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皇纪 第1081章 车夫

时间:2018-04-23作者:踏雪真人

    ,精彩小说免费!

    夜枭觉得自己要死了,突然涌入的星力本源,进入他的周天星轮后就自然凝结成另一颗本命星辰。

    有两颗本命星辰,意味着能驾驭两种星力,可以修炼多门秘术。对于星师来说,这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但这种好事有个前提,就是本命星辰是自己修炼。夜枭被高正阳硬生生塞进一颗本命星辰,吸纳的星力和原本本命星辰有了冲突。

    夜枭又完全不会操控这颗本命星辰,也没有相关的秘术。两颗本命星辰在周天星轮中互相碰撞,让夜枭觉得自己随时都可能会炸开。

    他只能竭尽全力压制新生的血色本命星辰。可血色星辰却力量强横,吸引了源源不绝的星力贯注下来。

    浓郁的血色星力,很快就占据了周天星轮。并把夜枭原本的本命星辰完全压制住。

    夜枭也自然生出一股明悟,这颗血色星辰叫血煞星,是七杀星十二颗伴星之一。不过,这颗星辰星力煞气极重。必须要不断的杀人,培育煞气,这才能迅速提升力量。

    被高正阳杀掉的这个血煞,本来就是白银巅峰星师。星核内蕴藏的星力本源,可比夜枭强太多了。

    要不是高正阳把星核中记忆和执念抽掉,只留下纯粹星力本源,这会夜枭早就死了。

    就是这样,夜枭也撑不住了。主要是两颗本命星辰冲突,他既不会相应秘术掌控星力,也没办法压制血煞星,周天星轮更承受不住这样的冲击。

    血色星力遍布夜枭全身,他肌肤已经呈现出赤红色,整个人像是鼓胀起的红色气球,已经完全变形了。尤其是眼睛,高高鼓出两个红色大泡。比起原来的正常眼睛,至少大了十倍。

    高正阳还是第一次发现,人的眼睛居然能有这么恐怖的伸展性。不过,这应该是夜枭修炼的本命星辰有点特殊,所以体质承载力很强。

    也正是觉得夜枭有这个体质,高正阳才决定用他做个试验。

    眼看夜枭就要炸开了,高正阳伸手一指,点在夜枭眉心上。他用的星力并不强,却精妙无比的刺中夜枭新结成的血煞星上。

    疯狂吸纳星力的血煞星,一下被高正阳切断了和天上本命星辰的共鸣。夜枭体内要炸开的危险局势,也暂时得到了缓解。

    高正阳对夜枭说:“这有一门血煞刃,你了解一下。”

    说着,高正阳就把从血煞记忆里抽取出的秘术,贯入夜枭的眉心。

    星师修炼秘术,第一关键是要对应本命星辰的力量性质。如果和本命星辰星力冲突,那不论如何都不可能炼成。

    夜枭被高正阳强行种入血煞星,再理解血煞刃就简单了。

    这门秘术其实威力很强,可以用星力凝结血色利刃,只要接触到别人的血液,就能把血煞星力传递进去。血煞星力可以凝固对方血液,也可以反过来引爆对方血液。杀伤力极强,也极其的阴狠。

    夜枭暂时还体会不到血煞刃的威力,对他来说,血煞刃就是使用血煞星力的说明书,让他能控制、疏导、转化血煞星力。

    幸运的是,他的另一颗本命星辰也似乎被压制住了,完全没有反应。这种情况下,他就能从容消化吸收的血煞星力。

    等夜枭再睁开眼睛,都已经是中午了。夜枭很惊讶的发现,他已经换了地方,这是一间很狭小的卧室。屋子里空荡荡的没有人。高正阳也不知去哪了。

    夜枭怕这是一种试探,老老实实从地上爬起来,然后找了个茶壶,把里面水一饮而尽。等缓了下神,还是没看到有人来。

    他犹豫了一下,在屋子内外转了一圈,还是没看到人。

    隔着窗户看了眼,外面是个小院子,有几个仆人正在树荫下闲聊。看着样子都很轻松。那这里应该就是仆人的住处。

    夜枭又看了眼自己,灰蓝色衣物,虽然洗的很干净,布料却很粗糙,做工就更差了。和外面的仆人穿的一模一样。

    他心里有种诡异的感觉,这套衣物他昨天就穿着了,到并不奇怪。奇怪的是高正阳的态度。

    把一颗强大星核给了他,还传了一门强大秘术。然后,就把他扔到仆人堆里!这是什么情况,难道真把他当仆人?

