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皇纪 第1060章 万仙大会

时间:2018-04-23作者:踏雪真人

    玉心狐真的很懵,不止是因为‘梁静茹’这个名字。更因为高正阳能把神识传出来,而且精准的传给她。

    被重重仙术困住的高正阳,正常来说,所有感官都被封死。包括他的神识,都会被自成一界的封闭空间封闭。

    高正阳能把神识传递给她,就意味着仙术并没有完全封死他。而且,从高正阳传递过来的情绪,看的出他还很轻松。

    玉心狐惊疑中,急忙催发法诀,想要施展九幽返虚术,把高正阳直接送到九幽虚空去。

    九幽虚空是仙界下方的一处奇异空间,广阔无边,里面充满了太阴幽水,至阴至污。九幽虚空遍布的太阴幽水,能侵蚀元神,消解一切生命和力量。

    不论仙人还个修罗,抑或是任何一种生命,进入九幽虚空都会迅速消亡。更可怕的是,九幽虚空能是封闭九环空间,一环套一环,是近乎无解的天生迷宫。

    哪怕是仙帝闯入其中,都很难脱身。

    九幽返虚术,就是一门传送仙术。可以直接定位九幽虚空,把任何东西或人扔进去。

    这门仙术,可是江通所在宗门是无上秘传。只可惜江通专门修炼肉身,本身修为又低,虽然学过九幽返虚术,却施展不出来。

    至少是天仙顶级的修为,才能把九幽返虚完整施展出来。而且,这门仙术也有一些限制,极容易被外力打断。

    玉心狐也是得到了造化传承后,修为突飞猛进,对于仙术也有了深刻体悟。这才能勉强施展九幽返虚术。

    她玉指轻划,虚空中就出现一个圆形黑影。那黑影如同怪物张开的大嘴,不断的变大。转眼之间,黑洞一般大嘴就把封闭的界域和高正阳一起吞掉。

    玉心狐见状大喜,再伸手一指,巨大黑洞陡然收缩。一闪之间,再没有任何踪影。

    画地为牢的封闭的界域,包括界域中的高正阳,都一起消失了。

    玉心狐这才长舒口气,九幽虚空自成迷宫,高正阳再强,困在里面也别想脱身。就算他能找到出路,那也不知是几千几万年以后的事了。

    解决了致命危机,玉心狐只觉浑身轻松,小脸上不禁浮出得意笑容。这一次,她不但摆脱了高正阳这个主人,还得到了造化秘法,从真仙一跃到了天仙层次。

    这收获已经不能用巨大来形容。玉心狐有信心,假以时日,凭着造化万物的造化秘法,她能成就第六位仙帝。

    而在几个月前,她还只是个金丹级凡人!

    玉心狐想到这几个月的经历,也觉得恍如梦幻。不,她最大胆的梦也就成就元神。

    溯本还原,她能有现在的成就,其实都多亏了高正阳。

    玉心狐现在想来,又觉得高正阳其实挺不错的。虽然自居主人,做事霸道,但对她真的挺好。

    她悠悠叹口气:“你是个好人,可惜,我不能忍受当别人奴隶”

    “给我发好人卡的,你是第一个!”高正阳的声音突然传过来,也打断了玉心狐的感慨。

    玉心狐吓的一个激灵,她本能就像催发仙术,可一只修长手掌从虚空中穿出来,一把捏住了玉心狐的脖子。

    跟着,虚空如涟漪般荡漾,身穿暗金盔甲血红披风的高正阳,从虚空中走出来。

    被高正阳手死死捏住,那种窒息的痛苦,让玉心狐觉得自己神魂似乎都要被活活扼死了。她小脸煞白,两只小脚不住乱蹬,却用不上任何力量。

    高正阳捏着玉心狐脖子提到眼前,直视着玉心狐的明眸说:“说实话,你的勇气超乎我的预料,给了我一点点惊喜。”

