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穿书)我有盛世美颜 18.018

时间:2018-04-23作者:施夷光

    “紫幽蝶海好看吗?”青篱冷不丁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

    摇光听见她的问题眸光微闪,点点头答:“如梦如幻,流连忘返。”

    “如此,也好。”青篱怅然若失的笑笑,手一挥,手里的若木朝摇光飞去。

    “后殿有九天息壤,用聚灵阵催生,若木很快就能炼祭成分.身。”

    摇光小心翼翼的接过若木,心里正愁要何年何月才能让若木长成,听见青篱的话不由一喜。

    “多谢前辈提醒,那晚辈就先告退了。”

    青篱盯着摇光离去的背影,半晌后如释重负的喃喃道:“婆婆,娘娘说的不错,是我当初太蠢了。”

    “青主何必妄自菲薄,如今青主能幡然醒悟也为迟未晚。”空旷的大殿凭空响起一个苍老的老妇声音,接着半空中渐渐浮现出一个虚影,正是之前那个姜婆婆。

    “东西我已经送出去的,能不能拿到就要看他的本事了。”青篱眼中掠过一缕讥诮,她眸中阴霾尽去,仿佛放下一桩心事,浑身的清灵之气源源不断向外扩散。

    “恭喜青主勘破情关,此番老身也能向娘娘交代了。”姜婆婆颔首贺道。

    青篱拂袖瞬移,空气中只剩下淡淡余音:“婆婆我先去闭关了,希望出关之时,那个小丫头能给我们制造一些惊喜。”

    “大道无情,天地不仁,是以万物为刍狗,破局之法在四九之外,但愿她不会让娘娘失望吧。”姜婆婆望着后殿的方向,叹道。

    *

    和青篱分开后的摇光绕到了后殿,还没靠近就被一股强大的威压压得喘不过气来。

    幸亏她早有准备,激发身上的灵甲才堪堪抵御住威严。小说里提到在妖皇墓后殿有一尊奇怪的石鼓,女主等人在没防备之下差点被威压逼得差点受伤。

    原本在她手心的肥啾似乎感受不到这股威压,它从摇光手里展翅飞起,落在不远处的一尊青铜小鼎上,扭过头朝她“啾啾”两声,就将整个脑袋埋进小鼎里了。

    摇光受威压所限,只能一步步像蜗牛一般挪向后殿唯一的石案。石案上东西也不多,只有三样东西,一件是小说中出现的那尊石鼓,一件是一个金闪闪的盘子,一件就是肥啾落脚的小鼎。

    越靠近石案威压越大,以至于到最后摇光满头大汗,妖元枯竭,身上的灵甲甚至都产生裂隙,随时有损毁的可能。

    “啾啾!”肥啾等了半天没等到摇光过来,用爪子抓起小鼎,飞到摇光面前。

    “让我拿着?”摇光指了指自己,有些疑惑的接过了肥啾抓过来的小鼎。

    没想到她刚接触到小鼎,周围的威严骤然一轻,忽然的变化让她脚步一滞差点摔倒。

    摇光险险稳住身形,在小鼎的帮助下终于走到了石案面前。

    她先来到金盘面前,小说里女主来那次石案上只有石鼓,现在小鼎在她手里,这个盘子里的东西,应当就是那位所说的九天息壤了。

    息壤号称先天神物,论珍贵程度比星辰砂还贵重,摇光看见盘子里金光闪闪的那捧黄土,呼吸都不禁慢了半拍。

    没等她有所动作,原本安静待在纳物袋的龙玄纳戒忽然从袋子里飞出,而盘子里的息壤也开始颤动,最后更是直接钻进了龙玄纳戒里,与小世界碎片纠缠在一起。

    无形的灵波从小世界碎片里翻腾而出,搅动纳戒内的空间,戒指内的东西除了小世界碎片本身统统顷刻间被搅碎,心疼得摇光手一抖差点没把小鼎都摔了。

    太玄宗的那些刻录着神通秘术的玉简虽然已经被她放在另外的纳戒里,但龙玄纳戒里还是有不少好东西的,现在这些价值几十万上品灵石的东西统统都没了。

    现在更让她头疼的是,息壤没了,不说培育若木,损失算谁的?

    如果妖皇墓没人,她还能当是自己收走息壤,但现在有个疑似  青帝后人的妖尊境大佬在,她难道敢当着对方的面拿走青帝的遗物?