    不说原本的杀手身份,就是他现在身怀两颗本命星辰,可以说傲视同阶所有星师。高正阳就这样对他?

    夜枭真的很茫然,他理解不了高正阳的思路。正发呆的时候,外面走进来一个仆人。

    仆人对夜枭说:“你是高大爷的随从吧,高大爷吩咐了,让你去套车,准备出门了。”

    夜枭更愣了,套车是啥情况?

    仆人对夜枭的迟钝有些不悦,他皱眉说:“别愣着了,赶紧做事。高大爷生气了,我都要跟着倒霉。快去吧……”

    夜枭有些厌恶仆人的态度,这家伙对他还有那么点居高临下,一副很看不起的样子。真是不知死活。

    但夜枭能当这么多年的杀手,可不是脾气火爆的人。相反,他性格极其谨慎。虽然恨不能一指头戳死对方,他脸上却堆着笑:“我这才醒,还有点懵,这就过去。”

    “嗯,还是快去吧。”

    仆人见夜枭态度不错,也放缓了语气,勉励说:“我们做仆人的,就是要把主人伺候好了。只要做好这一条,其他都是小事……”

    夜枭很无奈,心想我可不是做这个的。但又不能和对方解释,也没法解释。只能认命的点头应是。

    这仆人到还尽责,带着夜枭去了马房,迁了两匹高头大马,又套上车辕,指引着夜枭驾车到大门口等着。

    夜枭才赶着四轮马车到门口,就发现一个漂亮美女已经带着两个侍女等在那了。夜枭见过夜星纱画像,一眼就认出这个紫裙美女是夜星纱。

    夜星纱似乎对夜枭来晚有点不满,微微蹙眉,但没多说什么。

    到是有个侍女,走过来训斥了夜枭说:“下次利索点,别让小姐等着。你这样呆头呆脑的,一辈子都没出息。”

    夜枭到也隐忍,并不吭声。他这会也没心思和个侍女计较。他在想,要不要杀了夜星纱,然后飞天远遁。

    世界这么大,高正阳就算有通天本事,还能找到他不成?就算是夜星家族势力遍布各地,又能怎么样?

    夜枭很清楚,豪门大族的势力是强大。但他只要小心一些,也不怕对方能找到他。

    这个想法太有诱惑力了,夜枭越想越兴奋。不过,他转念一想,高正阳也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就这么放心的把夜星纱交给他?

