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白狐之我的同桌 第26章 酒吧事件

时间:2018-04-23作者:妖媚九尾白狐

    “小姐,请你喝杯酒怎样?”两人正聊着天,一个带着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男子走过来对许初夏说话,但掩盖不住那色色的眼光,而直接无视掉旁边的张明。

    “不用了,我已经有酒了,谢谢你的好意。”许初夏转头看了一眼对她说话的眼镜男说了句,眼里闪过厌恶之色,就继续对着张明说话。

    “呦,还喝缘定今生啊,真是有品味。”这时眼镜男看到许初夏前面的酒说出了带有嘲笑意味的话。

    其实缘定今生这种酒说起来也不是很烈,只是会喝的人喝起来不会觉得烈,不会喝的人会感觉很烈,酒吧里的缘定今生是指喝这酒意于两个热恋的男女喝着酒谈着情,可是酒吧这地方能有什么缘定今生的呢?所以才嘲笑着。

    “我喝什么关你什么事啊。”许初夏哪里见过酒吧里搭讪的人啊。

    “调酒师给我来杯‘一见情钟’。”眼镜男对的之前那个调酒师道,继续对许初夏,“你喝什么确实不关我事,但我喝什么就关你事了。”

    “先生你的酒。”调酒师调好酒对眼镜男说。

    “哦。”眼镜男付了钱又对许初夏道,“我喝的酒叫一见钟情,如我对的爱一样,一见到你就爱上你了…”眼镜男滔滔不绝的说着。

    像酒吧这样的地方,一夜情是很容易寻找的,游乐场里的酒吧也不例外,而眼镜男也却实被许初夏的美貌吸引了,就是想找一夜情,甚至多夜情。

    “你烦不烦啊,吵死了,我又认识你。”许初夏听到眼镜男越说越肉麻,不想听下去,于是打断道。

    “那小姐你的名字是什么啊?我们先认识认识,培养培养感情怎样?”眼镜男现在还不想用硬的,于是想慢慢来道,毕竟泡妞泡妞泡到才是最好的。

    “无可奋告。”许初夏有点生气了,这个人怎么这么烦啊,一直想跟张明说说话,现在好了,来了个无赖。

    “小姐,只要你乖乖跟着我,我保证让你荣华富贵享受不尽。”眼镜男也有些不耐烦了,生气这许初夏竟然半天不上勾,而根本不去理会许初夏的生气。

    “你这人怎么这么烦啊,都说了不认识了,还在这里吵。”许初夏早已不耐烦了。

    “小姐我好声好气的跟你说话,是因为你被我刘铲看上,要不然早就硬来了,被我看上的没有一个能跑掉。”眼镜男也就是刘铲感觉自己泡妞从来没这么窝囊过,觉得必须得拿出点威信出来。

    “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张明本想再看看这男接下来要干嘛,但现在听到眼镜男说的话终于忍不住笑出来了,竟然有人叫“流产”,真想不懂他\/妈怎么会给他取这样的名字。

    “喂,小子笑什么啊你,一边玩蛋去,别妨碍老子泡妞。”刘铲有些生气道,像在酒吧里要是一言不和就会大打出手是很正常的事,现在就有点想去揍张明的冲动,碍于许初夏挡在了中间不好动手,接着看到张明前面那杯缘定今生,于是道,“原来是这位小妞的情人啊,你只要把这小妞让给我,我刘铲不追究你刚才不规矩的笑。”

    再一次提出大名,张明笑的合不拢嘴,“哈哈…”张明认为这男的应该不至于当众打人,于是没什么忌弹,可是张明想错了,这里可是酒吧不是别的地方。

    刘铲这次二话不说直接绕过许初夏抡起巴掌就要打张明,张明也不是站着给人打的,连忙躲过跳下高跟椅,差点摔倒。

    而许初夏被吓到了,从小就生长在父母和老师的阴影下长大,哪里见过真正的打架啊,只有在电视里能看到画面想不到会出现在自己眼前,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张明暗想好险要是被打到可就毁容了,可是不这样出声的话许初夏可怎么办啊?都说女人长的太美是祸水,好像一点都不错,所以没实力还是别找那种美的不能再美的人当女朋友了,容易惹祸上身啊。

