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皇纪 第1086章 对错

时间:2018-04-23作者:踏雪真人

    ,精彩小说免费!

    当今皇帝名元和,号正武帝,是黄金十二星中金牛星主。性格刚毅自负,做事手段强硬凌厉。

    自从元和登基之后,对皇族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治理。很多无视国法的皇族,都受到了严惩。

    在这个过程中,元和也筛选出了一批精英。接着,他又对八大豪门下手,清理了众多违法乱纪的豪门子弟。

    经过雷霆手段的打击治理,贵族们都老实了。帝都这潭被搅乱的水,也恢复了几分清明。

    这种从上而下的治理,当然也得罪了了许多人。尤其是八大豪门。背地里,他们也不知搞了多少小动作。

    但元和占据大义,又手握皇权,自身还是强大金牛星主。不论是明枪还是暗箭,都对他没有多少威胁。

    在打压八大豪门的过程中,皇权也得到了极大巩固加强。八大豪门不敢造反,就只能乖乖伏低做小,老实听话。

    几十年下来,八大豪门都已经习惯了皇帝的强势。所以,哪怕知道高正阳身上有七杀星主秘术,夜星盛也不敢私自截留下来,急急忙忙去找皇帝禀告。

    这也正武帝几十年的积威,让八大豪门都怕了。

    同理,夜星盛为什么想把夜星纱嫁给元瑞,就是想和皇帝拉上关系。

    当然,八大豪门和皇族共同治理帝国千年,彼此间不知联姻多少次。随便怎么论,都是真正的亲戚关系。

    但这种亲戚关系,已经没有意义。关键是和现在的正武帝建立亲近关系。

    在这个紧要关头,夜星盛更怕惹出事情来。哪怕高正阳的七杀星主秘术并不完整,他也不愿意冒任何风险。

    不过,话说回来。要真是高正阳有完整的七杀星主秘术,夜星盛也不确定自己会怎么做。

    元家能当一千年的皇帝,凭的就是破军星主秘术。真要有完整七杀星主秘术,那夜星家也可以当这个皇帝。

    不过,考虑再三,终究是风险太大,却未必会有收益。这个买卖做不得。

    夜星盛驱车来到皇城内城,通报之后,得到了皇帝召见。

    毕竟是夜星家主,虽然只挂着国公的名号,并没有真正的官职,正武帝还是要给面子。

    进了内城,夜星盛虽然身份尊贵,也没资格再坐车了。在太监引领下,夜星盛穿过几重宫殿,来到了皇帝御书房。

    在门外等了一会,才有一个老太监走出来,高声宣夜星盛觐见。

    跟着老太监进到御书房里面,远远就看到正武帝元和坐在书案后面,身上穿着深蓝金星长袍,正在那看书。

    夜星盛被元和狠狠的治理过几次,对他极其畏惧。远远就深深鞠躬,高呼万岁。

    元和放下书卷,看了眼夜星盛,“许久没见老国公,你到是更见老了。来人,赐座。”

    皇帝不太看的上夜星盛,但到底地位不一样,年纪又大了,态度还是带着几分客气。

    夜星盛急忙施礼谢过,等坐稳了,这才说:“陛下,老臣的孙女带回来一个山野之人,他好像身怀七杀星主秘术。此事非同小可,老臣不敢独断,还请陛下示下。”

    “七杀星主秘术?”

    皇帝似笑非笑,这个消息已经传遍帝都,他怎么能不知道。夜星盛没来之前,下面就已经开始调查高正阳这个人了。

    北斗军已经行动,从四面包围了高正阳的住宅。只等他一声令下,就能把高正阳生擒活捉。

    不过,夜星盛既然还算明白,皇帝就给他一个机会。反正高正阳身在帝都,想跑是不可能的了。

    夜星盛当然也清楚自己来晚了,皇帝什么的知道了。但有些话却不得不说,姿态也一定要表现出来。

    他把关于高正阳事情,详细的和皇帝禀报了一遍。当然,他这个详细也是删减了许多内容。

    有些内容没必要让皇帝知道,有些内容无关紧要。只要把来龙去脉交代清楚,让皇帝明白他们夜星家并无谋反之心,就足够了。

    等夜星盛说完,皇帝微微点头,“原来是这样。”

    夜星盛讲的许多内容,只有夜星成和夜星纱才知道。皇帝虽然知道高正阳的来历,短时间内却不可能调查的太详细。

    皇帝沉吟了一下说:“老国公,高正阳来历不明,又凶狠好杀。这样的人,必须交给朝廷,查明来历,以绝后患。”

    他对夜星盛说:“就麻烦老国公出手,生擒此人。如何?”

