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七百六十八章冀州战事

时间:2018-04-23作者:天帝大人

    第七百六十八章冀州战事

    冀州苏护反了大商皇朝。

    这件事传出来之后,似乎是天方夜谭,让无数的人哑然。

    一个小小冀州苏护,居然反了人皇,是谁给他的勇气?

    当即,许许多多的人痛骂反贼苏护,说这个人不忠不义,太愚蠢,大概是不想活了,却没有多少人真正将苏护放在心上。

    大商皇朝的天下,还不是一个小小苏护能够灭的了的。

    他们饭后闲余,在等待着前线的消息,看有几日能够平定了这逆贼苏护。

    平定的人,正是北伯侯崇侯虎与西伯侯姬昌,北伯侯接旨之后,便整顿人马,点了五万兵马,浩浩荡荡的往冀州杀去,不日便来到冀州城下,此时天色已晚,便下令安营扎寨。????而在冀州城中,苏护坐在大帅位置上,忽听外面探马来报:“北伯侯崇黑虎领兵五万前来征讨,现已在城下安营扎寨。”

    苏护心意微动,想道:“那崇侯虎暴虐嗜杀,在北地多行不义,此番他领兵前来,断不能以礼解释,不然我冀州危矣!如今之计,唯有打破其兵,震我君威。也可让我冀州百姓免遭其害。”

    次日,崇黑虎派人前来挑战。苏护领兵前来,见崇侯虎坐在红棕马上,头戴飞凤盔,身穿金锁连环甲,腰束玉带,身后有众将随侍,身后帅旗纹龙绣凤,其子崇应彪压住阵脚,上前施礼道:“侯爷别来无恙,末将甲胄在身,不能全力,还望侯爷见谅。”

    “见谅?如何见谅?”

    崇侯虎一声冷笑:“你本为本侯治下,却题反诗于午门,今日本候奉命问罪与你,还不快快下马受降,与我到朝歌领罪。”

    苏护冷然道:“今天子无道,轻贤重色,不思量留心邦本;听谗佞之言,强纳臣子之女为妃,荒淫酒色,不久天下必乱。”

    崇侯虎闻言大怒:“逆贼无礼。”谓身后众将道:“谁与本候擒此逆贼。”

    话音落下,自身后杀出一员大将来,头戴凤翅盔,身穿黄金甲,大红披风身后飘,坐下骑着青鬃马,厉声道:“末将来擒此逆贼。”

    说话之间,拍马来到阵前,正是崇侯虎坐下大将梅武。

    “放肆!”

    梅武之话,恼了苏护之子苏全忠,苏全忠拍马摇戟斧来戟架,绕身点凤摇头;戟去斧迎,不离腮边过顶额。

    两马相交,二十回合,梅武早被苏全忠刺于马下。

    苏护见子得胜,传令擂鼓。冀州阵上大将赵丙、陈季贞纵马抡刀杀将来。一声喊起,只杀的愁云荡荡,旭日辉辉,尸横遍野,血溅成渠。

    崇侯虎麾下金蔡、黄元济、崇应彪且战且走,败至数百里之外,收拢残兵。

    只不过那苏护却是只是稍作休整,便趁夜劫营,再斩大将。那崇侯虎父子见他勇猛,不敢力敌,当下败走。

    却在此时,斜刺里又有一队大军杀出。只见为首之人束发金冠,金抹额,双摇两根雉尾,大红袍,金锁甲,银合马,画杆戟,面如满月,脣若涂硃,正是苏护之子苏全忠。

    那崇侯虎父子此时真是欲哭无泪,当下也只能在此败走,待终于摆脱追兵,点验兵马,五万人马只余五千不到。

    便在此时,只见前方人影晃动,崇侯虎以为那苏护还有伏兵,不禁面色惨白。却在此时,只见对面有人排众而出,上前道:“我乃崇黑虎,不知何人当面,出来答话。”

    那崇侯虎闻听是自己弟弟当面,这才放松下来,当下二人合兵处,安营扎寨。

    崇侯虎把事情的经过与弟弟崇黑虎说了一遍,崇黑虎大笑道:“兄长休急,待明日兄弟前去劝说番。”

    崇侯虎虽然不信此言,却也无奈,只得看弟弟如何劝降苏护。

    第二日,再次有探马来报,说是曹州侯崇黑虎兵临城下,苏护大惊道:“有黑虎贤弟来此,冀州危矣!”