    高正阳凭着神魂契约,收了好几位奴隶。哪一个不是乖乖认命,老老实实当奴隶。像玉心狐这种一有机会就毫不犹豫反抗的,还是第一个。

    当然,这里面也是因为玉心狐得了传承秘法,自以为可以翻天了。

    旁边呆立着的江通,发现玉心狐被袭,不假思索的本能出手攻击高正阳。

    在这个被玉心狐创造出来的江通心里,玉心狐占据最高等级。服从玉心狐,保护玉心狐,也是他生命的意义。

    所以,哪怕高正阳表现出的那么可怕,江通还是毫不犹豫的出手了。

    高正阳甚至都没看江通,只是释放出一丝拳意,江通才举拳迈步,整个人就炸成一团血雾。

    刚猛无匹拳力,能撕破九天界域,打碎神器仙兵。区区一个九阶的江通。只是被拳意扫了一下,身体就完全承受不住。

    玉心狐没空关系江通死活,她和高正阳深沉无情眼神一对,心更是早沉到了谷底。毫无疑问,高正阳可不会怜香惜玉。她这次只怕是死定了。

    意识到自己可能会死,玉心狐更是惊恐。她心思转的极快,知道这时候反抗只会死的更快。只有想办法的取得高正阳同情,才有机会逃生。

    玉心狐勉强冷静下来,放弃了无谓的挣扎,明眸中露出哀伤之色。她长的本就柔弱,这会一副甘心认命的样子,更让人不由心生怜惜。

    高正阳见她的样子,反倒笑起来:“你到是个戏精。”

    玉心狐不知道戏精什么意思,却能明白高正阳话里的讥嘲。她也突然明白了,这时候装可可怜可没用。

    尤其是面前这个男人,是那么深沉无情。

    她果断的收起悲色,用眼神对高正阳示意她想说话。被高正阳这么掐着,她什么的干不了。能蹬腿也只是高正阳的恶趣味,而不是说她真的能动。

    高正阳对玉心狐到是很有兴趣,到了他这一步,什么风景奇观没见过。他发现世间最有趣的,还是人。

    当然,这个人并不是狭义上的意义。而是指一切有感情有智慧的生命。

    对于玉心狐的背叛,高正阳也并不生气。换做是他,他也会反抗。这是智慧生命的本能。一个喜欢被别人奴役的智慧生命,只能靠软弱活着。他能理解这种生存智慧,却并不赞同。

    高正阳稍稍放松了手指,也给了玉心狐说话的机会。

    玉心狐也很聪明,她放弃了一切客套和虚伪,直接就说:“我愿意交出造化秘法。”

    “那东西挺有趣,不过,还换不了你的小命。”

    高正阳看到玉心狐施展传承秘法后,就失去了大半兴趣。

    邪神所谓的造化秘法,的确能从虚无中创造生命,甚至还可以赋予记忆、性格神魂,以至于某种力量。

    但这种塑造,更像是盗版制作。不但力量受限制,连生命本身都是不完整的。而且,完全是创造者的附庸。

    这种生命,没有独立的灵魂,哪怕有亿万万,也不过是一群血肉木偶。更不是复活生命。

    高正阳必须承认,造化秘法是很独特很神妙。但对他来说没多少意义。他本以为这种秘法能复活逝去的生命,实际上却完全不是一回事。

    他可不想把那些值得纪念的人,都用传承秘法变成他的奴隶。这太可悲了,也没有意义。

    被高正阳拒绝的玉心狐,也有些不知所措。高正阳借着她学习传承秘法,可见他对此法的重视和忌惮。

    现在,他却说没兴趣了!

    玉心狐看高正阳淡然样子,并不像是作伪。而且,高正阳这么自大的人,根本就不屑的骗她。

    造化传承没用,玉心狐也懵了,她不知还能用什么换取自己小命。犹豫了一下,玉心狐一咬银牙,“我愿意做您的奴隶,永不背叛。”

    到了这一步,也只有她本身还有那么点价值。也许,高正阳会有点兴趣。虽然再做高正阳的奴隶特别羞耻,但也总比死了好。

    高正阳笑起来:“你刚才不还说么,永不为奴?”

