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神祇 第七百一十七章:冰釜长老!【三更】

时间:2018-04-23作者:禹枫

    ……………………

    中州城,偌大宏伟的城主府,主殿内,热闹非凡,琼浆玉液,灵果奇花。

    主殿内,此刻端坐着不少人。

    上首左侧,一个年迈老者,身着长袍,眼中闪烁光华。

    右侧陪在上首的是一个四旬多不到五旬的中年,面容威严,一袭紧衣华服,勾勒出健硕身段,自有着一股上位者的威严。

    年迈老者下首,一个二十一二岁模样的青年端坐,一头奇特的淡青色长发,未绾未系披散在身后,高鼻薄唇,剑眉斜飞入鬓,俊朗的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特别是那剑眉下的一双深青色的瑰丽眼眸,宛如翡翠,带着一种女子般的勾魂摄魄,无端看着,让人心中发颤。

    青年静静端坐,一双薄唇轻抿,似笑非笑,肌肤白皙胜雪,似散发着淡淡的银白莹光一般,自有着一股让人心颤的气场。

    这青年身旁,也还有着一个年纪约莫相差无几的青年,也是气质超俗,一双眸子清澈又深不见底,肤色晶莹如玉,深黑色长发垂在两肩,泛着幽幽光。

    这青年一袭紫色长袍下,虽然是端坐着,也能够看出其身材挺秀高颀,坐在那里,也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飘逸出尘,器宇轩昂。

    “这一次我圣山有纳兰贤侄,楚贤侄两位参加圣武大会,怕是会让五宗三门的压力更为大增了。”

    大殿内,面容威严的中年下首,一个四旬多模样的中年妇人打量着两个青年,狭长的双眼内,眼神似乎越看越是喜欢,目光不时间落在身侧的一个年纪和两个青年相仿的女子身上,像是意有所指。

    中年妇女模样一般,身上无形中弥漫出的气息却是不俗,不过身边的年轻女子却颇为动人,肌肤胜雪,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冷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淡淡的冷傲中颇有几分勾魂摄魄之态。

    听着中年美妇的话,年轻女子的目光,也不时间落在那两个青年的身上,开口说道:“母亲这是哪的话,有着纳兰师兄和楚师兄这次出马,五宗三门的那些弟子,本来就没办法与之相比。”

    说话间,女子自有着一股迷人之态,眼中也有着几分傲气,她欧阳金薇对自己的实力,也有着几分自信。

    “金薇师妹过奖了,以金薇师妹的实力,也足以让五宗三门的那些人好受的了。”

    那漆黑长发,一袭紫袍的青年开口,微微一笑对欧阳金薇说道。

    他是楚长欢,很清楚这一次圣山让他来参加圣武大会,只不过是来凑凑热闹而已,倒是也可以趁机看看五宗三门之中那些领军人物到了何等地步。

    淡青色长发男子没有说话,剑眉下眸子平静,像是四周一切和他没有太多的关系。

    “不过听说这次五宗三门中,也都出现了不少天资绝顶之辈,神剑门有个叫做慕瑶的,很是不俗,还有天玄宗的宫千星,兽皇宗的少司君等,据说都是天资妖孽。”

    大殿下首,有着一个五旬多模样的老者开口,一袭长衫,肩上绣着像是徽章般的类似花纹,似乎是代表着某种身份或者是地位。

    此刻若是苏逸在,定人能够一眼认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圣山的那王全德。

    “这慕瑶有些不简单,是半妖之体。”

    上首的老者开口,眸子中有光芒波动。

    大殿内,此刻也还有着不少的陪客,听到半妖之体,各自眼中目光都有所变化。

    半妖之体,这在各大势力之中,是一个不成文的禁忌。

    “黄昏之时,天地异象来自驭天宫分宫吧,欧阳城主可曾查到是何原因了?”

    突然,淡青色长发青年抬眸,目视着那面容威严的中年问道。

    中年正是欧阳远峰,身为中州城的城主,也是圣山的亲传弟子,年轻之时在圣山也曾是风云人物。

    不过此刻对着淡青色长发青年,欧阳远峰却是没有任何托大,他可知道眼前这青年的身份,很是客套,说道:“纳兰贤侄稍等,已经派人去打探详消息了,估计详细的消息会慢一些。”

    “驭天宫引出天地异象,难道是有人检测所引起的么?”

    上首的老者也暗自皱眉,驭天宫内引起的天地异象,但却不是圣山的弟子引起的,这让他心中有所顾虑。

    “城主,城主。”

    蓦地,有声音传来,有身影急促匆匆而来,迈进了大殿,正是那将苏逸,西无情待会城主府的领头五旬老者。

    “耆老何事如此慌张。”

    欧阳远峰目动,倒是也几位客气,眼前这位耆老,年纪比起他大上不少,元皇境五重的修为实力,一直是他的左膀右臂。

    “见过冰釜长老,见过圣子,见过夫人小姐。”

    耆老走进大殿,见到上首老者,淡青色长发青年和中年妇人,欧阳金薇等,顿时仓惶急促的神色收敛了下来,为之行礼。 一流小站首发

    面对耆老,堂堂元皇境五重修为的强者,上首的的冰釜长老,被唤作是圣子的淡青色长发青年,到都没有托大,也都点了点头示意。

    倒是那中年妇人瞧着耆老,顿时眸子中一抹暗冷光芒涌出,问道:“怎么样了,可找到了人?”

    “呃……”

    耆老目光有些无奈的抽了抽,对中年妇人问道:“回夫人和城主,重伤了二公子的那霸王宗的弟子已经带回府中了!”

    “好,先押进府中地牢,回头我再去亲自处置,敢伤吾儿,定然不能够放过那小子,那什么霸王宗,也要付出代价!”

    匡桂兰面色阴冷,敢伤她的儿子,重创到那等地步,她的心都在滴血,不管是谁,都不能够放过。

    大殿内,圣山的人听着匡桂兰的话,倒是也没有说什么。

    他们也听说了欧阳明杰外出办事的时候,居然被一个年纪相仿的青年数招就重创。

    毕竟欧阳明杰也是圣山的弟子,被重创的那般眼中,自然也是不能够放过的。

    “夫人,这怕是有些……”

    只是耆老闻言,听着匡桂兰的话,却是眉头顿时暗皱起来,欲言又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