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皇纪 第九百八十六章 来历

时间:2018-04-23作者:踏雪真人

    “正阳,这两位是亚洲仲裁委员会的执行委员,这位是应坤,这位是周珂。”

    石云轩看到气氛有些尴尬,急忙给高正阳介绍对方身份。

    仲裁委员会,是几大超凡组织共同建立的中立性机构,专门负责协调超凡组织间的矛盾冲突。

    这个中立组织,有点像联合国。不过,实力可比联合国强多了。组织的执行力也很强。仲裁委员会目标是维护区域稳定,确保世界正常运转。

    仲裁委委员按照五大洲分为五个分会,一般来说,各个区域问题都由该州仲裁委员会负责处理。

    石云轩和光头党打赌决斗,这属于私人问题。正常情况,仲裁委员会不会干涉。但五湖总会为了确保决斗公平进行,对亚洲仲裁委员会提出了仲裁申请。

    当事人主动申请,又有五湖总会做背书,事情还牵涉到欧洲区是光头党。亚洲仲裁委员会就同意了。

    亚洲仲裁委员会,肯定是联邦组织为首。对石云轩当然要多几分关照。决斗开始前,这两名负责的做公正理事,特意和石云轩打了招呼。

    仲裁委员会里面,理事非常多,专门负责处理具体事务。应坤和周珂算是资历比较浅的理事,但两个人家世背景牛逼,个人力量也很强。

    假以时日,成就不可限量。

    石云轩早就打听过两人情况,知道两人背景。上船后,就主动和两名理事联系。没想到这两位都是世家子弟做派,架子脾气都很大。

    石云轩低声下气惯了,虽然不喜欢两人,却不会表现出来。可这两个对高正阳都很有兴趣,表示要见见。他就有点头大了。

    而且,这次还来了一名执行委员贺国锋。亚洲仲裁为委员会,一共只有十三名执行委员。每个执委都是位高权重。

    贺国锋在十三名执委中排名中游,却一向以强势著称。这位也是s级强者,而且年纪还不到六十。这是真正大人物。

    不论是力量还是权势,都远超隐居中海的雷鹏。

    这样大人物亲自点名,石云轩都不敢推脱。只能领着人直接来找高正阳。

    果然,就像石云轩预料的那样,才一见面,双方就摩擦出强烈的火药味。

    石云轩心里叫苦,却没有多少办法。老实说,两个理事他还有办法安抚,对高正阳就没什么好办法了。

    这个还不到十八岁的少年,是他见过最张扬最霸道最狂妄的家伙。虽然他表现的可能很礼貌,甚至有时候会给你一种谦逊的错觉。

    但是,高正阳骨子里狂妄霸道,却是怎么都掩饰不住的。一般人就算了,尤其是骄傲自信的人,遇到高正阳肯定会炸。

    石云轩见高正阳没反应,只能又道:“这次贺国锋执行委员也到了,他想见见你。这位前辈和孙老也认识,说起来也算是你前辈。”

    石云轩实在没办法了,只能把高正阳师父搬出来。他发现高正阳对这个师父还是很敬重的。

    “师父的故人,好吧,那就见见。”

    高正阳点点头,他从躺椅上起来,“站在这里不要动,我去换件衣服。”

    应坤和周珂对视一眼,脸色都有些微妙,高正阳语带调侃戏谑,却没说什么过分的话。两人想发作也找不到理由。

    等高正阳走了,周珂冷笑道:“老石,你这个朋友很桀骜啊!”

    石云轩赔笑:“他是孤儿,从小就好勇斗狠。而且,今年才十七岁。”

    “十七?”

    周珂眼神闪耀,若有所思的说:“他眼神藏着那股老气横秋的架势,说他七十七我都信!”

    周珂到不是完全的讽刺,她的确觉得对方身上很特别,就像经过千年的宝玉,虽然纯净明澈,却有种时光洗练后的深邃。

    她家世不凡,又早早进入仲裁委员会任职,s级强者也经常见。如此特殊的气质却从没见过。

    应坤不屑摇头道:“贺老真是浪费时间,这小子绝对活不过的明天。”

    他对石云轩道:“你找错人了,赌局必输无疑。赶紧想想怎么脱身吧……”

    石云轩脸都黑了,大家一点也不熟,你当面就这么说,这不是打脸么!

    但应坤他们就是有嚣张的资本,石云轩再不爽,也只能忍着。

    应坤却对石云轩反应有点不满,他教训道:“那小子和我们龇牙咧嘴没什么,到了贺老面前在这样,我们可救不了他。”

    石云轩连连点头:“是是是,我知道我知道。”

    想了下他又忍不住道:“其实高正阳还是很尊重前辈的。他和雷鹏雷老就是忘年交。”

    “雷鹏、和高正阳结交?”

    应坤笑了,中海里世界的圈子是有这样传闻,他却不信。

    虽说雷鹏老朽不堪,活不了几年了。但终归也是s级强者。别说高正阳,就算是他师父老孙,在雷鹏面前也差着两辈呢。

    雷鹏可能会对高正阳高看一眼,却怎么也不可能和他结交。这简直就是本年度里世界最荒谬的笑话。

    石云轩居然还一本正经给他们宣传,应坤都懒得去反驳。

    周珂也是笑而不语。她也觉得这是个笑话。s级强者是何等人物,只有同级的强者,才会让他们正视。其他人能力再强,天分再高,也入不了他们的眼。

    越是了解的s级强者,就越会明白,s级强者完全是另一种生命。

    石云轩尴尬了。周珂和应坤的不屑态度,也让他没心情再说下去。不信就算了。他没必要非要说服对方。

    好在这时候高正阳回来了,他换了一身亚麻休闲装,看起来极其闲逸。脸上表情也很轻松。

    应坤有些看不惯高正阳的样子,觉得他太轻浮了,提醒道:“去见贺老,你要郑重一些。”

    “衣着整洁,哪里不郑重?”

