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皇纪 1065.第1062章 弱水剑

时间:2018-04-23作者:踏雪真人

    弱水三千,汇聚成绵延天河,横亘在仙界心,也把仙界从地域划分出了南北两块。!

    弱水的水质特殊,鹅毛不浮。哪怕是仙人,进入弱水也失去大半法力。所以,弱水两岸,都没任何人迹。

    放眼望去,白茫茫长河,无边无际,极为壮观。而且,弱水沉重,风过无浪,只有弱水本身流动的淡淡水纹。起其他江河湖海,更多几分沉静秀雅。

    天关山,位于弱水长河的心。天关山直入云霄,高不见顶。因为从来没人登天关山的顶峰,自然也没人知道天关山有多高。

    作为仙界在著名的圣地,经常有游客到此游览。时间一长,天关山山脚下多了个小村落。

    有酒家,有客栈,也有贩卖各种物品的小商贩。这个小小村落,到也让苍茫弱水天河多了几分人气。也让直入云霄的天关山,多了两分平易近人。

    高正阳目光锐利之极,站在弱水河畔,却一眼看到了天关山脚下的那座村落。

    仙界广阔,一路走来,几乎看不到人迹。突然看到村落,到觉得很亲切。

    “好高的山,好大的河……”玉心狐眨着眼睛,由衷的发出了感慨。

    她在天河剑派修炼百年,每天看的是滔滔不尽的天河。但和眼前的弱水相起来,天河少了几分仙气和悠远。

    至于天关山,更是远超下界一切山峰。其巍然撑天的傲岸伟大姿态,似乎超过一切生命。

    玉心狐说着还瞥了眼高正阳,重新做了高正阳的奴隶,她开始的时候还很谨慎小心。后来发现,高正阳并不会刻意为难她,也慢慢恢复了本性。

    站在另一侧的北元部,默然不语。只是老眼神色复杂。想必,他当初也到过这里,并留下什么故事。

    “几位,要做渡船么?”一个干瘦黝黑的汉子,站在小船高声呼喝,态度颇为热情。

    玉心狐白了那汉子一眼,娇声说:“我们飞过去行了。”

    那汉子嘿嘿一笑:“这位仙子有所不知,弱水三千,天仙难渡。何况,这里可是天关山。方圆亿万里,都是十八天关禁制范围。到了这里,想飞可难了。”

    天关山禁制何等厉害,算是天仙级强者,到了这里也会受到强烈压制。所以,才有这个渡船生意。

    那汉子见多了的仙人,知道这些仙人都很自以为是。他在这是做生意,可不是为了和仙人斗气。玉心狐虽然态度不好,他还是笑嘻嘻的做出解答。

    玉心狐有些不信邪,弱水天河是水汽弥漫,克制诸般法术,甚至压抑灵气。但她堂堂天仙,还能怕这点禁制。

    所以在岸边落下,也只是想观察一下情况,可不是真飞不过去。

    玉心狐觉得,算她飞不过去,有高正阳带着,怎么也不至于出丑。不过,她终究是做不了主,还要看高正阳怎么说。

    北元部在旁点头插话说:“弱水难渡,天关山禁制更是厉害。我们还是乘坐渡船方便。”

    “那坐船。”高正阳不怕禁制,却不想浪费力气。

    玉心狐有点不情愿的问那汉子:“你渡船怎么坐?”

    “一位收三颗灵晶。”那汉子也不在意玉心狐的态度,笑呵呵的说。

    “好贵!”玉心狐吓了一跳。

    仙界天庭都用灵晶交易。灵晶是灵气结晶,大小均匀如指甲盖大小,通体发蓝如同蓝色珍珠。

    灵晶纯粹灵气凝结,服用一颗灵晶,释放的灵气能抵得真仙十天苦修。而且,灵晶还可以用来制作法阵,炼制仙器丹药。用途极其广泛。

    做为灵霄岛轮值,玉心狐每个月薪水是十颗灵晶。这也是她是最低的一阶轮值。像北元部,虽然殿主刁难,每个月却能发足了两百颗灵晶。

    玉心狐这几个月一直和高正阳折腾,也没时间关心这些小事。不过,临走的时候,玉离可是把灵晶都给她补发了。而且,还额外送了一千灵晶。

    区区三颗灵晶,玉心狐到是不放在眼里。可想起来她一个月才赚十颗灵晶,只怕还没这汉子一天赚的多,她心里很不平衡了。

    玉心狐说:“一人三颗灵晶,你怎么不去抢!”

