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穿书)我有盛世美颜 69.069

时间:2018-04-23作者:施夷光

    注意这是防盗章节(请支持正版, 来晋江找我玩吧)

    簌玉阁二楼,一缕风钻入半开的窗牖。在月华照耀下,夜风氤氲成一团黑影,黑影飞快的飘向里间的床榻,榻上赫然安睡着一个人。

    悬在屋顶的鲛珠洒下淡淡光华, 映出榻上人的轮廓,黑影有一瞬被夺去心神, 与此同时, 床上的人睁开了眼。

    黑影眼中的痴迷旋即化为憎恶,他手一挥, 床上的人顿时被禁锢住。

    “天曜第一美人?可惜了……”黑影用古怪的腔调吐出一句话,嗓音喑哑粗涩,嘴里说着可惜, 眼中却含着三分戏谑, 三分兴奋。

    他伸出枯瘦的手,一缕黑气从掌心溢出, 黑气瞬间将榻上的人整个包裹住。

    ……

    不!一声凄婉的呐喊自她的灵魂深处传出, 仿佛要将她的灵魂割裂。

    摇光从梦魇里挣脱,背脊附着一层细密的汗。那种令人绝望的濒死感再一次降临,心境动摇之际,心魔乘虚而入。

    各种幻象虚影在她脑海中出现, 其中最大的心魔虚影正是梦中出现的那个黑影。

    摇光不敢懈怠, 立即把脖子上戴的清灵玉坠摘下握在手心, 盘腿坐在床榻上, 专心对抗心魔劫。

    不知过去了多久,窗外的夜色格外浓郁,正是黎明前最后一刻。

    一缕风轻飘飘的吹入房内,忽然,风中凭空出现一道黑芒,如流星赶月般直射向床上的人影。

    “等你很久了。”原本正在专心对抗心魔劫的人忽然睁开眼睛,嘴角微弯,已经飞到她面前的黑芒被一层无形的屏障隔开。

    摇光看着眼前已经露出马脚的血杀,甚至还有心情想些别的。

    果然梦都是骗人的,专业的杀手哪有梦里那么多戏,找准时机一击必杀才是他们的宗旨。

    无形的风在空中翻涌,似乎有属于生灵的踌躇和惊讶,几乎就在下一刻,怪风已经做出决定,一瞬间往窗外逃去。

    “既然来了,就不要急着走。”幽蓝色的火焰拦在窗前,怪风好似怕极了这火焰,当机立断现出原形朝摇光扑去。

    “紫蕴丹还好用吗?”摇光手指一弹,一股奇香顿时让冲过来的黑影刚痊愈的神魂再次破裂,“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你?是你的紫蕴丹?”一直没出声的黑影到了此时终于出声,声音喑哑粗涩,雌雄难辨,露在外面的眼睛里除了痛苦外,还有一抹震惊和不解。

    摇光没有回答他的话,幽蓝色的火种袅袅娜娜的立在她葱白如玉的指尖。那火种不似寻常火焰带着炽热之感,反而有森冷的寒意。

    没等黑影反应过来,幽蓝色的火种沾到他身上,“轰”的一下如同被油浇过一般瞬间蔓延至他全身。

    被火种包裹住的黑影仿佛遇到什么克星,不到一息时间连元神都没逃脱,就这样让火种吞噬了。

    “哎,虽然很想解答你的疑问,不过我更相信反派死于话多的道理。”摇光收回火种,有些无奈的摇摇头。

    准备了两年,连唯一的观众都不能多交流,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呐。

    要说她为什么这么了解这个“血杀”,不仅知道他需要修复神魂的丹药,还知道他秘法的克星,是因为在小说里他后来把毒手伸向了女主,下场自然不怎么好。被擒后他的诸多秘密暴露,其中就有暗杀原主的事。

