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穿书)我有盛世美颜 68.068(含人物出场表)

时间:2018-04-23作者:施夷光

    注意这是防盗章节, 一天半后再来看吧  “覆天。”她抬头轻轻念出匾额上的字,龙飞凤舞的妖文,疏狂不羁,似乎随时准备破匾而出, 看似漫不经心又透着一股舍我其谁的气势。注视久了, 仿佛可以透过匾额看见当时一个紫色的身影挥毫提下这两个字的场景,而就单是这个背影散发的气势,就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是姬圣么?”摇光有些疑惑的皱了皱眉,单看字迹,虽然气势如虹、清隽苍劲, 但仍保留着一股属于女子的娟秀。

    远古流传下来的只言片语中曾有过这样简短的两句话:青帝紫圣,太古遗脉。一般理解为青帝长穿青衣,姬圣喜穿紫衣, 两位妖皇的跟脚和太古神魔有关。

    这两句话出处虽然不可考, 但天曜界普遍默认这种说法。在远古之前, 还存在两个时代,天曜界刚刚出现时,称之为太古, 世间一片混沌, 孕育有一百零八位神魔;天地初分之时, 称之为荒古,混沌尽去, 神魔陨落, 大道衍化, 百族初生。

    追源溯古,这两位的身世及平常一直为人津津乐道,毕竟两位相隔的年代不远,同为太古遗脉又是一男一女,很难让人不联系到一些粉红色的东西。

    现在,摇光站在青帝的遗宫门前,匾额再一次证实了那些花边野史还是有些根据的,至少属于青帝的妖皇遗宫却出现了姬圣的字迹,两人显然关系匪浅。

    “啾啾!”玱琅的叫声打断了摇光的思绪,她偏头看向玱琅,发现它正站在台阶的最上方,而台阶上方放着扇一人高的镜子。

    神奇的是,还没有玱琅脚长的镜子却倒映出了玱琅的全貌,看起来像缩小镜一样。

    摇光有些好奇的走近,刚看到镜中的自己,神魂一阵恍惚,下一瞬就失去意识倒在台阶上,只留下玱琅着急的“啾啾”声。

    深山密林,人迹罕至。一只老虎蓄势待发,扑向溪边喝水的斑鹿。

    躲在树洞里的一只灰兔子按住觅食的同胞妹妹,看着老虎咬破斑鹿的喉管,腥臭味甚至飘到了洞里,两只兔子缩在一起瑟瑟发抖。

    摇光是只兔子,一只普通的兔子,至于兔子为什么有名字,她也不知道。她只隐约记得,她以前大约是个挺厉害的人。

    至于人又是什么东西,她也不清楚。

    她每天的生活很枯燥,觅食、打盹和躲避天敌。

    深林里有太多天敌,身为一只兔子她几乎每天都可能被其他动物凶残的拆吃入腹,结束兔生。

    但是她凭着聪明的大脑和天赋异禀的速度,无数次躲过了死亡追击。

    就像这次,她带着蠢妹妹躲过了老虎,虽然这只老虎的目标是斑鹿,但说不定它就想来点饭后甜点呢?

    等老虎吃饱之后离开,摇光还没有从树洞里出来,果然过了一会儿,一只狐狸又跑了过来大快朵颐。

    摇光警惕的看着狐狸,不知为何,比起老虎她更害怕狐狸。

    狐狸走了之后,又陆陆续续来了好几只动物,直到夜幕降临,那只可怜的斑鹿终于没有动物再光顾。

    摇光让妹妹先回兔窝,自己蹦了一段距离,确定周围没有危险的天敌之后,才躺在灌木丛里望着月亮发呆。

    她很确定,她是一只不一般的兔子,但这个不一般在哪,想破她的兔脑子也想不通。

    如果能想起她到底忘记了什么就好了,红红的兔子眼中浮现出一丝惆怅,她盯着皎洁的月亮,呼吸随着蟋蟀和螽斯的鸣叫渐渐有了某种和谐的规律。

    月华洒在灌木中,洒在摇光身上,令她有种说不出的舒泰之感,这样半酣半醒之中,竟然就度过了一夜。

    清晨的阳光照在摇光脸上,她愣了愣马上清醒过来,警惕的注视了四周,在确定周围没有讨厌的猞猁后,朝兔窝的方向蹦去。

    忽然,在她刚从灌木丛出来的时候,一只粗壮矫健的灰褐色猞猁朝她扑了过来。

    摇光暗骂了句“大禽兽”,用平生最快的速度撒腿就跳,这一跳就发觉有些不对,今天的跳跃距离比昨天远了不只一点点,连她自己都有点被吓到。

    只是目前的情形来不及让她思考,她卯足了劲逃跑,没过一会儿竟然甩开了那只讨厌的猞猁。

    躲开猞猁后,摇光惊甫未定的藏进一个树洞中,脑子里一直在回想刚刚那一跳,有问题,一定有问题!

    她怎么一夜之间弹跳力这么出色了?昨天晚上发生什么奇怪的事了吗?