    但是现在面对的重要问题是如何解决刘铲的问题,而且好像很严重的样子。

    “小子,你竟然敢躲,找死。”刘铲没想到张明会躲,如果不躲的话也许只会打一下让他嘴巴老实了就放过他,但是躲开就不一样了,人就是这样,好比黑社会杀人都是要放开被杀的人让他跑,然后追着杀掉,这样才有意思。

    张明听后暗骂一句,“难道我坐着让你打啊,那样我不成傻\/b了。”但是这话不能说,“大哥有话好说,何必动手呢。”

    “现在才知道求饶了啊,晚了,现在先把你打残再收拾那小妞,哈哈…”刘铲肆无忌惮的笑道。

    而周围的顾客根本不去管周围的事,喝酒的喝酒,摆动身体的摆动身体,似乎对于这些人打架什么压根不去理会。

    刘铲说完抡起拳头就要朝张明打去,像张明这种年龄的人,打架在初中或高中学生时代经常也遇到过学校打架的事。

    所以张明至少也会点拳打脚踢的动作,见刘铲打过来,张明连忙用右手挡,可是张明哪里是这种整天打架的小混混的对手啊,自知不是对手但还是硬着头皮去接,挡了下后感觉手生生的疼痛感,拿起手一看,手臂青了一块,不过让张明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然打了自己一下后连忙后退捂着自己手哇哇叫。

    “卧槽,是你打我啊,你叫个屁啊?”张明忍不住开口。

    “奶奶的,骨头还挺硬的。”刘铲也狠起来了,还没等张明缓过气,又用另一只手抡起拳头朝张明打来,张明右手受伤了只能用左手挡,又是一阵生生的疼痛,刘铲再次后退,可能这次下手比较轻,所以自己感觉有些疼,退后甩着手。

    张明不知道刘铲是真是假,但知道这样下去肯定不行的,所以觉得可以趁你病要你病,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直接冲过去抱住刘铲,胡乱的打,也就是那种猥琐的打法,但张明不知道自己的力气似乎变大了,打的刘铲口吐胆水,当然张明期初也是有挨了几下的。

    其实调酒师早就看到了,连忙通知保安,也就是看场子的人,酒吧这行业其实都是这样的,没有黑社会的人给你看场子,你酒吧是开不下去的,当然这种游乐场中的也不会例外,不过如果黑社会的人三天两头在酒吧里捣乱,这样下去的话酒吧还开不开啊。至于保安公司顾来的保安根本不敢动这些混混的人,所以恶人还需恶人磨,一样是顾佣还不如顾黑社会的人呢,黑社会的人还有一种好处,那就是像刘铲这种小混混不是黑社会的在闹事,只要黑社会的人一站出来,你刘铲就得像小猫一样乖乖地待着。

    但是唯一不同的是这里是游乐园的酒吧,所以看场子的人直接是呆在酒吧的,遇到事情直接叫来就行,而其他外面的酒吧是收保护费制度的,也就是说是这些黑社会的人收了保护费后不会待酒吧里,只是等到酒吧里的人打电话时,才叫上几个人来酒吧。

    “住手。”一个领头看场子的人进入酒吧后看到张明和刘铲扭打在一起于是开口道。

    这时酒吧的音乐还在继续,可是却有不少人已经注意到这里。

    张明听到声音寻声而去,看起来像保安的人,连忙住手,刘铲也一样,放开张明,而张明的脸上被打了,右脸有一块地方肿起来了,但幸亏没有被打成猪头,不过刘铲就惨了,猪头就不说,差不多都要晕倒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