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穿书)我有盛世美颜 6.006

时间:2018-04-23作者:施夷光

    “这位姑娘,我们醉仙楼的这道醉雪鸡,所用食材取自玉坤界的雪翎锦鸡,锦鸡每日均是用紫髓灵米、冰灵泉喂养,而烹煮锦鸡所用的灵酒乃是百年菩提酿,有凝神静气,温养神魂的功效。”

    还没走近,她就听见一个声音侃侃而谈,是一个管事打扮的中年男子脸上带着生意人惯有的和气笑容朝对面的赤发女子耐心介绍道。

    碧蘅天之所以别名叫“三千界道友交流论坛”,是因为这方天地根据资源、界域、规模等的不同划分为小千世界、中千世界、大千世界三类,因此总称三千界。

    大千世界彼此隔绝,而数不尽的小千世界或中千世界围绕着大千世界。当然,想要在大小世界穿行也不是容易的事,各世界之间有无形的界域之力阻隔,只有特定入口可通行。

    天曜界属于大千世界,而玉坤界则属于小千世界,对于天曜界来说,玉坤界最出名的大概就是肉质鲜美、入口即化的雪翎锦鸡。

    “一张嘴谁都会说,谁知道你说的是真的假的?一道菜的价格都能买一瓶上品聚灵丹了。”

    管事的解释没有让赤发女子收敛,她翻着白眼不依不饶的说。

    “闻氏家大业大,还不至于这么小家子气,醉仙楼在整个天曜界有一百多家分店,如果弄虚作假恐怕早就被掀了。”翡涟悠经常来醉仙楼吃东西,听见她的话不禁出声为管事说话。

    “八小姐折煞小的了,主家开几间小店只是混口饭吃罢了。”管事看见过来的三人,挂着谦卑的笑容连连摆手,在看到翡涟御之后笑得更是谦恭。

    摇光抬眼看去,房间里有四五个人,穿着青衣的就是女主秋凝嫊,她相貌清秀有余,甚至还比不上旁边的安葵,不过一双清凌凌的杏眼倒是教人眼前一亮,最重要的是,她身上有股十分干净纯粹的气息,容易令人产生好感。

    离她不远处身着玄衣的高大男子,相貌英气俊朗,深紫的瞳孔寒光凛凛,给人一种不敢直视其颜的感觉,五官轮廓和涂星阑有些相似。

    而一直找茬的正是人身妖魂的安葵,她一头红发分外显眼,身形娇小羸弱,瞳仁深处的暗红中藏着一股不易察觉的暴戾之气,此时她转过身看向三人,目光在翡涟御身上停了停。

    “恭喜涂兄得证元丹。”翡涟御看着玄衣男子,脸上挂着令无数女妖目眩神迷的笑容贺道。

    涂星瀚扫了眼他身上的气息,眸色微沉,接着摇摇头叹道:“还是不及你……不过我的穷极天宇诀已经大成,不知你可有兴致一试?”

    早年他和翡涟御在一处秘境各得了一项神通,他的是与空间法则相关的穷极天宇诀,翡涟御则是得到了与时间法则相关的奥极天宙诀。

    “你们怎么一见面就想着打架,多没劲呀!”翡涟悠不满的插嘴道。

    接着她走到秋凝嫊面前,笑吟吟的问:“这个姐姐刚刚是跟我三哥一起来的,小八还不知如何称呼姐姐呢?”

    被她一打搅,涂星瀚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他视线触到秋凝嫊,有一股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柔色。

    秋凝嫊则有些尴尬的拉了拉一旁的安葵,看了眼站在后面的翡涟御,有些不确定的开口:“我姓秋,名凝嫊……这位是安葵,你说的三哥是公子御?”

    在天曜界,称呼大族天骄,通常会加“公子”二字以示尊称,因此外人多以“公子御”称呼翡涟御。

    “这是族妹,”翡涟御点点头,却不欲多做介绍,明知故问道,“之前秋姑娘说要等的人就是涂兄?”

    在得到确认的消息后,他若有所觉的看着涂星瀚:“看来涂兄与秋姑娘渊源不浅。”

    听他话里的意思,摇光推测出了事情大概,原来翡涟御在醉仙楼的门口巧遇了等涂星瀚的两人,不知道为什么两人没等涂星瀚就跟他一起进来了。结果请客的正主迟迟未到,一起进来的冤大头也借故失踪,东西吃到一半,安葵一看账单就炸了。

    按女主的性格,肯定不会特意来醉仙楼吃饭。而且主人未到就开始点单吃东西未免太失礼了,女主不会这么不着调,所以唯一的问题还是出在安葵身上。

    她好像和小说里的性格有些不同,至少在小说前期她十分安静谨慎,而不是像现在这么胆大无脑,似乎有所倚仗。

    翡涟御的反应也有些古怪,明明带她们进来的他,却又在她们进来之后不管她们,他葫芦里在卖什么药?

    一直在旁边当壁画的管事此时有些迟疑的问:“不知几位可还要点单?”

