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皇纪 1066.第1063章 借剑

时间:2018-04-23作者:踏雪真人

    没有了蓝龙保护,划船汉子抵不住破魔弩威势,他脸色煞白,喃喃说:“和我无关啊、你老娘的……”

    北元部也满脸凝重。!离开了弱水河的禁制,到了天关山边,破魔弩的威势似乎提升了十倍。这一箭下来,想躲都难。

    在这时,所有人眼前都是一黯。破魔弩,赫然已经破空而至。弩箭杀意,更是先一步射穿了众人神魂。

    划船汉子魂飞魄散之际,看到高正阳一拂袖,飞射而至破魔弩突然逆转倒飞,直接射在在天鲸舰。

    天鲸舰的船舷,立即多了一个巨大破洞。

    神将普真等大惊失色,完全想不通怎么会变成这样。他转又大怒,高喝:“你等竟然敢出手反抗,罪加一等。等抓住你们元神,都要送到斩仙台,万世不得超生!”

    破军营是坤月君亲军,素来横行惯了。也从没遇到过有人敢公然和他们对抗。

    这到不是普真自大,而是破军营代表了承光殿,承光殿则是青帝下属。高正阳他们之前逃命算了,现在还敢公然动手反击。这不止是在反抗破军营,更是在反抗承光殿,反抗青帝,反抗仙界的秩序。

    所以,普真特别意外,也特别震怒。他高声呼喝:“使用灭绝弩箭,把他们彻底消灭!”

    旁边的神将露出犹豫之色,灭绝弩箭的灭绝仙术,能杀死方圆百里内所有生命。哪怕是天仙,只要被灭绝弩箭擦到,也必死无疑。

    灭绝弩箭太过狠毒,天鲸战舰也只配了三支。一般来说,只有遇到巨大危机才能使用。

    对同殿的轮值仙人使用灭绝弩箭,真会把对方元神和身体彻底毁灭,再无超生转世的可能。这种手段,有点过于毒辣了。

    普真对手下的迟疑很不满,他训斥说:“此等悖逆贼,有什么可顾虑的。你只管听命,。殿主将来要责罚,我来承当。”

    那名神将为难的说:“我不是同情几个逆贼,而是下面还有不少天关山做生意的人!”

    “谁让逆贼跑到了这里,只怪他们命苦。”

    普真森然说:“我们堂堂神将,只管诛杀逆贼。至于其他人的死活,轮不到我们管。”

    “我是怕沉沙殿问罪……”下属急忙解释。

    普真一挥手,“不要考虑那么多。我们是奉命抓捕逆贼,有承光殿令,谁敢拦阻?”

    下属不敢再说,急忙拱手应是。

    战舰甲板裂开一个大洞,一根灭绝弩箭大洞慢慢升起。黑色弩箭,被重重符法阵包裹。隐隐只能的黑色如同黑洞一般,强烈吸引着所有人目光。

    众多神兵神将都本能的看过去,然后目光像被弩箭黏住了一般。他们的神魂,也通过目光连接,不断的向着弩箭方向下沉。

    “闭眼。”

    普真发现不妙,急忙断喝一声,惊醒了所有人。

    清醒过来的神将神兵,再不敢多看。普真口诵符,用承光殿的仙令,逐步把灭绝弩箭封印解开。

    然后,迅速把灭绝弩箭填装好。

    准备激发的灭绝弩箭,透出的重重黑光,遮天蔽日,让天地一下晦暗下去。毁灭破败的气息,也迅速充满八方。

    下方的北元部见状不禁神色大变,“灭绝弩箭!好狠毒的手段!”

