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皇纪 第1082章 联姻

时间:2018-04-23作者:踏雪真人

    ,精彩小说免费!

    霜河的本命星辰是个冰宫星,星力冰冷透骨。一拳下去,能轻易把对手冻成一坨冰雕。

    高正阳居然派遣车夫动手,激发了霜河的杀性。他也知道,对面敢派车夫动手,这个车夫肯定有点本事。

    不过,真有本事的人,怎么可能当车夫。就像夜星家族这样的豪族,也不可能让白银星师去当车夫。

    高正阳派车夫迎战,更多可能是想羞辱他们。但不管对方怎么想,霜河都要杀死这个车夫,让高正阳知道,强者不可轻辱。

    常年修炼冰系星力,让霜河的脸色异常苍白,而且脸部肌肉僵硬,如同石像一般。他已经很难通过表情来表达情绪。

    浓烈的杀意,全部通过他森然霜白的双眸透露出来。

    还没动手,霜河身上四溢出的寒气,就让空中飘起层层白雾。

    对面的夜枭也一脸慎重,要是背后偷袭,他有十足把握杀死对方。可正面动手,他十有七八不是对手。

    这不止是双方战斗风格的差异,在星力修为上,夜枭只能勉强算是白银七星。他所以能在七杀榜上排名前列,主要是他居高临下放暗箭方式很阴险,防不胜防。

    至于真实修为,夜枭还真算不上多强。近身搏杀,更不是强项。

    当霜河真正展现出全部力量,夜枭就有点头疼了。换个开阔地形,他能慢慢磨死对方。但在这个封闭房间里,想飞都飞不起来。

    霜河那副杀气腾腾的样子,显然已经被高正阳激怒了。动起手来,绝对不会留情。

    夜枭本来对这场战斗很不以为然,这时候他才猛然发现,这是一场极其艰难的战斗。一个不好,他就会死在这里。

    夜枭心里杀意也不可遏制的沸腾起来,周天星轮内的血煞星,猛然一亮,浓烈血煞星力汹涌激荡。

    一套血色的星甲,就这么从虚空中浮现出来,把夜枭上上下下包裹起来。

    血色星甲上有各种尖刺,看着就特别凶厉。尤其是那股浓郁血煞气息,看着就慑人心魄。

    夜枭也很惊讶,哪里就来了这么一套星甲。有本命星辰的一回事,凝结星甲又是一回事。

    要凝结星甲,必须熟练驾驭星力,构建出完整稳定的星力回路,并在周天星轮内留下深刻印记。这才能凝结成星甲。

    归根结底,星甲是星力的一种巧妙之极的运用。并不是真正的物质。所以,就更需要稳定的星力结构,来保证星甲的稳定。

    夜枭的血煞星,是被高正阳强行塞进来的。他一直还没琢磨透怎么运用星力,更别说凝结星甲了。

    感受着血煞星甲里澎湃的力量,夜枭心里却没有任何喜意。他有种明显的感觉,这一切都是被高正阳控制的结果。

    血煞甲再强,那也不是他自己的力量。

    夜枭却想不通,高正阳究竟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就这么直接操控他体内本命星辰,强行帮他驾驭星力。

