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穿书)我有盛世美颜 26.026

时间:2018-04-23作者:施夷光

    “砰!”平静的碧波忽然砸出一个巨大的水花, 两道紧紧纠缠在一起的白色身影沉入湖底。

    被冰冷的湖水包裹住,摇光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她此时双手攀着翡涟御的脖颈,两只脚牢牢的夹住他的腰, 整个人像条蛇般缠在他身上。

    近在咫尺的脸颊,那双狭长的眼眸正目光淡然的看着她。摇光下意识想张嘴,没等她有所动作, 近在咫尺的脸陡然间无限放大, 一个软而薄的东西贴在她唇上。

    “别说话。”

    一个声音在她识海中响起。

    摇光眼睛瞪圆, 惊疑不定的看着他,连要推开他的动作都忘了。

    识海中又响起几句话,她眼睫微颤, 轻轻的眨了眨眼。

    两人目光相接,翡涟御依旧还是那副冷静的模样, 仿佛主动亲人的不是他。将要交代的话说完, 他微微后仰, 想要结束这个吻。

    摇光横了他一眼,恶狠狠的勾住他的脖颈往前按,二人的唇再度贴在了一起。

    翡涟御的态度, 简直是对她女性魅力最大的侮辱!他刚刚亲的应该是小仙女的小嘴,而不是一块肉!

    她眼带挑衅的看着他,接着故意探出舌头沿着对方唇形勾描,在他的唇峰处流连、摩挲。半眯的桃花眼, 上翘的眼尾氤着一层淡淡的媚色。

    箍在她腰肢的手微微收紧, 翡涟御眼睛半阖, 纤长的睫毛在眼睑下投出一片扇形阴影,神色安然,仿佛任由摇光为所欲为。

    “公子这副模样,像极了密宗的那些无趣僧人。”微哑的娇软女声还有些微喘,如一坛醇香的烈酒,懒洋洋软绵绵,撩人心弦。

    翡涟御眼睫微颤,抬眸扫了她一眼,摇光回敬了他一眼,接着一条腿悄无声息的移动位置,用膝盖轻轻碰了碰某个地方。

    “你不会不行吧?”

    这声好似情人间的呢喃加上挑逗的动作,成功让翡涟御喉咙里溢出一声几不可闻的闷哼。他猛地睁开眼,眼睛深处闪过一簇火光,摇光甚至有一瞬间觉得湖泊里的水都快要沸腾起来。

    炽热的胸腔,紊乱的呼吸,湖底的两具躯壳严丝合缝的交缠在一起,二人俱是白衣长发,青丝如海藻般缠绵起舞,几乎要分不清谁是谁。两人唇齿相依,耳鬓厮磨,喘息汹涌而热烈。

    平静的湖泊水汽蒸腾,整个湖面竟渐渐聚起一层朦胧白纱。

    云气缭绕的湖面,半晌后,“哗啦”一声,钻出两个脑袋来。

    摇光倚在翡涟御怀里,气息奄奄,原本飞扬的眸子此时倦怠的半掩着,一张脸艳若桃李,眼角的媚色仿若栖霞,美不胜收,红滟滟的唇瓣有些微肿。

    翡涟御低头看了眼偎在他怀里的人,喉间微微有股痒意,仿佛有千万只蝼蚁在他四肢百骸里跋涉攀援,勉强压制的火毒再度蠢蠢欲动。

    他闭上眼,竭力保持灵台清明,抱着怀里的人走上湖岸。

    踏上岸,翡涟御放开摇光,两人的头发黏在衣服和脸颊上,有些许还纠缠在一起,显得狼狈又暧昧。一阵风吹过,浑身湿透的摇光被风吹得瑟缩了一下,情不自禁的抱紧自己。

    她第一次觉得,做一个没有妖力的普通人原来这么辛苦。在水下呆了十分钟差点让她窒息而死,到了岸上,没了妖元她连衣服都烘不干。

    摇光原本湿濡的衣服紧贴着身躯,曲线毕露,又因为双手环抱于胸,衣襟的口子敞得更开。

    翡涟御比她高一个头,一眼就扫到了那片雪色和沟壑,下意识记起她在水下大胆的动作。伸手捏了捏有些发痒的喉咙,他脱下自己的外袍递给她。

    摇光用古怪的目光看了他一眼,接过袍子裹在身上,嘴唇微动:“多谢。”

    防尘避水的法衣,果然是居家旅游的首选!不过最让她没想到的是,翡涟御这种洁癖到令人发指的人,竟然会借衣服给她。

    翡涟御淡淡瞥了眼她没有说话,抬脚往前走了两步,似乎在观察些什么,一种莫名的氛围在两人间弥漫开。

    半晌后在摇光以为他不会说话时,翡涟御忽然开口:“还不脱衣服?”

    “哈?脱衣服?”摇光忍不住裹紧了外袍,有些匪夷所思的盯着他的背影。

    “你准备一直穿湿衣服的话就算了。”翡涟御的声音染上一丝戏谑的笑意,似乎猜到她在想什么。

    摇光的脸颊有些发热,她轻哼一声,故意用甜得发腻的声音嗲声道:“人家都快被公子摸光了,公子现在装什么假正经?”

