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皇纪 第九百二十一章 情敌

时间:2018-04-23作者:踏雪真人

    夜色以深,飞龙格斗俱乐部却灯火通明。一群雄壮大汉,拼命的操练着各种器械。一个个汗如雨下。

    和其他汉子汉子相比,高正阳身体显得过于瘦削,肤色也白一些。更没有满身的大汗。

    胖乎乎的童胜也跟在高正阳身旁,一起做着器械。他身上汗流的很夸张,松垮的运动背心都被打的湿透了,如同紧身衣一样贴在他圆滚滚身上。

    今天是周一,高正阳放学后就来了飞龙格斗俱乐部训练。

    高正阳并没有强行要求,但童胜作为首席大弟子,自然要陪着。

    童胜的运动量还不到高正阳的十分之一。饶是如此,跟着高正阳一圈器械做下来,也快受不住了。

    换做是其他教练,童胜早就不做了。但好容易拜入太极门,成了高正阳的首席大弟子。为了神秘的武功,他到硬着咬牙坚持下来。

    “师父,咱们歇会吧……”

    童胜放下手中的空杠,近乎哀求的说道。

    扛着二百公斤杠铃的高正阳,有节奏的做着深蹲。这才是第二组,对他来说刚刚算是热身。

    童胜有些坚持不住,就想偷懒耍滑。他眼睛乱转,突然瞟到了门口有两个美女,

    仔细一看,站在前面那个身形高挑的大美女,赫然正是许嫤。

    对于这个美女,童胜印象太深了。一点也不夸张的说,童胜长这么大,还是在现实中第一次接触这样等级的美女。

    关键对方还是班长许婓的姐姐,童胜觉得,姐姐可比妹妹好看太多了。双方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

    许嫤也看到了童胜和高正阳,她对童胜一笑,招了招手。

    童胜呆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许嫤是在招呼他。他又确认的指了指自己,看到许嫤点头,高兴的把空杠一扔跑过去。都没想到要和高正阳说一声。

    “许、姐,你们怎么来了?”童胜一脸讨好的笑容,但面对着明艳的许嫤又有些拘谨。

    许嫤微笑道:“这家健身馆是你家开的吧?”

    “是、是。”

    童胜急忙点头,又道:“许姐也想健身啊,我帮你办超级vip。”

    郑紫在旁边忍不住道:“那我呢?”

    童胜赔笑:“你也一样,都是超级vip。”

    郑紫点点头:“这还差不多。”她到不是贪图那点便宜,只是被童胜忽略了,感觉很不爽。

    和许嫤在一起就是这样,不论到哪里,她都会成为配角,甚至被人无视。成人就算了,童胜个小屁孩居然也这样,郑紫就忍不了了。

    许嫤自然不是了健身的,她话锋一转道:“高正阳也在这健身啊?”

    童胜得意的道:“我师父也是超级vip,他每天都会过来训练,吃健身餐。”

    高正阳抱住气血凝成金丹,只是让他运转力量的效率更高,提升了身体潜力。但基本的身体素质,却要通过科学方式,逐步提升。

    合理搭配的高能量健身餐,自己做有点太麻烦了。高正阳和赵方商量了一下,决定以后都到俱乐部来吃健身餐,顺便进行锻炼。

    现在学校管理反而变松了,像高正阳这种成绩的学生,只要说一声就会给假。也没人对他有什么要求。

    从周一开始,高正阳下午就不去上课了。把大部分时间都放在健身上。当然,放学的时候他会去送许婓回家。

    这不止是联系感情,更因为飞龙会社那面还没有彻底解决。虽然对方不太可能会找到他,但也要谨慎一些。

    童胜自然不知道高正阳的打算,只以为高正阳放弃了高考,准备全身心投入格斗。赵方也是这么看,私下里开心的不行。

    在大美女面前,童胜毫不犹豫的就把他知道的都说出来。

    许嫤微微皱眉,放弃高考当拳手,这也不是正常人的发展道路。

    格斗也和打篮球差的太远了。高正阳那个身材,爆发力和灵巧肯定够,但和一群肌肉大汉相比,那身体线条就显得太弱鸡了。

    不过看高正阳做深蹲,那杠铃显得很有分量。

    她问道:“高正阳做深蹲的杠铃多重?”

