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穿书)我有盛世美颜 32.032

时间:2018-04-23作者:施夷光

    注意这是防盗章节,一天半后再来看吧  这把看起来普通的伞, 有个不普通的名字, 叫“不破”。

    诸法不破。

    通常来说法宝是分等级的,譬如优昙婆罗花是可升级的上品宝器, 女主原本获得的诛魔剑是极品仙器,但这把伞,却一直没有等级。

    最初获得这把伞的上古大能无法确定它的等级,辗转几番落到龙玄尊者那儿, 他更是无法获知黑伞的来历和等级。

    说它是仙器, 它并没有器灵,说它是宝器, 它又是真正的诸法不破,连仙器的攻击都能抵御住。

    它的作用同样十分鸡肋, 类似于乌龟的龟壳,在伞下的人可以凭借黑伞抵御别人的攻击。

    眼前这些火焰, 勉强应该算在黑伞的保护范围内吧?

    摇光撑开伞,遮在头顶, 有些踌躇的站在火海面前。

    “要不, 先试试?”她暗暗嘀咕一声,从纳戒中取出一具傀儡, 操控它举着黑伞往火海中走。

    几乎在傀儡踏入火海的一瞬间, 火舌就卷了过来。摇光看得眼皮一跳, 接着, 就看见了一副让她松了口气的画面。

    伞下的空间似乎自成一界, 无论火海如何汹涌,傀儡在黑伞的保护下,依旧稳稳当当的往前走去。

    所谓乐极生悲,正当摇光心情愉快的想要召回傀儡时,变故突生。

    从火海中冲出一只火红的怪鸟,动作飞快的将黑伞连带傀儡一起抓走了。

    摇光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只怪鸟,很久没说过的一个词从她嘴边脱口而出。

    “雾草!”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摇光摸摸鼻子有点无奈的闭上嘴。她集中精力试图沟通黑伞,奈何她之前只是粗略炼祭过黑伞,导致现在的情况很尴尬——黑伞根本没反应。

    那只怪鸟抢了她的黑伞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盘旋在火海中,以各种翱翔姿势不停穿梭嬉戏,似乎并不惧火海中的各种凶残的灵火。

    而傀儡则被怪鸟毫不客气的拍进火海,摇光连忙收回附在傀儡上的那缕神念,以免神念受到牵连。

    摇光注视着那只怪鸟,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这只怪鸟,看起来好像有点儿眼熟。

    赤羽金喙,纯白鸟冠,尾羽生有三根金羽。

    “这是……玱琅?”眼前的怪鸟和龙玄纳戒里的一块玉简中记录的神鸟玱琅形象渐渐重合在一起。

    玱琅,一种早就在荒古就已经灭绝的神鸟。据说玱琅同时拥有凤凰和金乌的血脉,灵智有缺而破坏力超强,为天道所不容。在天道的干预下,原本的“荒古一霸”神鸟玱琅在荒古末期退出了历史舞台。

    这里竟然藏着一只早就绝迹的玱琅!虽然还处于幼年期,但这种一出生就能战元丹的妖孽,实力足够吊打她。

    为什么原文里没有提到?摇光有些疑惑的皱眉,难道是火海消失的缘故,所以小说里玱琅才没现身?

    不管玱琅为什么会出现,现在有一个严峻的问题,它把她的伞夺走了,她现在没法过去……

    摇光想尝试寻找傀儡的踪迹,发现这一会儿工夫傀儡已经完全消失,尸骨无存。到了这儿她才后知后觉的打了个冷颤,还好刚才是让傀儡进去,不然这会儿烧得连渣都不剩的就是她了。

    她试图通过神念和玱琅沟通,奈何玱琅没有搭理她的想法,当然,也没有要攻击她的意向。

    玱琅的爪子抓着她的伞,大约是得了新玩具的缘故,在火海里翱翔得很欢乐。

    摇光冷静下来,翻出玉简仔细查看玱琅的资料。

    “……似饕餮,腹中自成一方空间,喜吞食珍贵之物,唯一的弱点是喜欢吃月霰花,吃完一睡三日不醒……”

    月霰花的花香足可以药倒妖尊,玱琅迷之喜欢月霰花,她觉得明显就是天道布下的大坑。一个强大的种族轻而易举就被灭了,其中起到关键作用的就是月霰花。玱琅来了月霰花一放,不用动手玱琅就自动自觉倒下了。