    北元部虽然自信,又有高正阳借他的龙皇甲,却也没有任何信心能挡住灭绝弩箭。

    他曾见识过灭绝弩箭的威势,知道这东西异常凶毒。每次使用,都会对空间造成的毁灭性破坏。

    哪怕是一群天仙,如果没有强大仙器,也别想抵御灭绝弩箭。

    北元部看向高正阳,警告说:“此箭恶毒无,我们先退一步再说。”

    划船汉子也急了,一把拉住高正阳袖子:“仙君,救命啊。您刚才可是说了,要保我无事。”

    高正阳轻轻一拂袖,甩脱划船汉子:“我说话自然算数。别慌。”

    高正阳到是云淡风轻,一派潇洒从容。划船汉子却从容不起来。他虽然极少和人厮杀,更没见识过灭绝弩箭。

    可他修为不低,灭绝弩箭这般威势,他一看知道情况大大不妙。不止是他,村落里的其他人也都被惊醒了。

    灭绝弩箭还没发出来,那股毁天灭地的威势,却已经笼罩八方。哪怕没修炼过,也都能感受到死亡在即的危险气息。

    修为高的人,满脸惊色。修为低的,都被吓的浑身瘫软。

    有人还高声大叫:“我是沉沙殿的轮值,外面是那位仙友,请不要误伤……”

    还有其他人自报家门,想和普真拉交情。

    对于这些人的叫喊,普真听若不闻。不管对方是哪里的人,在天关山做生意,都是仙界底层。这些人杀杀了,谁会为他们出头。

    普真看着愤怒,其实心里非常的冷静。高正阳的反击,让他自觉颜面大失,却不是他使用灭绝弩箭的理由。

    真正的原因,是坤月君交代过。不惜代价把北元部和玉心狐处理掉。

    青帝座下七位殿主,彼此间其实也并不是一团和气。近来还有几位天仙愈发强势。

    坤月君主持承光殿几千年,却一直也没什么功绩。要是在万仙大会再出丑,只怕这个承光殿主也当不下去了。

    仙界虽大,可只有二十八殿。每位殿主,都是主持一方,直接隶属于仙帝。可谓权高位重,手里更掌握着丰富资源。

    危及到坤月君的前途,他自然是不惜一切代价要杀掉北元部和玉心狐。作为坤月君的心腹,普真自然完全明白坤月君的意思。

    至于其他神将神兵,都只是奉命行事。并不清楚坤月君的真正意思。不过,普真既是破军营主,他们必须听命行事。

    “放!”普真一挥手,狠狠下达命令。

    几位神兵操纵弩炮,对准下方的北元部和玉心狐要放箭。

    在众多神兵神将催发下,弩炮浮现出无数符,神光流转,很快蓄满了灵气。

    灭绝弩箭要喷射出去的时候,红影一闪,高正阳突兀出现在弩炮前,他手掌轻抚在巨大弩炮,那闪动神光一下凝固住。

    蓄满力量的弩炮,也停止了运转。

    看到这个变化,众多神将神兵都是大惊。弩炮的操纵,更多是依赖众多神兵的神识催发。

    高正阳一掌轻轻按下去,却把所有神兵神将的神识全部镇压下去。这相当于正面和数百神兵神将角力。更让人震惊的是,他们一群神将神兵居然被完全压住。

    也不知是高正阳的仙术神妙,还是他神魂力量强大能力压众人。

    普真也是神色大变,他死死盯着高正阳,犹豫了下才说:“你只是个器灵,何必为了一个小小真仙拼命。我可以做主饶过你。”

    顿了下又说:“承光殿内有转生池,你只要认我做主,帮我做一千年的事。我可以让你去重新转生,从器灵转为仙灵,以后能直问金仙大道!”

    普真一眼看出高正阳没有仙灵之气。以他的力量表现,那只能是器灵了。而且,云浆宫主也曾提过,玉心狐有个异常强大器灵。是不知本体到底是什么。

    “帮你做事?”