    夜枭想到这里,不禁迟疑起来。他不怕冒险,却不喜欢闭着眼瞎搞。

    所以,夜枭就这么生生忍下了,老老实实当起车夫。

    按照夜星纱的吩咐,夜枭驾车来到天蝎城的本门外。很快就来一队士兵,隔着车厢和夜星纱请示了几句,然后城门左侧开阔平地上,就用白粉画一个大大的圈子。

    “这是等着接飞龙车?”夜枭走南闯北,也是很有见识。

    地面上画着的大大白圈,就是给天上的飞龙车做出指引。因为在天上往下看的时候,都需要一个明确的指引才能确定方位。

    没过一会,天上就传来了轰轰的风雷声。

    夜枭抬头看去,就见一只巨大的黑色飞龙,排云荡气,呼啸而来。距离虽远,发出的声音却如同雷鸣一般。

    巨大飞龙飞到天蝎城上方,盘旋了一圈,把速度慢慢降低后,这才拍打双翼落下来。

    地面尘烟飞扬,沙石乱飞。本来有许多看热闹的人群,都被飞龙双翼拍打的巨风卷的人仰马翻,极其狼狈。

    等到飞龙终于落稳,收起双翼,尘烟才慢慢消散。

    夜星纱也从车上下来,主动迎上去。

    飞龙背上有一个固定的车厢,从上面下来三个男人。为首的男人相貌英俊,五官和夜星纱颇为神似。

    夜枭立即明白了,这肯定是夜星纱的兄长。也难怪,七杀令是公开的,夜星家族不可能不知道。这时候派人来保护夜星纱,也是应该的。

    其他两个男人,都是气息沉稳,一脸的精悍。不用说,都是极强的星师。

    夜枭有点后悔了,刚才他要动手就好了。高正阳一直都没出现。现在就是想动手也没机会了。

    两个随行的男子极其警觉,被夜枭的目光打量时,都本能生出警觉。两人几乎同时看向了夜枭。

    从表面上看,夜枭面貌平平,没有任何出奇的地方。但两个男子都觉得他有些危险。

    为首男子也察觉到不对,问夜星纱说:“这是谁?”

    “车夫。”

    夜星纱并不在意,“三哥,不用管他。”

    三哥却有点不放心,他知道这个妹妹,人长的美艳之极,可眼高手低,做事可不怎么靠谱。

    “他看起来可不那么简单,现在有人发布七杀令,你可不能大意。”三哥郑重告诫说。

    夜星纱没好气的白了三哥一眼,“你早干什么去了,今天才到。要是没人保护我,我早死了。”

    三哥有点尴尬,其实家族也是早就知道消息。但家族内部有很多声音,大部分人都觉得夜星纱并不重要。不需要为此消耗太多力量。

    关键是要找到发布七杀令的人,查明对方动手的原因。

    家族里的扯皮事情太多了,夜星成和夜星纱是一母同胞,对这个妹妹还是挺爱护的。尤其重要的是,他的朋友特别喜欢夜星纱。

    这个朋友可太重要了,甚至对于夜星家族都很重用。夜星成说服了家主,然后,急匆匆乘坐飞龙车横跨几千里,来到天蝎城。

    不过,飞龙飞行的太消耗体力,一次飞这么远,至少要休息两天才能再次飞行。

    这两天,他就要好好护着这个妹妹,不要出什么意外。

    夜星成这次也是带着两个白银巅峰星师,都是家族内供养的供奉,实力极强。想来也足以护得住夜星纱了。

    没想到的是,才和妹妹一见面,他就发现了个可疑的家伙。偏偏妹妹还大咧咧的不以为意。这让他不禁有点不高兴。

    夜星纱在生死间折腾了一番,也成熟了不少,看出来了夜星成的不悦,她又解释说:“三哥,你真的不用担心。我现在安然无恙,就是有朋友帮忙。”

    “他是你朋友?”夜星成觉得有点不妙,夜星纱以前都没离开过帝都,哪来的朋友。

    “不是,他是我朋友的仆人。”夜星纱不屑摆摆手,又说:“我朋友叫高正阳,是个很厉害的高手,你见面就知道了。”

    这两天一批批杀手来袭,夜星纱虽然没动手,却亲眼看到高正阳大开杀戒,割草一样杀了一批又一批的杀手。

    夜星纱对高正阳的看法,也有了极大改观。这个男人虽然粗鄙,却是真厉害。家族虽大,只怕也没有几个人能比高正阳更厉害。

    有了这个认识,夜星纱对高正阳的态度大为改善。只是,她还是不能接受被高正阳称作老婆。

    没事的话,她尽量不和高正阳说话。

    这其中的许多事情,夜星纱也不好和夜星成说。虽然她信任这个三哥,但有些事情,真的很难说。这些事情,只有见了家主才能说。

    夜星纱带着满是疑惑的夜星成,还有两个随行高手,一起回到了北方道馆。

    才到道馆,马北方已经等在大门口了。看到秃头的马北方,夜星成却心里一个激灵,难道夜星纱的朋友是这位?