    不等夜枭想明白,他脑子里突然又多了一套拳法。然后,夜枭身不由己的就按照拳法要义出手了。

    这是一套诡异的蛇形拳法。夜枭身躯一扭,人就滑到了霜河面前。双掌如蛇头一般,向着霜河面门直刺。

    霜河被夜枭的速度吓了一跳,他急忙双拳招架,想要挡住对方蛇掌。可夜枭双掌柔如无骨的一绕,就这么贴着霜河双臂刺过来。

    诡异的掌法,让霜河更是惊讶。但他战斗经验丰富,这会到能沉得住气。他猛的一缩头。对方如刃双掌就刺在他的头盔上。

    霜河脑袋微微一震,仗着星甲强硬,硬生生挡住了夜枭直刺。他同时也做出了反击,脚下无声无息踢出去。

    夜枭生出感应,急忙抽身后退。他脚下就如同按照了轮子一般,进退之间都快如疾风,毫无滞涩。

    他虽然避开了这一脚,可却被冰系星力刮到了。哪怕有星甲挡住大半寒气,剩下的一点寒气还是让他腹部犹如针扎,既刺痛,有酥麻的难以用力。

    对面的霜河,这会也抬起头,眼神中多了几分凝重。对面拳法变化诡异,差点就吃了大亏。还真不能小看。

    夜星成也看的一愣。这哪来的车夫,好厉害的拳法。比起霜河来,似乎并不逊色。他再看高正阳的眼神,就多了几分怀疑。

    对方是表现的很粗鄙,但能用这样的高手当车夫,肯定有来历啊。他本想喝止战斗,好好和高正阳聊聊。

    看他目光看过去,却发现高正阳没有丝毫回应的意思。这让夜星成也很恼火,他又不是真的害怕,那就让他们好好比比,看谁厉害。

    动手的霜河也很不服气,这次他主动出击,把冰宫拳术完全施展出来。夜枭还是不太适应突然冒出来的拳法,神意和身体并不太协调。

    在霜河逼迫下,夜枭只能左右闪避。随着战斗的进行,霜河的冰霜之力遍布四方。凝结白色霜气,就像白色云雾一般,把动手的两人完全遮挡住。

    观战的人只能听到拳脚交击,白气滚荡。却看不到里面战斗的具体情况。

    实际上,夜枭已经渐渐落入下风。论拳法诡异,他胜过霜河。可霜河实力在他之上,冰系拳力更能冻结人气血。

    夜枭能坚持这么久,他自觉已经很了不起了。不过,他现在全身都快冻僵了,手脚发麻,反应迟钝。要不是仗着身法变化诡异,早就被霜河打死了。

    但再继续打下去,死是迟早的事。夜枭很想主动认输,可出于对高正阳的敬畏,他又不敢。何况,从道理上说,高正阳也必要借着别人手杀他。

    高正阳这么喜欢装逼的人,更不能忍受自己丢面子。

    抱着这个一线希望,夜枭苦苦支撑。

    霜河也发现了夜枭身形迟缓,自忖胜券在握,反而出手愈发严谨。这个时候,只要慢慢消耗下去,就能必胜。冒然突进,反倒会给对方反扑的机会。

    夜枭眼看就要被打死的时候,他脑子里突然又传来了一段拳法精义。不等夜枭看明白,那段拳法精义就自发运转。

    藏在夜枭周天星轮中的第二颗本命星辰,也运转起来。两种本应该相互冲突星力,这会却出奇的和谐相处。

    夜枭的血煞甲背部,一对暗红羽翼凝结而成。羽翼并不宽大,线条看起来颇为修长优雅。

    这一对羽翼,让夜枭运转的星力骤然提升了几倍。他快要冻僵的身体也跟着炽热滚烫,血液沸腾的要炸了一般。

    强大星力推动下,夜枭本能的振动双翼,高速突进,直冲到霜河面前。他双手同时五指捏拢,如同鸟喙一般,瞬间连续啄击数十次。

    霜河虽然本能封架,却被连续啄击硬生生轰破双臂防护,被夜枭双拳同时轰在太阳穴上。

    虽然有星甲保护,但霜河却承受不住夜枭拳锋上的穿透力量。双眼一翻,当场就去昏过去。

    夜枭本能就想继续出手,一举击杀对方。但他身体却突然停住了。他心里更是惊惧,高正阳也不知通过什么妖术,居然像操纵木偶一般强行控制他。

    无怪,高正阳对他这么放心,让他去当车夫。

    夜枭想通了这一点,真是心如死灰。再没有一丝战斗胜利后的快感。在他体内,两股和谐运转的星力也同时消散。

    变异的星甲,也跟着崩溃。夜枭站在原地,只觉人如同被抽空了一般,用不出一丝力量。他突然醒觉,刚才的爆发,完全是燃烧他自身潜力。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站在结束,霜河倒地昏死。这个战斗结局,也让夜星成大吃一惊。刚才明明是霜河占据绝对优势,怎么一转眼,战局就翻转了。

    夜星成再看向夜枭,眼神也多了几分审视。这样的高手,为什么当车夫?他和高正阳又是什么关系?