    “刚刚可是这里的东西不合安姑娘的胃口?”翡涟御狭长的狐狸眼盯着安葵看,深幽的瞳孔闪过一道奇异的蓝光。

    “我和秋姐姐是无依无靠的散修,这儿的东西恐怕一杯水都喝不起。”安葵挤眉弄眼看了眼一旁的管事说,她身形单薄瘦小,大大的瞳仁镶在一张巴掌大的脸上显得有十分乖巧,但眼中的桀骜与狡黠透露出她的不安分。

    摇光挑了挑眉,这话也太谦虚了,女主好东西可不少。只是看起来安葵也不像之前她想得那么无脑,那她今天是专程来拉仇恨的?

    正想着,忽然安葵一下子窜到她面前,一脸好奇的问:“你是谁?为什么要遮着脸,是长得不能见人么?”

    说完就要用手掀起她戴的幕篱纱幔。

    “休要无礼!”青雀轻而易举拦住堪堪凝丹境的安葵,因为顾忌涂星瀚的关系,只能挡在摇光面前,防备安葵再靠近。

    “小葵你今天是怎么了?”秋凝嫊也被安葵的异常惊了惊,她皱眉上前拉住安葵,想走到摇光面前道歉,却被青雀拦了下来。

    “你这人好无礼,恐怕要关起来不能见人的是你!”翡涟悠本来对和她三哥一起进来的又与涂星瀚扯上关系的人族女子有些好奇,却见这个叫安葵的女人一直上蹿下跳,举止跳脱令人不喜。大庭广众之下,她看着都觉得丢脸。

    翡涟悠上前拉着摇光的胳膊,娇声娇气的朝两人说:“摇光姐姐,你摘下幕篱,也好让这位安姑娘看看到底是谁丑得不能见人。”

    “是我不请自来,唐突几位了。”眼看一出好戏波及到自己,摇光带幕篱只是图方便,也不矫情,从善如流的摘下幕篱。

    “你你你……你是清璇仙子?”一直行为跳脱的安葵紧紧盯着她的脸,结结巴巴的问,一张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蹿红。

    “我名摇光,你说的清璇,如果没有别的人,大概就是我了。”

    对于不按剧情出牌的人,摇光向来报以极大的兴趣,她原本冷淡禁欲的脸上忽然染上一缕春风,犹如皎月破云,那张美到虚幻的面庞突破层叠云雾,展露出的风华比幻魔施展“天魔魅法”还要勾人。

    碧蘅天暗中有一句戏言:清璇施天魔魅法,同境界举世无敌。虽然是调侃,却也不是无的放矢,至少摇光当初第一次照镜子,盯着那脸也足足有好几分钟没回过神来。

    “清璇仙子,刚刚是小葵孟浪,多有得罪,冒犯之处还请见谅,我代她向仙子道歉。”秋凝嫊收回眼中的惊艳,一脸郑重的说。

    “无妨。”摇光暗自点头,不愧是女主,目光清明,心志坚定,就是那股从骨子里透出的韧性与骄傲才能吸引住那么多人的目光吧。

    她的目光从秋凝嫊的脸上扫过,视线轻轻扫过她脖子上戴的玉牌。如果剧情不变的话,就是那块玉牌里,关着男主啸月妖尊。

    说起来男主的真身似乎是一头混沌,同样作为荒古四凶之一,涂星瀚没看出安葵的底细是修为不足,忌无赦可是修行不知岁月的老妖怪,没道理看不出安葵的底细,为什么他到目前为止都没提醒过女主。

    想到接连遇到两个不按剧情走的人,摇光不由叹息,小说果然只能作为参考,真实的世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思,不是一本小说可以概括的。

    她又将目光投向一旁的男二,果然是属于女主的男人,他是鲜少能在第一次看见她的真容后还能迅速保持清明的人之一。

    “仙子也是来吃饭的么?”从刚才起一直用炽热目光痴痴盯着摇光的安葵,眼神发光的问。

    摇光回过神看安葵,顿时心里有些发憷。这种眼神她看得太多了,现在从一个姑娘眼中看见,还是让她有点起鸡皮疙瘩。妖族男女不忌的传统她知道,可是被这位缠上简直就是噩梦。

    原著里安葵不是死缠着翡涟御不放吗?为什么她现在觉得她有危险。

    难不成,安葵苦追翡涟御,是因为原主死得早?

    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我已经吃过了,安姑娘请慢用。”摇光重新摆出一副生人勿进的冰冷模样,思索该如何从根源上杜绝安葵危险的想法。

    *

    从醉仙楼脱身后,摇光仔细回想了醉仙楼的遭遇,联系到小说剧情,她渐渐理出一条思路来。

    虽然当初把安葵的妖魂调换进人身的那个人手法十分高明,连安葵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妖,但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总会露出一些蛛丝马迹。梼杌生性暴虐,极好美色,情绪波动剧烈下妖魂之力甚至会失衡……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翡涟御已经知道安葵的底细了,甚至在小说里安葵身世揭开,其中也有他的一份功劳。这样反推的话,翡涟御和安葵两人的行为就都有了解释,翡涟御肯定在安葵身上动了手脚,方便印证他的想法。

    可是,她总感觉这个安葵身上似乎还有别的秘密。

    “姑娘,越五姑娘的消息我已经拿来了。”青雀捧着一枚薄薄的青色玉片进来。

    摇光神念进入玉片,一目十行的浏览着关于越向柔的消息,当看到某几段话的时候,嘴角越扬越高。

    “有趣,果然水越浑鱼儿才越安全。”

    主角配角已经粉墨登场,她这枚小炮灰也该功成身退拥有自己的故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