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皇纪 第九百二十七章 心如明月洗天幕

时间:2018-04-23作者:踏雪真人

    东瀛人喜欢跪拜,喜欢用这种姿态表达谦卑。到了现代,这种礼节依然很常见。

    但到了宫本正一这种地位,对一个十七岁少年虔诚跪拜,所有人都难以接受,更无法理解。

    尤其是齐国锋,他知道宫本正一的计划。这位本来是要把高正阳和许婓一起掳走,然后玩友前侵犯。

    按照宫本正一的话来说,就是享受纯洁这么美好的事,一定要有观众!

    怎么一转眼,宫本正一就跪在高正阳脚下,像只狗一样!

    还有四个裸男,如同雕塑一般站在那里,脸上神情似乎都凝固住了。望着高正阳的惊恐畏惧眼神,也似乎定格了。

    齐国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这情况很不对!

    他真想下令让所有人一起动手,先杀了高正阳再说。

    但宫本正一在这里,轮不到齐国锋说话。不论有什么想法,他都只能忍着。

    事实上,这一刻高正阳才是所有人目光的中心。

    作为旁观者,许嫤觉得这一幕犹如梦幻。高正阳只是拔刀一斩,就彻底折服宫本正一。

    她原本觉得高正阳不怀好意,跑上来没准就是想动手狂杀一通。怎么也想不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武侠电影里经常会出现,大宗师以德服人。让敌人放下屠刀,跪地俯首。许嫤一直觉得这种桥段很夸张可笑。

    今天,高正阳却切实的做到了!

    目睹一切的许嫤,冷静下来后,却并不觉得夸张。那新月一般的刀光,的确有着惊心动魄动美感,有着直入神魂的魔力。

    许嫤相信,在岁月的磨砺下,有朝一她可能会忘记高正阳长什么样子。但她一定不会忘记那新月般的刀光。

    在众人各种目光的注视下,高正阳持刀走到宫本正一面前,俯视着他道:“我刀如何?”

    宫本正一头紧紧贴地,脑门已经已经蹭到高正阳脚尖,那姿态无比谦卑,似乎恨不能去舔高正阳的鞋底,来表达他的敬意和崇拜。

    东瀛人,骨子里就是这么极端。作为一名剑道高手,高正阳的新月斩给他斩开了新世界,让他意识到自己以前是多么愚昧无知。

    这也让宫本正一情绪失控,难以控制自己。

    宫本正一趴在那恭敬的道:“大人此刀有着神鬼之力,我没资格置评。”

    大人是东瀛中敬称,只用来称呼长辈或地位极高的上司。宫本正一现在对高正阳是奉若神明,称呼都自觉改用敬称。

    “东瀛的伊达政宗有首辞世词,拿来用到是勉强合用。”

    高正阳没看宫本正一,他拿着刀鞘轻轻掌心念道:“心如明月洗天幕,驱幽除暗照浮屠。”

    宫本正一微微一震,伊达政宗是辞世诗他学过。高正阳翻译过来,意思差不多一样,境界上却多到了几分玄妙难言的意味。

    关键是这句诗的意思,正暗合高正阳的刀法。

    宫本正一越想越觉得意味无尽,一时间如痴如狂,泪流满面。

    在场的其他人,大多数既不懂刀,也不懂诗。但他们都觉得这句诗很特别,不由自主的就想奉上膝盖。

    用句简单的话来概括众人的想法,就是不明觉厉。

    在场的人里面,到是许嫤颇有感悟。她虽然不通刀法,却有见识和智慧。隐隐约约之间,她感觉自己似乎也感悟到了什么。

    但具体是什么,却又说不上。

    高正阳用刀鞘点在宫本正一的后脑勺上,他道:“你练刀几十年,却只会持刀杀戮,如同杀猪宰羊的屠夫。暴戾而卑贱,是我辈剑客的耻辱。”

    宫本正一身体一僵,高正阳的话如暮鼓晨钟,让他猛然觉醒。

    练刀几十年,既不修身,也没有修心。以屠夫之刀乱杀,他的人生卑贱恶臭如狗屎。他的一生就是巨大耻辱。

    想到这里,宫本正一惶然羞愧,恨不能剖腹自杀,洗刷耻辱。

    高正阳又道:“信长说的好,人生五十年,如梦又如幻。有生斯有死,壮士复何憾。”

    高正阳低吟诗句的时候,语调和节奏都很特殊。许嫤在旁边听着,都感觉到了那种洒脱又壮烈等浓烈意味。

    似乎人就该这样无视生死,才是真的勇士。

    许嫤一个局外人,尚且如此激动。更别说宫本正一了。他是东瀛人,对于这首诗更为熟悉。骨子里也蕴藏着那种传统武士的东西。

    宫本正一抬起头,对高正阳无比郑重的道:“大人,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不要负了此刀,不要负了你名!”

    高正阳深深的看了眼宫本正一,深邃眼眸就如同无尽深渊,藏着黑暗和死亡。

    宫本正一用力磕头:“是,大人。我一定不负此刀此名。”

    高正阳点点头,把手里的鬼丸刀递给宫本正一。宫本正一虔诚郑重的双手接过,眼光异常坚定。

    “走吧。”

    高正阳一把拽过还在发呆的许嫤,几乎的强拖着把她拖出去。

    齐国锋等人傻呆呆的看着,却没人敢阻拦。只能目送高正阳和许嫤出门。

    到了电梯里,许嫤才恍然清醒过来,一把甩开高正阳的手,不悦的道:“你干什么!”

    高正阳看了下表,淡然道:“时间到了,我要回家睡觉。”

    许嫤道:“我说你拖着我干什么!”

    “那房间里都是精壮大汉,你自己待在里面想干什么?”

    高正阳有些诧异,看眼神也多了几分审视。

    许嫤有些羞恼,高正阳虽然没明说,她却知道对方一定是在想那些东瀛小电影。

    “你脑子里到底想什么!”

    许嫤本想问个清楚,可高正阳这种聊天姿势,她实在是无法习惯。

    而且,看到了高正阳犹若天神施法般的刀法,许嫤不知不觉中就对高正阳生出了敬畏。她自己其实都不知道,但本能的就不敢对高正阳太放肆。

    乘坐电梯下到一楼,许嫤就想和高正阳挥手告别。可手才举起来,就又被高正阳抓住了。

    高正阳力量多强,拽着许嫤就出了大堂,来到酒店门口。

    大堂里还有客人和服务人员,许嫤虽然很不喜欢这样,却不想当众吵闹。

    到了没人的大门口,她才道:“还不放手,你是想把我拖回家么!”

    高正阳松开手,很正经的摇头:“我不是那样的人。我们也是不可能的!”

    许嫤目瞪口呆,真是日了狗,不对,是被狗日了。

    明明是高正阳强拖着她的手,现在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不知道还以为她倒追呢!

    大门口虽然没客人,但还有值班的门童。

    门童个头很高,是看上去很干净的小哥。

    门童小哥听到了高正阳的话,他看了眼许嫤,然后眼睛就挪不开了。

    这么漂亮的女人,在五星酒店也太少见了。这样都被男人嫌弃,难道她有问题!

    门童小哥看着许嫤,心道:“你干什么的我都不介意,我愿意当接盘侠!”

    许嫤都气笑了,正想训斥高正阳,无线耳麦里却传来了郑紫的惊叫:“卧槽!坏了,快、许队快来、出大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