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封阴 第八十四章 心生芥蒂

时间:2018-04-23作者:乌泥

    手中抓着这节五色玉树的枝桠,楚明先是心中一喜,他原本以为自己只是个看热闹的,没想到竟然会有这样的意外收获,不过随即他就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立刻脸色一变。

    当楚明抬起头,就看到一名筑基期的佛门修士,正在向着自己抓来,楚明立刻瞳孔一缩,身上血光一闪,施展踏云步,快速离开了原地。

    “小贼,把东西放下!”那名佛门修士看到楚明这个全场修为最低的小虾米,在见到自己冲过来之后,第一反应竟然不是把手上的东西丢出去,而是选择了逃跑,立刻出声喝道。

    楚明这时候心里的反应却是,自己修为低微,没办法冲到战局之中抢夺,但是却没想到还有意外之喜,东西竟然已经到了自己的手里,那就自然没有要交出去的道理,自己虽然修为低,但也是有靠山的人!

    “各位师伯救我,有个秃驴想要抢我东西!”气沉丹田,楚明大吼了一声,声音让这个封闭环境中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玉虚宫的几名无字辈的弟子转头一看,就发现了楚明在被一个佛门修士追着,而楚明的手中捏着一截五色玉树的枝桠。

    看到这一幕,几名玉虚宫的无字辈弟子立刻就怒了,玉虚宫在整个修炼界之中,护短这一点上,可是出了名的,自家弟子被人欺负,这如何能忍?

    “好个没脸没皮的,竟然敢以大欺小!”几名无字辈弟子立刻丢下了自己的对手,好几件法器同时向着楚明身后的那名佛门修士砸去。

    正在追着楚明的那名佛门修士心里郁闷得想要吐血,明明是自己从一个对手手中抢到的东西,只是因为交手时的影响,将这一截枝桠给打飞了出去,却落到了一个玉虚宫弟子的手里,看现在玉虚宫这些长辈的架势,自己想要拿回那一节五色玉树的枝桠,那是想都不要想了。

    佛门修士疾步后退,狠狠的瞪了楚明一眼之后,最终放弃了想拿回楚明手中那些枝桠的心思。

    而因为楚明的这个小插曲,封闭环境之中的争斗也竟然停止了,那一株并不高大的五色玉树,这时候早已经被扯成了若干节,其中有一节主干,落到了玉虚宫的手中,还有几个枝干的枝桠。

    而其他各大势力的手上,也都多多少少都拿着一些从五色玉树上扯下的枝桠,总算是多多少少的都有收获。

    不过在众人交手之中,也难免会有人受伤,其中有几人伤势比较严重的,也正在对打伤自己的人怒目而视,各大势力之间都互相戒备着。

    在互相对峙了一会儿之后,来的人数比较少的杨家,在领头人杨厚德的带领下,开始缓缓的退出了这里,随后其他各大势力也都陆陆续续退了出去。

    楚明跟着玉虚宫的队伍,也一起退出了这里,众人回到人工湖边上,彼此之间相视一眼,眼神之中都带着愤怒和戒备,再也没有了之前各大势力的默契。

    之所以众人还继续停在这里,其目的是想看一看,最终大家想要争夺的五色鹿,到底花落谁家?

    追着五色鹿去的人并不多,只有密宗的阿亚喇嘛,玉虚宫的广清子,风水世家方楼观,超凡总局幕长歌等人。

    现在众人都想知道,这只五色鹿,最终落到了哪家手中。

    楚明站在人工湖边,在旁边千佛寺的队伍中,刚才被他捡了便宜的那个佛门修士,正目光不善的盯着他。

    楚明没有理会,天塌下来,有高个儿的顶着,自己现在有着师门长辈庇护,不会出什么事情的,对方也只能就这样看看,解解气而已。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几道人影突然从地面中钻了出来,正是刚才追着五色鹿去的几个人。

    当几人回来后,大家发现这几人此时都显得比较狼狈,衣服全都破破烂烂的,就连超凡总局的慕长歌,身上穿的那件非常不凡的作战服,上面也布满了各种伤痕,变成了一身洞洞装。

    广清子黑着脸走到玉虚宫的队伍前,然后回头看了穆慕长歌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怒色。

    “超凡总局慕长歌,好好,本座记住你了!”阿亚喇嘛手中拿着已经变得非常残破的转经轮,看着慕长歌的眼神之中,已经变得冰冷无比。

    “阁下真是好手段,看来我等宗门世家真的是过时了!”风水世家的方楼观,一个原本看起来非常儒雅的中年人,这时候的形象简直就像从非洲刚逃难回来的一样,而且左臂无力的垂着,鲜血正在一滴滴的往下落。