    夜星盛心里一沉,皇帝看似客气,但也只是客气,可没有他推脱的余地。只能一咬牙,“老臣一定生擒此人,交给陛下处置。”

    “那就辛苦老国公了。”

    皇帝对夜星盛点点头,“事关重大,老国公就不要耽搁了。”

    夜星盛无奈,只能起身鞠躬施礼告退。从御书房出来,夜星盛老脸上一片苦色。

    这件事可没那么好办啊!

    高正阳星力修为看着不强,却轻易击杀了罗傲等众多顶级杀手。又精通七杀星主秘术,谁知道会有那些诡异变化神通。

    想杀高正阳不难,可想要生擒活捉他,就真的不容易了。

    夜星盛想了几个办法,却都没有十足的把握。他急匆匆赶回家里,把家里的几个强者和夜星成都叫来。

    一群人商量好一会,也没有拿出什么万全之策。

    主要是高正阳来历诡异,一身的秘术神通深不可测。想杀他只管全力以赴,总能弄死他。但想要生擒活捉,就要拿捏好分寸。

    用力过大,就会杀死高正阳。用力不够,可能会被高正阳跑了。

    见众人都没什么好办法,夜星成提议说:“高正阳对小纱很喜欢,不如让小纱去动手。”

    他说:“家里不是有醉神酒么,让小纱送过去,给高正阳喝上一杯,就能轻易擒下他。”

    众人一听纷纷点头。这个办法自然很卑鄙,但只要能达到效果,手段无需在意。

    夜星盛也点头说:“这个办法不错,就让小纱去。”

    然后又说:“我去请老祖,万一有出了问题,也不会让高正阳逃了。”

    不能生擒活捉,就只能打死高正阳了。夜星盛相信,皇帝也是这个意思。在这件事中,唯一需要冒险的只有夜星纱。

    但为了家族,夜星纱冒点风险也是应该的。再说,这个麻烦都是她惹出来的。

    所有人中,夜星成和夜星纱的关系最好。但为了防止夜星纱闹别扭,他还是请夜星盛跟着一起。

    两个人来到夜星纱的住处,她正在房间里发呆。这几天出了很多事情,夜星纱脑子有点乱。

    说实话,她觉得元瑞不错,但就像一般朋友,并没有什么特殊感觉。想到要嫁给对方,心里多少有点不甘。

    看到三哥和家主突然到来,夜星纱吓了一跳。她属于被软禁了,消息比较闭塞。自然还不知道昨天晚上出了大事。

    夜星盛对夜星纱虚按示意:“坐吧,不用紧张。”

    夜星纱却更紧张了,她这个祖父一年都不和她说一句话,主动上门,又这么和颜悦色,绝不会有好事。

    “你坐吧。”

    夜星成在夜星纱对面坐下,柔声安慰她说:“这次家里有点小事要你做……”

    夜星成也不瞒着夜星纱,把事情简单说了一遍。最后说:“事情很简单,你就让高正阳喝了酒,就可以了。”

    顿了下又说:“有需要的话,你可以和他一起喝。酒没毒,只是让人沉睡安眠。事实上,睡醒一觉后,反而对身体大有裨益。”

    夜星纱比较傻白,但终究不是真傻。她立即意识到事情不这么简单,“你们要做什么?”

