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皇纪 1068.第1065章 命运长河

时间:2018-04-23作者:踏雪真人

    十八天关,一关一关更难更险。 !

    以玉心狐的修为,面对第十一个的强大修罗,最多也只能的全身而退。却无力再前进一步。

    对高正阳而言,十八天关却并不算多难。说到底,仙界的十八天关也看谁打架厉害。打架这种事,高正阳自问可是专家。

    从第十一关开始,高正阳势如破竹,连破六关。一直杀到第十八关。

    每一关的关主都很强大,有黄泉的魔神,有不灭的万年老妖,有强大的仙器器灵,也有无形无质的天魔。不论这些关主是什么出身,有什么本事,都挡不住认真起来的高正阳。

    龙皇不灭神躯,也展现出横跨诸天万界无匹伟力。

    千般法术,万种神通,都伤不了高正阳。他的表现,也让所有敌人感到绝望。一直跟着高正阳身后看戏玉心狐,也彻底绝望了。

    第二次被高正阳收为奴隶,玉心狐心里并不服气。她觉得自己学到了仙帝级的造化秘法,以后成不可限量。

    屈服于高正阳,只是一个策略。只等她修为足够,能造出一个和自己完全一样的分身,由这个分身代替自己接受神魂契约。

    但想要完成神魂契约转换,却有一个根本条件,是神魂力量要高正阳更强。

    玉心狐原本觉得这不是问题,因为高正阳神识层次也和天仙相当。只是他秘法众多,变化诡异,和仙界的仙术神通有着很大的区别。这才让其他人无所适从。

    但看到高正阳连破天关,神魂和身体坚凝如一,根本没有外力可以动摇。只怕是仙帝级的力量,也无法从他神魂转移签订好的神魂契约。

    玉心狐想到未来只能跟着高正阳做奴隶,真是心丧若死。对于天关内种种神妙变化,也没了任何兴趣。

    但到了十八关的尽头,自觉对一切都失去兴趣的玉心狐,也不由的瞪大了眼睛。

    这里已经是天关山的山顶,不过,山顶空无一人,只有五颜六色的霞光汇聚在一起,如同一条天河般浩浩荡荡流淌。

    霞光天河,占据了大半天空。里面神光缤纷闪耀,穷尽一切色彩。

    玉心狐自觉也算是有点学识,可面对这样一条绚烂之极的光河,居然没有任何语言能够描述。

    辉煌,绮丽,绚烂,这些词用来形容霞光长河,都近乎侮辱。

    霞光长河汇聚了世间一切光芒,一切的色彩,一切绚丽美妙。变化万千的无尽光芒,隐然又有着某种异的秩序。

    闪耀的神光,似乎也在展示着无的大道。

    玉心狐心有所感,目光追随着一团旋转的神光,在那里她隐隐看到了一些法则的变化,生出了某种明悟。

    像小时候第一次明白修炼,感应到灵气,那种感动,让玉心狐不知不觉沉醉其。

    身心无投入的玉心狐,没有发现她的身体也在闪耀神光,正个逐渐的光化。

    高正阳的目光也被霞光长河吸引,但玉心狐和他签订了神魂契约。玉心狐的光化,已经危急到了神魂层面。

    继续下去,玉心狐整个人会投入霞光成河,成为其的一部分,从而彻底消失。

    高正阳被神魂契约异变惊动,收回了目光。他看了眼浑身已经呈现半透明状的玉心狐,长袖一拂,把玉心狐收入了血神旗。

    好在玉心狐还没完全光化,只是损失了大半血肉骨骼脏腑。从状态说,身体的能量化反而变得愈发纯净,力量甚至得到了大幅提升。

    不过,完全能量化的生命,会很快失去感情。没有感情的生命,会呈现绝对理智机械化。

    到了这一步,生命失去了一切活力,也断绝了一切变化和可能。

    任何高阶强者,如果不小心走到了这条道路,会失去自我,转化为了另一种冰冷无趣生命。而且,很快会因为失去活力而毁灭。

    所以,越是强大的生命,越要保持本性本心。避免走绝对理智的道路。所以,神王以的强者,都保留了纯粹的情绪。

    横亘天空的霞光长河,显然是一种无强**则具现而成,里面包含了无数神通变化,甚至倒映着仙界无数生灵的意识。

    高正阳甚至在里面看到了几位仙帝的影子,看到了他们在时光留下的种种印记,看到了他们的神通……

    任何智慧生命,都能在这条霞光天河里找到自己感兴趣的、喜欢的东西。

    高正阳心里明白,这条霞光长河是最后一关。只要从这条长河走过去,到达彼岸,能通过最后一关。

    不灭龙皇神躯,能接受任何力量的考验。但他的神魂,却是否能经得住无量量意识的冲击?

