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穿书)我有盛世美颜 27.027

时间:2018-04-23作者:施夷光

    听见大乌的话, 摇光状若无意的和翡涟御交换了一下眼神,瞥见他略显苍白的脸颊,心里有些奇怪。

    这厮到底在图谋些什么?这儿这么大动静不会是他干出来的吧?

    “你将它抓回来, 身上没有什么异常之处?”摇光压下疑惑,继续追问大乌。

    讹魅兽是大乌抓回来的,它却丝毫不受魅毒影响, 到底是讹魅兽的缘故还是它本身的缘故?

    大乌停止啃鸡毛的动作, 又大又亮的眼睛滴溜溜的转:“嘿嘿, 你是指魅毒,本大爷可是百毒不侵的神兽,怎么可能因为一点小小的魅毒中招?”

    “不会是你俩刚刚中了魅毒才跑去湖里洗鸳鸯浴吧……嗷嗷嗷, 早知道本大爷应该也留下来……不行,我也中了魅毒, 要和小姐姐一起去湖里洗澡!”它懊恼得在地上不停翻滚, 原本灰白色的皮毛彻底变成灰扑扑的抹布。

    摇光忍无可忍, 脚尖一抬,把它踹进不远处的湖泊里:“百毒不侵?呵,去洗吧, 洗干净再上来。”

    她还没听过灵犀兽百毒不侵的,这只灵犀来历诡异满嘴花花,不像刚出生的懵懂幼崽,一言一行都秉承它祖先遗风, 也不知道和那只被紫霄神雷砸死的灵犀是什么关系。

    在灵犀秘境出生的灵犀兽, 啧, 是那只灵犀转世重生也说不定。

    等她收回脚,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旁边还有一个人,摇光清咳一声,生硬的转移话题:“那个,你饿吗?”

    翡涟御看着鸡毛满地的现场,捏了捏眉心有些无奈,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天气或许有变,还是快找栖身之所吧。”

    几乎在他话一说完,原本还烈日炎炎的晴空忽然乌云密布,如果不是猜到这个幻境是剧情中的某个变态副本,摇光几乎要以为这一切是他搞的鬼。

    “啾啾在东边找到了一个山洞,我们现在就过去?”摇光抬头看了眼天色,粉色菱唇微微抿起,这么阴沉的天色,她总觉得会有不好的事发生。

    “喂,你们等等我呀!”等大乌好不容易从湖里爬上来,看见已经准备动身的两人,撕心裂肺的大吼。

    “我的鸡,我的鸡呀!你们怎么连鸡都不要了!”它叼着那几只火灵鸡去追摇光。

    摇光嘴角一抽,蜃妖的蜃气所化的火灵鸡,反正她是不敢吃。

    翡涟御听见大乌的话,步履微顿,狭长的眸子染上一缕笑意:“下次姑娘还想踢它下湖,子御可以代劳。”

    子御是谦称,不过能让翡涟御用谦称的平辈里就那么几个,摇光蓦然听见他这么说竟然有点儿受宠若惊。

    她眼睛眨了眨,偏头冲他扬唇一笑,眉眼弯弯:“那下回就劳驾公子了。”

    大乌甩干一身水,好不容易小短腿跟上他们的步子,听见两人的对话简直气得毛都炸起来了。

    “呜呜呜,铝们杜想机夫蹦哒夜……”它叼着火灵鸡口齿不清的说。

    “乖,出去再带你去吃好吃的。”摇光毫无诚意的随口敷衍道。

    *

    两人在山洞里安顿下来,白天还好,入夜之后,山洞里的的篝火根本抵御不了骤然下降的气温。寒风钻进洞口,摇光这个失去妖力的战五渣躲在火堆旁瑟瑟发抖,感觉这火根本不顶用。