    “你别想太多了,我们只是想和高正阳好好谈谈。”

    夜星成怕夜星纱有压力,让高正阳看出破绽,骗她说:“高正阳动手就杀人,太危险了。我们只是防止出事。”

    夜星纱怀疑的看着两个人,然后缓缓摇头:“别骗我,你们是要对高正阳不利。他救过我,我不能去害他。”

    “混账东西!”夜星盛很恼怒,扬手给了夜星纱一个大耳光,把她打倒在地上。

    夜星纱捂着脸,不能置信的看着夜星成,她从小娇生惯养,虽然总被呵斥,却从没挨过打。夜星成一个大耳光,让她完全无法接受。

    她瘫坐在地上,脸色连变,然后眼睛一红,眼泪夺眶而出。

    夜星成很不耐的喝叱:“不许哭。”

    一家之主冷厉严酷的态度,让夜星纱真是不敢哭了。她愣在那里,不知该怎么做。

    夜星成冷然说:“家族生你养你,现在是你是回报家族的时候了。还讲什么虚伪的道义,还耍小孩子脾气,你以为这是游戏么?一个不好,夜星家就要族灭人亡。你到底是没长脑子还是没长心?”

    夜星纱被训斥都懵了,不知该如何回应。

    “小纱,不要想那么多了。什么救命恩人,和家族相比一文不值。”

    夜星成扶起夜星纱,柔声说:“家族的成败兴衰,都在你身上。你要承担起重任。你不考虑自己,总要考虑我们的父母,考虑弟弟妹妹,考虑哥哥姐姐……”

    时间紧迫,夜星盛和夜星成只能用比较粗暴的手段,一个红脸,一个白脸,对夜星纱进行说服教育。

    好在夜星纱终究从小受的贵族教育,底层的人在她看来并不算是真的同类。她对高正阳也是厌恶居多。

    刚才的话,不过是本能的一种推脱。说实话,她根本不在乎高正阳死活。被说服教育了一通,她虽然还有点不情愿,却只能答应。

    夜星盛和夜星成也松了口气,就怕夜星纱突然犯傻。只要她明白轻重,事情就好办多了。

    等看时间到中午了,就有仆人给高正阳送了一桌子丰盛菜肴。

    夜星纱提着一小坛醉神酒,也跟着到了高正阳的房间。

    “老婆你来了。”高正阳看到夜星纱,到是满脸笑容,颇为高兴。

    他目光一转,又看到了夜星纱手里的酒坛,更高兴了,“居然还知道带酒,不错不错,你终于有了点老婆样子。”

    夜星纱很尴尬,心里又有点发虚,只是对高正阳强笑了一下,罕见的没有反对他的称呼。

    高正阳到有点意外,他审视着夜星纱说:“你今天有点不对劲啊?”

    他看到夜星纱脸颊上还带着点红肿,不禁有些奇怪:“老婆你被谁打了?”

    夜星纱放下酒坛,捂着脸颊,掩饰的说:“没事。”

    “老婆,谁打你了,我给你出气。”高正阳豪气的说。

    “还不是因为你,被家主责问,我答不上来,他恼怒之下就打了我。”

    说起这个,夜星纱是真的特别委屈,眼泪哗哗的冒出来。

    高正阳一扬眉:“家主也不行,我去弄死他帮你出气。”

    说着他就要起身,夜星纱急忙按住他手臂,劝说:“他到底是家主,算了。”

    夜星纱说着明眸一转,露出探寻之色:“我们认识这么久了,我还不知你是哪里的人?”

    “山里人。”高正阳一笑,随口应了一句。

    夜星纱有点不满意的皱眉:“你还要娶我呢,连实话都不说。”

    高正阳说:“就是山里人啊,没骗你。”

    “那你跟谁学的星术?”夜星纱又问。

    “我还真没师父,一身本事都是天授。”高正阳说着得意大笑。

    夜星纱自然是不信,但她也不擅长套话,问了两句不得要领,就不耐再问。

    她打开酒坛,给高正阳倒了一杯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你救过我好几次,我还一直没有正式感谢你。这一杯,谢你的救命之恩。”

    醉神酒颜色金黄,淳厚粘稠,倒在酒杯里就如同蜂蜜一般。散发出的酒香更是清新。只是闻着,就让人精神大振。

    高正阳端起酒杯看了看,赞说:“好酒。”

