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穿书)我有盛世美颜 64.064

时间:2018-04-23作者:施夷光

    注意这是防盗章节,一天半后再来看吧  如果不是因为安葵的性格有很大缺陷, 她的身世完全可以当互换人生类型小说的主角。

    梼杌, 荒古时期的四凶之一,天生反骨, 傲狠难训。在不久后安葵的身世被揭开,回归本族之后,不知道用什么方法修为一下子就到了万象境, 后来在某个秘境里与女主撕逼,差点让女主陨落。

    女主踏上修行之路的第一个朋友,注定是为了让女主成长的。

    “三哥, 是跟你进来的那两个人族?”翡涟悠眼珠一转,笑嘻嘻的问。

    翡涟御没有回答她的话, 神识一扫,漂亮的剑眉微微下压。

    “烛风, 你去看看。”

    原本守在门口的一个黑衣人颔首告退。

    “三哥,你什么时候从灵犀秘境回来的?”翡涟悠见没有热闹可看, 撇撇嘴问道。

    翡涟御眼睛扫了扫桌上的茶几,淡淡的看了眼翡涟悠。翡涟悠乖觉的拉开凳子,又沏了一杯茶, 殷勤的说道:“三哥,您请坐, 您喝茶。”

    “你要的灵续引我已经派人送到你的无忧谷了。”翡涟御狭长的狐狸眼划过一丝笑意, 他坐下端起灵茶, 浅呷一口才慢悠悠的说道。

    翡涟悠惊喜的瞪大眼睛, 又嘿嘿一笑,梨涡缀在包子脸上分外可爱:“小八就知道三哥最好了,那……”

    “加到一个月。”没等她说完,翡涟御就仿佛知道她要说什么,淡定的放下茶盏打断她的话。

    摇光看着翡涟悠吃瘪的模样,努力绷住冰山脸,旁边的青雀就没有这种顾忌,垂下头笑得肩膀一耸一耸。

    翡涟悠气呼呼的跑到摇光面前,晃着她的胳膊撒娇:“摇光姐姐你评评理,哪有兄长把妹妹扔去玄冥泽的道理。”

    摇光目光触到翡涟御含笑的视线,识趣的对翡涟悠说:“公子不到梦结境就进了帝台洞历练,阿悠,我相信你也能做到。”

    死贫道不死道友,姐妹情比不上金大腿重要。

    翡涟悠一脸震惊的看着摇光,半晌后才瞪大眼咬牙切齿的说:“三哥的确用心良苦,那不如姐姐随我一起去吧。”                                            摇光似笑非笑是看着她,翡涟悠“啊”了声反应过来,讪讪一笑,玄冥泽由翡涟氏把控,非族人不可入内。

    气氛一瞬间安静下来,偶尔能听到不远处的说话声。

    翡涟御把视线停在摇光身上,眸中的捉摸不透的目光令摇光升起一丝警惕。

    “你的《玄女经》还停在第三重?”

    天曜界有三大隐宫,其中玄女宫来历最为神秘,而《玄女经》正是玄女宫非嫡不传的至高秘典,不知道翡涟御从哪里弄来这部道法给她修炼,玄女宫不仅没有追究,还附送了一个天玄使女的身份给她。

    与幻魔皇族的秘典《天魔魅法》修炼后气质妖冶妩媚、魅惑于无形不同,《玄女经》随着修炼境界愈深,气质会愈发.缥缈清冷,犹如不食烟火的九天玄女。当然,它们也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改善容貌气质,修炼愈精深就愈动人,这项附加福利也使得许多女修因此对这两门道法趋之若鹜。

    《玄女经》共有十二重,是能一直修炼到妖神境的顶阶道法,翡涟御给她的是到前九重的完整版。

    照理说,白捡一部顶阶道法她应该高兴才对,奈何这部道法有一个奇葩的地方,修炼到最后,会剥夺掉七情六欲,进入忘情灭欲之境,这和另一部很有名的功法——《太上忘情道典》有异曲同工之妙。

    太上忘情,号称开辟造化之情,以无情化大爱。而她修炼只是为了自己逍遥,如果到头来修成一个冷冰冰的石头,不如早点去投胎。

    一万年前,也就是以巫贤之祸为分界线的中古末期,“天曜第一美人”石清璇修炼的就是太上忘情之道,先入情后忘情,一路祸害了好几个前途远大的大好青年。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很难不相信背后没有阴谋。

