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穿书)我有盛世美颜 29.029

时间:2018-04-23作者:施夷光

    满眼黄沙, 沙丘被风吹成各种形状。

    一阵风穿过,摇光没准备被呼了一脸沙,她擦了擦脸, 抖落依附在衣服上的黄沙。

    “呸,啊呸呸呸呸!”大乌甩了甩脑袋,吐出一嘴沙。

    肥啾站在摇光肩上, 同样被风吹得眯上了黑豆眼。

    唯一不受影响的是翡涟御, 在他周围仿佛有一层无形的屏障拦住风沙, 闲庭漫步的模样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在散步。

    摇光轻哼一声,在识海中和肥啾交代一句,它张开鸟喙吐出一把黑伞。

    黑伞一撑, 原本肆虐的风沙很是自觉的躲开了黑伞下的空间,连炙烤的阳光似乎都透不过黑伞, 伞下一片阴凉。摇光觉得应该叫这把伞叫万宝伞, 除了不能主动攻击外, 实在是太好用了。

    她拿出来这把伞自然被翡涟御注意到,简陋的外形和伞下自成一界的特性,让他产生些许熟悉之感。在脑海中搜寻片刻, 他找到了答案——已经覆灭的太玄宗似乎有一把伞与她手中这把相似。

    念及此他看摇光的目光有些古怪,和太玄宗有关的人和物在明面上都已经消失万年,没想到这个自称婠婠的女妖不仅身怀药王鼎,还疑似得到被龙玄尊者所获的异宝“不破”。

    “公子可是想替婠婠撑伞?”摇光见他看着黑伞, 故意曲解道。

    翡涟御眸光微动, 薄唇弯出一个浅浅的弧度:“不怕我拿了你的伞, 舍不得还给你?”

    摇光莞尔一笑,似乎听到了什么笑话:“公子一看就是风光霁月之人,肯定不会做出如此不耻之事,何况这就是把普通的伞,你要是喜欢,我这把就送你了。”

    虽然翡涟御为人阴险狡诈诡计多端,但明面上人品还是靠谱的,毕竟以他的身份强取豪夺只会跌份,如果真想要某样有主的东西,也只会暗中动动手脚让对方主动送上门。

    “多谢姑娘信任在下,就是为姑娘这句话我也不能要你的伞了。”翡涟御眼眸含笑,神情坦然,传说“不破”诸法不破,他确实有些好奇这把黑伞是否如传说中那把,但也只是好奇罢了。

    摇光主动把伞递过去,至于原因,她记得小说里描写沙漠里会出现一场龙卷风,女主直接被卷到天上去了,掉下来时震断了一根肋骨,冰山男骆子楚冒着生命危险为女主取药。

    她才不会这么撒比靠这种手段“提升感情”呢,待会儿龙卷风来了,两个人撑着伞漫步在龙卷风下,想想就觉得刺激,咳,浪漫。

    对于她的坚持翡涟御虽然有些不解,还是接过了伞。两人共撑一把伞,难免身体会有些接触,摇光一直在观察四周,觑见远方出现的一个小黑点,直接挽住翡涟御的胳膊。

    翡涟御没有顾及她的动作,因为他也察觉到远方传来的波动,一个黑点越来越大,几乎在片刻之后就到达他们面前。

    扶摇直上的龙卷风狂暴的直接从他们身上碾过,但神奇的是黑伞巍然不动,伞下空间更是一片宁静。

    “嗷嗷嗷,这破风没什么威力哈哈哈!”大乌扒着摇光的腿,在呼啸的风声中哈哈大笑。

    那龙卷风仿佛有灵性般,听见大乌的话又折返回来,泰山压顶般再一次席卷而来。猛烈狂暴的风声在耳边呼啸,伞下的空间始终没有受到影响。

    “姑娘这把‘普通’的伞可要收好了。”翡涟御偏头对摇光说,眸子里带着一股浅淡的笑意,似乎意有所指。

    “你不会后悔了吧?”摇光仰头对上他的笑,笑成一弧月牙的桃花眼里含着揶揄之色。她的眸子黑白并不分明,眼神似醉非醉,对视时永远漾着撩拨人心的媚色。

    翡涟御错开她的目光,看着伞外的龙卷风,说:“我说过的话绝不后悔,但是其他人就说不定了。”

    “我记住你这句话了。”摇光别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

    两人撑着伞在沙漠中闲庭漫步,瞬息万变的龙卷风在他们身边不断肆虐,已经来来回回折返七八次,愣是奈何不了两人。最后卷起他们周围的黄沙,山呼海啸般升腾起一个巨大的漩涡,撞上黑伞后怏怏离去。