    高正阳失笑:“你的眼睛有多瞎啊……”

    高正阳懒得和普真废话,他定住弩炮看似容易,实际却也没那么简单。仙界的仙术自成一体,高正阳对抗神兵神将容易,可要完全压住仙术变化却并不那么容易。

    好在有风月帮忙,通过这样直接的对抗,风月可以直观的观察弩炮仙术运转。每一个符,每一道神识,通过组合转化,变成了强大仙术。

    仙界虽然法则宽松,各种仙术也很不讲道理。实际,仙术也是一个严谨的体系,有自己的运转法则。

    高正阳对于仙术并没有太大兴趣,但想要借用养剑池分解天痕剑,需要从本质解析仙术。这才能最大程度借助仙界力量。

    这个活高正阳做不好,风月却很精通。尤其是蓝星逆推出神符,让风月领悟了最周密严谨的物质法则。

    相之下,仙界法则极其宽松。各种仙术虽然妙,从符层面来说,却并不复杂。

    还有一点,风月是器灵,虽然拥有情感,但大部分时间却可以保持着绝对理智。她在蓝星还学会了量子计算的理论。

    十三阶的神主,自创法则,重塑世界。对于神主来说,只要在他法则之内,不会有疑惑,也不会有问题。

    任何谜题,任何事务,他一见既懂,一想既明。这是神主的无神通,知无碍,见无阻,通晓万法。

    神主以下的强者,需要依靠自身智慧、阅历,去理解阅读世一切。

    每个强者的经历不同,性格不同,思维方式也不相同。他们对一件事情,会有着不同的看法。这些看法,大都会存在一些或大或小的错误,或者是疏漏。

    严格来说,风月只是十一阶的器灵。虽然有着远古剑灵的一些记忆,还从血神旗得到了血河本源,让她拥有了超凡灵性。但力量和阅历,都限制了她的眼光。

    蓝星的经历,让风月见识到了物质宇宙的思考方式。必须要说,这种繁琐的思考方式效率很低。

    譬如一块石头,蓝星的人要去称量,才知道重量。要去打碎解析,才知道石头的成分。

    诸天万界的强者,却一眼能看透石头本质,并直接了解石头的所有特性。无需计算,无需称量。

    事实,也不是强者不计算。只是他们无需去主动计算,强大神识自然会让他们知道一切。

    不过,在面对未知的时候,蓝星这种低效率思考方式有优势了。

    风月学会了低效率的计算,并通过神符在识海里构建了一个巨型量子计算机。强大神识主导下,量子计算机的计算效率高的可怕。

    当然,没有合适的计算模型,也没有各种已知的条件,量子计算能力再强,九成以的计算都没意义。

    但随着风月对仙术的深入解析,量子计算的强大运算能力有用武之地了。

    高正阳镇压弩炮的短短时间,风月通过量子计算,解析了弩炮法阵。

    高正阳掌力一发,弩炮层层分解碎裂,露出了弩炮心的灭绝弩箭。他一拂袖,把灭绝弩箭收入血神旗。

    要不是为了拿到灭绝弩箭,高正阳一掌拍下去,弩炮直接碎了。哪还用那么的麻烦。

    快刀可以斩乱麻。不过,那样麻绳都断了。要想拿到完整麻绳,只能耐心的去慢慢解开。

    取了灭绝弩箭,高正阳也是为了研究。这样凶器,对他虽然没有威胁,面是仙术却很有意义。

    灭绝弩箭被收起来,那股毁灭的气势立即消散。笼罩天浓密黑气,也随之消散。

    眼看着高正阳拿了灭绝弩箭,普真真急了。灭绝弩箭都是各殿从仙帝那直接领来的。每一根灭绝弩箭,都登记在册。

    灭绝弩箭用来杀逆贼,别人无话可说。可要是被高正阳拿走,坤月君都难以交代。普真这个破军营主,更是要担不住这样重责。

    “你、”

    普真眼睛瞪的都要爆开了,但他不敢发作,强忍怒气指着高正阳说:“放下灭绝弩箭,我可以饶过你们。”

    高正阳嘿嘿一笑:“不用。”

    普真一滞,高正阳的回答让他有些不知所措。只能拔出随身破军刃,厉声说:“抢劫灭绝弩箭,是仙界公敌。仙界再没有你容身之地、”

    “你废话好多。”

    高正阳有点不耐,“这些事别操心了,还是想想摆个什么造型,死的能好看一点。”

    普真愕然,这是什么意思?