    高正阳瞥了眼应坤:“你个大男人,怎么像娘们式的那么多事啊!”

    应坤这辈子都顺风顺水,从没被人当面这么训斥过。他堂堂b级高手,脸居然气的一下就涨红了。

    不过他自幼所受的教育,让他不习惯直接翻脸动手。虽然羞恼欲狂,却强行抑制住动手的冲动,只是给了高正阳一个杀气凛然的眼神。

    “你害羞了?”

    高正阳丝毫不惧,反而哈哈大笑的拍着的应坤肩膀说:“你难道真是女人,一句话就羞红了脸,啧啧,有意思。”

    高正阳伸手的时候,应坤本来想避开。可高正阳手一伸就拍到他肩膀,根本没给他躲避的机会。

    狂怒要爆发的应坤,也像是迎头被浇了一桶冷水,从外到内一下凉透了。快要爆炸的怒气也不翼而飞。

    作为超凡者,力量才是根本。高正阳这一手不管是取巧了还是如何,他眼睁睁避不开,就证明了高正阳至少有着不逊于他的力量。

    应坤这人虽然骄傲自大,却不是没脑子。只是习惯性的看不起野路子。见识了高正阳的力量,他迅速冷静的下来。

    他父亲教过他一个简单道理,你可以不在意朋友,但你必须重视敌人。

    应坤觉得高正阳很危险,立即端正了态度,再没有刚才的骄横和高傲。

    周珂也对不禁对高正阳刮目相看。说再多,都不如力量来的真实。强大的力量,任何时候都应该获得尊重。

    看到应坤和周珂态度变化,石云轩心里暗爽。

    应坤吃了亏,又怕高正阳毒舌,再不肯说话。周珂也不知想什么,目光总是瞟向高正阳,却同样不吭声。

    石云轩更不开口,反正他地位最低,这里几个谁都看不上他。他可没必要去活跃气氛。

    高正阳就更无所谓了。几个人谁都不说话,一直到了顶层豪华套房。

    应坤到了门前,小心敲门。过了一会,才有位中年女子打开门,她看了眼应坤和周珂,低声道:“贺老才喝过茶,你们可以进去了。但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应坤客气的应了一句,又压低声音对高正阳道:“你听到了,不要耽误时间。”

    高正阳没好气的道:“又不是我要见他,好多的事。”

    他没客气,虽然没有故意提高声音,比起小心翼翼说话的应坤却如同在喊一般。

    应坤被吓了一跳。那个中年女人也露出不悦之色,她审视着高正阳,正想警告他几句,房间里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让他进来。”

    中年女人神色一变,急忙开门示意高正阳进去。

    高正阳昂首大步走进去,应坤和周珂急忙跟上。石云轩踌躇了下,也跟着进去了。

    进到客厅,就看到一位中年男子端坐沙发上,他年纪看起大概四十岁左右,穿着那种老式左衽灰色长衫,就像是民国时的打扮。

    一般情况下,都是传统艺人喜欢穿这种长衫。譬如说相声的,拉三弦的。

    不过这人穿着长衫质地非常好,他浓眉深目,也带着那股传统的古板严肃,穿着长衫反而显得特别合适。

    不用说,这位肯定是亚洲仲裁委员会执委贺国锋。

    “你是高正阳?”贺国锋上下审视着高正阳,眼眸中神光闪耀,如同实质,似乎要把高正阳从内到外看个通透。

    站在高正阳身后的应坤、周珂、石云轩,都觉得贺国锋目光如烧红的针一般,把身体内外都刺个通透。心灵和身体同时感受到了剧烈痛楚。

    几个人都是脸色大变,差点失声叫出来。但在贺国锋面前,没人敢失礼。只能咬牙苦苦忍耐。

    “是我。”首当其冲的高正阳,却沉稳淡然,对如针如刃的目光恍若不觉。

    贺国锋看了一会,高正阳却还是无动于衷。这让他也不禁大为惊异。目击术虽然简单,可结合他赤阳神针,却能在无形中置人于死地。

    就算是a级强者,也不可能像高正阳这样轻易抵挡赤阳神针。

    贺国锋收了赤阳神针,慢慢站起身来,伸手示意道:“到是我失礼了,请坐。”

    应坤和周珂都满脸震惊。他们跟着贺国锋也有五六年了,还没见过贺国锋和谁说过‘请’字。

    两人再看高正阳的眼神,又多了几分惊疑和畏惧。

    贺国锋看了两人一眼:“这里没事了,你们先下去。”

    应坤和周珂更意外了,他们很想留下,但贺国锋都说话了,两人哪敢吭声。他们带着石云轩乖乖的出来套房。

    套房门关闭后,石云轩才长出了口气,额头上汗如雨下。刚才短短的考验,差点把他疼死。

    应坤和周珂都是b级,又经常跟在贺国锋身边,到是没像石云轩那么狼狈。

    他们两个也没心思笑话石云轩,应坤热情抓住石云轩的手,笑道:“还没吃晚饭吧,我请我请。”

    石云轩可不想和应坤他们吃饭,可架不住对方的热情,也不敢拒绝。

    “你好好说说,高正阳到底是什么来路……”

    坐下才喝了一杯酒,应坤就迫不及待的问起来。

    周珂也瞪大了眼睛,想听听石云轩的答案。

    今天的一切,太颠覆他们的认知了。不把高正阳来历搞清楚,他们都睡不着觉!

    (晕,今天写不出了,明天补明天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