    那汉子急忙摆手:“不敢不敢,我是赚个苦力钱。”

    他见玉心狐神色不善,急忙又解释:“仙子不要生气。我和你说说。不说别的,只是这条小船的龙骨,是用的真正龙骨炼制,外面蒙的云鲸的皮,还有万灵龟的甲。为了划这条小船,我又修炼了五百年的天一真诀。收您三个灵晶,不过分吧……”

    玉心狐虽然能言善辩,听那汉子说完,也说不别的。的确,人家费了那么多功夫,也赚个辛苦钱。

    “好吧,算你能说……”玉心狐一抖手,扔给了那汉子九颗灵晶。

    汉子手一抄,把灵晶稳稳抓住。然后呲牙对玉心狐他们一笑:“诸位,请船。”

    小船真的很小,长不过丈许,宽不过六尺。三人去,在没什么空了。

    “坐好了,咱们走嘞……”

    那汉子高呼一声,划动船桨,小船徐徐开动。

    那汉子双臂十分有力,船桨摇的不快,却均匀有力,小船划开弱水,慢悠悠的向前行去。

    坐在小船,玉心狐伸出小手兜了一点弱水。发现弱水普通水沉重百倍。而且水精之气异常凝结,只是手抓了一点,已经影响到了她灵气运转。

    “弱水好霸道啊……”玉心狐久闻弱水之名,却还是第一次亲身体验。

    “弱水确实厉害。”北元部对此深有体会,点头赞同。

    玉心狐好的说:“用弱水炼成仙器,那一定更厉害。”

    “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人像你这么想,可惜……”

    北元部摇头,仙界聪明人多了,却没听说过谁用弱水炼成过好东西。

    “仙子,其实这也是有缘故的,您要是不嫌烦,我给您讲讲……”划船的汉子在旁边听了,忍不住搭腔。

    玉心狐回头瞄了眼那汉子,“那你说说。”

    划船汉子讨好的嘿嘿笑了笑,然后说:“弱水很妙,只要离开弱水河范围,弱水会变普通的水,失去所有神效。”

    “这样啊……”玉心狐点头,怪不得没人能用弱水炼制仙器。

    划船汉子又说:“有个传说,当初仙界有妖龙作祟,为祸八方。黑帝陛下为了降服妖龙,施展弱水剑斩杀妖龙,弱水剑意化作了弱水河……”

    玉心狐可从没听过这个传说,她惊讶的瞪大明眸,一脸的难以置信。

    仙帝是很厉害,但也不顾是大罗金仙。玉心狐自忖是天仙层次,和大罗金仙也只差一步。可只凭一道剑意化作无边弱水河,完全超乎了她的理解。

    玉心狐本能的不信,可五位仙帝地位崇高。她再如何不信,也不敢公开质疑。只是这个问题憋在肚子里,让她说不出的难受。

    站在船头的高正阳转过身,对划船的汉子说:“剑意化河,有点牵强。不过,这道弱水河的确是一柄剑器。”

    划船汉子一脸憨笑:“我是划船的,不懂这些,怎么听来的怎么说。说的不对您别见怪。”

    高正阳笑着说:“你也不用太谦虚。论起修为,你也不差。”

    那汉子连忙摆手:“您过奖您过奖,当不起当不起。”

    高正阳也不较真,仙界广阔,什么人异士都有。这汉子愿意当摆渡船夫,那也是他的事。高正阳可没兴趣去探根寻底。他看了眼水汽弥漫的天空,“做你的船,你是不是负责保护我们的安全啊?”