    翡涟御表面风光霁月,实际上丝毫不辱他先祖名声,心思深沉,各种阴谋阳谋层出不穷。如果真按他铺好的路走,恐怕最后被他坑死都不自知。

    不过她猜小说里原主的死大概在他意料之外,因为原主死得太没价值,不像翡涟御的风格。

    “你认识‘血杀’的人?”没等她答话,翡涟御又抛出一个问题,原本还算镇定的摇光瞳孔微缩,有一瞬间心脏漏拍。

    气氛微凝,片刻后摇光才若无其事的对上他的目光,模棱两可的说:“一点私事,偶然认识。”

    血杀是天曜界的一个暗杀组织,只要给足够的报酬,妖尊的单都敢接,在小说剧情里,原主就是死在血杀成员手里。

    翡涟御没有继续追问,忽然“咦”了声,朝一个方向看去。

    “涂二出关了?”

    摇光听见他的话眼睛微闪,涂二,也就是涂星阑的二哥涂星瀚,《纵妖》里妥妥的男二,因为深情暖男形象人气直追霸气侧漏的男主。

    穷奇族千年来不世出的天才,曾经在女主小时候救过她一命,为女主上过紫霄山下过冰碛海,可惜最后还是抵不过和女主朝夕相对的男主。

    这充分说明了近水楼台先得月是有道理的,如果涂星瀚当初能狠狠心躲进一只戒指里,说不定就能逆袭当男主。

    在她胡思乱想之际,翡涟御已经起身出去了,翡涟悠眼睛一转,屁颠屁颠的跟在他身后。

    “姑娘,我们要不要也去看看?”在旁边做背景板的青雀一脸八卦的怂恿道。

    女主、男主、男二都到齐了,抑制不住的八卦之魂让摇光点了点头,戴上幕篱跟了过去。

    “你,你……”青衣姑娘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一张脸憋得通红。同门受辱,旁边一堆闻道观弟子自然不干了,纷纷对迟央和魔族表达不耻之情。

    “够了,”一声轻叱打断了群情激奋的闻道观弟子,原本作壁上观的谷幽然眉头轻蹙,目光冷淡的瞥了眼迟央:“迟姑娘拦在这儿到底有何贵干?”

    “我就是想跟着他,”迟央眼珠子转了转,双手背到后背,在谷幽然身边转了两圈,撇撇嘴说,“如果你也喜欢他,我不介意公平竞争。”

    谷幽然粉唇微抿,把目光投向一边的骆子楚。

    “再跟着,打折你的腿。”骆子楚面无表情的盯着迟央,声音和他的气质一样,低沉淡漠,仿佛万年玄冰一般冰冷无情。

    他一袭冰蓝色长袍,墨眉斜飞,鬓若刀裁,漂亮的凤眸萦绕着化不开的寒意,禁欲冷淡的表情,别说一直追着他跑的迟央,就是不远处的摇光都有些想入非非。

    论长相自然是翡涟御更胜一筹,但这种冰冷禁欲系美男实在令人无法招架,摇光有一瞬间明白迟央为什么移情别恋了。

    不愧是男三,又一个极品美男。

    迟央被他的美色所惑,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的话,顿时大而圆的杏眼蒙上一层水汽,气呼呼的说:“你就这么讨厌我?那你当初为什么要救我!”

    “我没有救你,”骆子楚似乎懒得解释,神情淡淡的说,“早知这么麻烦,我不会救你。”

    摇光仿佛听见心碎的声音,果然见迟央捂着胸口泪眼婆娑的看着骆子楚,她身后两个随侍则用满含杀气的眼神瞪着他。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摇光觉得不能让小姑娘太难堪。

    “那个,你们不进去的话,能不能让让道。”酥软柔媚的声音,夹杂着一丝沙哑音质,尾音打着旋儿上扬,令人心间酥酥麻麻一片,轻易就将众人的注意力转到声音主人那儿。

    大家不约而同的把目光投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只见一个白衣女子神态怡然的站在不远处,肩上站着一只圆滚滚的小胖鸟。一人一鸟,在几乎都是结伴的人群里显得格外突兀古怪。

    她有一双勾人的桃花眼,看谁都像含着脉脉深情,巴掌大的瓷白小脸上,明艳的红唇挂着看好戏的浅浅笑靥。如果一袭白衣的谷幽然是清秀绝伦的秀雅仙子,那眼前的白衣女子就是玲珑剔透的妍丽妖女。

    明明是出尘内敛的白衣,偏偏让她穿出一种妖娆夺目的明媚之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