    高正阳对下面弱水河一招手:“借剑一用。”

    绵绵弱水,在高正阳的招引下,一道长长水浪逆天而起,飞到了高正阳方。

    这一道水浪足有数百丈长,宽数十丈。在空缓缓飘动,波光粼粼,有种如虚如幻的飘渺。

    高正阳捏着剑诀,低喝:“去。”

    如云漂浮的弱水,化作亿万雨滴,向着普真等神兵神将射落。

    弱水是水精之气所化,原本轻不胜物。但亿万水精之气汇聚,改变了弱水本质。其更有一道绵密深沉横贯万古的剑意,让弱水变得沉重坚凝如石。

    高正阳想要斩杀敌人,自然有无数手段。不过,在仙界他还是喜欢借用仙界之法。何况,绵绵弱水河的剑意,可是仙帝级的无神通。

    借此机会,他也能略微体悟一下的那位仙帝神通。

    绵绵亿万弱水如雨洒落,每一滴弱水都如同一柄飞剑。不同的是,弱水剑意轻柔若空,似有似无。完全没有一般飞剑的凌厉锋锐。

    普真等神将或拿盾牌,或挥舞神刀,或依靠身仙甲,一个个神光四溢,气势不凡。

    天鲸舰的甲板颇为宽敞,数十名神兵神将站在一起,又组成了破军战阵。

    破军战阵,又隐隐沟通天的破军星。虽然是白天,但高悬九天之的破军星,却垂下了一丝湛蓝星光。

    高正阳见状,也不禁点头。破军营的这些神兵神将,单独拿出一个来都不算什么。可一群组合在一起,进退有度,阵法森严。

    随便摆了法阵,居然也能引动星宿呼应。这等表现,却已经胜过了普通神阶。不可小觑。

    不过,普真他们到底眼光太低。面对弱水剑,只会催发破军战阵,应对太过死板。

    绵密弱水细雨,如江南烟雨,如雾如纱,轻盈飘落到普真等神兵神将身。任凭他们身宝器仙兵如何闪耀,却挡不住绵细若无的弱水。

    普真觉得周身一凉,弱水剑已经穿透盔甲肌肤,直透脏腑。他意识到不妙,还想催发灵气死战,可不知什么时候,他识海都布满了绵密弱水。强大元神,都是如雾如纱的弱水包裹。

    清冷剑意,顺着元神不断透射,冻结了普真脏腑、血肉,渗透到四肢百骸每个毛孔。

    挥刀舞剑准备拼杀的神兵神将,在绵绵弱水剑成了凝固的雕像。弱水剑四处漫溢,瞬间遍布天鲸舰,把所有神兵神将冻凝成一坨。

    高正阳看着满脸惊骇的普真,叹口气,“都和你说,摆个好看的造型。”

    普真不能动也不能说话,只能在眼露出哀求之色。希望高正阳能放过他。

    “再见。”

    高正阳轻轻吹了口气,在水汽凝固的普真等神兵神将,随着高正阳呼出气息抖动波荡,然后,如同气泡般无声破碎茫茫水汽。

    天鲸舰的数百神兵神将,在高正阳一口气下灰飞烟灭,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北元部、玉心狐两个人刚好飞过来,正看到这一幕。两人神色都是微微一变。

    算是玉心狐,虽然感觉到了高正阳性格冷硬无情,却也是第一次看到高正阳大开杀戒。想到自己之前的种种,心里一阵后怕。

    北元部则是完全没想到,高正阳会这么杀了所有神兵神将。他迟疑了下说:“何必如此……”

    高正阳理所当然的说:“为了保密。”

    “其实把他们关押起来好了。”北元部叹息说。

    高正阳淡然说:“又不是过家家,哪有那个时间。他们要杀我的时候可没考虑别的,我杀他们更不需要考虑。你这性子偏激又婆妈,可做不了大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