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穿越诸天万界 第八百一十三章 无

时间:2018-04-23作者:天帝大人

    第八百一十三章无

    陆道人迈步于黑暗世界,见到了这个世界极为独特的景物。

    一座大山,比起星辰还要庞大,一颗又一颗巨大的星球在围绕着山体转动,密密麻麻,而在山上,有一些神药漆黑如墨,早已被侵蚀了。

    连神药都如此,若是其他生灵踏足,又会怎样,可想而知。

    更有一株长生仙药,可惜也变得乌黑,并散发着一股诡异的气息,彻底黑暗化。

    “身在黑暗,可心向光明。”

    陆道人不由出声,话语落下,那是他的道理,是他的规矩。

    自有黑暗退却,光明重现人间。

    “真是正义的化身。”

    风孝忠面色淡然,朗朗出声,似乎是在夸奖陆道人,不过陆道人并没有从这位道友的话语中感受到夸奖,更多的,仿佛是一种揶揄。

    无论是光明还是黑暗,本质上都是一种道则,无非善恶。

    当然,表面上看去,陆道人似乎代表了正义,所过之处,沉沦的世界开始投向光明的怀抱……

    沉沦的生灵投向了光明,不过死去的那些尸骨,陆道人并没有心思再次让他们复活。

    一路向前,骸骨越来越多。

    直到他向前望去时,骨海无边,大多为雪白色,如同铺天盖地的大雪淹没了世间,在黑暗之地格外的刺目。

    当然,骨海中也有其他颜色的骨,比如金色,比如黑色,比如紫色,但跟白骨比起来,毕竟只是少数。

    这些都是死在此处的,太多太多。

    心意微动,陆道人直接跨越了这些所在,来到了一片一片的建筑物前。

    这些建筑物恢宏而庞大,不知道建于哪个纪元,气势磅礴,震慑人心,但凡生灵走到这里都会被压制,忍不住要臣服,要叩拜下去。

    无边的黑暗,雾霭翻腾,他见到了一片巨大的宫殿,没有边际,横亘前方,挡住了去路。

    而在磅礴的宫殿群中,有一座碑,血淋淋,书写着两个大字:天庭!

    那血是黑色的,那石碑带着时光的符文碎片,流动着黑暗本源的力量。

    事实上,整片浩大的宫殿群,也不知道方圆多少万里,也都在弥漫着浓郁的死气,以及无穷的黑暗之力。

    “朝圣者,虔诚而真挚,自海的那一端而来,一步一叩首,只为觐见本座,你为何不拜?”

    便在此时,有宏大的声音传来。

    “朝圣,你是谁?”

    陆道人好笑道。

    “为什么要朝圣?”

    风孝忠亦开口,眼光平静如水。

    “帝!”

    只有一个字,那声音太骇人,如同一尊盖世帝王在质问,在俯视,足以让世间万灵颤栗,形神都会在他他的一念间化成齑粉。

    这里有一个生灵,偌大的殿宇群中只有他自己,自称为帝!

    他高高在上,威严而神圣,还没有露出形体,就这么的流动出了俯瞰万古的无敌气息。

    “是帝,为什么就要朝圣?”

    风孝忠再问。

    他并不是故弄玄虚,而是的确很想知道这个境界不错的存在什么心态,你是帝,就要别人朝圣么。

    不过这样的话语落在这个自称为帝的耳中,却让他生出了熊熊怒火。

    “遇帝不拜,真命已失,轮回碑上有汝名。一步一叩首,往生路中罪削半,护你真灵。”

    那声音宏大,跟天地一起共鸣,震的苍茫大地都在剧烈颤抖,仿佛有一尊仙帝降临,威压人世间。

    若是换作其

    他人,就是刚才的数十个字,一句话而已,就足以被震出真魂,就此踏上了轮回路。

    “生气,为什么要生气呢。”

    陆道人呵呵一笑,心意微动间,心灵大道无影无形,起于这尊帝心间,要将他磨灭。

    道则显化,那是心灵之道,无视了时空,给了这尊自称为帝的狠狠一击。

    “修道修到了这种程度,还执着于世俗间的俗礼,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修行的。”

    风孝忠亦开口。

    他向来不要求别人拜他,也不会拜别人,他只会解剖了别人。

    不在乎任何对错是非,这只是对道的追求。

    像这种因为别人没有拜他而愤怒生气要降罪的同类,他不是太理解对方的脑回路。

    因此,他要将对方的脑回路解剖开来,看一看是怎么长的。

    “放肆!”

    陆道人的心思与风孝忠的心思,并没有任何的掩饰,让布满灰尘古老殿宇中的那个生灵愈发震怒,他发出一声呵斥,带着震怒,还有杀意,以及无穷的黑暗符号,出手了。

    一只灰色的手掌,近乎干瘪,皮包着骨头,缓慢而沉重的向前拍击而来,带动起滔天的帝者威势。

    在那掌指中,日月转动,星辰无穷,宇宙在开辟,混沌在缭绕,更有一条轮回路若隐若现。

    手掌看着不大,尺寸很平常,但却掌控世间一切,他开天辟地,掌握轮回,实在骇人之极!

    不过无论是陆道人还是风孝忠,都没有任何的惊慌,这样的阵势,向来吓不到他们。

    “无。”

    陆道人说出了这么一个字。

    话语落下,那个生灵所有的攻击,在陆道人面前全都化作了无,似乎根本没有存在过。

    无论是手掌,还是日月星辰,在这一刻,全都变成了“无”。

    诸天无道。

    时至今日,陆道人的这一门大道神通越发的强大,他甚至不用动手,只开了一个口,就抵消了这个堕落准仙帝的攻击。

    当然,他如今的境界,并非入了那无道之境。

    因为他的“无”,在封神大世界时,不能让女娲圣人的造化道化作无,而女娲圣人,还是合道境界。

    但对付这一个准仙帝,还是够了。

    一个无字,无了所有的攻击,甚至让堕落准仙帝面前的宫殿都变成了无,露出了其中的身影。

    那是一道枯瘦的身影,高坐玉石椅上,他高高在上,俯视过来。

    中央巨宫,只有这样一个活着的生物。

    他就是自称帝的生灵。

    他高坐在那里,面色冷漠,身体无比枯瘦,且很灰败,有些不正常,皮包骨头。只有一双眼睛是那么的慑人,如同两盏金灯,或者说更像是黑暗轮回中的两轮太阳,可接引迷失的神魂。

    他满头灰发,就连眼白都是灰暗的,但瞳孔是金色的,犀利慑人,发出的光泽,足以撕裂仙王。

    一身帝衣,陈旧而古老,穿在他那瘦骨嶙峋的体魄上,显得宽松、肥大。

    在他的头上,带着帝冠,流动九色光彩,普照众生,但是在九色中也纠缠着黑色的气息,浓郁的骇人。

    “纵横古今,天上地下无敌,渴求一败而不能,这时你们出现了,但也终究只是一个献祭……”

    这尊准仙帝冷漠的说道。

    不过他并没有将话说完。

    在他说话说到一半的时候,风孝忠已经出手。

    等他说到最后献祭二字时,他已经成了风孝忠实验室里的一个被解剖品。

    他的话,便戛然而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