    “二百公斤!”说起高正阳,童胜满是炫耀。

    “嗯?”

    许嫤很惊讶,有些难以置信。以高正阳是体重来看,杠铃重量差不多是他自重三倍。

    高正阳极限数值能达到二百公斤,就已经很恐怖了。但这是他日常深蹲练习的重量,就完全不同了。

    许嫤虽然不经常健身,却从小就练习传武,精通各种格斗术。对格斗这一行很了解。她深知这个数据代表着什么。

    郑紫也明白这数据的意义,她不由瞪大了眼睛。高正阳深蹲已经连续做了二十个了,还是那么从容,让她不敢相信那杠铃有二百公斤。

    做完一组后,高正阳也不需要人帮忙,自己就举起杠铃,翻到前面放在地下。

    许嫤脸色也有些变了,她真的很难想象,高正阳瘦削身体里怎么会有那么强的力量。

    她想了下,对童胜道:“周五晚上,你为什么跑到高正阳家里?”

    “哦,那天晚上我想拜师,师父就说给我一个考验,让我在祖师像前跪一晚上……”

    见许嫤感兴趣,童胜毫不隐瞒,把事情前前后后的经过详细说了一遍。

    童胜人长的胖,口条却很流利,把事情说的很清楚。

    郑紫故意一脸不信:“你能一夜不睡,不信!”

    童胜得意的道:“我就知道别人不信,特意打了一夜的王者。上面还有时间记录和对战记录,这可做不了假啊。”

    郑紫还是一脸怀疑,童胜为了证明自己,屁颠屁颠的去把手机拿过来。打开记录给郑紫和许嫤看。

    “呵,我还真小看你了,挺厉害……”

    郑紫也玩王者,一看就知道记录没错。她嘴上夸奖着,心里却有点失望。

    许嫤问道:“那天晚上高正阳一直都在陪着你?”

    “没有,他睡觉了。半夜起床看过我两次。”

    才过去两天,童胜的印象很深。

    许嫤点点头道:“这里器械很齐全,也给我和郑紫办一张卡吧。”

    童胜痛快答应,拿着许嫤和郑紫的身份证,独自下楼去办理健身卡。

    等童胜走后,郑紫疑惑道:“许队,一千多块呢,办这个干什么?”

    “健健身总是好的。”许嫤道。

    郑紫不相信,她怀疑的道:“你还是觉得高正阳有问题吧?”

    她摇头道:“童胜不可能帮他撒谎,既没有那个胆子,也没有那个能力。这是铁证啊。”

    许嫤反问的道:“你不觉得这太巧了?你不觉得高正阳很神秘?”

    “是有点巧,是有点神秘,但和案件没关系啊。”

    郑紫觉得现在时间紧迫,她们不应该在高正阳身上浪费时间。

    许嫤笑了:“叶南是专案组组长,他这人性格比较差,但做事能力却很强。不得不说,是比我要老辣周密。可直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有用的线索。一条也没有。”

    许嫤对郑紫摇头道:“比起没有任何方向的排查梳理,我宁愿盯着高正阳。”

    不等郑紫反对,许嫤又道:“会员的钱我帮你出。没事来健健身也挺好的。”

    郑紫看了眼满屋子的肌肉大汉,有些心虚的道:“这里都是暴力肌肉男,我可不想常来。”

    事实上,她们俩站这还不到五分钟,就已经吸引了所有男人的目光。一些男甚至都不掩饰,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

    郑紫虽然的刑警,也被这群男人火热目光看的有些心虚。

    这里弥漫的雄性荷尔蒙太浓烈了,她们两个要在这锻炼,这些雄性荷尔蒙肯定要爆炸!

    但许嫤很认真,郑紫也没法拒绝,只能认命。

    没过几分钟,童虎就屁颠颠的跑上来,把健身卡交到许嫤她们手里。

    童虎表功道:“都是超级vip,享受各种最高规格会员待遇。”

    “谢谢你。”许嫤笑着致谢。

    容光明艳的笑容,让童虎脑子一片空白,完全不知该说什么,就在那咧嘴傻笑。

    “两位女士是要在俱乐部学习格斗健身吧?”