    “那是当然。”

    划船汉子满口应承下来,“坐我的船,付了船资,那是客人。我肯定要保护您的安全。什么风浪啊,河里的妖物啊,都不用您动手,我来解决。”

    说着话,划船汉子突然抬头看了一眼,黝黑的脸露出一丝凝重,他急忙又说:“不过,如果是有人找您的麻烦,那和我无关了,恕我不能帮忙。”

    高正阳一笑:“你这汉子到是不傻。”

    玉心狐也是聪明人,听出了不对,她急忙站起来问:“有人来找我们麻烦?”

    当着外人的面,玉心狐也不好意思喊主人说话也是含糊其辞。

    北元部这会也站起来了,他抬头看着远方天际,目光闪耀不定的说:“好像是天鲸舰,坏了,是破军营!”

    玉心狐也站起来,学着北元部的样子,向远方天看过去。凭着她的眼力,却只能看到白茫茫淡淡水汽。其他的什么都看不到。

    偏偏弱水河的水精之气浓厚无,几乎完全屏蔽了她的神识。什么都感应不到。

    玉心狐很不服气,给自己加持了一个千里眼顺风耳的仙术。虽然周围弱水干扰严重,她还是看到了。

    一艘黑色战船,排云荡气,驾驭长风,从天空疾驰而来。

    黑色战船的样子看着像一条巨大黑色鲸鱼,不同的是,两侧鱼鳍巨大。鱼尾摆动之际,掀起漫天云浪。明明速度绝伦,却偏偏有着游鱼般的悠然自在。

    黑色战船的船首,竖着一面三角黑色战旗,面写着两个大字:破军。

    距离还有点是远,玉心狐看不到战船的细微情况。只能隐隐看到一群穿着黑甲的士兵。

    玉心狐对北元部问:“破军营,那不是承光殿的精锐?”

    虽然到承光殿没多久,玉心狐也听说过破军营的大名。破军营由精锐神将神兵组成,受承光殿主直接掌控,负责维护承光殿的安全。

    破军营的权力也极大,号称有先杀后奏的权限。也说,破军营遇到问题,可以先行处理,等完事后再向禀报。

    北元部老脸变得异常难看,冷然说:“破军营是为我来的。坤月君,还真不留任何余地。”

    他又对高正阳说:“这是我的私人恩怨,和阁下无关。”

    高正阳无所谓的说:“你也不用着急表态,对方可未必想放过我们。”

    高正阳可北元部看的明白,破军营气势汹汹,只怕想的是一打尽。

    划船汉子这会也加快了速度,他嘴里连连叹气:“本以为是个好买卖,这下可能要赔本了。”

    玉心狐看那汉子样子很不爽,她嗤笑说:“我们一路都没事,偏偏坐了你的船有事。说到底还是你倒霉,把我们连累了。”

    “您这个、有点不讲道理啊……”

    那汉子有点不服气,又不想和玉心狐吵架,嘴里小声嘟囔了一句。

    玉心狐到是觉得占了风,笑嘻嘻的说:“我们只是坐船。要是别人打坏了你船,可和我们没关系。”

    那汉子一听,脸苦色更浓,但这会又不能把高正阳他们赶下去。掉头岸也来不及。左思右想都没什么好办法,苦的只能连连叹气。

    天鲸战舰速度何等之快,虽然在弱水河,似乎也并没有受多少影响。

    “北元部,玉心狐,立即停下。”

    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天鲸战舰有人用神识高喝,“奉殿主之命,立即带你们回去。”

    北元部冷哼了一声。但他和破军营没什么好说的。

    玉心狐则不敢擅作主张,看了眼高正阳,见他毫不在意,也多了几分底气。

    “我们去闯天关,你们不用管了。回去告诉殿主,万仙大会见。”玉心狐通过神识扬声说。

    “放肆!”