    可惜现在月霰花几乎绝迹,她手头上也没有,不然她说不定还能收获世上唯一一只玱琅。

    虽然没有月霰花,但别的东西她还是能拿出一些的。

    摇光开始从纳戒里掏东西,碧髓灵液、紫玉灵髓晶、凝火丹、紫云参、九瓣冰莲……每一件拿出去都不下上万灵石。

    最后她犹豫了一下,肉疼的取出了十多粒星辰砂。

    几乎在星辰砂取出来的一瞬间,玱琅动了……

    巨大的双翼仿佛要将火海中的火焰一并带出,热浪一波波袭来,摇光还没来得及反应,那十几粒星辰砂就不见了。

    果然是挑最贵的吃吗?那可是炼制仙器的材料,一粒十万上品灵石呢!摇光心在滴血,脸上还要对着吃完就跑的玱琅露出和煦的笑容。

    麻蛋,吃的时候还不忘爪子捉紧她的伞!她这点修为,还不够玱琅一爪子,要是敢硬抢,说不定它直接一爪子下来。

    心里虽然在吐槽,表面上她面不改色的掰下紫云参的一条根须,顿时一股淡淡的奇香蔓延开来。

    远远在火海盘旋的玱琅露出纠结的神情,它扇着双翅飞来飞去,金红的眼瞳直勾勾的盯着摇光手里的紫云参,似乎有某种顾忌。

    “这些东西可以都给你……”摇光再一次用神念和它沟通,又指了指地上的东西。

    玱琅“啾啾”叫了两声,瞳孔中出现一丝挣扎。

    摇光差点没忍住掏耳朵,体型这么大、这么威风的神鸟,发出的声音竟然这么萌这么犯规……

    这就是传说中的,反差萌?

    她定了定神,继续说:“只要你……”看得出玱琅好像很喜欢那把伞,她十分识趣的换了一个条件,“只要你把我带到火海那头,我还有许多好吃的给你。”

    很显然玱琅对她有很强的戒备心,但也没有主动攻击她的想法,她干脆将东西全放下,自己退后一段距离。

    在虚空隙间里御空而行了这么久,摇光也有些妖元不支,她干脆不去管玱琅那边,直接盘腿恢复妖元。

    等她恢复到巅峰状态,一睁开眼就看见一对金红的瞳孔出现在她面前,鸟喙差点碰到她的鼻子。

    摇光庆幸自己培养了好几年冰山脸,养气功夫渐长,竟然做到了面无表情的和它对视。

    玱琅单脚站立,另一只爪子抓着伞柄,歪着脑袋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的纳戒。

    摇光看着它泛着森冷幽光的爪子,顿了顿,用神念问它:“吃完了?”

    “吃,要吃……”稚嫩的声音通过神念传到摇光脑海中,摇光那颗老母鸡,呸,老母亲的心顿时复苏过来。

    如果不是玱琅个头太大只她够不着,她都想强摸鸟冠。

    她从纳戒里又掏出一堆东西,堆在玱琅面前:“吃吃吃,都给你吃!”

    半个时辰后。

    摇光一脸麻木的把最后半瓶紫芝玉露拿了出来,双手一摊。

    “东西都在这儿了。”

    玱琅金色的鸟喙一张,顿时眼前半瓶紫芝玉露就消失了。

    “走……”玱琅挥了挥双翅,差点没把摇光扇飞。

    摇光指了指火海,又指了指黑伞:“我需要用这个才能过去,不然我会被那片火海烧死的。”

    玱琅歪了歪脑袋,眼中闪过一丝懵懂,没听懂摇光的话。不过它听懂摇光想要伞,这回它没有马上拒绝,而是犹豫了一会儿,才恋恋不舍的将伞放下。

    “真是个乖宝宝。”摇光看着爪子都比她人高的玱琅,默默收回了想摸鸟毛的手,抓起黑伞。

    玱琅转过头,用鸟喙指了指它的背,说:“去……坐……”

    虚空隙间里肆虐万年的火海里,有一天出现这样一幅奇异的场景:一个白衣女子撑着一把古怪的黑伞,坐在一只巨大的火红色怪鸟身上,毫发无损的穿行在火海之中。

    *

    藏在虚空隙间深处的妖皇墓,并非像摇光想的那般,毫无人迹。

    “姜婆婆,娘娘看中的就是她?一个连元丹境都没有的蝶妖……”悬影镜清晰的呈现出火海中的情形,镜前的红衣少妇一脸焦躁和不满,还没说完就被旁边身形佝偻的老婆婆打断。

    “稚嫄,你在质疑娘娘的决定?”姜婆婆将手里的拐杖重重锤在地上,布满皱纹的脸上面无表情,却让被称为稚嫄的少妇吓得面无血色。

    “你什么时候能把你的性子改改,也不至于困在九重境界这么久!”姜婆婆盯着稚嫄看,语气颇有几分恨铁不成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