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皇纪 第九百二十九章 邪气滔天

时间:2018-04-23作者:踏雪真人

    许嫤一听就知道不妙,顾不得和高正阳说话,急匆匆跑回电梯。

    她进入电梯前回头看了一眼,透过玻璃墙壁隐隐还能看到高正阳站在门口,似乎也正看着她。

    光线昏暗,又各种一层玻璃。许嫤也只能看到高正阳模糊的身影,根本看不到脸。但不知为什么,她却觉得高正阳在对她微笑。

    许嫤有些疑惑,却没时间去探究高正阳的想法。电梯里没人,她沉声问道:“郑紫,到底出了什么事?”

    郑紫在耳麦里大声喘着粗气,似乎极其紧张。停了一下她才回道:“宫本正一疯了!他在到处杀人!”

    “我们也到了,但现在怎么办?”郑紫很惊慌,不知该如何处理。

    换做普通人,当然可以走正常执法流程。但对方是东瀛人,而且有外交豁免权,身份特殊。

    理论上说,他们没有执法权。而且,宫本正一杀的都是自己人。他们更不好干涉。

    可眼睁睁看着宫本正一杀人,又说不过去!

    郑紫和其他警察都很紧张,他们经常看到尸体,却都是第一次看到别人杀人。宫本正一杀人的方式,更让他们畏惧。

    “我请示刘局。”许嫤急忙说道。

    叶南是专案组组长,但这件案子却和专案组没太大关系。刘庆元才是本市的警方最高长官。这件事也只有请示他才行。

    不等许嫤打电话,刘庆元的电话就到了。

    “控制局势,保护其他人民群众安全。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开枪。我马上过去。”

    刘庆元的指示很简单,东瀛人怎么杀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他们首先要保护其他人不受伤害。

    从人道角度考虑,制伏宫本正一当然最好。但要考虑到现实风险,刘庆元可不会拿自己手下去冒险。

    何况,这种事情首先是不犯错误。多做了可未必有好处,反而可能惹来一身麻烦。

    刘庆元的电话还没挂断,许嫤已经到了顶层。

    电梯门一开,她就看到了走廊上有三具尸体仰天躺在那。都是穿黑西装的男子,他们死因都一样,都是脖子被斩断大半,喷出的血在墙纸上留下大片印记,如同抽象画一般。

    皇庭酒店很高端,顶层又只有意见总统套房。走廊的布置陈设都是欧式奢华风,金碧辉煌的有些烂俗,却也很有气势。

    奢华堂皇和血腥、死亡交织在一起,组成了一副极有冲击力的画面。

    许嫤眼神一凝,虽然心里已经有了准备,亲眼看到还是很震撼。

    郑紫等人都站在总统套间门口,都举着枪,神色紧张指着里面。

    看到许嫤过来,郑紫等人都明显松了口气。这种无法处理的局面,他们都急需一个主心骨。

    许嫤没时间和众人说话,她走到前面,就看到了里面的宫本正一。

    他的黑色武士服已经满是血迹,满是水纹的鬼丸刀刀锋正在滴血。

    大厅里到处都是尸体,每个人都是脖颈中刀。血腥气浓烈的刺鼻。完善的排气系统也无法排掉。

    大厅里还有一个活人,就齐国锋。他正跪在宫本正一身前,浑身瑟瑟发抖,脸色灰黄,如同死人一般。

    许嫤心里暗惊,高正阳拖着她下楼,这一共也不到五分钟。宫本正一就把房间里几十个人都杀光了。

    不说别的,只是这份凶厉,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宫本正一神色淡然,眼神清明,完全没有一丝疯狂。似乎他杀的不是人,而是一群鸡鸭。许嫤进来的时候,他抬头看了一眼道:“你来的正好。”

    郑紫等人更紧张了,枪口都对准了的宫本正一。

    让几个人佩服的是,许嫤居然面不改色,显得特别冷静镇定。

    “宫本先生,放下手里的刀。有什么事情,我们都可以谈。”

    按照惯例,许嫤先尽量安抚,最好能让宫本正一主动放下刀。

    当然,以宫本正一现在的状态,许嫤也没指望他能放下刀。

    宫本正一没理会许嫤的说辞,自顾继续道:“你也算是大人的朋友,请你为我见证。”

    跪在地上的齐国锋一听,急忙转头对许嫤道:“许警官,救我啊。我愿意招供,我把我知道的都说出来!”

    这个时候,齐国锋也顾不得别的了,先活命要紧。而且,等度过难关,说不说还不由他。警方也不能把他如何。

    “卑贱的生命,竟敢和大人为敌,让我来了结你吧。”宫本正一沉声说道。

    齐国锋大骇,挣扎着转身就想跑。一道冷锐弧形刀光闪过。齐国锋人没能起来,脑袋却飞了起来。

    一刀断首的凶残一幕,让所有警察是脸无血色。还有几个人失声惊叫。

    警察也是正常人。虽然见多的尸体和血腥。却从没见过刀斩人头的场面。这一刀真的深深震撼了众人。

    到是许嫤见识了高正阳出神入化刀法,宫本正一虽然凶残,却还震不住她。

    许嫤高声道:“宫本先生,快放下刀,否则我们要开枪了。”

    宫本正一不屑的道:“开枪,你们敢么?”