    她觉得她还是太天真,做一个失去妖元的普通人,不仅要承受种种不便,还要学会忍饥捱冻。

    饥寒交迫下,一股强烈的睡意让她几乎没什么抵抗力,上眼皮黏着下眼皮不肯离开,觉得这样一直沉睡下去也好……

    “啊啾!”她抱着大乌迷迷糊糊的打了个喷嚏,挤在她边上打瞌睡的肥啾误以为在叫它,扑腾着翅膀挤到她怀里一起抱团取暖。

    “大胸……美人,美人姐姐,胸……”凭借一身温暖皮毛成功挤到摇光怀里的大乌,连睡梦中的癔语都充满着喜悦和满足。

    一人一鸟一兽挤在一起取暖,看起来有些滑稽,又莫名有些温馨。

    原本盘坐在摇光对面闭目养神的翡涟御,忽然间睁开眼瞥了她一眼,从衣袖中取出一支短笛,放在唇边。

    清远悠扬的笛声,如潺潺流水,又如清风拂松,在阴冷的山洞里不停回荡,无形的灵波有条不紊的往昏睡中的人身上涌去。

    已经被拖入梦境的摇光隐约听见断续的笛声,下意识根据笛声的指引,从梦境里挣脱出来。

    “嗯?”她嘤咛一声,有气无力的揉了揉眼睛。

    “是魇兽。”看摇光已经醒来,翡涟御神色从容的收回短笛,声音淡淡的解释道。

    魇兽以梦为食,一旦沉浸在魇兽编织的梦境中,就会变成魇兽的养料,永远醒不来。

    摇光半阖着眼迷迷糊糊的点点头,看上去还没完全清醒,她艰难的伸出手揪起还在睡梦中的大乌和打瞌睡的肥啾。

    “嗷嗷嗷,我的大胸!”大乌哀嚎了一声幽怨的看着摇光,然后又贼兮兮想重新扑到她怀里,被摇光揪起来,扔到篝火旁。

    温暖的火堆旁,大乌缩做一团重新陷入美梦中。

    用手拍拍脑袋,摇光艰难的撑开眼皮,然后一声不吭的起身,走到翡涟御身边坐下,脑袋靠在他肩上。

    翡涟御背脊一僵,大概没料到她会做出这种举动,也不习惯如此亲昵的动作。

    “你身上好暖和,看起来好像一点也不怕冷。”摇光半眯着眼抱着他的胳膊轻声呢喃,刚睡醒的声音,相比平常多了一股慵懒和娇气,像羽毛轻轻拂过,丝丝缕缕勾得人心里发痒。

    “女属阴,体质天生比较怕冷罢了。”或许是压低了声音,翡涟御的声线比起平日的清朗,更多了一丝低沉醇厚。

    “我们能不能打个商量……”没有推开她,摇光愈发得寸进尺,她懒洋洋的枕在他肩上,声音又娇又柔。

    翡涟御偏头看了她一眼,暗示她演得太过了。

    摇光假装没有看见他的暗示,仰头看着他小声嘀咕:“你亲也亲了摸也摸了,抱抱又能如何?”

    演戏她才是大佬好嘛,既然要演在险境中互生情愫的情侣,就应该主动出击,像他这样磨磨叽叽靠细水长流来实现“日久生情”,不知道何年何月这个“日久生情”有能达到幻境的标准?

    既然他矜持,大不了她吃吃亏“女追男”总行了吧。

    翡涟御看出了摇光眼中的暗示,无奈的张开双臂,就见某人心满意足的窝在他怀里,寻了个舒服的角度,眯上眼睛。

    实际上妖族中女追男时有发生,女妖热情野性,对于追求伴侣往往比男妖更放得开,甚至发生过女妖直接武力镇压追求对象的事情,因为摇光的种种行为并不算特别。

    但对于翡涟御来说,怀里的人实在是个意外,打破了他很多第一次。在这个幻境中,因为某种原因,他又不得不营造出一种陷入情爱的假象。

    他并不需要过多特别的人占据他的心神,翡涟御低头看了眼埋在他怀里的人,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神色。

    “好困呐……”怀中的人眯着眼曲起一根手指,放在嘴里咬了一口,疼痛让她暂时脱离了瞌睡,但大约是咬得太狠,指节上的牙印异常明显。

    翡涟御看见她的动作薄唇微抿,似乎怕她的手受伤,取出一张手帕包住她的手,握住,低声说:“睡吧,有我在,没事的。”

    说这话时,他的声音温柔轻缓,带着安抚人心的魔力,但仔细看他的眼睛就会发现,他的眸子深处满是平静和漠然。

    原本已经快要睡着的摇光,听见了他的话,原本蹙起的眉放松下来,呼吸逐渐变得绵长而有规律。

    靠,居然嫌她手脏,她记住这个魂淡了。

    *

    一夜过去。

    摇光从树叶堆铺成的“床”上醒来,阳光透过树隙打在她身上,暖融融的。她看着眼前绿莹莹的树冠,有一瞬间迷茫。

    她是谁?她在哪?……不对,她不是在山洞里吗?

    揉了揉眼睛,摇光支起身向四周看去,发现周围只有她一个人。

    奇怪的扬了扬眉,她在识海中沟通啾啾,还没和它说几句话,欢快的啾啾声直接传入她耳朵里。

    她转过头,看见翡涟御从不远处缓缓走过来,身边跟着一兽一鸟。

    阳光洒在他的白衣上,为他镀了层耀眼的金色,宽大的衣袖随风猎猎。他步履优雅的走来,风姿奇秀,仿若天人,让人担心似乎下一刻就要羽化飞升。

    “你去哪了?我还以为你一个人悄悄走了呢?”摇光心里暗骂了句大骚包,站起来冲到他面前牢牢的抱紧他的腰,娇声娇气的抱怨,似乎十分害怕。

    “去找了点东西,你能不能先松手?”她埋在翡涟御胸口,上面传来的声音虽然极力温和,但听上去还是有些不堪忍受。

    胸腔传来的震动暗示着身体主人的隐忍,摇光绷住笑,瞪着无辜的眼神恋恋不舍的松开他。

    少年,腰不错,摸上去很有手感。

    翡涟御把手里的果子递给摇光,脸色有些发青,如果不是条件不允许,他现在就想沐浴更衣。

    “你特意摘给我吃的?”摇光接了果子,眨眨眼问。

    “嗯。”翡涟御声音有些冷淡,似乎还没从她“真情流露”的震动中缓过来。

    摇光趁他不备,踮起脚在他脸上轻啄了一口,脸上憋出一层红晕,声音细若蚊呐:“谢谢,这是奖励。”

    说完不等他反应过来,就捂着脸“娇羞”的跑远了。

    哼,让你昨晚嫌本仙女脏,有本事把脸撕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