    风水术士修炼之道,正面交战的能力比较弱小,所以在几人之中,方楼观好像吃了大亏。

    面对三人的愤怒,慕长歌双手抱拳道:“对不住了各位,这只五色鹿意义重大,超凡管理局势在必得,还望各位能够多多见谅,在下也是被逼无奈。”

    不过这样的话,却根本无法打消三人的怒火,周围其他势力不知道在几人争夺五色鹿的过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到现在这个架势,很明显方楼观、广清子、阿亚喇嘛三人都吃了大亏,尤其是方楼观,还受了不轻的伤。至于五色鹿,竟然是落到了超凡管理局手中。

    “哼!”方楼观冷哼一声,目光冰冷的扫视了幕长歌一眼,转头带着风水世家的人离开了。

    而接下来,在知道了到底花落谁家之后,各大势力也纷纷离开。

    回到酒店之后,广清子将身上的衣裳换洗了一下,恢复了平日里的风采,这时玉虚宫的几名无字辈弟子才问道。

    “师伯,您去争夺五色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提到这件事情,广清子的脸色立刻又有些不好看了。

    “哼,超凡管理局的人,当真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在抓捕五色鹿的时候,竟然扔下了一颗爆阳子。”

    “什么,他怎么敢这么做?当初在炼制爆阳子的时候,超凡管理局可是承诺过,尽可能不在华夏的势力范围上使用!”几名无字辈的弟子听了,显得有些义愤填膺。

    爆阳子,是修仙手段和科技手段结合的优秀产物之一,一种威力非常强劲的武器,在剿灭鬼物的过程之中,这种武器就曾经亮相过。一颗爆阳子爆炸的破坏力,其实远远比不上一些杀伤力强的热武器,但这种武器的可怕之处,在于其中所蕴藏的烈阳之力。

    引爆一颗爆阳子,它的杀伤范围在方圆三千平方米之内,在这个范围之内,将会产生一个炽烈的烈阳结界,对处在其中的敌人,造成持续长达十秒的伤害,杀伤力相当于金丹级的力量,但是在对付鬼物时,对怪物造成的伤害更加的明显。

    在当初炼制爆阳子的时候,修炼界的不少宗门都有参与,作为受益者的超凡管理局表示,尽可能不在华国的范围内使用这件武器,没想到这次慕长歌,竟然为了争夺五色鹿,使用了这件武器。

    虽然五色鹿落到了超凡管理局的手中,但是相应的,超凡管理局作为官方和修炼界之间,那种非常良好的桥梁关系,却似乎因为这次的事情,产生了一些裂痕。

    楚明听完前因后果之后,心中在暗暗的思量,超凡管理局这样做,到底值不值得。对于五色鹿的珍贵,楚明心中并没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界定,但是对于超凡管理局和修炼界各大宗门之间的默契,这一点却是毫无疑问很重要的。

    “好了,这件事情不要再提了,我等都认了,毕竟当初炼制爆阳子的时候,超凡管理局也没有承诺过,是绝对不对内使用,人家说的只是尽可能。”广清子打断了众人的继续议论,转而问起了众人的收获。

    当各位无字辈的弟子将自己收获的五色玉树树枝拿出来之后,广清子面色稍缓,而他看到其中有一节带着根系的枝干之后,脸上更是多了一丝笑容。

    “不错,这节枝干还带着根系,我等返回玉虚宫福地,可以试着将其栽种到灵田之中,看看其能否救活。”

    作为一个宗门势力,得到珍贵的灵物固然是让人喜悦,但如果能得到可再生的珍贵灵物,那便是关系到宗门的发展,将是能够让整个宗门都受益的。

    有了这个收获,广清子的心情也好了不少,玉虚宫的福地,是现在地球上唯一剩下的福地,福地之中还现存着一小片灵田,栽种着很多的灵物,如果能将这株五色玉树种活,今后玉虚宫的底蕴又将强了一分。

    “今日暂住一晚,明天我们就启程回去。”将那一截有着根系的枝桠收好,广清子对着众人说道。

    等到第二天早上,众人就启程赶回玉虚宫,楚明也跟着众人一起回去了,他要亲手把关涛留给他的玉牌,交给关涛的师傅。

    不过在回去之前,楚明也把爷爷安顿好了,爷爷之前所住的那个小区,发生了这次的这件事之后,已经变得不再安全了,所以楚明帮爷爷重新找了一个住处,也只是一个暂时的住处,等到自己这一趟从玉虚宫回来,再想办法给爷爷找一个更加安全的地方,最好能进入玉虚宫之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