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白狐之我的同桌 第53章 秋游(7)张明父母

时间:2018-04-23作者:妖媚九尾白狐

    王小巧打了电话后,不多久,接到报警的搜救人员就赶来,这时的王小巧已经让学生都回去了,也都没有了秋游的兴趣了,留在这的只有张明宿舍的李虎四人和许初夏与宿舍五人,外加一个王小巧,沈碧晴负责带学生下山,等下说自己还要过来的。而许初夏死活不肯离去,李虎四人更不用说了,理由是同宿舍的兄弟不留下谁留下来啊。

    警察过来后,了解情况后,马上分开人马进行地毯式搜寻。

    张明在那个洞中找了好久并没有发现什么门,心里开始犯嘀咕了,觉得自己可能做了个梦,梦到自己有方法出去了,实际上其实并没有。

    张明找了一圈没找到,准备回忆下这武侠小说里这些洞中门的机关都可能在哪里。

    不知道已经多久了,这时外面只有许初夏和吴晓慧外加王小巧和沈碧晴,许初夏哭的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眼泪了,早已没在流眼泪了,已经哭累了,真担心会哭成瞎子。

    而谢伟健四人已经被王小巧给劝回去了,警察也早已经走了,理由是根本找不到人,说怀疑是不是假报案,几人听了都很生气,心里诅骂着,“你们当警察的办事不力,竟然推脱是假报案,这是什么人民警察啊。”

    而这时的王小巧也已经通过学校的资料找到了张明家里的电话,“喂,请问你是张明的家长吗?”王小巧打通电话前已经调整了下心情。

    电话那头张明的母亲李明珠说着不是很标准的普通话,“是的,我是张明的妈妈,请问你是?”

    “你好,我是张明的班主任姓王,是这样的,我有件事跟你说,我说事情之前,请先答应我您听完千万别激动。”王小巧尽量的安抚张母。

    “好的,老师,你说。”张母静静地等待王小巧说。

    “事情是这样的,今天我们学校组织学生去秋游活动,然后……”王小巧虽然不忍心跟张明家长说这些事,可是这事也不可能瞒着他父母不说吧?所以还是心一横说了。

    “什么?阿明他……”张母说了半句就再也说不下去了,显然在掉眼泪,王小巧也不打扰就静静地等候着,等到张母情绪稳定下来些了,张母才开口,“王老师,我和阿明他\/爸现在赶去,你手机多少?我们等下到了周温联系你。”说着张母快速从坐机旁边找到张纸和笔。

    “我的号码是13”王小巧报了自己的电话。

    张母对着纸上的号码跟王小巧核对了一遍后,表示准确无误后就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后张母又连忙拔打了张明他\/爸张德众的电话,“德众啊,你快回来先,我们一起去周温,阿明他出事了。”张母带着哭腔对着张父说。

    “怎么回事?我马上回去。”张父听到张明出事了,也顾不了别的,拿着手机就冲出车间往主管办公室冲去。

    “等你回来再说吧。”张母说完直接挂了电话去整理自己刚才未做完的事,也就是工作。

    像在农村的妇女很多空闲的没去工作的,都会在家里找活干,比如农村里的“编带”,“穿牌”等等,当然各地方都有各不同的,张明他\/妈就是在家里做编带活的,准备张父一回来门一关直接去。

    “王主管,我家里出了点事情,下午请假下。”张父挂掉电话后赶紧敲响了车间主管的办公室的门,进去后向坐在办公桌前的男人开口请假。

    “哦,知道了,去吧。”王主管点头表示自己知道。

    其实农村里的工厂根本不是正规的,要请假跟管事的说下就可以,根本不用填什么请假条之类的,其实这样也是照顾了一些不认识字的人,工厂的工人以前都是种地的,后来都改行做生意的做生意,打工的打工,所以现在农民越来越少,农业也不如以前了,国家大力发展农业,免征农业税为的就是大力支持农业,可是农民累死累活的工作谁会去做啊,最多只是老一辈的去做,现在年轻人谁会去啊,现在读农大的大学生学了不可能回家种田吧,最多去科学种植,很多改行做其他了。

    “好。”张父也不多停留,说完就直接离开办公室往家里走去。

    过了大约十多分钟,站在门口着急等待的着张母终于看到张父骑着破旧的自行车回来了。

    张父远远就看到自己妻子站在门口等待,骑着自行车更加快了,车没到,就先开口问了,“到底怎么回事?”