    高正阳虽然自信,却从不会盲目自大。霞光长河不会主动伤害谁,但其本身的无匹伟力,则超越了无数生命,也远远超过了他现有层次。

    玉心狐堂堂天仙,只是在旁边看了几眼,要被霞光长河同化。可想而知,霞光长河的力量有多强大。只怕是仙帝级强者也无法与之相。

    “你怎么看?”高正阳对风月问说。

    风月神色凝重的看了几眼,又慢慢闭眼睛,不再直视那条霞光长河。

    她沉思了一会才说:“我记忆里对此毫无印象。不过,霞光长河里蕴藏着整座仙界的时空之力。应该是仙界时空法则的具现。”

    顿了下风月又分析说:“所以,霞光长河里承载了仙界无量生灵的意识和神魂烙印。甚至包括了几位仙帝的意识。”

    高正阳叹口气:“麻烦你说的简单点。讲人话!”

    风月有些无奈的摇头:“换句话是,这是仙界的命运长河,汇聚来仙界的过去、现在。也有可能还藏着仙界的未来。”

    “听起来挺吊的,不过,还是要麻烦你解释清楚。”高正阳到不是听不懂,只是难以理解其的道理。

    风月耐心给高正阳解释:“时间长河永不停息的流转。任何存在诞生后,会落入时间长河,你懂吧?”

    “我懂,是时间不停的走。生命诞生那一刻,生命开始在时间衰老。包括各种物质,星球,都是如此。”

    高正阳当然理解,时间可以简单理解为一个四维概念。譬如一个东西,肯定有长宽高的数值。时间,则是独立在三维之外的另一个纬度。

    譬如一个美女有身高体重的数据,同时还有一个年龄。年龄,是她的四维数据。

    风月继续解说:“时间长河是流转时间。一切过去,都会在时间长河留下印记。

    这像普通人小时候照生日照片,等他长大了能回顾自己儿时的样子。时间长河,和照相机一样,会记录一切生命的轨迹。一切过去,现在,都在时间长河永恒存储着。”

    她又举例说:“再简单点说,时间长河像一个云数据库,记载所有生命的一切信息。不过,普通人只能通过自己记忆去回顾过去。却无法读取时间长河存储过去。这也是因为时间长河如此特殊,没有生命能操纵时间。”

    风月说到这里,高正阳完全明白了。他指着霞光长河说:“这是仙界时间长河具现出来,让其他生命可以直接读取一切过去。”

    “大概是这样。”

    风月不太确定的说:“这条命运长河隐隐还有着未来的痕迹。过去、现在、未来,都凝聚其。”

    高正阳疑惑的问:“未来不是不可测?”

    风月用力摇头:“未来不可测是因为有太多不可测的因素。但如果让你算一加一,你会算么?”

    “当然。”高正阳答说。

    “给了你一加一,你知道是二,一加一是过去和现在,二,是未来。你懂了么?”

    风月说:“时光长河有一起过去和现在,那么,推导出部分未来不是很正常。当然,这一部分未来只是一种可能。”

    高正阳更疑惑了:“如果这里能看到未来,仙帝他们为什么不在这里看着?”

    “注定的未来,对仙帝没有意义。”风月摇头说:“让仙帝畏惧的未来,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所以,在这里观察未来没有意义。”

    风月想了下又说:“而且,仙帝也抵挡不住时光的冲刷。待的时间太长,很容易被时间长河同化。”

    高正阳凝望着时间长河,神色也严肃起来。仙帝都可能被时光长河同化,更别说是他了。

    龙皇不灭神躯,也只是不破不灭。但永恒的时间面前,一定会腐朽成灰。

    不过,已经到了最后一关,这么退回去么?高正阳有些不甘心,他很想看看,时光长河的彼岸是什么样子!

    高正阳对风月说:“我不知道对岸是什么,但我是想过去看看。你觉得怎么样?”

    风月有点意外,以高正阳的强硬霸道,这会居然想要征询她的意见,真让她有点受宠若惊。

    她想了下问:“如果我说彼岸没有探索的意义,你会放弃么?”

    “你猜?”高正阳意味深长的笑了,没有正面回答风月的问题。

    风月却知道答案了,高正阳问她并不是征询意见,只是想从她这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正如世间一切俗人那样,他们征询意见的时候,其实只是想听别人的赞同和认可。而不是真的需要别人做什么建议。

    从这点说,高正阳也不能免俗。但话说回来,高正阳一直也是个俗人。

    风月郑重的说:“我是不希望你冒险。时光长河的冲刷,会让你失去时间概念。更难以分辨过去、现在、未来。”

    “我有种直觉,这是一场考验,更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高正阳说:“和神主们相,我是缺少时间的沉淀。”

    “你已经打定了主意,我能说什么。”

    风月悠悠叹口气,“只希望我不会消失在这条时光长河。”

    高正阳大笑:“百炼才得真金,万劫始成神主。想要攀登高峰,不能畏惧险阻。若无险阻,高峰又有什么意义!”

