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白狐之我的同桌 第0513章诗音往事

时间:2018-04-23作者:妖媚九尾白狐

    任诗音拿起酒对着张明道,“来,先喝杯,很感谢认识你。”

    “好。”张明也没有拒绝的习惯,于是拿起来和任诗音碰了杯。

    两人吃饭的气氛倒是不错,而且还带有暖色调的晚餐,好吧,都是张明想多了,其实是正常色调。

    喝完第一杯的时候任诗音给张明倒上酒也给自己倒上酒,想继续喝的时候张明阻止道,“诗音姐,喝酒不要着急,想喝我晚上陪你喝个够,你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吧。”张明说着夹了口菜给任诗音。

    “好。”任诗音也没什么意见,于是吃了几口菜再次跟张明碰杯了,至于想喝酒的人还找不出碰杯的理由吗?

    随便扯都能扯出一个来。

    接下来任诗音时不时就跟张明碰杯,张明想劝阻都劝不住,随着酒喝下去,任诗音的话也唠唠叨叨的多了,跟张明说了许多事情,张明也是认真的做了个听众,听着任诗音的说道。

    “诗音姐,你别喝了,你喝的够多了已经。”起初任诗音还能跟张明说说笑笑,随后变成任诗音说张明在听,后来直接变成任诗音自言自语,张明实在不忍心让任诗音再继续喝下去了,所以才开口阻止道。

    “没事,我还能喝。”任诗音拿起酒杯要继续喝,确实四瓶红酒和一桌的菜任诗音菜没怎么吃倒是酒喝了不少,大部分被任诗音喝掉了,而张明则基本上没怎么喝,所以大部分的菜都进了张明的肚子。

    “诗音姐,别喝了,我扶你去房间睡觉吧。”张明站起来准备去扶任诗音。

    “我没事,我还要喝,我不睡觉。”任诗音开口说道,然后推了张明一把,显然不想让张明扶着去睡觉,想继续喝酒。

    张明也不知道任诗音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任诗音这样子,也许有什么事情让任诗音压抑着,今天刚好找到了个宣泄口宣泄吧。

    哪个喝醉的人会说自己有事啊?肯定是说自己没事的,张明可是明白这个道理,于是二话不说直接扶起任诗音去房间。

    不过任诗音挣扎着厉害,始终不愿去房间想继续喝酒,无奈张明只能给任诗音来个公主抱,把任诗音抱回房间,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任诗音被张明抱住以后两手勒着张明的脖子就是不放手,直到张明把任诗音放到床上以后也不肯放手就是死死抓着,虽然张明可以强行让任诗音放手,可张明怕伤到任诗音,于是有些无奈的让任诗音勒着,于是张明可以说近距离的看着任诗音胸前的球球,这让张明心里有些春心荡漾了。

    任诗音呼出的气息刚好呼到张明的脸上,让张明差点要把头埋下去了都,“诗音姐,你喝多了,好好休息。”张明试图说话让任诗音放手,可是任诗音就是死死抓着不放。

    “张明,你知道吗,其实我根本不想当什么董事长,也不想去竞选什么市长。”任诗音脑子似乎还能运转,所以开口说道。

    张明这时候哪有心思想其他的啊,都想把头直接埋下去享受下任诗音小白兔的柔软了呢,“我知道,我知道。”

    “都是家族让我做的,当董事长也是家族一手让我当的,竞选市长根本没经过我同意,直接让我参与了。”任诗音缓缓的开口道。

    张明心里暗想这东西还能让人操作,张明也是没话说了,其实可以这么说吧,若是任诗音没能力,他们家族也不会安排任诗音的。

    随后任诗音又开口,“她们说女子要是没能力的话就只能选择联姻,我不想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所以选择有能力,这样才能自己选择,于是我不得不同意当集团董事长,这次市长竞选也是这样的原因,所以我才会同意竞选。”

    张明暗想也许大家族里的人也有难处吧,这让张明想到许初夏,不知道许初夏家族会不会是这种情况,而前世的许初夏是不是联姻才会和张明错过。

    随后任诗音娓娓的说出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其实我五年前……”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任诗音在五年前,确切的说在六年前谈了个男朋友,这个男朋友可以说是门当户对,当时任诗音的家里人并没有反对两人在一起,这让任诗音很高兴,以为找到了真爱可以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了,但事实并不是这么如意的,就在任诗音觉得自己幸福就要降临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男朋友背叛了她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心灰意冷下的任诗音加入集团,打理起集团的一些事务,从经理位置一直做到总裁的位置,到现在董事长的位置。

    家族里的人见任诗音和男朋友的感情破裂以后就寻找机会让任诗音和别的家族联姻,从中赚取利益,每个家族都是利益至上,为了利益牺牲子女的幸福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了。

    而任诗音出色的表现才有跟家族谈判的资格,那就是不断努力让自己给家族带来更大的利益,这样家族才不会逼迫她做她不想做的事情。

    然而这次任诗音失败了,并没有竞选上市长的位置,估计家族又会生出让她联姻的事情了,所以任诗音今天才会这样喝酒。

    张明原本以为任诗音是一个集幸运于一身的人,现在才知道也是命苦的女人,也许有些事情真的不是说能自己掌控就能掌控的,若是选择陪伴自己一辈子的人都办法,真的是有些痛苦。

    任诗音说着说着流下了眼泪,张明看到以后忍不住的为任诗音擦了擦眼泪。

    任诗音这时候突然放开张明的脖子直接拉住张明的手臂道,“张明,晚上就让我放纵一次好吗?”

    张明吓了一跳,这喝醉酒的人真的是可以酒后乱性啊,果然这不是乱说的。

    “那个诗音姐,你喝醉了。”张明安抚道,想抽回手,但任诗音抓着紧紧的,让张明有些无奈。

    任诗音开口道,“我没有醉,我很清醒,只是我想喝酒借胆,因为我不知道我这次竞选失败以后会怎样,或许会觉得我只能创造这么大的利益了,可能会再次让我跟什么人联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