    “走吧,我们现在赶紧去周温吧,我路上再跟你说吧。”张母虽然止住了眼泪,但眼睛还是红红的。

    张父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把自行车停在门口上锁就直接去路边等车了,其实农村里小偷很多的,这些东西很容易被小偷偷走的,但张父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再怎么贵重也没有儿子重要啊,所以锁好车又迫不及待的问,“阿明到底出什么事了?”

    “刚才阿明的班主任打来电话说阿明出事了,说今天他们组织去秋游,然后……”张母把王小巧的话复述了便,说完眼泪就又流出来了,期间马路上经过好几辆公公车和私人三轮车,两人都忘记了坐车。

    等张父听完心里很着急也很难受,看到自己的妻子在旁边哭,他自己也偷偷的抹眼泪,“那我们赶紧去周温看看。”张父反应过来,提醒张母说。

    “嗯。走。”这时刚好来了辆公交车,张母随手拦了下来。

    又是经过十来分钟,两人到了客运中心。

    “对了,阿明的电话你打过了吗?”张父似乎想起了什么,原来是前几天新闻里播的电话短信诈骗的事,担心自己两人被骗。

    “还没有呢。”关心则乱,张母担心张明早已经乱了方寸,怎么可能还记得打电话啊。

    其实人都这样听到自己关心的人遇到什么事的不好消息,心里根本冷静不下来,担心着焦急着像无头苍蝇一样乱了方寸。

    “我现在打下,说不定你接的电话是骗人的也有可能。”张父安慰着张母,其实这也是在安慰自己。

    于是拿出手机,手机拨通后,不一会那头就响起了一甜美女声,“您好,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打不通。”张父无奈的说。

    “那赶快走吧。”张母现在只想去看看自己儿子无故消失的地方。

    “对,对,我去买票。”张父心里也拔凉拔凉的。

    买了两张票坐在车上焦急的等待车到站,让人看着都感觉心酸啊。

    在车上的期间张父手机一直在重复拨打着张明的号码,也不知道打了多少个,而对面永远传来的冷冰冰的的声音让车上的两人更加着急,想着车快点,在车上着急的等待了一个多小时。

    而外面的许初夏四人就是在等待张明父母的到来。

    这时四人中响起了铃声,许初夏马上一个机灵,拿出手机,失望着发现不是自己的手机响起来,她多么希望这个手机是张明打过来的,手机响起的希望在王小巧接起电话的声音中失望而结束。

    王小巧起初听到手机也很高兴以为是张明打给许初夏的,其他人也都一样的心思,因为只有许初夏跟张明关系最好,让人不这么认为都难啊。

    几人都在外面沉默着,几乎是不说话的,突疚的铃声打破了沉默。

    王小巧发现是自己的手机响起来,失望也写在脸上,拿出自己手机,发现是个陌生号码,顿时没心情,但是还是礼貌的接起来的问了句,“喂,你好!请问找哪位?”

    “你是阿明的班主任吗?我是阿明他爸,我们到周温了,该怎么走?”张父到温州客运中心时就火急火急的拨打之前张母记下王小巧的电话,也管不了什么时礼貌,直接开问。

    “额,你们坐出租车过来到珠峰山,我们在山脚下等你们,或者我们去接你。”王小巧迅速的回道。

    “不用了,还是我们自己过去吧,珠峰山是吧,先挂了。”张父挂了电话与张母直接坐上客运中心外的出租车前往珠峰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