    好在夜星纱很快就介绍了对方身份,夜星成松口气的同时,心里却有了点不满。

    他代表夜星家族,身份何等尊贵。夜星纱的朋友居然不出来迎接,太失礼了。

    等进到了里面的一间客厅,夜星成才见到高正阳。

    高正阳大模大样坐在主位,看到夜星成的时候也没动,只是笑着一指旁边座位:“来了,坐。”

    夜星纱很是尴尬,高正阳平时一直都这么大咧咧,很不讲礼仪。她虽然有点习惯了,可当着自己三哥的面,却真是很丢人。

    她干笑着对夜星成说:“他就是高正阳,出身山野,不拘小节,三哥你别见怪。”

    高正阳豪爽大笑说:“都是自家亲戚,没有那么多说头,不用瞎客气。”

    夜星成更是满脸不解,他家哪来的这么个亲戚?

    面对夜星成疑惑的目光,夜星纱脸都红了。她之前反复和高正阳说过,当着她家人的面不要乱说话。他们俩的事情一定要保密。

    夜星纱嗔怪的看了眼高正阳,示意他别乱说。

    高正阳一摆手,“放心,这种事情怎么能让你说呢。我是男人,当然要负责。”

    他又对夜星成:“夜星纱是我老婆,你是他哥,那我就是你妹夫,你是我大舅哥。这是实在亲戚啊,哈哈哈……”

    高正阳对一旁的马北方说:“去,准备酒席,好好款待我大舅哥。”

    马北方心里也很诧异,他知道高正阳绝不是粗鄙无知,为啥这副样子。但高正阳怎么想他可管不着,只能乖乖应命。

    夜星成脸色很难看,他没理高正阳,转头对夜星纱说:“这是怎么回事?”

    夜星纱更尴尬了,她缓缓摇头,压低声音解释:“我们就是朋友,但他就是喜欢这么叫,我也没办法。”

    “没办法就被人叫老婆?”

    夜星成都快气死了,这种称呼是随便叫的么。要是传回帝都,传到那位耳朵里,两家联姻的事立即就完蛋了。

    而且,还会惹怒对方!这个麻烦就大了。

    夜星成听了夜星纱的解释,只能勉强接受了。毕竟,看她和高正阳的样子,也不像有什么私情。

    他想了下对高正阳说:“这位高、先生,我妹妹已经和人订婚了。我很感谢你救了她,但这种称呼不能乱来,这种事情更不能勉强。”

    高正阳摇头叹气:“你们啊,都是翻脸无情的家伙。要没我,她早就成灰了。还订婚!”

    高正阳又对问夜星纱:“你到说说,我当初可是勉强你了?我救你,你以身相许报答我,这这都是说好的,你情我愿。现在想反悔?你还要脸不啊?”

    听高正阳说的难听,夜星成和两个随行高手都露出怒色。夜星纱到被说的有点心虚,她当时的确是同意的。

    夜星纱小声说:“是我对不起你,我可以赔偿你。”

    “不要赔偿,就要你。”高正阳指着夜星纱,“你生是我地人,死是我地鬼。”

    夜星成大怒,这个人太猖狂了。但他们的确不占理。但也没必要和这混人讲理。

    他对两个随行高手用了个眼色,示意他们两个可以动手了。

    两个随行高手心领神会,其中一个叫霜河走上前几步,冷然说:“你太无礼放肆了。”

    高正阳斜睨了霜河一眼,“怎么着,讲理讲不过,想玩横的啊?”

    霜河自持是高手,也不想和高正阳搭话,就对他招招手,示意他过来动手。

    高正阳不屑一笑,“就凭你也想动手,你配么?”

    霜河冷着的脸,顿时阴沉了几分。这家伙嘴好毒啊。

    没等霜河翻脸动手,高正阳用手指勾了勾旁边站着夜枭:“你去,把他收拾了。”

    夜枭有点无奈,只能走到霜河面前,一拱手:“请指教。”

    霜河气懵了,这家伙不是刚才的车夫么!他么的,太装逼了!不弄死这家伙都不能解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