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皇纪 第九百四十二章 礼物

时间:2018-04-23作者:踏雪真人

    酒店门口,警车无声的闪着警灯,把现场完全封锁。

    大部分人都被礼貌的送离,避免他们接触现场。不过,李江被顾涛开车撞死的消息,却早已经传开了。这件事谁都压不下去。

    许嫤站在现场,面无表情的看着李江的尸体,心里却像开了锅一样。

    开法拉利的司机是顾涛,同车的还有薛立峰。两个人都服用过迷幻类药物,神智明显不清醒。直到被捕,顾涛还在嚣张叫嚷。

    薛立峰到是迷迷糊糊,对外界几乎没有反应。

    事情看起来很清楚,吃药了的顾涛,不知怎么就发了疯,开车撞死李江。从现场看,这无疑是有计划的谋杀。

    顾涛和薛立峰都被立即控制起来,先送医院进行体检、救治。

    许嫤就留在现场,控制局面。她也很清楚,这件事影响太大了,谁也控制不住。

    没过多久,刘庆元就匆匆赶到。他看到李江尸体后,精气神一下都没了,整个人仿佛突然苍老了十多岁。

    刘庆元在路上已经知道了消息,但亲眼看到现场,他还是难以承受这个打击。

    许嫤也是心中恻然,刘庆元都快退休了,可就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接连出了大案。

    这其实和刘庆元没关系,都属于不可控制的突发意外。但是,不论怎么解释,作为上江最高治安官,刘庆元都要背负责任。

    宫本正一的事情还没过去,李江又死了。这意味着,刘庆元不论如何都要辞职。对于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这是个很残酷的打击。

    许嫤虽然同情刘庆元,却无力帮忙。

    幸好案件经过很清楚,没有任何疑点。许家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不过,许嫤心里却有些疑惑。顾涛这人虽然有点疯狂,却也没胆子公然谋杀李江。

    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问题!

    许嫤脑子里立即浮现出高正阳的面孔。

    就像是宫本正一突然发狂一样,这件事里透出了同样的诡异疯狂意味。从这一点来说,许嫤几乎可以确认是高正阳在捣鬼。

    可惜,她没有任何证据。也无法没有任何理由能说服别人。

    许嫤不知道,她不是一个人。对于高正阳的恐怖邪恶,石云轩也有着很清醒的认识。

    但石云轩更不会多嘴。他比许嫤更明白高正阳的可怕。明刀明枪他还不怕,高正阳展现出的力量,却似乎支配人心。这就太可怕了。

    石云轩看过现场后,很明智的立即转身离开。

    在这个世界上,真正明智的人总是少数。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酒店门口的惨案太惊人了,很多人都迫不及待的向外宣传。

    行政长官在酒店门口被车撞死,开车的司机是金陵顾家的顾涛。这个消息不胫而走,短时间内传遍了上江。

    这件事,也在上江上层引发了强烈震荡。所有人都在猜测,这件事究竟代表着什么意义。

    金陵顾家,无疑是金陵的几大豪门之一。但在上江,顾家的力量就比不上土生土长的李家了。这几年海运日渐重要,顾家的势力也在是不断向上江渗透。

    上江却有自己的圈子。顾家势力虽强,短时间内也难以在上江立足。所以,顾家才把顾涛留在这里。

    顾涛做事专走邪道,在上江待了两年,到也收拢一批力量,慢慢站住了脚。不过,他一混的层次比较低端,始终接触不到上层。

    这一次顾涛驾车撞死李江,许多人都认为这是顾家等的不耐烦了,要用这种强硬手段直接进入上江。

    这个推测,也在上江上层流传开来。一时间,上江的权贵们都紧张起来。顾家想进来没什么,但直接撕破脸杀人,这种手段太恶劣了。谁都无法容忍!

    李江是李家的掌权人,也是上江执政官。他突然横死,对于李家是个无比沉重的打击。作为被害方的李家,当然是怒气冲天。他们发出誓言,要和顾家死磕到底。

    上江的是许多豪门,也都纷纷对李家发出了慰问,表示了支持。顾家的强硬行动,已经激起公愤,触碰到了他们的底线,绝对不能容忍!

    金陵的顾家知道消息后,也是焦头烂额。顾涛闯出这么大的祸,事前却谁也不知情。谁也不知道顾涛到底想干什么。更不知该如何收场。

    上江的气氛变得异常紧张,这种情况下,任何不慎重的举措,都可能导致灾难。顾家上下紧急磋商后,决定做出让步。

    毕竟,公开的驱车撞人,是对各大豪门的挑衅。换做是谁都无法容忍。不管顾涛是出于什么目的,什么理由,都必须为此负责。

    顾家可以保他,付出的代价却是和上江所有豪门结仇。一个不成器的子弟,可不值得付出如此巨大代价!