    但他转即又把酒杯放下,对夜星纱说:“但我们这样的关系,说谢就太见外了。更无需喝什么酒。”

    夜星纱眼看高正阳端起酒杯,然后又放下了,心里跟着一起一落好不紧张。她有点无奈,高正阳要是喝了,大家不是都省事了。

    她只能劝说:“这是极品的好酒,是我从家里偷拿出来的,不管为什么,我们都要喝一杯。”

    高正阳摇头:“喝酒是小事,我现在是有几个关键的问题想不通,无心喝酒。”

    见高正阳完全没有喝酒的意思,夜星纱只能放下酒杯问:“你有什么想不通的?”

    “关于七杀星主秘术的一些问题。”

    高正阳突然问夜星纱:“对了,你们家大业大,应该有相关的七杀秘术吧,借我看看。”

    夜星纱眼睛一转说:“我家里有一些七杀秘术。只要你喝了这杯酒,我就去给你拿。”

    “只要你拿来,我就喝。”高正阳很坚决的说。

    夜星纱看高正阳那么坚决,也有点无奈。她想了下站起身,“我去拿。”

    说着,夜星纱快步出了院子。她走了没多远,就被夜星成拦住了:“怎么回事?”

    “他非要看七杀秘术,想让我帮忙。”夜星纱说:“七杀秘术也不是什么重要东西,给他那几本,哄他高兴了就能喝酒了。”

    夜星成隐隐觉得有点不对,又觉得不妨试试。对他们这个层次豪门来说,七杀秘术并不罕见。

    两个人又向夜星盛请示后,拿了六本七杀秘术。这些文字记载的秘术,都过于简略。更偏向是介绍性质。

    没有相应的星核种子,只看秘籍,基本上没可能炼成秘术。

    夜星纱又匆匆赶回高正阳房间,把六本秘籍扔给了他。

    高正阳拿过来快速翻了一遍,心情大好,端起酒杯和夜星纱碰了一下:“老婆好样的。”

    夜星纱轻轻抿了一点,实际上只是用嘴唇沾了下。醉神酒能让她醉一个月,她可不敢真喝。

    “味道不错。”

    高正阳喝了一杯,觉得醉神酒味道不错,拿过酒坛直接对嘴灌起来。

    旁边的夜星纱惊的瞪大了眼睛,她转即又有些心疼,醉神酒可是修行的极品灵药。喝完虽然会醉倒,却会纯化星力和神魂。

    就是一小杯酒,足够白银九星星师消化一年的。高正阳这么狂饮,不知灌了多少。

    夜星纱急忙劝阻:“这酒酒劲很足,少喝。”

    “没事,我千杯不醉。”高正阳说着又咕咚咕咚灌了两大口。

    夜星纱有点同情的看着高正阳,这个男人虽然粗鄙,终究不是坏人。可惜,他太出风头,谁也不能容他。

    想到这里,夜星纱不禁深深叹气,低声自语:“我也是为家族所迫,希望你不会怪我。”

    高正阳放下酒坛,对夜星纱说:“我不怪你啊。”

    夜星纱自语的时候根本没出声,没想到高正阳听个清楚。

    高正阳又拿起酒坛灌了两口,才说:“一个陌生人,一个家族,有脑子就知道选哪边啊。你要是选我,那才愚蠢,而且无情。家族生你养你,你却为了一己的想法,置家族于不顾,那是人干的事么!”

    夜星纱越听脸色越白,高正阳话说到这份上,她再傻也明白了。她不禁哭起来,“我真不想这么做啊……”

    “我都说不怪你了,你哭什么。”

    高正阳轻轻替夜星纱擦着眼泪,柔声说:“人生就是苦海啊,我辈只能以勇气和决心,奋力前行。不论做什么选择,只有不悔,就对得起自己了。”

    夜星纱正要说话,高正阳指尖吐出的一道水色利刃,自她眉心贯入,瞬间终止了她一切生机和意识。

    高正阳收回指刃,站起身,看着院落外面淡然说:“你其实不明白,这世间不分对错,只分强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