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神祇 第六百一十六章:退药!

时间:2018-04-23作者:禹枫

    话音落下,苏敬亭将玉盒轻轻推倒了中年美妇的身前。

    “这……”

    酷匠ov网永5久yy免p9费gl看s小说+

    瞧着苏敬亭居然是将如此重宝推回,在场的苏家宗亲面色暗变,心疼不已,这等重宝,整个苏家倾家荡产也无法购买啊。

    瞧着苏敬亭的动作,圣山来人皆是面色暗变,这似乎是众人谁都没有想到的。

    “苏家主这是什么意思,这是不将我圣山看在眼中吗?”中年美妇变色,神色已经阴沉了下来,淡淡的看着苏敬亭。

    “不敢,只是圣山如此厚爱,敬亭愧不敢当!”苏敬亭抬眸,对中年美妇说道,不怒而威的神色,不卑不亢。

    “我劝苏家主还是考虑清楚一些的比较好,本来此事我圣山也只不过是通知一下苏家而已,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中年美妇面色彻底阴沉,小小苏家居然如此不识抬举,沉道:“就算是苏家主不为苏家考虑,也别忘记了,令郎现在也是圣山弟子,说起来,苏家和我们圣山,可也不是外人!”

    中年美妇淡淡的语气,让得整个大厅的空气无端凝固,像是有着一股冷意悄然弥漫。

    苏家宗亲面色暗变,都能够感觉到,这位圣山来的执事大人明显已经是动了怒气,得罪了圣山来的执事大人,这对苏家来说,绝对不是任何好事。

    苏敬亭目光暗动,双拳悄然紧握,随即松弛,暗自深呼吸了一口气,起身抱拳一礼,对中年美妇继续说道:“犬子在圣山,还多谢执事大人照顾,但此时苏某的确无法做主,这重礼也自然不敢收。”

    “哼!”

    听着苏敬亭的话,中年美妇面庞上的神色也算是彻底的阴沉了下来,喉咙冷哼一声,起身而立,阴沉的面色不言语表,毫无保留,沉道:“苏家主,此事就到此为止吧,此事也就是告知苏家一声,以后苏家和柳家的婚约已经解除,就这样吧,我们走!”

    话音落下,中年美妇挥手,起身离去。

    几个年轻弟子也是神色淡漠,目光扫过大厅苏家之人一眼,带着淡淡的冷意,直接离去。

    “执事大人请慢。”苏敬亭开口。

    “苏家主还有什么要说的?”中年美妇止步,回头目视着苏敬亭,目光淡淡波动,以为苏敬亭高边了主意。

    “这丹药,还请执事带回去,苏家受之有愧!”

    苏敬亭上前,将玉盒递到了中年美妇面前。

    “苏家,好,非常好!”

    中年美妇呆滞了一会,接过了苏敬亭手中的丹药,面色淡淡冷笑,神色冷漠,随即扬长而去。

    “送执事大人。”苏敬亭神色微凝,吩咐送客。

    “执事大人万勿生气。”

    几个苏家宗亲老人面色大变,神色不安,顿时起身忐忑相送。

    “家主,得罪了圣山,以后怕是……”

    还有几个苏家宗亲未曾离去,面色凝重,得罪了圣山来的人,这让他们心中担忧,何况苏伟现在还在圣山。

    “老家主和柳家所定下的婚约,要解除也是老家主和柳家的人来决定。”苏敬亭说道。

    “可是苏逸已死,这婚约也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为此得罪圣山,实在没有必要。”

    有苏家老人开口,苏逸已经死了,这婚约本身就没有了任何意义,苏伟还在圣山,怕是以后也会受到不少影响。

    “苏逸已死,那也是圣山所言,死不见尸,万一苏逸没死呢?”

    苏敬亭开口,挥了挥衣袖,对众人道:“此时以后无需再提,就这样吧。”

    “哎……”

    闻言,几个苏家宗亲老人叹气,为了已死的苏逸得罪的圣山,这绝对不是明智之主。

    “家主,家主……”

    有苏家下人匆匆而来,颇为神色诧异急促。

    “何事冒冒失失的?”苏敬亭问道,面色微沉。

    “柳家小姐柳若曦来了,说要见老家主。”

    苏家下人开口,一直还心中发颤,那样一个女子,宛若天人,让他目光都不敢直视。

    “柳若曦……”

    闻言,苏敬亭面色也顿时诧异不解。

    …………………………

    片刻后,苏家大厅。

    柳若曦莲步轻移,漫步而进,款款行礼,对苏敬亭说道:“若曦见过苏伯父。”

    “不敢不敢,你这是要折煞苏某人啊。”

    苏敬亭心惊,瞧着眼前这样的一个女子,宛若天人,如是谪仙临世,这是圣山的弟子,传言在圣山也是极受看重,这等身份,今非昔比。。

    “苏伯父客气了,数年不见苏伯父,伯父风采依旧。”柳若曦盈盈一笑起身,笑容倾城。

    “数年不见,侄女也长大了,倒是苏某汗颜啊。”

    苏敬亭开口,瞧着眼前的少女,数年不见,当初那小丫头已经出落的如此动人,身上无形中弥漫而出的气息,让他感觉到心惊,比起刚刚面对的那圣山执事,还要压力大的多。

    “刚刚侄女见到了圣山来的人,侄女并不知情,若是给苏伯父和苏家带来不便和影响,侄女表示歉意,还请苏伯父和诸位长辈见谅。”柳若曦欠身一礼,刚刚在大门口,见到圣山来的人离去,从其神情来看,似乎刚刚见面并不是太愉快。

    圣山的来人私下到了苏家,柳若曦心中不用多想,也知道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真是折煞我了,快快请起。”苏敬亭神色暗变,顿时扶起了柳若曦。

    “柳小姐严重了。”

    几个苏家的宗亲老人也是顿时赔礼,柳若曦今天的身份可是今非昔比,圣山最为看重的弟子,岂是小小苏家所能够相比的。

    “听说老爷子有伤势在身,我爹特意让我前来问候,还记得小时候,老爷子的风采过人,小小意思,乃是晚辈的心意,还请苏伯父万物推辞,否则侄女可没办法回去和父亲交差。”

    柳若曦话音落下,手中有一个药瓶递给了苏敬亭,面容真诚。

    “这……”

    苏敬亭犹豫了一下,有些诧异,神色暗动,将药瓶收到了手中,道:“那就多谢侄女和城主了,回去和城主说,苏某代表家父表示感谢,等家父出关之后,一定禀告家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