    玉心狐脸皮挺厚,但刚说完这话就反过来打自己脸,她也羞愧的要死。但这时候,她必须服软。

    她无奈的说:“刚才是我太浅薄无知了,不能理解主人的伟大。请主人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会好好当好女奴”

    高正阳到有点佩服玉心狐了,这么隐忍,又这么决断,说起来还真算是人才。可惜,她对于力量理解的太肤浅了。更不理解他的力量。

    杀死玉心狐的容易,可杀了她会少许多乐趣。

    到了高正阳这一步,也早就过了要把扼杀一切危险的状态。他的目标是神王、神主,是更高之上无可言说的强者。

    区区一个玉心狐,能翻出什么波浪。反过来说,连一个玉心狐都搞不定,凭什么和神王、神主为敌?凭什么永恒不朽?

    高正阳松开手,放下了玉心狐,“好啊,我再给你个机会,看你表现”

    玉心狐站在那,小脸上还带着几分难以置信。她没想到,高正阳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了她。

    现在她浑身力量运转自如,各种仙术都可以应念而发。这也让她不由生出了反抗的心思。

    玉心狐不想着杀高正阳,只要能挡住他一下,她就可以逃出此界。只要回到仙界,找到仙帝禀报此事,高正阳再有多大神通,都必死无疑。

    这个念头转来转去,玉心狐心思愈发活动。但她也清楚,这次再失手,那就必死无疑。

    所以,一向有决断的玉心狐,还是犹豫了。她纠结了一会,突然恍然大悟。高正阳何等高明,岂会想不到这一点。她在这纠结犹豫,早就被高正阳看穿了。

    玉心狐不敢再犹豫了,翻身跪倒在高正阳脚下,小脸都贴在高正阳脚面上了。那蜷缩成一团的谦卑姿态,似乎连骨头都被抽走了。

    “奴婢玉心狐,以元神和血脉发誓,尊高正阳阁下为主,生生世世,永不背叛!”

    玉心狐发誓的同时,她元神中也分化出一片文字,漂浮到高正阳面前。

    这是玉心狐主动分割元神立下契约,具有最高等阶的约束力。契约一成,就算高正阳主动解除契约,玉心狐都会因为誓言而形神俱灭。

    高正阳见玉心狐还算明白,就随手收了契约。天仙当奴隶,也对得起他的身份。

    事实上,修为到了天仙层次,都有了逍遥自在笑傲乾坤的能力,几乎不可能给别人当奴隶。哪怕是仙帝,也不太可能让天仙给他当奴隶。

    收服天仙,创建组织,这和收为奴隶完全是两回事。

    不管玉心狐心里如何不服气,她这次主动分割元神献出契约,几乎就没了翻身的可能。不过,高正阳到希望她能再折腾折腾。

    以玉心狐的聪明劲,她就算再有想法,短时间内也不可能有什么异动。

    高正阳收起龙皇甲,长袖一拂,带着玉心狐回到了灵霄岛。

    守着空间缝隙的北元部,看到高正阳和玉心狐回来,急忙起身相迎。

    北元部并不喜欢交际,他当初就是因为性格孤僻,才会受到排挤,生出了诸多事端。最后,被发配到了灵霄岛。

    在灵霄岛待了几千年,他被血煞之气侵蚀,性格也变得愈发冷厉。更不喜欢和人说话。

    但是,他却必须找高正阳聊聊。在这个空间裂缝内,外力无法窥伺。哪怕是仙帝也无法感应。最为安全不过。

    所以,北元部拦住了高正阳。但他发现玉心狐身上气息湛然纯净,隐隐比他还要强盛几分。

    北元部大惊,几天前玉心狐还是个小小真仙。到了修罗界转了一圈,就成了天仙。他知道玉心狐没什么本事,完全是高正阳的奴隶。

    这一切的变化,显然是高正阳在主导。

    能让真仙直接跃升到天仙,高正阳这本事简直不逊于仙帝!

