险了……

    密林中,佣兵们都不敢走太快,在殇墟胡乱奔跑,无疑是活的不耐烦的体现,黑暗渐深,树木寂静,明明是白日,却无太多的光线穿透暗叶,周围气氛渐渐幽深诡谲起来。

    “好亮!这是白灯兰,有二十年的年份!”

    某个佣兵惊喜,看见一抹光亮,迅速冲去,将一朵黑暗中散发淡淡光芒的白灯兰摘取下来,这是种罕见药材,加上又二十年的年份,足以换取不少幽绝石。

    众佣兵羡慕,暗叹自己怎么没早点发现。

    继续前行,又有不少人发现白灯兰,或者是相似的药花,这片密林罕见有人涉足,故此许多的药花都很好生长着,不受打搅。

    秦立打量在手中周中的紫藤花,心中奇异,一般幽府绝城,会大量收购这种药花,难道幽绝大陆也可以炼丹?

    周围的佣兵向着秦立投射过来浓浓羡慕的目光,秦立手中的紫藤花,有七十年的年份,走出殇墟,足以换到百块幽绝石,就是赵霄烈都看了一眼。

    秦立没想其他,将紫藤花受进储物戒指内。

    “秦小哥真是好运气!”

    跖言笑嘻嘻,他也采摘到一朵白灯花,兴致很高。

    跖言从进入殇墟开始,就跟随在秦立身旁,秦立看上去年龄不大,面貌甚至颇为稚嫩,却给人极为可靠的感觉。

    “啊!幽暴猿,我们被幽暴猿围住了!”

    惊呼声响起,四周的密林,突然间蹿出十多道黑色巨大的身影,鲜红色的双眸,在黑暗中无比醒目,此刻正十分不善地看着众人。

    幽暴猿,浑身皮毛浓厚,两米多高,散发凶戾无比的气息,特别是当中那只红色皮毛的,也不知什么原因发生异变,散溢的气息最为恐怖,怕是在幽绝气之上!

    所有人严阵以待!

    “不要慌张,我和斥疤对付最强的,其余人抱团联手!”赵霄烈大喊,同斥疤围住那头血红色皮毛的幽暴猿。

    赵霄烈这么一喊,众人皆是镇定了不少。

    是啊!团长是幽绝气巅峰的存在,有他在,这些幽暴猿肯定能解决干净,时间问题。

    跖言惊慌,他和秦立处于佣兵团的后方,此刻竟然是遇到三头幽暴猿,两头外冲境中期,一头外冲境巅峰,如此阵容,绝对可怖。

    跖言想拉着秦立,赶紧去抱团,然而手却空了。

    “秦小哥!”跖言呼喊。

    秦立表情淡漠,一剑已出,幽绝气在浑身以特别的方式流动,他步伐神奇,如影如风,闪电一般窜了出去,一地落叶被惊起!

    哧!

    锈钝长剑划开第一只幽暴猿的喉咙,鲜血喷射到空气之中,生机已然消逝,那头外冲境后期的幽暴猿伤心也狂怒,伸出黑色的大拳,就要把秦立砸烂!

    然而,秦立面无表情,身影极速旋转,咻得一声,挑开大拳,转动中的一剑,锈钝的剑刃表面,竟然是亮起了一抹锋芒!

    嗤!

    又是一剑,洞穿咽喉。

    秦立踩着神奇的步伐,跃到树身,双腿踏击,借力冲出,凌厉的一剑将最后那头幽暴猿脖背割裂。

    跖言的嘴巴张成了一个“o”型。

    强!这特么也太强了吧?

    秦立的目光看向幽暴猿的头颅,心动一动,便是用长剑去坎,结果很尴尬,咔嚓一声,锈钝长剑竟然断了一截……

    “用我的,用我的!秦小哥,不!秦大哥,你真是我的偶像啊!”跖言眸子发光,激动得全身颤抖,赶紧递过来一把黑色匕首,看秦立的目光,崇拜到无法想象的地步。

    这是三头幽暴猿啊!秦大哥几招就轻松解决,那凌厉至极的剑法,漂移神奇的步伐,以及敏捷灵动的身法,让跖言佩服的五体投地!

    帅!太帅了!

    秦立点头,接过黑色匕首,顺着伤口在幽暴猿头颅割,他发觉,真的很坚硬,即便是这把用幽精铁铸就的匕首,也是要花不小的力气。

    刚刚的三剑,如果不是击在幽暴猿的脆弱位置,想来肯定是断裂的下场。

    不久,三枚妖丹落至秦立手中,加起来的价值,大概是能换取十枚幽绝石的样子,毕竟不是幽绝气以上的凶兽,价值有限。

    “你们没事吧?”

    剩余的幽暴猿都被解决完毕,有佣兵走过来,发现死去的三头幽暴猿,特别惊奇,甚至有些不敢相信。

    跖言兴奋,满脸通红开始描述秦立身手如何了得,虽然众人觉得跖言有些添油加醋的嫌疑,但大家内心的惊奇也是越来越深。

    “秦小哥真是好身手!”

    “是啊,我们佣兵团真是捡到宝了!”

    夸赞声围绕秦立响起,大家都喜笑颜开,刚刚度过灾难,没有伤亡,心情都很不错。

    老酒抽着旱烟,过来瞅了眼,看见三头暴猿都死去,没说什么,当初秦立刚加入他可是说过风凉话,眼下秦立显露出惊人实力,他自然不会恭贺。

    老酒看见秦立断剑时,呵了声,道:“剑都折断了,跖言你都把他吹上天了吧?估计也就是运气好些!”

    “嘿!老酒,你说话也太伤人了吧?有种你以一打三啊?”

    跖言不满站出来,惹来老酒一声哼,秦立制止跖言继续争论,没有意义,他不想耳边太聒噪,引人注目更加不好。

    佣兵团再度前行,跖言对待秦立,无比热情起来,对于秦立剑法的崇拜,简直到了不可想象的地步。

    至于其他佣兵,听说秦立的剑折了,也就认为他经历一番恶战,没有跖言说的那么轻松,加上老酒说的可能有运气成分,也就不放心上。

    唯一目睹整个过程的,只有跖言。

    许久之后,众人终于走出了密林,原本很想舒口气,可是眼前的环境地貌,却是让人轻松不起来。

    老佣兵们的神色,都很凝重!

    d看小说就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