    “说你不配吧,你还不信,连车夫都打不过,啧啧……”

    高正阳一挥袖,驱散了房间中的霜气,满脸得意对夜星成说:“怎么样,大舅哥、服了没?”

    夜星成太阳穴上青筋直蹦,高正阳这话太刺耳了。赢就赢了,还这么当面讥嘲!

    他强按住怒火,不管高正阳这人性格怎么样,却一定不好惹。在这个偏僻小城里,要是和他闹翻脸,后果就很难说了。让人去看了霜河,发现他只是昏过去,并没有太重的伤,他心里一松。

    夜星成强笑了下,拱手说:“高先生的确厉害,佩服佩服。”

    他脸皮极厚,说起场面话更是驾轻就熟。既然打定了主意,他也不在端着,态度放的很低。

    “前面是我太失礼了。不过,你和星纱的事情,我也不能做主。”

    夜星成说:“不如这样,你跟我们回帝都。你们的婚事,只要我父母点头,那就可以了……”

    “你就是不说,我也要去拜访老丈人老丈母娘。好,我们明天就走。”

    高正阳正想去帝都,哪会推辞,当下就痛快答应了。

    这股痛快劲,到让夜星成有点意外。等到了帝都,到了他们家,高正阳就是有通天本事也得跪着。可高正阳似乎对此完全没有任何的意见,这还真是古怪!

    但不管对方有什么打算,夜星成都不怕。当下笑着说:“我们要待两天,等飞龙恢复体力,就可以直接飞回帝都……”

    夜星成怕高正阳不懂,给他解释了一下飞龙的情况。

    高正阳对此到没异议,当下和夜星成约定好,两天后一起出发。

    夜星纱在旁边一直没说话,等夜星成和高正阳谈完,她才起身和夜星成一起离开。

    等夜星家的人都走了,夜枭满脸担忧的对高正阳说:“老爷,夜星家族是帝都八大豪门之一,据说家里还有一位黄金星师坐镇。我们去了,生死就由不得自己了!”

    夜枭不关心高正阳死活,但他现在被高正阳强行控制着,想跑也跑不了。只能尽力劝说。

    “老爷的事情,轮不到你说话。”

    高正阳瞄了眼夜枭,淡然说:“你也是个废物,刚才差点就被人打死了。回去好好练功吧。下次别给我丢人……”