    北元部本来只想和高正阳聊聊,试探一下他的想法。现在,却变了主意。不管高正阳怎么想,他有这等了不起的神通,就有机会成就大事。

    他施礼之后,直接说:“阁下,我有一件事想和您说。”

    高正阳不知北元部想说什么,但看他一脸坚决,显然是打定主意一定要说。他点点头,示意北元部继续。

    北元部先是长长叹了口气,然后才说:“我本来修炼皇天剑诀,在仙界也薄有声名。当初的承光殿主,在万仙大会的比剑台上,都输我一招。也正是那一次,我深深得罪了承光殿主。等他担任殿主后,对我百般刁难。然后,就找了我的错处,把我发配到了灵霄岛”

    说起那段过往,北元部既骄傲又悲愤,神色复杂,情绪起伏波动的很厉害。

    高正阳不置可否。北元部的确剑意很厉害,但做人和用剑其实一样。北元部行事只有剑的直接,却没有剑的锋锐和变化,落到这一步大半都是他自己挖的坑。

    北元部也不是找高正阳发泄郁闷,他很快沉静下来,继续说:“我来的时候不好,恰好碰上了修罗血海千年一次大潮,那一战极其惨烈,我虽然侥幸没死,却受了重伤。然后,就被血煞之气侵蚀。”

    说到这里,北元部还是禁不住露出沮丧之色。他修炼的皇天剑,是堂堂正正浩荡宏大的剑道。血煞之气却阴狠凶厉,和他剑道完全是背道而驰。

    所以,任凭他如何努力,也化解不掉血煞之气。到了现在,反倒是皇天剑被血煞之气影响,剑路变得狠厉凶险。

    威力上是更胜一筹,但在剑道上却走了邪路,再没有可能更进一步。而且,血煞之气浸染不断加剧,他的寿命也会大幅缩减。

    原本的天仙修为,虽不可能的真正与天同寿,但活个几十万年却没问题。现在,他却余日无多。至多再有几百年,就会形神俱灭。

    北元部不甘心就这么死在灵霄岛,更想找承光殿主报仇,一吐几千年来郁气。也正是一直以来的隐忍,才让他甘心吃了金桃,也不愿意冒险和高正阳翻脸。

    而且,高正阳的出现,也让北元部看到了机会。高正阳的种种神奇表现,更坚定了他的信心。北元部抓住机会,把他和承光殿主的恩怨说了一遍。

    等北元部说完,高正阳反问:“这是你和承光殿主的恩怨,和我有什么关系?”

    北元部知道高正阳不会平白无故帮他,他说:“我不知道阁下是从哪里来到仙界,但您一定不是仙界的人。”

    “嗯,那又怎么样?”高正阳问。他的来历一看就有问题,北元部看出来也没什么。

    北元部说:“我知道仙界一些秘辛。譬如,斩仙台,譬如养剑池,譬如大罗天轮。”

    高正阳略有点意外,这个北元部名不见经传,肚子里居然还很有货。他当初种下的金桃,只是一种禁制,防止对方私下里通知天庭。

    简单点说,就像在北元部他们身上放了个监视器。只能监视他们行动,却不可能察看到他们记忆。

    高正阳听北元部说完,甚至动了心思,想要直接搜索对方的记忆。

    北元部似乎猜到了高正阳的想法,他淡然说:“我元神被血煞之气浸透,异常脆弱。强行搜索元神只会让我元神立即破灭。”

    “好吧,那你到底想要什么?”高正阳问。

    北元部正色说:“很简单,很快就要召开万仙大会了,只要你帮我拿到参加万仙大会的资格,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帮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