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穿书)我有盛世美颜 30.030

时间:2018-04-23作者:施夷光

    眼前是一处犹如世外桃源的山谷, 清溪九曲回环潺潺流淌,灵花瑞草铺满溪涧,唯一的建筑就是溪边的竹屋, 修缮得精致小巧,绿意盎然。

    竹屋旁的石桌前,坐着一个穿灰袍的女人, 手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抚着怀里的“灰兔子”, 摇光第一次见到有人能把楚楚动人展现得如此淋漓尽致。

    柳叶眉轻扫, 眉宇间似颦非颦,灰褐色的眸子带着一弯清泉,浓淡相宜的五官轮廓, 弱不胜衣的模样看起来毫无威慑力。乍看之下不像个大乘期修士,更像是一位正值芳龄的二八少女。

    “现在的小辈越来越乖觉了。”女人柳眉微蹙, 手一松, 怀里的讹魅兽跳到地上, 一眨眼就消失在草丛中。

    翡涟御神色从容的道破她的身份:“久闻衍幻前辈幻术高超,晚辈有幸讨教一二,果然名不虚传。”

    锦善是闻道观第五代“衍”字辈弟子, 道号衍幻,以幻术闻名。

    “你娘虽然眼光不行,但生的儿子倒是不错。”锦善看着他的脸,目光里露出三分讥诮三分缅怀。

    提到他娘亲, 翡涟御虽然面色不变, 但眼神终究起了一丝波澜。

    摇光在一旁暗暗思忖, 听锦善话里的意思好像不仅认识翡涟御的娘亲青羡妖王,还渊源不浅。

    翡涟御的家事,可以说是乱成一锅粥。不提他爹的风流韵事,他娘青羡妖王也有一段乱七八糟的旧事。

    青羡妖王有一半人族血脉,母家出自人族仅次于谷家的青城嬴氏,其父是妖族顶级强者天骷妖尊,虽然比不上十圣也不是一般妖尊可比,因此青羡妖王虽然是半妖,但哪边的背景都不容小觑。

    人妖结合原本就困难重重,当初青羡妖王的母亲和天骷妖尊在一起就受到嬴氏阻止,等到青羡妖王执意要嫁给翡涟御的父亲离焰妖尊,彻底与嬴氏闹翻,一直到八年前青羡妖王失踪,嬴氏都不曾过问。

    如果锦善认识青羡妖王的话,应该和嬴氏有关,听她的语气,似乎对青羡妖王意见颇大。

    翡涟御默然不语,锦善没听见他答话也不在意,她把目光投向摇光,嘴角微勾:“小丫头本事不小,连焚帝天火都能收服。”

    摇光收回思绪,不卑不亢的浅笑道:“晚辈能收服天火,不过是侥幸而已。”

    “机缘也是实力之一,”锦善瞥了眼摇光肩上的肥啾,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我一个人在这儿有些冷清,小丫头可愿陪我一段时日。”

    摇光悚然一惊,这是什么操作?

    没等她想好如何回答,锦善忽然看向翡涟御,摇光意识到他们在神念交谈。

    良久之后,锦善忽然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启唇道:“作为通过幻境的奖励,不死神树和那块铜片的线索,你要哪个?”

    “晚辈想要铜片的线索。”翡涟御毫不犹豫的答道,仿佛在他眼中不死神树的种子根本不值一提。

    他的话仿佛激起了锦善的回忆,她目光遥遥的盯着远方,仿佛变了一个人般,“那时他也选铜片……说起来这东西还是我们俩的定情之物……”

    她也不管在场有什么人,开始絮絮叨叨讲起当年事,从一开始在秘境遇到时的戒备警惕,到后来两人默契合作暗生情愫,最后情定终生……

    摇光留意到幻境里的有些地方高度还原了她的经历,也就是说现在这个大乘期高手,曾经也像娇弱的菟丝花依附着一个男人。

    “我们说好一起出去,让我师尊为我们举行双修大典,为何他可以毫不犹豫的抛下我就走?”锦善的目光里带着愤怒,绝望以及怨恨,大乘期的灵力暴动,陡然间发出的威势压得摇光喘不过气来。

    翡涟御微微侧身,挡在她身前,抵住了大部分威压。

    他的动作虽然细微,还是打断了锦善的回忆。

    锦善半阖上眼,威压瞬间收敛,睁开眼后,已经恢复到原本的平静。半晌之后,她看着摇光问:“小丫头,如果刚才他弃你而去,你将如何?”

    “不如何,趋利避害是本性,晚辈不会将希望寄于他人。”

    她这话相当于并不赞同锦善的所言所行,锦善并未动怒,而是用一种奇特的目光看了她片刻,忽然掩唇一笑:“一看就是未涉足情爱的小丫头说的傻话,你有点小聪明,也足够理智,本座越来越喜欢你了……如果本座当初如你这般冷静,就不会一气之下杀了他。”

    说到这里她已经从记忆中完全清醒过来,虽然仍是那股弱质芊芊的模样,但浑身散发出的气息却是实打实的大乘期修士该有的风范,说“一气之下杀了他”时,语气淡得犹如碾死一只蝼蚁。

    “刻意遮掩容貌,是见不得光还是为了躲什么人,你说我告诉翡涟家的小子可好?”摇光还没从她的变化之中回转过来,一道传音忽然在她脑海中响起,让她背脊一麻。

    她传音肯定会被翡涟御听见,因此只能面带微笑的看着锦善。

    “你放心,在幻境里我没让你显露真容,到现在也不会揭露你。”那个声音继续说,声音里带着一丝别有深意的味道。

    摇光忽然觉得,这个锦善并不像她表面显露得那么简单,她似乎知道些什么,又在暗示些什么。

    “既然他选了铜片,那我就把不死神树作为奖励给你吧。”锦善眸光一转,将原本消失的不死神树种子取出来,仿佛之前那两句传音只是摇光的幻听。

    摇光现在有点糊涂,锦善的意思是她要把不死神树的种子作为奖励给她?可是原著里锦善哪有这么好说话?难道是因为她闯过去的方式锦善很满意?

    可是好像怎么想就都有点说不过去,不死神树的种子也不是大白菜,能说送就送,尤其是她并不是人族。

    总觉得这里面有一个阴谋,就像妖皇墓里凭白得到的若木,天上掉下的馅饼,可能会砸死人。

    要是她真的拿到这颗种子,三大神木,她就集齐三分之二了。如果其他人知道她这么容易就得到两种神木,恐怕会郁卒到吐血。

    *

    最后,摇光还是满腹疑惑的拿着不死神木的种子离开。

    如果她没猜错,之前让他们进幻境的那道诡光是从他们口中的铜片里发出的,也就是说翡涟御在幻境忙活了半天,就只是为了那块铜片的线索,甚至连不死神树都放弃了。

    那块铜片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值得他如此大费周折?

    “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衍幻前辈后来真的杀了那个男人?”摇光从思绪中回过神,随意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呵呵。”站在她身边的人忽然低低一笑,似乎被她逗笑。

    摇光微微挑眉,疑惑的看着他。

    翡涟御看了她一眼,声音淡淡:“所有的事都出自一人之口,也就是说真相任由她粉饰,如果事实正好相反呢?”

    摇光瞳孔微缩,有一瞬间背脊发凉,“你是说……”

    当初不是那个男人抛弃她独自逃生,而是锦善抛弃那个男人逃生,从始至终,那个男人就不曾从幻境里逃出。

    如果按他的这个角度设想,似乎许多矛盾之处就都有了解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