    所以,第二天的天还没亮,顾家第二代的长子顾海就到了上江。

    顾海不是第一次来上江,他却是第一次来上江第一医院特殊监护室。

    窗户上都有内外两层铁栅栏,房门也的防盗的厚实铁门。门口还有四个全副武装的警察,瞪大了眼睛看着。

    走廊一头,同样有四个警察在值班。

    出了这么大的案件,顾涛作为凶手,不能出任何意外。没人敢有任何懈怠。

    顾海的身份不同,又有金陵府下批的探视文件,这才能进入这间病房。

    躺在病床上的顾涛,这会已经清醒了许多,恢复了基本的神智。他隐约记得自己做过什么,这会也是满心沮丧后悔。

    看到顾海进来,顾涛眼睛一亮,急忙坐起来道:“大哥,我错了。救救我……”

    顾海走到床边的椅子坐下,神色淡然的道:“我和你说过,我们顾家子弟,哪怕是死也要死的有风度。不能丢了顾家的脸。你这样惊慌失措,太丢人了。”

    顾涛从小就被顾海教训惯了,对于这个亲哥特别敬畏。他急忙坐直了身体,勉强压下急躁慌张的心情,尽量放慢语速说道:“大哥,我可能是被鬼迷了心窍。这一切不是都不是我想做的。”

    “这个解释,上江人只怕不能接受。”顾海冷然道。

    顾涛也很无奈,他叫上薛立峰一起吃了药,本想着等高正阳出来就开车撞死他。反正就是交通肇事罪。至多三五年,然后就能判个缓刑。

    不行的话,还可以用薛立峰顶缸。

    顾涛计划的很好,也完全是按照计划做的。但他怎么也弄不明白,他明明撞的是高正阳,怎么把李江撞死了!

    但他吃药了,他自己都搞不清楚。别人更不会信他。

    当着顾海的面,顾涛也不掩饰,把事情详细说了一遍。他最后强调道:“当时我就是看到了高正阳,没错的。真是中了邪一样!”

    顾海脱下手套,轻轻抚摸着顾涛瘦削的脸颊,他柔声道:“不管如何,这件事我会追查到底。”

    顾海常年带着手套,手细润白皙,比绝大多数美女的手还好看。只是他右手少了一根小指,整齐的断处看上去就像是刀削的一般。

    顾涛知道,顾海是有严重的洁癖,所以才常年带手套,到不止是为了掩饰手上的残疾。他最厌恶就是和别人身体有近距离接触。

    被顾海抚摸脸颊,顾涛没有感动,只有无尽的惊恐。他大叫道:“大哥,我是你亲弟弟啊!你放过我吧,我知道错了……”

    情绪激动的顾涛,眼泪鼻涕都一起下来了。

    顾海有些嫌弃的收回手,他冷然道:“你是顾家子弟,不要丢了顾家的脸。”

    说着,顾海戴上手套,对身后助理招了招手。

    助理很漂亮,穿着高端的黑色工装裙,显得异常端庄干练。她走过来,也没看顾涛。自顾从手包里拿出一支注射器。

    顾涛更慌了,他刚想拼命大叫,顾海一伸手就扼住他的咽喉。顾海强横的力量,不但把声音全部捏断,还把顾涛死死固定在床上。

    女助理娴熟的抓住顾涛手臂,给他注射了药物。

    高纯度的药物,让顾涛立即进入了恍惚的状态。没用几秒钟,他整个人就像飘飞起来一样。脸上也露出了陶醉的笑容。

    顾海深深看了一眼顾涛后,毫不犹豫的转身大步离开。

    早晨六点过五分,值班人员发现顾涛死亡。

    上午九点,这个消息就像飓风一样,横扫了上江。上江的各大豪门,也都悄悄松了口气。

    顾家的姿态表明,他们愿意纠正错误。而不是将错就错,大举进入上江。

    上江上层紧张的气氛,也随之一扫而空。

    十点,石云轩准时出现在了武馆门外,轻轻扣响武馆的门环。

    听到叫门声的高正阳,还是有一点点的意外。他本以为石云轩不敢来了。没想到,对方居然还真的准时赴约。

    高正阳打开大门,把石云轩迎进来。

    石云轩到是神色如常,看不出其他的情绪。只是对高正阳更多了两分亲近。

    两人客套了几句后,并肩进入正厅。

    石云轩很正式的拿起线香,给高正阳师父上了三炷香后,深深鞠躬致敬。

    表现的那个肃穆深沉,就是给总统致敬也够格了。高正阳到挺佩服石云轩,这才是个戏精!

    重新落座,高正阳很客气给石云轩到了杯热水。家里也没有茶,给杯热水就是已经是礼待了。

    石云轩到也不挑,他喝了口热水,才道:“仓促来访,我也没有准备。这块定心玉牌就送给高兄弟,还请不要嫌弃。”

    说着,石云轩拿出那块随身的蓝色玉牌,很郑重的双手递给高正阳。

    高正阳到有些佩服石云轩了。这人不但会做戏,还能做足全套。知道他喜欢这块玉牌,就直接送过来。

    毫无疑问,这块小小玉牌价值不菲。对石云轩来说,也是极其珍贵。

    换做其他人,可能不敢收这样的重礼。

    高正阳见过无数奇珍异宝,哪会在意这样小东西。

    何况,不敢收礼,都是因为承受不住人情。高正阳哪会在乎这个。这点小东西,根本无需多想。

    他随手接过来,笑吟吟的道:“我的确喜欢这块玉牌,就不客气了……”

    看到高正阳收下玉牌,石云轩反而松了口气,脸上也露出了由衷的笑容。

    (感谢俺不要五万巨赏,恭喜俺不要成为盟主~感动~也感谢其他筒子的打赏订阅月票推荐点击,谢谢大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