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皇纪 第九百五十五章 我就是我

时间:2018-04-23作者:踏雪真人

    步话机里笑声很快消失,只剩下不稳定的电磁波发出沙沙声响。更新快无广告。

    房间里的几个人,都是一脸不能置信。高正阳怎么知道他们有狙击枪?难道有透视眼?

    一想到这点,火炮那么胆大的人都一脸的发虚。神枪手配上透视眼,任何阻碍都阻挡不了他的目光,这个就太可怕了!

    老狼这会才发现,几个光头党居然都懂汉语。尼玛,亏的这些天他天天卷着舌头说俄语。

    但这会他没时间抱怨这些小事,关键是如何对付高正阳。

    老狼关闭步话机,压低声音道:“我们怎么办?”

    快枪也没了自信,沉默不语。他能用狙击枪打中飞舞的小鸟。可面对有所准备的高手,就很难发挥作用了。

    关键是对方好像身负异能,这让他很没有底气。

    火炮也给屠夫使着眼色,那意思很明白,这是老狼的敌人,又不是他们的敌人。他们没必要掺和进去。

    屠夫也在犹豫,原本以为只是个小麻烦,现在看来情况却不太妙。

    只是现在就开口投降,丢人不说,对方也未必同意。还有一个问题,老狼被杀了,他们在东林区的计划就必然受挫。

    作为负责人,屠夫要通盘考虑得失。敌人虽然很强,可现在就放弃老狼有点太不智了。

    老狼也看出屠夫的犹豫,他想了下道:“安德烈先生,只要你帮我渡过这次难关,以后我雪狼会就是光头党驻东林的分支。”

    这个提议还是很有诱惑力的,屠夫也是大为心动。

    雪狼会不止是人多势众,而且,在东林扎根多年,底蕴很深。老狼居然要带着组织投入光头党,这件事要是成了,不但对组织有益,对他个人更有利。

    屠夫稍一沉吟,立即做出决断,他道:“既然大家都是自己人,这件事我们管定了。”

    有了屠夫的保证,老狼也松了口气。他也是没有办法,这次就算能逃命,也把石云轩得罪惨了。

    与其提心吊胆等着对方报复,还不如先抱上光头党大腿。

    光头党联邦没有多少影响力,可到底的是跨国的大型组织。足以威慑对手。自由和权力很重要,但老命更重要。

    活的时间越久,老狼越知道生命的宝贵。为此,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何况,就算成了光头党的下属组织,东林区也少不了他。权势和地位不会受到很大影响。

    老狼怕屠夫他们反悔,保证道:“安德烈先生放心,我老狼说话绝对不会反悔,也不敢反悔……”

    屠夫点点头,他也相信老狼不敢反悔。他想了下拿过步话机,打开通讯频道说道:“对面的朋友,我们可以聊聊。”

    屠夫的中文不是很标准,但吐字很清晰,绝对不会让人错误的理解意思。

    另一间房间里,高正阳把石云轩的手铐打开,对步话机里传来的声音,毫不在意,也没有搭茬的意思。

    石云轩却把步话机拿起来,他能听的出来,这种生硬发音明显的沙俄人。外国人,总是有点麻烦。他很想听听对面说什么。

    步话机里屠夫继续说道:“我是光头党的安德烈,我代表光头党,愿意和你们谈判,用和平手段解决冲突。”

    听到光头党的名号,石云轩眼皮一跳,这个组织凶名赫赫,在里世界也是大名鼎鼎。

    要论影响力,自然是远不及五湖会。但是,这波人是真正凶徒。遇到问题就玩命。这种凶狠,也体现出了毛子特有的民族性格。

    一般来说,没有人愿意和光头党冲突。当然,光头党也不是真的就肆无忌惮。他们对外的姿态都表现的很友好,极少使用激烈的手段。

    而且,光头党信誉很不错。所以,有许多组织都喜欢和他们做生意。

    石云轩看了眼似笑非笑的高正阳,犹豫了下道:“我们没必要赶尽杀绝,这个世界上,就是要互相妥协。一言不合就杀光敌人,这很不合适。”

    石云轩不敢批评高正阳,说法比较委婉。但他真的不想打生打死。杀光雪狼会,对他没有什么好处,只有麻烦。何况,这里面还有光头党。

    高正阳明白石云轩的意思,他呲牙笑道:“你想谈就谈吧……”

    石云轩一喜,高正阳态度软化就好办了。他就怕高正阳非要死战,那就不好处理了。

    谈判,妥协,这是石云轩最擅长的。他拿起对讲机说道:“你们想谈什么?”

