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七百七十一章 合该

时间:2018-04-23作者:天帝大人

    第七百七十一章合该

    圣人做事,讲究的是有理有据。

    那人皇帝辛既然要收她入后宫,那她便要这人世间再换一个人皇。

    这都是情理之中的事,谁也挑不出毛病。

    而她造的这个灵珠子,有些缺心眼。

    一言不合杀了一个巡海夜叉,又将一个龙宫太子挑了筋。转眼之间,惹下祸患。

    龙王敖广悲愤之极,当即找上门来,训斥一了通李靖,而后便要告上天庭,欲诛杀李靖满门,奈何被哪吒寻太乙真人讨了计谋,隐身在南天门外,阻拦住敖广,一番羞辱。

    敖广奈何不得哪吒,只得找老实巴交的李靖撒脾气,拂袖而去。

    李靖无奈,又听哪吒搬出师门玉虚宫来,自己也是道德之士,明白玄中奥妙,那玉虚宫乃是圣人门庭,仙神圣境所在,却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轻易招惹的,当下也不再多言。

    只是,却不曾想哪吒这不安分的主儿,才不过半日,便把陈塘关城楼上的震天箭射了出去,杀了骷髅山白骨洞中石矶娘娘的童儿碧云。

    这石矶娘娘乃是截教门下弟子,一身法力也是极为深厚,见了震天箭上翎花下的李靖名讳,登时找上门来。

    李靖好歹一番分说,承诺找回射箭杀人之人才得脱身,果不其然,又是哪吒所为,李靖怒火中烧,拿了哪吒就去了骷髅山见石矶。

    哪吒果然顽劣,还没见到石矶,心中想着的便是杀人了事。

    “打人不过先下手!”

    不知何时,修仙界有这样的一个传统,亦或是,玉虚宫门下的传统。

    那哪吒见着骷髅山洞府之中走出一人,立刻拎起乾坤圈一下打将来,彩云童儿不曾提防,夹颈一圈,“呵呀”一声,跌倒在地,差点一命将危。

    这样的事,自然恼怒了石矶娘娘,以她老牌金仙的境界,一动怒收了哪吒的法宝,哪吒见势不妙,立刻就跑,石矶随后赶来,一路往乾元山金光洞而去。

    那太乙真人也不愧是护犊子的主,见着这诸多事实,犹自说道:“哪吒乃是灵珠子下世,辅佐姜子牙而灭成汤,奉的是元始掌教符命,就伤了你的徒弟,乃是天数,你怎言包罗万象,迟早飞升,似你等无忧无虑,无荣无辱,正好修持,故轻动无名,自伤雅道。”

    一番话说下来,说的石矶娘娘火冒三丈。

    她与她的弟子本在家中坐,听候师尊通天圣人法旨,却有横祸上门,震天箭射死了她的童子,她只想讨回一个公道,让哪吒说出个是是非非,不想那孽障见面直下杀手,要杀了她的另一个弟子。

    她救了她的弟子,却有这个太乙真人出来,说什么她的弟子被打死,乃是天注定!

    而这个哪吒,是替天行道?

    是非不分,颠倒黑白,一个天意如此,就让她的童子冤死,这道理也不是这么讲的!

    “你怎敢大言欺我,道同理,怎见高低?”

    当即,石矶娘娘大怒,手执宝剑,望真人劈面砍来。

    两人交战数合,太乙真人果然不愧是阐教最为杰出的十二位入室弟子之一,先收了石矶的八卦龙须帕,而后祭出九龙神火罩,就要将石矶罩在其中。

    罩内的九条上古神龙齐齐怒吼,释放出无与伦比的庞大火力,焚天煮海不在话下,掀起无边热浪,欲要吞没一切。

    这九龙神火罩乃是元始天尊擒杀了九条上古神龙所炼制,每条神龙都是远古神龙,而且都是精修离火道的龙族,每个都有不逊于太乙真人这样的金仙修为。

    九尊远古金仙,早已经修成体内世界,再被始天尊以玉清仙法祭炼,不可谓不强劲,凭借此宝,让太乙真人在整个阐教中都是顶尖的存在。

    九条神龙各自吞吐烈焰,定住石矶周遭的时空,不让这尊金仙逃脱,而后,似乎要炙烤一切的真火熊熊而出,要将一切化作灰烬!

    那石矶纵然是金仙之体,已经走上不朽的路子,遇着九龙神火罩,时空皆被封锁,往日里一步可以迈出就可以跨越亿万距离的她,如今根本脱离不了九龙神火罩的范围。

    九龙神火罩,本质乃是九个金仙世界,世界之中,法则尽都不同,她的法,甚至在这九龙神火罩中无用,而九龙之火之道,几乎要了她的命!

    “苍天无眼么,怎么这世间有如此颠倒黑白事?”

    石矶早已经将体内世界祭出,犹自挣扎,内心之恨,绵延不绝。

    “你这个小家伙,真是能够颠倒黑白。”

    虚空之中投下一道投影来,正是陆道人。

    他在这个世界,与通天圣人还是有几分交情,而如此眼睁睁看着通天的弟子死在自己的面前,不太好。

    更为重要的是,今天石矶做的事,根本没有错,这次杀劫,完全是哪吒一手招惹出来的,石矶很冤枉。

    陆道人心念微动,那九龙神火罩便在虚空中停顿了下来。

    见得机会,石矶身上光华一闪,终于脱出了九龙神火罩的范围,一双妙目中满是惊恐,这九龙神火罩庞大的威力,刚才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她已经感受到了,绝对可以将自己轰杀,劫后余生地感觉,死里逃生的恐惧,让她都有些失神。

    太乙真人看见石矶逃离九龙神火罩,心中不由得暗叫一声可惜,待要收回九龙神火罩,却发现自己的九龙神火罩根本无法收回,任凭他连施法术,却毫无反应,不由脸色一变,“那位道友驾临,缘何阻我阐教行事?”

    这话的意思大概是,我阐教行事,无关人员闪开,不要多管闲事。

    不过陆道人并不畏惧阐教的名号,更不畏惧元始圣人,当即只是问道:“阐教就是这般行事的吗?”

    “石矶恃强欺凌我门下,我不过是警告她而已。”

    见着陆道人,太乙真人有印象,不是那天庭的紫薇大帝又是谁?

    只是,这位紫薇大帝又为什么会管他们阐教截教之事?

    “你这小道士当真不愧是阐教高徒,这手颠倒黑白、妄言是非倒是比你的修为强许多。”

    陆道人哑然失笑。“至于我,自然是路见不平,出手相助。”

    “紫薇大帝说笑了。”

    太乙真人面色一变,“哪吒乃是天选之人,女娲圣人门下,是要扶持明主,那石矶不明天道,逆天行事,合该有此一劫。”

    “合该有此一劫?”

    一旁的石矶闻言大怒,怎么叫“合该”。

    她在家里坐,也合该陨落?

    去他妈的合该!

    她的心中涌起滔天怒火,恨不得将这个太乙真人一刀两断。

    “合该?”

    大商皇朝帝都朝歌城中,人皇帝辛咀嚼着这个词,觉得有些意思。

    “我觉得不合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