    “姑娘是在邀请我转身吗?”翡涟御显然已经知道该怎么对付摇光,十分淡定的回答。

    再说下去吃亏的还是她,摇光走到一棵树下,一只手抓住外袍的领口,另一只手开始解湿衣服。幸好这件外袍足够宽大,她直接利用袍子的遮掩就将湿衣服褪下。

    “行了,我换好了。”摇光拎着有些长的下摆从树后走出来,原本湿漉漉的长发也被她放下,披散在肩上,微卷的乌黑秀发与雪白的袍子形成强烈的对比。

    翡涟御转过身,看着她微微一愣。

    他的衣服除了领口处的几朵暗绣狐纹外什么都没有,是极简单的宽袖深衣,但也不是谁都能穿。他在很多年前起开始这样穿,除了闭关外,几乎每天都要换一套一样的新衣。

    虽然旧衣不计其数,但他从未见其他人穿过。第一次看见这衣服穿在别人身上,不知为何让他有些许惊艳之感。

    原本在他身上就显得宽大飘逸的外袍,穿在眼前之人身上更显得她腰肢纤细,不盈一握。改成交领的领口,被腰带勾勒出一弧曲线,隐隐能看见秀气的锁骨。

    不合身,却意外合适。带着侵略感的妍丽容貌能将白衣穿出自己独有的风致,她是他见过的第一个。

    “刚刚那只是讹魅兽?”摇光不知道翡涟御心底对她的评价,她捋了捋湿发,想起刚刚那只“灰兔子”,有些咬牙切齿,没想到竟然被一只小妖玩弄于鼓掌之中。

    讹魅兽,是讹兽的一种变种。讹兽外形似兔,能言善辩,浑身充满善意,天生具有让人信服的能力,但讽刺的是,讹兽满嘴谎言,让它说真话比杀了它都难受。讹魅兽除了继承讹兽的“优良血统”外,浑身会散发出一种极难察觉的魅香,如果不小心中招,几乎就相当于吃了春.药。

    “还不算太笨。”翡涟御心神回转,眼中浮起一丝揶揄笑意,视线触到她有些松垮的衣襟,不动声色的移开了目光。

    “好像你也是中招之后才发觉的。”摇光似笑非笑的嗔了他一眼,不甘示弱的反击。

    翡涟御收回四处查探的目光,忽然问:“你会取火吗?”

    “不会,怎么了?”摇光将额前的一缕碎发绕到耳后,漫不经心的问。

    “那就去捡柴吧。”他理所当然的吩咐道。

    摇光抬起的手顿住,指着自己:“捡柴?……为什么忽然要生火?”

    翡涟御找了块稍微干净的地方,嫌弃的拂袖盘坐下,才好整以暇的开口:“晚上不生火的话,你恐怕会被冻死。”

    “让那只鸟去附近看看有没有栖身的山洞,我们今晚恐怕要待在这儿了。”

    “你支使人倒支使得挺干脆。”摇光双手环抱,斜睥着他。

    翡涟御摇头,轻笑一声:“不是支使你,你不会取火,只能将捡柴的任务交给你了。”

    “你会取火?”摇光的质疑直接写在脸上,翡涟御这种出门要带一群侍从的人,怎么可能会物理取火。

    对方神态自若的说:“我有火石。”

    摇光忿忿不平的闭上嘴,拢了拢身上的袍子随便挑了个方向走。

    等她走远,翡涟御才将拢在袖中的手伸出来。除了脸上,他浑身皮肤下游走着无数细小的红线,整个人仿佛一座随时准备喷发的火山。

    他的胸口浮现出一朵若隐若现的花,花心颜色最深,几乎接近黑色,诡异妖艳的花瓣,仿佛有生命般舒展着,那些红线正是从花心蔓延向外的。

    极端的热源让周围的树纷纷落叶,甚至直接将他旁边的一棵树烧出一个大洞,树身轰然向后倒去。

    翡涟御的脸上,不知是头发上的湖水还是汗水,一滴滴顺着鬓角往下,洒落在地,又被高温蒸发。

    不知过了多久,热度终于慢慢消散,最后归于平静,只是地上铺了一层落叶,连树上的叶子都有些焦黄发焉。

    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睁开了眼睛。

    *

    摇光带着肥啾和灵犀满载而归。

    “咦,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摇光看着满地的落叶,扔下手里的柴木,有些吃惊的走到那颗被拦腰烧断的树面前,火苗还在上面烧出“吱吱”的响声。

    翡涟御起身看了眼那棵树,墨眉微抬,没有说话。

    “你们两个,真是太过分了,竟然背着我去洗鸳鸯浴!”灵犀眼睛在两人之间打转,忽然愤愤不平的大喊。

    摇光一掌拍在灵犀头上,威胁道:“不要乱说话。”

    “本大爷才没有胡说……不过你们妖精打架的时间似乎不够长呀!”灵犀同情的看着翡涟御,一副“大兄弟没看出原来你是外强中干的绣花枕头”的表情。

    翡涟御淡淡扫了它一眼,灵犀背脊一凉,屁颠屁颠躲在摇光身后,装作很忙的扒拉着它抓回来的火灵鸡。

    空气仿佛陷入一阵尴尬之中,摇光清咳一声打岔道:“大乌,那只讹魅兽你是怎么抓到的?”

    灵犀自称乌大爷,没透露自己的名字,摇光只好叫它大乌,毕竟相比于单纯的肥啾,这只灵犀是真污。

    “讹魅兽,你说那只兔子是讹魅兽?”灵犀停下扒拉火灵鸡的蹄子,有些奇怪的说,“它自己跳出来,我一下子就抓住它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