    石云轩话还没说完,高正阳拍着他肩膀道:“好好谈,我出去一趟。”

    石云轩愕然:“你要干什么?”

    “趁着他们放松警惕,干掉他们。”

    高正阳道:“你就和他们聊就行了,不用你动手帮忙。”

    石云轩满脸苦涩,他可没想过要动手帮忙。他还想再劝高正阳,可高正阳一闪身,人就出了房间。

    夜空上有星无月,夜色正深。

    哪怕带着夜视镜,快枪的暗红视野里,也是一片模糊,什么都只能看到一个模糊轮廓。

    屠夫在和对方谈判,但他们心里却不敢放松。对方手段酷烈,谁知道能干出什么来。

    一旁的火炮也端着步枪,特别认真盯着红外感应器。

    他们这次过来,因为是想下矿井解决变异人,特意带来许多装备。没想到还没下矿井,先在这里用上了。

    红外感应通过小型无人机,在空中扫描信号,最后传递到个这个仪器上。

    矿区所在的位置,晚上气温只有十几度。和人的体温差的很多。只要在直径一百米的范围内有人出现,都瞒不过红外感应。

    把这种装备拿出来,火炮等人心里也多了几分底气。至少不怕对方突然跑过来偷袭。

    而且,为了防止对方透过墙壁攻击他们,所有人都躲在厚实的砖墙后面。这面砖墙厚度接近五十厘米,狙击步枪都不一定能打透。躲在这后面再安全不过。

    因为有这个感应器,就是快枪都很放松。

    对讲机里,屠夫还在和石云轩谈着条件。

    老狼也明显放松了许多,有光头党的名号,石云轩只要没疯,就不敢乱来。至于那个少年,那是石云轩请来的帮手,他相信石云轩能说服对方。

    这个时候,房门轰然一声巨响,被暴力从外面硬生生轰开。

    拿着狙击枪的快枪反应最快,他不假思索放下手里长枪,双手同时拔出六轮手枪,就要开枪。

    快枪从拔枪到射击的反应是0.08秒。在这个极限反应速度下,快枪其实也来不及思考,只有千锤百炼的身体依靠本能反应做出动作。

    冲进来的高正阳却比快枪更快,在快枪拔枪的时候,他已经先一步开枪。

    m9击发出的子弹,在轰鸣声中贯入了快枪眉心,把他脑袋撕裂开一个恐怖大洞。

    快枪脑部中枪,却没能阻止他身体的本能动作。双手依然按照神经之前发出的指令,勾动扳机。

    高正阳却已经冲到快枪面前,他横着一拨快枪双手,勾动的六轮手枪同时轰鸣,子弹一起轰中了他身旁的屠夫身上。

    屠夫反应其不比快枪慢,他已经拔出腰后短刀,却没来得及出手,就被快枪双枪轰中。

    以他强壮的身体,加上避弹衣,也受不住近距离六轮枪轰击,身体猛的一震,向后踉跄退了两步。

    高正阳则犹有余裕的再次开枪,一枪爆了火炮的闪亮光头。

    老狼趁着这个空隙,已经凶狠扔过一对飞刀。他人同时也向着高正阳扑过来。

    双方距离不过四五米,飞刀出手就到高正阳面前。

    眼看着高正阳避之不及,就听砰砰两声枪响,飞刀就不知被子弹轰飞到哪去了。

    快扑到高正阳身边的老狼,吓的都快尿了。杀人爆头就算了,飞刀速度的赶得上手枪子弹出膛的速度了,高正阳居然能用枪打中!

    这不是战斗,是炫技!