    玉心狐的话显然激怒了破军营的神将,一个狂喝一声,如惊雷一般,炸的弱水河都荡起波浪。

    那条小船,随着波浪起伏不定,似乎随时都可能翻船。

    “你他娘的,弄坏老子船你赔得起么……”

    划船汉子气的大骂了一声,手里忙个不停,这才把小船稳住。

    破军营的神将再次大喝:“玉心狐,北元部,你们立即束手缚,跟我们回去见殿主。否则,我们要动手了。”

    顿了下又说:“我们动手觉不容情。”

    玉心狐呸了一声,“我们闯天关,事前都和坤月君说了。他找我们干什么,有事让他自己来和我们说。”

    玉心狐原本性子没有这么强硬,只是被高正阳再次收为奴隶,心里始终憋着一股火。她对承光殿既没归属感,更没什么敬畏。

    承光殿主派破军营过来,显然是不打算讲理。这更让玉心狐愤怒。说话自然也不客气。

    “你等公然违背殿主命令,其罪难赦。”

    破军营有神将大喝:“既然如此,动手。”

    天鲸战舰,一个巨大弩炮徐徐转动,瞄准了下方的小船。

    划船的汉子抬头看了,惊的满头冒汗:“破魔弩!你他娘的疯了,和我有什么关系!”

    破魔弩可是仙界鼎鼎大名杀伐仙器。破魔弩威力巨大,需要靠特殊战阵催发。只有天庭的神兵们,才会配备破魔弩。

    破魔弩虽然一次只能发射一根弩箭,可一箭下去,一座山都能被弩箭轰成齑粉。威力无霸道。

    这条小船虽然材料特殊,可是专门用来在弱水行驶的。本身并没有太强的防护力。若被破魔弩轰,必然是船碎人死。

    划船汉子这会想和高正阳他们划清关系也来不及了,再说,破军营的人根本不听啊。

    眼见破魔弩神光闪耀,那股毁灭的威势已经笼罩下来。划船汉子更是紧张的不行。

    高正阳突然说:“破魔弩我们可挡不住,这一发下来我们未必会死,船肯定爆了。可惜可惜……”

    北元部瞥了眼高正阳,他觉得高正阳能挡住破魔弩。但他们这船夫非亲非故,也必要浪费力气去当破魔弩。

    躲避,总硬挡要省事的多。

    划船汉子一听,更是快哭出来了。他其实也知道,船这几位未必挡不住破魔弩。可对方摆明了想跑,他可不敢去碰运气。

    划船汉子一咬牙,猛的一拍船浆,一条蓝色神光化成的光龙浮现出来。

    “龙哥,都靠你了。”划船汉子满脸讨好的笑容,和那蓝色光龙打着招呼。

    蓝色光龙一声吟啸,小船陡然加速。正好避开了破空而至的破魔弩箭。

    破魔弩箭穿透重重弱水,在弱水河炸开一个数十丈深的巨坑,掀起了数百丈高的巨大水浪。

    蓝色光龙保护的小船,在滔天巨浪左右穿行。曲折变幻的行进,连续避开的三发破魔弩。

    天鲸舰,破军营神将普真冷笑,“你们能躲到哪去。去天关山,我们在那等他们。”

    另一个神将犹豫了下说:“天关山属于沉沙殿,我们是不是先和对方通报一声。”

    “哪有那么多事,我们只管把那两个人杀了,立即回转。”

    普真不悦的说:“这是我们承光殿的事,何必知会外人。”

    “要是有人阻拦怎么办?”另一名神将有点担心。

    “谁敢阻拦破军营办事,杀无赦。”普真森然说。

    天鲸战舰是专门的杀伐征战仙器,他们驾驭天鲸战舰,除非碰到仙帝,否则,谁都不用怕。

    小船飞驰了一个多时辰,终于到岸了。看着前方天关山,划船汉子也松了口气。

    他说:“诸位,我把你们安全送到,是不是该多给点船钱啊?”

    这时候,天鲸战舰也到了高正阳他们头方。破魔弩,再次运转。毁灭之势,笼罩在所有人头。

    划船汉子气急败坏,“都到地方了,不关我事。”

    “别怕,这次我保你无事,还你的人情。”

    高正阳笑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