    就在龙卷风离开不久后,黄沙中传出一阵“沙沙”声。

    一只拳头大的黑红色虫子举着两只大钳子从黄沙里钻出,在阳光下那两只大钳子泛着幽蓝色光芒,森冷的色泽,不用猜都知道有剧毒。

    接着,“沙沙”声越来越响,只见松软的黄沙下钻出一只只大小不一的黑红色虫子,两只大钳子咔嚓咔嚓的挥舞着,搅动着黄沙发出“沙沙”声。

    “嗖”的一声,黑伞忽然凭空消失。

    来不及找黑伞的踪迹,两人对视一眼,皆察觉到体内的那道封印稍微松动了一些。

    不知道翡涟御是用什么法子遮掩,摇光虽然恢复的妖元,但那道封印被她设法躲过,外表看上去毫无破绽,不然若是封印被破,施法者肯定有所察觉。

    按封印的松动程度,最多有凝丹境修为,摇光指尖一弹,地涌黑焱“轰”的一声,朝密密麻麻涌上来的虫子烧去,烧成焦黑的虫子尸体传出一股腐臭之味。

    翡涟御没用法宝,举手投足间周围的虫子全部倒下,摇光甚至看不出他是怎么做到的。

    他们杀得快,虫子涌来得更快。虫潮飞快的朝他们围剿而来,后来的虫子踩着虫尸不畏死的朝两人奔来,几乎已经将他们包围,大钳子发出的“咔嚓”声不绝于耳。

    “走。”翡涟御拉起摇光,从唯一一个还没被完全占据的口子强行闯出来,挡在他俩面前的虫子仿佛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撕碎,断肢残甲到处都是。

    “喂喂喂,等等本大爷呀!”大乌迈着小短腿飞快的跟在两人身后。

    近乎围成一个包围圈的虫潮,可以很清晰的看见有一条由虫尸堆出来的空白线路,以凶悍的姿势截断包围圈,最终彻底突破出去。

    *

    斜阳下,两道依偎在一起的身影拉出长长的影子,一望无际的沙漠,似乎永远走不到尽头。

    这是摇光他们在沙漠呆的第七天,这七天中他们每日都会经历各式各样的磨难,两人在对敌中默契渐生,似乎有一种莫名的情愫在二人之间蔓延。

    “你好些了吗?”翡涟御偏过头,十分自然的将摇光额上的乱发别到她脑后,紧抿的薄唇暗示他心底并不平静。

    “疼死了。”摇光撇撇嘴,可怜兮兮的拽着他的胳膊,眼睛里含着一汪氤氲秋水。她的一只脚微微虚空踮起,似乎受伤了。

    “刚刚让你先走你偏要留下,如今伤到骨头,至少要七天才能完全痊愈。”翡涟御墨眉紧蹙,虽然语气中透着责备,但目光中却带着疼惜。

    “如果我先走现在受伤的就是你了,”摇光抬头瞪着他,忽然想起些什么,低下头小声说,“如果之后再遇到刚刚那种情况,你一个人先走吧。”

    翡涟御冷下脸,狭长的眸子夹杂着一丝怒意:“你说什么?”

    “反正如今我脚受伤了,就是个累赘……”

    不远处的大乌一脸沧桑的看着两人,有点怀疑兽生,在它乌大爷眼皮底下打情骂俏实在是太可恶了!

    不过这两个感情发展的速度让它有点看不懂,果然是太年轻了吗?它无奈的摇了摇头。

    话说回来,也不知道以后那只臭狐狸会不会阻止它蹭胸的事业?

    “啾啾,啾啾!”肥啾歪着脑袋看着吵架的两人,有点不明白姐姐为什么不好好走路,一只脚走路好玩吗?

    “傻鸟,你是不是也觉得他们俩不合适。”大乌愁眉苦脸的说,要是美人姐姐真的要和狐狸在一起,它以后岂不是没胸可蹭?!

    那只狐狸那么狡猾,一看就焉儿坏,乌大爷抢不过他怎么办?

    正在这时,一阵地动山摇的震动让在场的两人一兽微微色变,漫天黄沙飞扬,地面开裂,从地底涌出炽热的岩浆,团团金色的火焰从岩浆深处探出。

    “九荒虚真焰!”大乌目瞪口呆的望着从地底涌出来的金色火焰,呆了呆之后用平生最大的劲边狂奔边大喊,“快跑啊你们愣着做什么?”

    开裂的地表渗出的岩浆迅速将黄沙吞没,眨眼之间,原本的沙漠几乎一半都变成火焰的世界,金色的火焰迅速扩散。

    再不离开,就是被地阶顶级灵火九荒虚真焰吞没的下场。

    “你还不走?”摇光推了推翡涟御。

    翡涟御不为所动的笑笑:“当然走,我们一起走。”

    “可是我的脚受伤了,你不觉得我是个累赘吗?”

    “你从来都不是累赘。”翡涟御轻笑一声,听他的语气甚至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说话间九荒虚真焰已经近在眼前,但两人却似乎并没有想逃的念头。

    “我也觉得,我怎么会是累赘呢,明明这么厉害。”

    摇光微微挑眉,原本受伤的脚稳稳当当的站在地上,身上忽然妖力暴涨,无形的火焰以一种无所畏惧的姿势直接对上九荒虚真焰。

    焚帝天火虽然是燃烧神念的无形火焰,好歹是媲美三大真火的天阶灵火,别说是九荒虚真焰的虚影,就是真的来了她也不怕。

    翡涟御则手一挥,一圈无形的界场之力笼罩在两人周围阻隔住漫上来的岩浆,仿佛二人身处另一片空间。

    焚帝天火与九荒虚真焰对轰,巨大的灵力波动直接震碎了幻境一角,摇光再接再厉,沟通肥啾一起将九荒虚真焰重新压回地底。

    “哗啦,哗啦”一声轻微的响动,却震彻了整个幻境。如同冰雪消融般,周围的一切都在慢慢消失。

    “有点意思,竟然以这种方式闯过了幻境。”一个娇柔的女声忽然响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