    他轻轻叹口气:“不过是群没有的懦夫。”

    许嫤还真不敢开枪。虽然被宫本正一当面骂了,也没有脾气。

    郑紫等人也是满脸气愤,觉得这个东瀛家伙太可恨了。恨不能一枪毙了他!

    许嫤发现众人情绪有些激动,急忙道:“冷静,不要乱来。”

    宫本正一则根本没注意许嫤他们,他自顾低头想着什么,停了一下才猛然抬起头,一脸的坚决。

    他对许嫤道:“中文有句话,朝闻道,夕死可矣。我能见识大人的剑道,死而无憾。”

    最后,他深深看了眼许嫤:“请转达我对大人的致敬。”

    宫本正一双膝慢慢跪地,把刀横放在身前,解开衣襟,袒露出有着六块腹肌的坚实腹部。

    郑紫等人都是一脸震惊,不知道宫本正一这是要干什么。

    许嫤却猜到了,宫本正一这是要切腹自杀啊!

    高正阳之前就教训过宫本正一,说他人生卑贱如狗屎。临走的时候又念了首著名东瀛辞世诗,其实意思已经很明白了,就是让宫本正一去自杀谢罪。

    许嫤想不到的是,宫本正一居然就真的听从了高正阳的话。他不但把所有随从都杀了,自己也要剖腹自尽!

    宫本正一的动作简单舒缓,神色严肃,带着一股庄重的仪式感。

    许嫤和郑紫等警察,不敢干涉,也不想干涉,都瞪大眼睛看着。

    宫本正一做好准备仪式后,吟道:“人生五十年,如梦又似幻。有生斯有死,壮士复何憾。”

    他说着拿起的鬼丸刀,在腹部一横。锋利刀刃就切入腹部,留下一道笔直深深刀痕。

    这样亲手切割自己,痛苦何止翻倍。宫本正一紧紧咬着牙关,没有失声叫出来。但额头上的汗还是刷的冒出来。

    宫本正一横刀切割后,又手握刀刃竖着插进心口位置,向下一拉。腹部交错的刀痕组成一个端正的十字。

    这一刀把心脏都割破了,所有脏器尽数划开。宫本正一要不是身体机能超凡,这会早就痛昏过去。

    现在他还能勉强保持冷静,拿过手帕轻拭刀身,然后把鬼丸刀入鞘,横在自己面前。

    做完这一切,宫本正一也耗尽了力量,头向下一垂,跪在那里再没有任何声息。

    宫本正一死后,因为身体姿势端正,居然跪立不倒。脏器则从十字刀痕处缓缓流淌出来。

    那场面异常残酷,可由于宫本正一的庄重冷静姿态,却赋予了自杀一种近乎神圣的肃穆。

    许嫤等人都是心情复杂,许久无语。

    沉默了好一会,后面传来了刘庆元焦急的声音:“怎么样了?”

    刘庆元走到前面,就看到了跪地垂首的宫本正一尸体。以他的老练深沉,也是满脸惊愕,说不出话来。

    又过好一会,刘庆元咽了口吐沫,命令道:“现场不要动,拍好照片,做好记录。给东瀛领事馆打电话,让他们立即派人过来……”

    郑紫在旁边小声道:“局长,我带了执法记录仪。”

    现代社会,对警方执法要求越来越高。

    执法记录仪就是一个佩戴的视频摄像头。一般情况下,警察都会佩戴执法记录仪,录下现场执法视频,避免不必要的纠纷。

    郑紫出于习惯,上来的时候就打开执法记录仪。

    刘庆元不由一喜,有了现场视频,他们就好说话了。赞道:“干的不错。”

    这个时候,专案组的叶南也到了。看到总统套房里的满地尸体,他先是异常震惊,然后一脸苦涩。

    连续出现惊天大案,现在连东瀛人死了一窝。他真的觉得,上江这个地方好邪气!

    有清晰的现场视频,可以证明这件事和外人无关。对此,叶南和刘庆元都感到很庆幸。至少他们能把自己摘出来,不会受到牵连或质疑。

    许嫤也突然明白了,高正阳为什么把她强拖下楼。的确,以宫本正一的状态,她要是留在房间里很危险。就算不死,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她也很难解释清楚。

    不过,这里面有个问题,高正阳怎么就敢肯定宫本正一会自杀?

    宫本正一这人的性格虽然偏激,却不是少年。被高正阳教训了几句话,就幡然醒悟了。

    许嫤怎么想都想不通。整件事都充满了一种妖异迷幻的气息。就如同的梦境一般,总让人觉得不现实。

    但这个疑问,她暂时只能藏在心里。宫本正一死了,东瀛团的成员都死了,这件事让她忙的不可开交。

    匆匆从盛海赶来的东瀛领事馆成员,看过视频后也无话可说。

    事后,他还要郑重请求联邦方面,一定要对这件事保密。联邦当然不会宣传这种事。双方一拍即合,这件惊天动地的大案,没有激起任何波澜,就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当然,这个无声无息,是指正常的社会层面。

    在里世界里,这件案子却掀起了滔天波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