    摇光心里存着许多疑问,比如原主去哪了?原主的心魔从何而来?到底是什么人让她来到这个世界?……现在第一个威胁解除,她有足够的时间搞清楚她想知道的。

    她不急,也知道急不来。

    *

    门“咯吱”一声被推开,青雀匆匆披着一件外衫走了进来。

    “姑娘,发生什么事了?”看见摇光坐在床前,青雀奇怪的问,她在外面感觉到了一股很强的灵力波动。

    “我的心魔劫提前到了。”摇光摸了摸额上的薄汗,有些嫌弃的皱皱眉,起身趿拉着鞋下床,走到窗边。

    唔,黎明要到了。

    “咦,这次来得这么快?”青雀跟在她身后,有些担心的问,“姑娘,你没有提前准备,没事吧?”

    摇光点点头:“有事。”

    “啊?姑娘你哪里受伤了?”青雀紧张的查看了一番摇光的身体,没有察觉到有哪里不对劲,不禁有些懵的问。

    摇光手一抬,一簇火苗出现在她指尖:“是好事。”

    “姑娘,您炼化了?”青雀看着她指尖的幽罗离火火种,一脸惊喜的说。

    幽罗离火,虽然不及三大真火,但也是难得的地阶灵火,想要以七灵境炼化还是有些勉强。

    “嗯,意外之喜。” 大约是心力耗损,她的声音染上一丝沙哑,尾音拖曳,显得有些疲倦。

    青雀看她的模样,心领神会的抬手打了一个法诀,顿时出现一道虚空之门。这道虚空门是一个定点传送门,传送地点是一口温泉池。

    温泉池原本是翡涟御发现的一口灵泉眼,被移到他的住处,泉底还被他填了一整块紫灵玉髓晶,简直奢侈到令人发指。虽然如此翡涟御还是不常用,渐渐被摇光鸠占鹊巢。

    摇光赞赏的看了眼青雀,踏进虚空门中。

    下一刻,浓稠的灵气瞬间将她吞没,舒服得她简直毛孔都欢快的呻.吟出声,疲惫感顷刻消散。

    她褪下衣裳,整个人浸入温泉中,阖上眼静静享受着紫灵玉髓晶滋养身体和神魂的服务。

    虽然一个清洁术就能将她全身上下清理干净,但从前二十多年的习惯,她还是青睐于泡澡。况且以紫灵玉髓晶为泉底的温泉,不是随时随地都能享受到的。

    生死之劫一破,困扰多时的心魔消除。在紫灵玉髓的配合下,摇光灵台空明,渐渐进入一种不可言说的玄妙状态。

    玄女经自动运转,她整个人漂浮在水面上,原本就晶莹如雪玉的肌肤上渐渐浮起一层淡淡白光,浓稠的灵气争先恐后的涌入她体内,在她头顶的形成的灵气漩涡越卷越大。

    这么大的动静自然引起了旁人的注意。

    翡涟御刚从灵犀秘境出来,这几天正好待在他的广乘峰。广乘峰上他修为最高,温泉方向的异动自然是他第一个发觉的。

    修为到了梦结境就不需要天天休息,到了元丹境甚至能好几年不眠不休,他原本待在房间研究一件从灵犀秘境带出来的东西,感知到灵泉方向的异动,直接神念外放,用神识扫了灵泉一眼。

    沾染了紫灵玉髓晶的乳白灵气夹杂着一丝淡紫,这些紫色的灵气不知被什么吸纳,形成一个浅紫色的灵气漩涡。漩涡下方,是一具泛着温润白光的赤.裸女体。

    海藻般的青丝在水面漂浮,形成一个不规则的半圆,有些发丝缠上她的手臂,极致的墨和雪润的白纠缠在一起,给人一种无言的诱惑。

    漂浮在水面的女体全身上下无一处不完美,无一处不精致,仿佛是钟天地之灵秀而成。在白光的映衬下,更是多了一股无法言喻的虚幻感和疏离感,明明待在水里,却似乎已在九天之上,不可亵渎。