    “你高兴好。”风月也懒得再劝,略带讥讽的说了一句。

    高正阳轻轻握了下风月的手:“保重。若我是身灭其,你只管自去。”

    “呵……”

    风月笑了,淡然自语说:“没等你死,我早死了。”

    “那也挺好,同生共死,来世还做好朋友。”

    高正阳大笑了两声,突然大喝一声:“甲来!”

    借给北元部的龙皇甲,从虚空闪耀而出,直接落在高正阳身。

    高正阳又一伸手:“戟来。”又长又重的龙皇戟,在他右手出现。

    穿戴整齐的高正阳,一拂血神旗,大半迈入了时光长河。

    绚烂无匹的霞光长河,因为高正阳的步入,荡起了无数的涟漪。

    仔细看过去,每一点荡漾的霞光,都似乎藏着一个世界。里面有无数的人,无数的物,无数的神通法术,无数的秘辛。

    高正阳却根本不去关注,仙界几十万年的历史,有亿万万生灵,无数的故事和秘辛。他哪有精神去一一关注。

    哪怕里面有仙帝的神通,仙帝的秘辛,那也是过去的事情。那些东西,了解的再多,也只会动摇本心。

    高正阳自从成神阶以后,对前方的道路有着清晰的认识。

    任何强大神主,都只能走自己的路。而且,神主走过的路,神主意味着终点。跟随神主,永远也不可能超越对方。

    所以,任何神主的道路,只能拿来借鉴。想要更一步,只能依靠自己去寻找,去领悟。

    高正阳在蓝星一百年,重新整理了自己所学。对于未来也有了清晰目标和计划。但是,一百年的时间还是太短了。

    想要完善自己,把所有力量完全融汇贯通,他需要一段很漫长的时间去沉淀。

    神主都无法操控时间,高正阳更做不到了。所以,看到这条时间汇聚起来的命运长河,高正阳来了兴趣。

    这里有无尽的时间,正是他现在最缺少的。

    高正阳凝神守心,任凭时间长河汹涌激荡,他不为任何外物所动。

    不过,时间长河的变化也和高正阳想的有点不一样。

    过去现在未来化作的无数霞光,绵绵如水,却沉重如山。每一点霞光落下,都让高正阳承受了巨大压力。

    自从成先天不灭神躯后,高正阳还是第一次觉得如此吃力。每前进一步,都要用足了力量。

    随着高正阳不断的前进,时光长河的水浪也越来越大。很快,高正阳完全被时光长河淹没。

    无穷霞光里,高正阳看不到任何辨识物,也感受不到任何外物。天地,灵气,日月星辰,所有存在似乎都消失了。

    只有永恒的时光,无穷无尽的奔涌流淌。无情的时光,冰冷的让高正阳都本能瑟瑟发抖。

    鲜红无的血神旗,在时光冲刷下,那艳丽也在逐渐褪色。暗金龙皇甲,也在变得黯淡无光。华美堂皇,都在时光失去一切光彩。

    惊天动地的伟业,瑰丽生姿的艺术,一切都在时间长河失去了意义。脆弱的生命,无量神通,更如消散水泡一样,转瞬即逝。

    神王,神主,以至于更高的一切存在,也终将在时光化作灰烬,成为时光长河的小小印记。

    时间长河,唯有时间能永恒不朽。

    高正阳在时间长河冲刷下,记忆的一切都变得疏离,一切渴求的**,都变得毫无兴趣。他甚至有些茫然,不知道在时光长河这样折腾有什么意义。

    既然所有一切,都终将成为时光本身。那他,为什么不现在融入时间长河,和时间一起永恒不朽。

    这个念头如同一颗疯狂成长的种子,在高正阳的意识迅速发芽成长。让这颗种子成长的,正是高正阳的**,他的坚忍不拔,他的百折不挠,他的意识和神魂,包括他的本心。

    高正阳并不是失去了理智,只是各种情绪在时间下变得淡漠。没有了情绪,也失去了有情生命的根基。

    月轻雪姐妹,敖贞,凤轻翎,师涵,胡菲菲等众多美女,也在这个时候出现在高正阳意识里。

    高正阳记得她们的一切,却并没有任何欢喜和悲伤。他还想起了自己的目标,攀登巅峰成不朽。现在,只要放开自己,他立即能达到目标。

    “你的情况很不妙啊……”风月在高正阳识海里浮现出来。

    在时间冲刷下,风月的红衣变得陈旧,容颜也多了几分衰老,眉眼间更是一片死气。

    高正阳看着风月说:“这样不好么?”

    风月慢慢摇头说:“似乎不那么好。”

    高正阳低头沉思:“可我想不出有什么不好!”

    “我觉得你需要好好想想。”风月尽力提醒着。

    高正阳突然仰起头,“算了,这种不朽很没劲。我们走。”

    高正阳心念一变,那颗在他识海已经变成参天大树的不朽念头,立即轰然消散。

    随着高正阳精神意志的变化,满眼死寂的风月也精神一振,“你想到了什么?”

    “我突然想到,在这里成为不朽,再没法和别人装逼了,那还有什么乐趣!”

    高正阳铿锵有力的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