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神祇 第三百三十八章:旖旎疗伤。

时间:2018-04-23作者:禹枫

    房间中,此刻有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衣着朴素但干净,扎着两个长长的辫子,脸庞清秀,特别是一双大眼睛,乌溜溜的很清澈。

    少女拿着手帕擦拭着床榻上昏厥少年脸上的血迹,嘴中还在轻声的嘀咕着。

    “你一定要撑过来啊,看你样子就可伶。”

    少女一边嘀咕,一边仔细的擦拭着床榻上昏厥少年脸庞上的血迹。

    “倒是挺好看的。”

    }8正版首发b

    当那一张清澈的脸庞清晰出现,少女不禁是多看了一眼,略带诧异。

    虽然这一张脸庞此刻看起来苍惨白如灰,但却并不是白皙的肤色,不过五官却是极为立体,一双细长剑眉下的眼眸虽然紧闭,但无端间有着一种特别的气质。

    “能够遇上苏长老,也算是你运气,虽然别人都说长老这人尖酸刻薄,心狠手辣,不近人情,但我却知道,长老心肠最是善良。”

    少女像是个话痨,一边嘀咕着,一边擦拭着床榻上少年身上的血迹。

    苏逸昏厥,陷入了沉睡,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间意识苏醒了过来,但浑身剧痛,身体不听使唤,就连眼皮都无法抬起。

    “我死了吗,似乎没死吧……”

    脑海眩晕,肉身传来剧痛,让苏逸感觉着自己似乎没死,耳畔随即传来了声音。

    “流这么多血,真可伶,也不知道长老从拿救你回来的。”

    少女一直低声自言自语,手中的手帕很快沾满了鲜血,放在旁边的水盆中清洗一片,继续擦拭。

    如此数次,数盆清水都染成了血水。

    “伤的如此好严重,真是命大。”

    少女嘀咕,瞧着床榻上的少年背上,胸膛上,到处都是深可见骨般的伤害,也心惊胆颤。

    随即,少女动作迟疑了下来,将这少年上半身擦拭了干净。

    但少年下半身还鲜血淋漓的,少女目光望了望门外,暗自咬了咬牙,犹豫了一下,像是做贼一般,到了门口,将房门关上。

    “男女授受不亲,可是你这样不行,我必须给你清洗干净,还要给你上药,这样对伤势会好一些,要不然,你很可能会死的。”

    少女目视着床榻上的少年,话语又像是对自己说的一般,最后像是鼓起了勇气,将床榻上少年那褴褛染血的裤子褪下,顿时,毫无遮掩,春光外泄。

    “女的,在做什么,我的裤子……”

    苏逸的意识中,此刻为之愕然,能够感觉到自己被人剥光了,而且还应该是个小女生,自己就这样毫无遮掩,春光外泄的暴露在了一个小女孩的眼前。

    此刻,苏逸的内心是崩溃的,可奈何完全无法动弹,只有苏醒的意识。

    “啊……”

    一声娇喝,少女随即意识到了什么,不由生生止声,脸庞上已经不知什么时候腾上了一片红晕,潮红潮红的,单手捂眼,双眸也不由紧闭了起来。

    但随即,少女指缝微动,悄悄睁开一只眼,乌黑的眼眸的滴溜溜的转动着,透着指缝,悄悄的目视向了床榻已经春光外泄的少年。

    少女目光不由缓缓的目视向了少年丹田下方些许的位置,面色已经潮红一片,随即眼睛眨了眨,喃喃低语:“这就是男人么。”

    深呼吸了一下,少女上前,扭干手帕,再度帮少年擦拭着身上的血迹。

    苏逸知道这少女是自帮自己擦拭血迹,动作温柔,视乎是生怕弄疼了自己身上的伤口,可是这少女居然在帮自己擦拭身体,还擦拭的很仔细,这是在做什么…………

    “我还是完璧之身啊……”

    苏逸崩溃了,自己好歹还是完璧之身啊,此刻别说是身体不停使唤了。

    此时此刻,苏逸的内心是崩溃的,无比的崩溃……

    终于,少女将苏逸身上擦拭了完,目视着此刻苏逸身上那可怕的伤痕,不由目光动容。

    少女掏出了一瓶药膏,开始替苏逸敷药,嘴中自言自语,道:“这是长老给我的药膏,放心吧,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药膏很火辣,敷在伤口上,让苏逸可是没少受折磨,就如是无数蚂蚁在伤口上撕咬,又没法出声。

    不过证明这药膏的确是有着不少作用,苏逸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药膏内有着一股药力涌入自己体内,在修复自己的伤势。

    “不要,那里不要敷药啊…………”

    很快,苏逸欲哭无泪,顿时间,那火辣的滋味,简直让苏逸陶醉,那酸爽,此生怕是绝对难忘。

    “咦,真有效!”

    少女看着苏逸哪敷上药膏后,很是高兴。

    最后,少女直接给苏逸盖上了一层纱布,这几天要每天换药,也不宜穿衣。

    “苏长老。”

    少女转身,蓦地,狠狠吃了一惊,眼前一道矮小身影不知何时居然悄然出现在了其身后。

    身影矮小,却是无端间有着一股足以让人发颤的气息。

    少女知道这是谁,立刻行礼,目光敬畏。

    “他怎么样了,还活着吗?”

    矮小老者开口,说着的同时,身影也不见有什么动作,甚至脚步都未曾移动,身影便是已经到了床榻前,轻轻掀开了苏逸身上的那层纱布,目光露出些许诧异之色。

    瞧着矮小老者掀开了那纱衣,少女脸颊不由突然再度潮红一片,连头也不敢抬起,声音很低,开口说道:“长老,他还有呼吸,但伤势太重了,唤作常人,怕是早就死了。”

    “下去吧,对了,我又要出去几天,过两天就是三十六峰大会了,你就代表第三十六峰参加吧。”矮小老者这样说道,声音平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