    翡涟御收回神念,烛风已经站在他面前。

    “公子,灵泉那边有动静,需不需要属下……”

    “吩咐下去,任何人不得靠近温泉。”翡涟御打断烛风的话,语气比平时多了一丝波动。

    烛风极为熟悉他,自然听见出他语气中的不平静,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没有多言,退了下去。

    翡涟御重新拿起桌上的东西,忽然想起什么,顿了顿将手里的东西放下,取出一具傀儡,紫色的妖元朝傀儡额上涌去。

    片刻后,傀儡化为一道灵光朝温泉的方向飞去,守在暗处的护卫知道这是谁的傀儡,也不敢阻拦。只见傀儡到了温泉所在的院子外,挥手布下一个阵法包围住整座院子。

    布置完阵法,傀儡化为一道灵光遁入翡涟御所在的房间。

    被这么一打岔,翡涟御也无心再研究手里的东西,他眸中罕见的涌动着几分燥意,只要一闭眼就仿佛能看见刚刚通过神念感知到的场景。

    被勾起的欲念原本只是星星点点的火星,却不知为何在瞬间发展为燎原大火,原本压制在他体内深处的火毒似乎又开始蠢蠢欲动。

    翡涟御眉心微敛,身形一闪霎时消失在了房间。

    陷入顿悟状态的摇光对此一无所知,更不知道她已经被某只狐狸看光了,直到天光已明,她才从这种状态中出来。

    “七灵境后期。”摇光满意的点点头,她不惜提前引动心魔劫,不仅是为了给血杀创造暗杀条件,更是为了进阶做打算,没想到竟然被她碰到了可遇不可求是顿悟,直接从前期跳到后期,比嗑.药还猛。

    唯一一个坏消息是,玄女经也从第三重蹦到了第五重,第一次道法境界比修为境界高。

    “你用了玉琼露?”幕篱内传出一个淡淡的声音,音色如琉璃,清脆中带着冷玉质感,一时教人听不出话主人的情绪。

    实际上幕篱内的摇光心里已经忍不住吐槽涂星阑,死孩子糟蹋东西。

    涂星阑挠了挠头,咧开嘴嘿嘿一笑:“用了一瓶。”

    玉琼露是比草木精华更高级的灵液,号称疗伤圣药,一滴五十上品灵石,一瓶玉琼露至少需要五万上品灵石。

    摇光听见他的话更不想说话,正好危雪楼的龙驹车辇过来了,直接进了车辇。

    涂星阑喜滋滋的召出他的坐骑,跟在车辇后面。

    他的坐骑是一头青翼雪骜,有英招血脉,是妖族几大强族年轻一代最喜爱的坐骑之一,连英招族对此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别看妖族无法容忍人族魔族奴役、契约妖族,那只是对外族天然的戒备敌视。妖族虽然统称妖族,却不像人族来自同一个祖先,飞禽走兽,圆毛扁毛,内部争斗倾轧从未断绝。

    在人族还没出现之前,实际上是没有“妖族”这个归类的,那时百族林立,魔族不过是稍微特别一点的种族。远古时期,龙凤之战揭开第二次天地大劫的序幕,整个天曜界被卷入其中,百族元气大伤,许多种族甚至彻底消失在天地间,而原本弱小的人族则趁势崛起。

    为了对抗人、魔两族,其他百族才团结起来形成同盟,自此百族林立的远古结束,人、妖、魔三足鼎立的上古开启。经过万年的休养生息,妖族的整体实力早已恢复到远古,但天道宠儿由妖族倾向人族却是不争的事实。

    闲话少提。

    摇光乘着拉风的龙驹车辇,一路御风往城外赶,危雪楼的标识和跟在车辇后面的青翼雪骜引人侧目,只是两者速度很快,等不及人反应过来就消失在天边。

    不到一会儿,断情谷就到了。

    千万只闪着紫色荧光的紫萤蝶在紫色花海里震翅翩飞,几乎要分不清哪儿是花,哪儿是蝶。

    摇光下了车辇,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色,她忍不住撩起纱幔,伸出一只手,路过的一只紫萤蝶乖巧的停在她的手背。

