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神祇 第六百七十六章:打赌【下】。

时间:2018-04-23作者:禹枫

    话音落下,苏逸从西无情的手中不客气的又抢过酒葫芦,又是一大口,目视着西无情,些许的酒劲下,目光微动,道:“听前辈也是散修?”

    “一介散修,无牵无挂。”西无情道,长袖一扫,目视虚空。

    &ot;正版d●首发

    “依我,前辈可不像是无牵无挂吧,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惯秋月春风,这可不是无牵无挂之人所能够出口的。”

    苏逸再度独饮一大口,从当初西无情的言行之中,不难感觉出来,绝命阎罗西无情,可并非无牵无挂,历史长河也曾在其眼前奔腾,江山岁月也曾在其脚下沉浮,只是时过境迁,或许年岁已暮,开始透出了几分慷慨悲壮,似云淡风轻,实则有所遗憾。

    “记性倒是不错。”

    西无情淡淡一笑,目视着苏逸,道:“你子似乎话中有话,有话就直吧!”

    “嘿嘿……”

    苏逸讪讪一笑,目视着西无情,又独饮了一大口。

    “你子差不多得了,再喝就没有了。”西无情心疼,连忙又抢过了酒葫芦,心中不禁是有些后悔,早知道就不拿出酒了。

    “不知道西前辈有没有打算加入山门的打算?”苏逸凝视着西无情,突然认真的问道。

    “怎么?”

    西无情也微微一愣,目视着苏逸,淡淡道:“你难道是想要让我加入神剑门么?”

    “神剑门,我都不知道算不算是神剑门弟子。”

    苏逸摇头,继续望着西无情道:“实不相瞒,子现在也为一宗门之主,想要请前辈加入。”

    “你,宗门之主?”

    西无情足足愣了一会,随即微微一笑,自饮一口,似笑非笑的道:“子,你可知道,老朽我只要愿意,这当世任何宗门,我皆能够加入,老朽我只要开口,一山二教三宗四门,皆当礼遇为宾。”

    苏逸目动,目视着西无情,知道西无情的绝对不是答话,绝命阎罗西无情想要加入某一个山门,一山二教三宗四门这样的庞然大物,也绝对礼遇为宾,求之不得。

    “一山二教三宗四门,前辈若是想要加入,自当为宾,可是,前辈若是加入,怕也是人在屋檐下吧,或许这也是前辈不曾加入的原因。”苏逸道。

    “那我为什么要加入你子的宗门呢,难道你子的宗门比起一山二教三宗四门更强不成?”

    西无情淡淡一笑,不以为意。

    “一山二教三宗四门又如何。”

    苏逸开口,目光暗动,赤光闪烁,圣山那样的是庞然大物,但有朝一日,也当踏足圣山。

    “口气倒是狂妄,年轻气盛,那何需我加入,就算是我加入你那什么山门,怕是和一山二教三宗四门那样的庞然大物相比,也是蚂蚁撼树,有天壤之别。”西无情摇了摇头,淡淡而道。

    “的确,至少目前是无法相比。”

    苏逸目动,心知肚明,天妖宗当初有过无以伦比的辉煌,但已经时过境迁,早已经不是当初,还外有大敌。

    就算是自己,苏逸也明白,自己今非昔比,可也远远无法和圣山相比。

    “但假以时日,子的宗门,定然能够和当世任何山门分庭抗礼,屹立不倒!”苏逸开口,目光坚韧。

    “假以时日,那是多久,百年,千年,还是万年……哈哈。”

    西无情笑着,独饮一口,将酒葫抛给了苏逸,道:“我知道你子不凡,有过人之处,可一山二教三宗四门那样的庞然大物,莫不是有着千年万年的底蕴,你还太年轻了,很多事情还不知晓。”

    苏逸接过酒葫,饮了一口,望着西无情,道:“难道前辈不是在等待一个知己,能够和前辈推杯换盏,把酒言欢?而不是孤身一人,偶尔浅吟低唱,在历史长河中化作岁月沧桑。所以,子虽然年幼,却愿为前辈知己,痛饮狂歌,当生若夏花之绚烂,死若秋叶之静美,纵使无龙城飞将,亦有铁血寒枪,人世为人杰,死亦为鬼雄!”

    “哈哈哈哈……”

    西无情笑了,哈哈大笑,陷在眼窝内的那一双棕褐色的眼睛波动,涌出光芒。

    当笑容截然而止,西无情目视着苏逸,话锋陡然一转,幽幽道:“你子凭什么?”

    “凭我能够斩下火龙人三指,凭我能够在火龙人面前救下前辈!”

    苏逸直视西无情,话锋也陡然凌厉霸道,眼中赤光波动,自有一股傲邪之气。

    “我过,你的确有过人之处,但这世间,天才何其之多,能够走到最后的,却没有几个人,你子又何敢开口为我知己,老朽一把年纪了,可没有时间陪你子玩。”西无情道。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前辈,你一把年纪,的确是老了,哈哈,人老了,心也老了。”

    苏逸目视着西无情,蓦地一笑,昂首一大口,大笑道:“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男儿此行妖林,十万群兽我为王,心中猛虎已惊眠,向天一吼震千岳,一刀一剑向天笑,不胜今宵一场醉,还是喝酒吧,西前辈你老了,也怕了,哈哈”

    话音落下,苏逸昂首,喉咙滚动,大口而饮。

    “子,你少激我,你那点心思,老朽还得出来。”

    西无情前,一把夺回了酒葫,大饮一口,目视着虚空,消瘦但身形挺拔,脖颈深深的皱纹折叠在了一起,黑色宽袍随风而动,一双棕褐色的眼睛深陷在眼窝里,光芒涌动,道:“那就打个赌,你子可敢!”

    “西前辈请!”苏逸目视西无情,问道。

    “圣武大会似乎就快了,你子若是能够在圣武大会只需要进入前二,不管你子那是什么宗门,我西无情加入又如何,若是圣武大会你没有进入前二,你子这次救我的情分,就一笔勾销,如何?”西无情盯着苏逸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