    怕不是嫌命长。

    摇光皱眉注视着悬在半空的龙玄纳戒,因为灵波□□连神识都不敢探入。过了一会儿,碎片里涌动的灵波直接从戒指里泻出,一股浩大古老的力量仿佛正在缓缓苏醒……

    正在这时,石鼓爆发出一道耀眼的白光,直直照射在纳戒上,原本蠢蠢欲动的纳戒逐渐安静下来,最后乖顺的从空中落下,被摇光手一招截取在掌中。

    她顾不得查看戒指内部,好奇的走到石鼓面前,总觉得刚刚那道白光有点儿熟悉。

    眼前这尊石鼓第一眼看上去十分普通,原本光滑的表面有些斑驳脱落,露出里面的黑褐色。而在整个石鼓表面,刻着一段段奇异陌生的图形文字,摇光初次看没有发觉出奇异之处,再盯着看时,顿时整个人都陷了进去。

    一段段玄虚晦涩的至理道韵不断在她脑海中浮现,她仿佛又进入了太古。无尽的黑暗里危险无处不在,充沛的混沌元气中偶尔夹杂着大道碎片,太古神魔挥斥方遒间虚空震荡,最严重时连虚空都崩陷了一角。

    神魂在太古纪元游荡,令摇光险些忘了归途。

    “啾啾,啾啾!”最后是肥啾的叫声惊醒了沉醉其中的她。

    摇光深吸一口气,她竟然在石鼓里得到了姬圣的《无妄经》,虽然不是她预想中的《太易经》,但她隐隐觉得这部道法才是最适合她的。

    这一趟顺利到令她背脊发寒,拿到了令无数妖族梦寐以求的无上道经,解决了《玄女经》的问题,甚至还意外得到了一具若木分.身。

    仿佛有一双看不见的大手在暗中操控这一切,铺好前面的路,就等她上路,而她,不能也无法拒绝。

    *

    摇光回到前殿,发现之前那个妖尊前辈已经失去的踪迹,但却多了一个拄着拐杖看起来风烛残年的老婆婆。

    原来妖皇墓不止有一妖一鸟,摇光在心里腹诽,果然脱离了剧情一切都不一样了。眼前这个老婆婆,修为同样深不可测,看相貌倒比刚刚那个前辈更像守墓人。

    对方没有说话,但被一直盯着看还是让摇光有些不自在,她清咳一声打破沉默:“这位前辈可知刚刚在这儿的前辈去了哪儿吗?”

    对方并未答话,而是看着她眉头微皱,略有些不满的说:“万象境……等你进阶元丹再来这儿一趟吧。”

    摇光不明所以,正准备再开口,对方仿佛看出来她的心思,云淡风轻的说:“既然息壤选择了它,便是与你有缘,你拿去吧。”

    好大方……摇光听了咋舌不已,果然不愧是曾经冠绝远古的妖皇,连守墓人都这么阔绰,息壤都说送就送!

    一枚玉符忽然出现在摇光面前,摇光连忙抓住。

    “记住,到了元丹境,凭玉符进入妖皇墓。”说完这句话,老婆婆所化的虚影就消失不见了。

    对于这种来无影去无踪的老爷爷老婆婆一类人,摇光还是有点不适应,说话永远说半句,话她都听清了,但里面的意思让她有点儿摸不准。

    为什么到了元丹境要回来一趟?有什么事不能一次性说吗?

    不过如果这块玉符真的能无视界域之力来到虚空隙间,倒是一件保命的好法宝。

    “啾啾!”肥啾抓着它的青铜小鼎冲摇光喊。

    “你要和我一起出去?”摇光感知到它的意思,吃惊的说。

    可能是天曜界唯一一只神鸟玱琅,要是进入天曜界,不知会在天曜界掀起多大的波澜,毕竟这样一个血统强悍而灵智缺失的神鸟,如果能培养起来简直就是指哪打哪的战斗机器。

    “啾啾,啾啾!”

    “你是说这个样子很安全,没人能认出你的本体?”摇光皱眉复述了它的意思。

    不对劲,按这只小玱琅的灵智,它表述不出这么多东西来,分明就是有谁在背后教它。

    摇光不动声色的扫视了周围一圈,最后无奈的放弃挣扎。

    修为低没有话语权,既然玱琅要跟着她那就跟吧,说不定关键时候还能当保镖用。

    肥啾把小鼎凑到摇光面前,黑珍珠一样的眼睛依依不舍的看着小鼎,小声的“啾啾”一声。

    “这是……药液?”摇光把小鼎举到自己面前,之前没注意,小鼎底部有一层乳白色的液体,不知道是不是鼎有特殊之处,药香一直封存在鼎中,直到她鼻子凑到小鼎上,才闻到一股奇异的药香。

    “你让我吃?”摇光有些迟疑的看着那层乳白色的液体,这都多少年的东西,不会保质期都过去好万年了吧?

    “啾啾,啾啾!”肥啾点点头,可怜兮兮的看着小鼎,显然十分不舍。

    “能从你嘴里抢食,过期我也认了。”摇光看它的模样顿时一乐,伸出手,谨慎的弄出一小滴药液出来,含进嘴里。

    明明只有一滴,但蓬勃的药力一瞬间发挥作用,让她几乎无法控制横冲直撞的妖元,如同抽髓拔筋般的痛楚使她到浑身发抖,眼前一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