    苏全忠年轻气盛,几日间连番大胜,不禁有些骄狂,冷声道:“父亲何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谅他崇黑虎有何本领,能让父亲如此惊惧。”

    苏护见此,喝道:“休要以为胜了几场,就自觉了不起,那崇黑虎早年得异人传授道术,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不可轻视。”

    苏全忠闻言大叫道:“既然如此,孩子现在就去会会这崇黑虎,并将他擒下,交予父亲发落。”说罢点了兵马出城而去。

    崇黑虎听闻冀州来人挑战,心中暗喜,骑了坐骑,点上兵马出来迎接,见来人乃苏全忠,笑道:“全忠贤侄,你可回去,请你父亲出来,我自有话说。”

    苏全忠刚才在帐中放下大言,哪里愿意回去,大声道:“崇黑虎,我与你势成敌国,我父亲又怎会与你论交情?还不速速倒戈,饶你性命,不然悔之晚矣。”

    被苏全忠一个小辈如此说教,崇黑虎勃然大怒:“小畜生,焉敢如此无礼。”挥动湛金斧直取苏全忠。

    苏全忠凛然不惧,一拍坐下战马挺戟来挡,二人番恶战,杀的是天昏地暗。这个似摇头狮子下山岗;那个如摆尾狻猊寻猛虎,斗了六七十个回合不分胜负,崇黑虎暗赞苏全忠武艺高强,手中却丝毫不曾含糊。

    苏全忠也是拼尽全力把崇黑虎杀的一身冷汗,崇黑虎见如此下去不是办法,把湛金斧一晃,拨马便走,苏全忠年轻气盛,那里肯依,纵马直追。

    崇黑虎见苏全忠追来,心中一阵冷笑,取下背后的红葫芦,将盖截取,手中掐诀,口中念念有词,只见葫芦里飘出道道黑烟,化成一张如意网罗,其中鹰鸣之声不绝,苏全忠抬头看,无数铁嘴神鹰飞来,遮天蔽日,黑乎乎的大片。

    苏全忠不防之下,座下战马被神鹰啄瞎眼,战马一跃,又将苏全忠摔下马背,崇黑虎声令下:“拿了!”

    早有冀州探马飞报苏护,苏护闻言道:“这逆子不听我劝告,仗着自身勇武不将天下英雄放在眼中,如今被擒,咎由自取。可怜我苏护英雄一世,如今亲子被擒,强敌压境,冀州不久为他人所有。就是因为生了妲己,以至于令那昏君受谗言所惑,祸及满门,这都是我那不肖女惹的祸。如今大祸临头,不如我将妻女杀了,再拔剑自刎,也不枉我一世英名。”

    只是想归想,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如何下的去手,就在此时又闻崇黑虎索战,心下烦躁,只得高挂免战牌,心中却在暗自思量解决之道,只他忠义严正,要让他甘心臣服无道昏君,却是万万不能!

    如此几日,忽闻帐下兵士来报,说是督粮官郑伦运粮而来。当下传见,那郑伦被引入帐中,恰好听到苏护向帐下众将诉苦,“日前朝商,昏君听信谗言,欲纳我女为妃,只因我一时暴躁,题诗反商。如今长子被擒,不若先杀妻子,然后自尽,如此不令天下之人嘲笑与我。众将可收拾行装,投往别处,以尔等能耐也不怕无人收留。”

    郑伦刚自进账,听他此言大怒道:“君侯何出此言,不要说他崇黑虎,便是天下诸侯齐至,也不放在我郑伦眼中。末将这便去将那崇黑虎擒来,若不成,愿献上项上人头。”

    言罢出了大帐,骑了火眼金睛兽,使两柄降魔杵,率领手下三千乌鸦兵破营而出,直奔崇黑虎所在的商营杀奔而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