    早就在一边盯着的教练徐成,走过来笑着介绍道:“我是这里教练徐成,精通实战泰拳,拳击,还会女子格斗操、防身术,也是瑜伽高手。愿意为两位服务。”

    许嫤淡然道:“不用了,我们就随便练练。”

    郑紫也道:“我们可请不起私教,谢谢。”

    徐成不以为意:“私教很便宜,一小时一百。再说两位都是刚来,我先送两位二十个小时课时。不收费,就是帮助两位体验一下。”

    “真不用。谢谢。”许嫤客气而坚定的拒绝道。

    徐成很失望,却不好意思再纠缠,他讪笑道:“那有什么需要就喊我。”

    等徐成受挫回来,一群和他交好的汉子发出了一阵嘲笑。许嫤那么漂亮,谁也不想看到徐成得手。

    徐成不屑的道:“这样小女人,用不了几天就要臣服在我胯下。”

    “吹比……”

    “想太多!”

    众人纷纷表示不屑,徐成长相一般,也没什么钱,除了身体好再没有优势。想泡这种顶级美女,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黄子源比较老成,劝道:“这样的顶级美女,身边不知有多少公子哥围着。我们还是离远点安全。”

    玩格斗的是身手厉害,那也是对一般人来说。遇到有钱有势的,也得跪。毕竟,再牛逼能的打几个,再厉害也挡不住抢。

    在这个社会,个人武力没什么大用。只有在擂台上,才能发挥光芒。

    徐成也知道黄子源说的对,却有些不甘心。这样美女在身边,不去撩一下太难受了。万一对方就喜欢他这一款呢。万一对方不介意玩玩呢!

    其他的拳手也大都这么想。年纪轻轻练了一身本事,都觉得自己很牛逼,谁也听不进去黄子源的话。

    一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高正阳在旁边看的清清楚楚,却懒得理会。许嫤为什么跑来格斗俱乐部,不就是看他可疑,想找出问题。

    他虽然不在乎,却不太喜欢身边有人监视。但许嫤是许婓姐姐,他也不好做什么。对方既然想跟着,那就随她好了。

    高正阳看了下时间,放下器械,去了洗浴间冲洗一遍,换上衣物径自离开。

    等他赶到学校大门,刚好是晚自习放学。

    许婓出校门的时候,正看到高正阳等在哪里。她不由露出笑容,迎上去。

    “你干什么去了,怎么下午就不见了?”意见面,许婓就收敛了笑容,一本正经的盘问起来。

    高正阳很无辜的道:“不是和你汇报过了,去胖球家健身了。”

    许婓很认真的看着高正阳,黑亮的明眸中都是掩不住的关心,她问道:“你是想去当拳手么?”

    “没有,就是健身。也许会打几场拳赛,却不会当做职业。”

    高正阳牵着许婓小手,用力的握着:“不论你去哪所大学,我都和你一起。”

    许婓被握着小手,紧张的手心都冒汗了。但对高正阳的话,她还是很怀疑:“你有什么办法和我考同一个学校啊?”

    “不可说,不可说。”

    高正阳一脸神秘,让许婓更加好奇。但不论她怎么软磨硬泡,高正阳就是不说。但高正阳再三保证,却让她莫名的多了几分信心。

    其实这种信心很没有理由,但少女就是这样,多聪明的女孩,心里都会有着各种幻想。

    反正跟高正阳在一起,哪怕只是牵牵手,许婓就觉得特别满足喜悦。每次和高正阳一起回家,她都恨不得这条路永远的走不完。

    但欢愉的时间总是短暂。许婓还有许多话要说,却已经到了小区门口。

    许婓有些遗憾的放开了高正阳的手,摆手道:“明天见。”

    这个时候,一辆奔驰缓缓停在许婓身边。车窗降下,露出一个英俊少年的脸,他高兴的招呼道:“小婓,才放学啊。……”

    许婓看了那少年一眼,不冷不热的应了一声,又对高正阳点点头,快步进了小区。

    宝马却没有进入小区,里面那个少年对高正阳招手道:“来,上车,我们聊聊。”