    夜枭被高正阳怼的,差点没气死。但他屁也不敢放,老老实实施礼退出去。

    高正阳摇头,夜枭也是个废渣。刚才要不是他强行动用心灵共鸣,代替夜枭催发星力,就挂掉了。

    不过,有这么一个废渣当试验品,也还是有点收获。尤其是夜枭身体脆弱,完全没有驾驭多种星力的能力。

    通过夜枭,高正阳可以做出各种试验。他虽然可以通过心佛世界模拟万法,但终究是模拟。没有掌握此界根本法则,这种模拟就存在很多问题。

    这两天杀了许多杀手,高正阳一共搜集到了七颗七杀星星术。如何把这七颗七杀星一起运转起来,这并不容易。

    不同性质的星力,冲突非常激烈。就像夜枭,血煞星和他原本的夜枭星就有极大冲突。而且,这还是夜枭星的力量很中正,能和许多星力兼容。

    高正阳通过在夜枭身上试验,找到了梳理、控制星力的诀窍。不过,想要一起运转七颗七杀星,却比他想象的要艰难许多。

    这就像一个人同时开七辆车,每一辆车车型不同,路况不同。不但要心分成七份,还要让七辆车配合协同。

    事实上,运转七颗本命星辰,远比这个要复杂十倍百倍。因为星力都是在自己体内运转,一个不好,就是星力冲突,先把自己炸死。

    高正阳到不怕星力反噬爆炸,但每一次星力崩溃,都必须要重新建立星力共鸣,再次凝结本命星辰。

    这个过程并不难,至少对高正阳来说不难。只要得到星核,他就能复制星力共鸣,永远不会忘掉。

    不过,星力冲突会毁掉他的所有积累。周天星轮的一切都要重头来过。

    前期还没事,毕竟修为浅薄。随便修炼几天,就能练回来了。但要是修炼了几年,突然星力冲突,那就毁了。

    所以,高正阳现在就很谨慎。先用夜枭做个试验品。

    虽然修炼的路子不同,但思路却是共同的。

    而且,高正阳也计算好了,等他收集到足够的七杀星核,就把夜枭原本夜枭星拔掉,用他修炼七杀星主。

    夜枭的脆弱,才容易发现问题,正符合高正阳的要求。

    至于去帝都,则是为了尽快获得足够的星核。

    那里有八大豪门,有皇帝权臣,不知藏着多少险恶。也不知藏着多少高手。更藏着不知多少的秘密。

    高正阳对于破军星主的秘密,也颇为好奇。等他修为到了,一定要进皇宫看看。还有,星辰本源的秘密,应该也藏在帝都。

    可以这么说,帝都汇集了人族最强力量,最高的文明。不论想做什么,帝都都是最好的选择。

    高正阳对于帝都的期待,是夜星成兄妹无法理解的。

    在独立的客房里,夜星成和夜星纱进行了一次认真的谈话。

    他们谈论的问题只有一个,高正阳。

    夜星成问了夜星纱很多问题,可惜,夜星纱对于高正阳也不了解。既不知道他的来历,也不知道他师承,更不知道他的目的。

    对于自己妹妹的一问三不知,夜星成也很无奈。这个妹妹空有个漂亮脸蛋,脑子就不那么好用了。

    和高正阳关系亲密,又认识这么久了,连基本的套话都不会。

    夜星成觉得,可能就是妹妹足够傻白,那位才会喜欢。要是真聪明过人,那位到要嫌弃了。

    他问了半天,不得要领,只能耐着性子和夜星纱说:“这两天你一定要和他保持距离。千万不能出事。”

    说到出事,夜星成加重了语气。

    夜星纱也明白了三哥的意思,她脸有些羞红,嗔怒说:“三哥,你乱说什么啊。我不会和他发生任何关系。”

    “你明白就好。”

    夜星成想了下又说:“家里已经准备给你订婚了。”

    “订婚?”夜星纱一惊,她失踪了没人管。却悄悄给她订婚,这是怎么回事?

    夜星成怕夜星纱误会,急忙解释说:“在你失踪之前,就已经和对方说好了。你要没有失踪,现在都可能举行订婚仪式了。”

    “我要和谁订婚?”夜星纱有点烦躁,这种事情也不问问她的意见,家里到底想干什么。

    “是瑞亲王。”夜星成说。

    “阿瑞?”夜星纱微微一愣,没想到居然是他。

    元瑞是皇帝亲侄子,他父亲早逝,就一直在皇宫里跟着其他皇子一起长大。论起年纪,还要比她小两岁。

    不过,元瑞深得皇帝喜爱,早早就封了亲王。而且,手掌帝都的近卫军,负责维护帝都和皇宫安全。可以称得上权势滔天。

    更关键的是,元瑞天赋超凡。据说,很可能成为下一个黄金星师。

    这样的人物看上夜星纱,夜星家族自然是喜出望外。虽然双方只是谈过一次,家主那面已经开始准备订婚仪式了。

    没想到,夜星纱突然出了意外。对此,夜星成心里其实很清楚,一定是有人不想他们家和瑞亲王联姻,这才下了毒手。

    可怜夜星纱,直到这会才恍然明白,她被人暗杀是因为元瑞。

    夜星成和夜星纱谈过之后,就通过特殊星辰武装,给帝都发了一封信。

    帝都的某处,某人拿着信笺看过后,冷笑说:“高正阳,哪冒出来的东西,真是碍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