    老狼扑击的动作改变不了,可心生惧意,那股扑击的气势却没了。

    高正阳本可以一枪解决对方,他却偏偏把双枪插回腰间枪套,一伸手格住了老狼的狼爪。

    高正阳一只手臂横着,就如山岳一般沉稳。老狼的双爪落上去,都没办法推动对方一丝一毫,他心里就更虚了。

    这门毒狼爪,他可是修炼了几十年。配合一身强大气血,在东林区几乎没有敌手。有一次,他甚至用毒狼爪把敌人胸膛硬生生撕裂。

    可在高正阳面前,老狼却突然觉得自己力量软弱,出手迟缓。根本没有一战之力。

    但他又不甘心就这么认输,用尽全身本事,把毒狼爪的招数施展出来。掏心,剖腹,抓阴,毒狼爪的招数很简单,都是实战技法,凌厉而阴险。

    但不论老狼如何攻击,高正阳就用一只手轻易格挡,让老狼的攻击都成来徒劳。

    老狼奈何不了高正阳,就试着用指甲去抓高正阳皮肤。他的指甲是经过药物浸泡,一旦接触鲜血,就会生出很强毒素。

    经过多年修炼,他指甲也比刀刃还锋利。可爪子高正阳手上,却划不开对方皮肤。

    只觉得那皮肤坚韧柔滑,恍若最上乘的丝绸,怎么也用不上力。

    高正阳和老狼连过十多招,老狼虽然攻击迅猛,却越打心越凉。他却不敢跑。

    在高正阳出神入化的枪法面前,转身逃跑就是找死。现在老狼唯一的希望,就是等屠夫回过气来。

    屠夫果然是高手,他喘了几口气,居然恢复过来了。他看着高正阳,眼中露出厉色,大吼一声鼓荡气血,身体陡然膨胀变大了一圈。

    屠夫身高在一米八左右,身体粗壮,因为肌肉太过强硬,整个人看起来呈现方形。他膨胀变形后,个头差不多达到两米。

    身体衣服都被撑裂开,厚实的防弹背心都变成紧身背心。变身后的屠夫,身体也呈现出了淡绿色。看起来颇有几分绿巨人的风采。

    高正阳对屠夫的变身很有兴趣,他横着一带老狼,把他毒狼爪牵引到一旁,随手按在老狼背心位置,把他推飞出去。

    老狼就像装上了火箭助推器,嗖的就飞出去,他来得及举起双臂护住脑袋,然后,整个人就镶嵌在厚重砖墙上。

    这股推力太大了,老狼虽然没有当场撞死,双臂却也撞的骨折,脸也差不多撞平了,脏腑更是受到剧烈冲击。

    整个人贴在墙壁上,就像个一副画像。

    屠夫却不管老狼死活,自顾举起青筋暴起的巨大拳头,如铁锤般猛然砸落。

    这一拳足有几千公斤的力量,轰然砸落的时候,鼓荡的拳风发出沉闷轰鸣。那种刚猛声势,让人望之生畏。

    高正阳却没有避让的意思,他深深呼吸一口气,催发了体内的金丹力量。

    体内气血如长河般汹涌咆哮,汇聚起的力量经过身体筋肉层层传递,汇聚到了来拳锋上。

    高正阳迎着砸落巨拳,一式海底捞,拳头从下而上,划着弧线逆势而起,正兜在屠夫铁拳上。

    双拳交击,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气势万钧的屠夫铁拳,却被高正阳拳头咋的扭曲变形,手臂不受控制的向上方荡起。

    屠夫被那股巨力震的浑身酸软,整个人呆立在那,做不出任何反应。只能眼睁睁看着高正阳拳锋一转,如枪般直捅过来,正砸在他心口上。

    高正阳拳锋那股通透的拳力,透过屠夫身体,在他背后猛的炸开。

    坚韧的防弹背心,也在背部鼓起一个大包。碎裂血肉,就在背后慢慢流淌出来。

    高正阳不屑的道:“脑袋变绿了也没用啊!”

    这一拳被屠夫心脏全部轰碎,也断掉了他的狂暴力量来源。屠夫身躯慢慢收缩,他捂着自己心口,不甘心的瞪着高正阳:“你到底是什么人?”

    高正阳笑了笑:“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屠夫一口老血喷出来,仰天倒毙,瞪大的眼睛述说着他最后的愤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