    想了半天,连兔子毛都被她扯秃了几块,终于让她想起一点不同之处,昨晚的月光照在她身上,特别舒服。

    摇光决定,以后每天晚上都出去晒月亮。

    覆天宫的某处,有扇和门口一模一样的镜子,镜前站着两个人,默默注视着镜中发生的事。

    “婆婆,娘娘为什么非要让她进十世镜?”红衣少妇看着镜子里努力求生的兔子,不解的问。

    “十世镜考验心性资质,若是连这道初级考验都通过不了,她如何有资格接受化妖池的洗礼。”姜婆婆冷哼一声,化妖池是妖族圣地最重要的地方,若非她有无常在身,也轮不到进化妖池。

    “两个月发现太阴之力,资质差强人意吧。”她看着摇光化成的兔子无意间领悟了呼吸吐纳之法,吸收太阴之力,神色淡淡的点评道。

    “我先去看看阿瑜。”红衣少妇兴趣缺缺的看了眼十世镜,变出本体,火红色的怪鸟一挥翅,眨眼就不见了。

    “哎。”姜婆婆无奈的摇摇头。

    他看一眼蝶海,再看一眼摇光的侧脸,感觉脚下踩的不是地而是云,轻飘飘的发软。这一天的经历对他来说就像梦一样,甚至想着能一直停留在这天就好了。

    正当他喜滋滋想得正美的时候,青雀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幻想。

    “姑娘,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整个断情谷差不多都走遍了,再漂亮也该看烦了吧。

    摇光听见青雀的话停下脚步,抬头看了看头顶的月亮,轻轻说了声:“快了。”

    对这句没头没尾的话,青雀的理解是快回去了,她松了口气说:“姑娘,是准备回去了吗?”

    白天公子在碧蘅天的评论她也看见了,虽然才短短三个字,她却被吓得够呛。公子明显是对姑娘今天的出行不满,偏偏姑娘逗留到现在还不回去,她急在心里却不敢直接让姑娘回去,现在姑娘终于要回去了。

    青雀话音刚落,万道耀眼的金丝从天际直泻而下,在断情谷的所有妖族几乎在同一时刻抬起头,一股从血脉深处的熟悉和亲切感让他们心神一震。

    “那是……”许多妖族并不知道刚刚意味着什么,只有一些底蕴深厚的大妖才隐约猜到那金芒代表着什么。

    “帝流浆?”原本心情有些沮丧的涂星阑望着消失在天际的金丝,神色微变。

    “四少,是在东南方向。”泰禾白天悄悄去查探,发现翡涟萱他们所在的东南方向有一个早已布好的隐匿大阵,结合此时的情形看,分明是他们早就得到消息,想遮掩帝流浆的降世踪迹好独吞帝流浆!

    帝流浆在妖族心中的地位是任何灵药仙草都不可比拟的,远古时期妖族之所以势力庞大被誉为天道宠儿,帝流浆在其中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

    天曜界传播最广影响最大的书《天曜界常识科普录·异宝篇》这样描写帝流浆:太阴精华,其中有帝流浆,形如无数飞梭,万道金丝,累累贯串垂下。草木受其精气即能成妖,大妖吸食之,一夜修炼可抵苦修百年。远古时帝流浆常有,因此百妖林立而势愈强。

    远古之后,帝流浆现世越来越少,天曜界有记载的最后一次帝流浆出现是在五千年前,也无怪乎很多道行尚浅的妖族并不认识帝流浆,因为到了如今,可能他们终其一生都碰不到一次帝流浆。

    而现在,帝流浆近在眼前!

    紫色星海里不断有人影晃动,窸窸窣窣的声响预示着暴风雨前的宁静。

    “东南方向!”不止摇光一行人早就注意到东南方向的异常,随着黑暗中不知是谁的一句话,几乎都有人都朝着东南方向奔去。

    “我们也去看看吧。”摇光说完这句话,就消失在御风而行的人群中,青雀等人一个不查,竟彻底失去她的踪迹。

    金丝消失在东南方向,随着越来越多的妖族赶到并攻击大阵,隐匿大阵渐渐不支,从里面露出几缕耀眼的金光。

    这个地方倒也奇特,不像断情谷别的地方布满紫幽花,一颗巨大的柳树盘根错节霸占了大半地方,垂下的金丝竟大多朝柳树的方向落,而大阵就是围着柳树布的。

    “兀那翡涟家的小丫头,只要你速速打开大阵,本座看在翡涟氏的面子不多为难你等!”时间不等人,谁知道帝流浆现世多久,有元丹境的大妖开始朝里面的翡涟萱等人喊话。

    “哼!我翡涟氏的东西你们也敢抢?”阵中隐约有声音传出。

    “赫赫,莫说这帝流浆出现的是在断情谷,就算出现在千乘山脉也不姓翡涟,难不成你们翡涟氏真以为能只手遮天?连你们族长都不敢这么说!”

    一只幽静境的计蒙族大妖冷哼一声,释放出浑厚妖元直接暴力破阵,原本就被攻击的大阵更是岌岌可危。

    阵中没了声音,外面几个修为高的大妖同样不再开口,似乎在暗中传音交涉,不一会儿,大阵打开。

    几乎在大阵打开的一瞬间,金色的帝流浆从天幕流泻而下,直径几乎有半里之距,大半个断情谷都被金丝照得有如白昼,金色与紫色交织在一起,竟显得无比和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