    少年的语气比较随意,态度自然有种颐指气使味道,仿佛高正阳必须服从他的招呼。

    高正阳白了那少年一眼,转身就走。对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家伙,他都懒得废话。

    少年没得到回应,只能自己下车,快走了几步追上高正阳:“你怕什么,我又不碰你。”

    少年穿着西装式校服,样式接近东瀛漫画风,但并不夸张。白衬衫陪着蓝色笔挺西装,青春中又带着几分严谨。西服的材质也很好,剪裁合身,看着应该是量身定制的。

    联邦的中学,一般都是运动服作为校服。像少年穿的这种,明显是私立贵族学校。

    联邦成立当不到一百年,文化传承虽然没断,但世家贵族却都打翻在地。原本没有什么贵族了。

    只是二十年经济高速发展,社会阶层差距被不断拉大。一些高等贵族学校,也随之兴起。

    高正阳不知这少年是什么人,但只看他衣着和做派,就知道不是一般人。

    少年显得很有自信,他也早就习惯了居高临下的俯视别人。他对高正阳道:“我是李正源。”

    “不认识,也没听过。”

    高正阳伸手把李正源拨到一边:“乖,别挡道。”

    李正源哪挡得住高正阳的力量,一下就被推开几步。他有些生气,高正阳不但态度轻蔑,居然还敢伸手推他。

    “老丁,拦住他。”李正源命令道。

    一个身高接近两米的高壮大汉,穿着黑色西装,偏偏还带着一副白手套。他面无表情的挡在高正阳面前。眼神冰冷俯视着高正阳。

    高正阳看了大汉一眼,又看了眼洋洋得意李正源:“你们这么做可不怎么聪明。”

    李正源摆出优雅笑容道:“我只是想和你谈谈,没有恶意。”

    “好吧,给你一分钟时间。”高正阳不想动手,也没必要动手。

    李正源道:“我知道你是许婓的同学,也知道你们关系很好。但你们不应该待在一起。”

    “嗯?”高正阳早猜到了李正源的想法,但没想到他会直接说出来。

    李正源侃侃而谈:“这世界就是这么残酷。人生而平等,这是一句最大的谎言。一个乞丐的孩子,和首富的孩子,起点就不一样,怎么平等。再简单点说,有人天生就是狮子,有人天生就是羚羊。不论再如何努力,只能作为狮子的食物。”

    “你懂的还挺多。”

    高正阳笑起来,李正源这个人比较可笑,但道理却没有错。的确,人生下不平等!

    李正源一脸深沉的道:“认清现实吧,你和许婓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注定只能在泥坑里吃土,她却注定翱翔九天。”

    说着,李正源对高正阳亮出左手腕上的腕表:“这款百达翡丽内镶嵌多颗天然钻石,复杂计时功能,价值一百七十万。”

    奢华的星空蓝,里面的碎钻在路灯下闪闪生辉。高正阳也要承认,这表看起来挺漂亮。

    李正源把腕表解下来,一把塞给高正阳:“现在,这块表是你的了!”

    高正阳不禁笑起来,拿着表在眼前晃了晃:“你还挺大方。”

    李正源对高正阳的镇定有些奇怪,但他却也没多想:“我并不是让你离开许婓。只是告诉你,这样的腕表,只是许婓的生活基本需求。你回去好好想想吧……”

    李正源说着对大汉老丁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让路。这样的豪奢腕表,一下就能砸晕对方。

    就算高正阳不晕,可只要他拿走,就有的是办法治理他。最简单就是报警说丢了,高正阳不说蹲一辈子监狱吧,这辈子也完了。

    当然,李正源还是希望高正阳能清醒一点,认清楚彼此的差距。这个游戏他玩不起。

    高正阳把玩了下腕表,然后一把握住。对李正源道:“这玩意我不要,还你。”

    说着一把扔过去,李正源本能的一把接住。但仔细一看,腕表的表盘和合金表带被捏成了一小团,看上去就像个随手乱捏的不规则泥球。

    李正源当即就傻了,他不敢相信这就是价值一百多万的百达翡丽。

    老丁的眼神也变了,他抢过那团东西,发现里面的金属材质都被强行捏合在一起,那样子就像经过高温锻造熔炼过一般。他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要多大的力量,才能把腕表捏成这样!

    再看高正阳,已经扬长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