    大约是同族的缘故,她对这些紫萤蝶有一种亲切之感,而周围的紫萤蝶也越来越多的聚在她周围,在空中翩然起舞。

    “姑娘,到了晚上,紫幽蝶海会更漂亮。”青雀刻意压低声音免得惊走紫萤蝶,虽然姑娘昨天说要闭关今天就出来了,但身为侍女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少质疑主子的决定。

    “是啊是啊,不如我们待到晚上再走吧。”涂星阑一本正经的建议道,但怎么也压不下的唇角和雀跃激动的眼神却暴露了他的小心思。

    摇光看着他傻兮兮的模样,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前两天的事,多谢你了。”

    “嘿嘿,你说那张地图吗?”涂星阑傻笑一声,忽然想起一件事,献宝似的凑到摇光面前,“摇光,你送我的灵甲,我今天穿了,你要看看吗?”

    青雀拦住涂星阑,一脸无奈的说:“涂四公子,难不成你要当众宽衣不成?”

    涂星阑摸摸头讪讪一笑,又偷偷瞪了眼后面的泰禾,嘴里小声嘀咕:“本来小爷今天打算直接戴灵甲的,都怪你个泰禾……”

    “去别处走走吧。”摇光自然听到了他的嘀咕,她故作不知的岔开话题。

    周围早就围了不少来赏景的人,不过倒是没有几个有胆量过来搭话的,只能眼睁睁看着一行人走远。

    碧蘅天的置顶帖赫然变成了“清璇仙子现身紫幽蝶海,涂家小霸王完美诠释狂热粉的终极形态。”

    似乎是嫌热闹不够大,很快清璇仙子的账号发了一帖,内容很简单,只有一句话配一张图。

    “紫幽蝶海名不虚传。[图片]”

    图片是摇光站在花海之中,紫萤蝶在她周围翩然起舞。

    二楼闪瞎眼的金色字体自然是一直傻乐的涂星阑。

    二楼 [涂四少]:我证明,太美了!

    很快有人评论取笑他,到底说的是人美还是景美?

    不过最让人惊讶的是,万年不上碧蘅天的翡涟御罕见现身并在下面评论。

    九十六楼[公子御]:很悠闲?

    下面更是炸开了锅。

    九十七楼[公子御家的小十六]:啊啊啊啊公子竟然出现了!!公子你是吃醋了吗?

    九十八楼[洛明月]:很明显,清璇仙子约野男人,公子御被炸出来宣誓主权来了。

    九十九楼[公子御家的小狐狸]:讲道理涂星阑有哪点比得上我家公子?某只蝶妖不要想脚踏两条船,好不容易搭上公子才有现在的地位,小心一脚踩空两条船都没了。

    ……

    自从看见翡涟御的评论摇光就从碧蘅天退出来了,她一边赏景一边有意无意的往某个方向走,有涂星阑在旁边絮絮叨叨,时间倒是过得很快。

    “姑娘,是七小姐和越姑娘。”青雀忽然在摇光耳边轻语。

    在她说话的时候,对方已经注意到摇光并往他们的方向走过来。

    两人的神情算不上轻松愉快,尤其是越向柔脸有些憔悴,看向摇光的目光隐约带着三分怀疑三分警惕。

    摇光昨天并没有把龙龟送去给她,不知道为何,越向柔也没有派人来借龙龟,两人都默契的对龙龟的事保持沉默。

    “没想到仙子今日也会来紫幽蝶海。”越向柔捏了捏衣袖,带着探究的语气说道。

    摇光还没说话,涂星阑就跳出来答话:“是我邀请的,怎么,有什么问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