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皇纪 第九百二十章 嫌疑

时间:2018-04-23作者:踏雪真人

    会议室里,坐在正中位置的刘庆元,警帽放在身前,老脸冷的快结冰了。

    其他人坐在会议桌两侧,各个正襟危坐。虽然忙了一夜,连早餐都没吃,一个个都面容憔悴,却没人说话。会议室里众人呼吸声清晰可闻。

    站在最前面的马林打破了沉默,使用遥控器播放了幻灯片。

    一个被切开的咽喉的伤口,在照片上放的很大。连断开的血管都能看到。

    马林指着照片上的伤口道:“利器切断的,通过紧急检测,和513大案的凶器痕迹完全一样。而且,这一刀切断血管和气管,却没有碰倒骨头,可以说恰到好处。极其精准也极其冷酷……”

    幻灯片又连续放出了几幅死人的伤口,马林道:“江边仓库尸体上留下伤口,看起来的一致。虽然因为时间紧迫,没有办法逐一检测。但可以断定,凶手是一个人。就是513大案的凶手小李。”

    马林又播放了任梁等人的尸体照片,他指着任梁心口伤口道:“一刀斜着刺入心室,避开的肋骨保护,准确有狠辣。”

    顿了一下,马林又道:“吴辉他们四个人死于枪伤,但枪是吴辉他们带来的。而且,这种近距离射击时,凶手还是本能选择了最致命的几处要害,确保一枪致命。绝对没有任何侥幸。”

    马林最后道:“综上,通过尸体痕迹来判断,我十分确定,凶手就是小李。”

    会议室众人都不吭声,大家都对这个结果早有准备。

    昨夜又死了十六个人,而且都是近距离杀死。这么凶残的手法,联邦都极其罕见。怎么可能会冒出第二个杀手!

    如果是那样,在座的就更崩溃了。

    马林坐下后,许嫤站起来走到前面,她拿着遥控器切换了幻灯片,屏幕上出现了监视摄像头拍摄的画面。

    许嫤指着模糊的照片道:“这是金鼎大厦门前摄像头拍摄下来的画面。因为是晚上,画面质量非常差。但通过摄像头可以看到,任梁和凶手是乘坐一辆车过来的。”

    许嫤说到这停了一下,给众人一点消化的时间后,又道:“我们又查找了其他相关摄像头,确定任梁的车从江边仓库里开出来的。

    也就是说,两点半左右,凶手在仓库行凶后,带着任梁去了金鼎大厦。又在三点三十七分,杀死吴辉等人。临走的时候,用任梁手机给我发了短信。”

    坐在刘庆元下手位置的叶南突然插话道:“凶犯为什么会给你发短信?”

    许嫤看了眼叶南,没有立即回答。

    对方是金陵府下派的专案组组长,也是金陵府极其著名的神探,年纪虽然只有四十多,资格却很老。

    上江连续出了惊天命案,金陵州府的州长都送坐不住了。急忙让叶南带着专案组连夜下来。

    有叶南在这里,许嫤他们就只能跟着配合破案,失去了主导位置。

    对此,许嫤当然很不爽。而且,她也不太喜欢叶南强硬的老式办案风格。

    沉吟了一下,许嫤谨慎的答道:“不太确定凶手的想法。但从他作案的手法和风格来看,不是炫耀示威。有可能是为了挽救无辜的两个女孩。”

    叶南脸上闪过一丝不屑。他是典型的嫉恶如仇,对罪犯没有任何同情。他也喜欢用最严厉冷酷的手段对付罪犯。

    许嫤的想法,让他觉得这女人太过软弱,对罪犯有着不必要的幻想。对于侦探来说,这其实已经走入了误区。

    对于这个警界的后起之秀,叶南觉得对方名过其实。

    叶南黑脸上的微妙情绪变化,并没有瞒过别人。事实上,叶南也没有掩饰的意思。

    在座的大多的上江警方高层,对于上面来的叶南本能的就很抵触。叶南又是这副姿态,更让众人不快。

    会议室里的气氛,突然就变得特别沉闷。

    叶南也发现了这一点,他也有些惊讶,看来许嫤还有些威望。

    刘庆元皱眉浓眉,他也不喜欢叶南的态度。但作为主官,他却不能让双方出现这种明显的裂痕。

    他道:“老叶,你有什么看法,只管说。”

    叶南也没客气,说道:“两件案子我认真看了几遍档案,恕我直言,上江方面处理的还是有些粗糙。尤其是飞龙总公司那面,居然也有我们的内部资料。这说明什么,说明了我们有人私下和飞龙会社勾结!事情性质很严重啊,先生们!”

    刘庆元脸更黑了,却无话可说。

    爆发惊天命案,那是运气问题,和他的能力无关。连续爆发惊天命案,那就证明了他能力还是有点问题,没能尽快破案,也没能保护上江的稳定。

    内部有人勾结飞龙会社,这个问题就更严重了。这不止是他的能力问题,更让人怀疑他的操守。

    叶南又道:“现在看,飞龙会社的问题非常严重,涉及到走私、贩卖人口、贩卖人体器官,还涉及多宗谋杀、绑架。罪行累累,触目惊心。这样一个大型的犯罪集团,居然是上江知名企业。这是我们警方的耻辱!”

    刘庆元这会也认命了,出了这么多事情,他不可能再升迁了。能顺利退休,都要感谢漫天神佛。

    叶南又对许嫤道:“飞龙会社的事,也许是犯罪集团彼此间的恶性竞争,也可能是飞龙会社内部火拼。但不论如何,杀人凶手都不是好东西。不能对凶手有任何同情,也不要有任何幻想。”

    许嫤有些不服气,反驳道:“我不是心存幻想。只是就现有的证据和情况,作出分析。凶手是极其凶残,但也并不一定就是毫无人性。从513的案件来看,有女目击证人看到凶手,凶手却没有杀人灭口。这不是做不到,而是没想做。”

    “这不能说明什么。”

    叶南粗暴的打断了许嫤,从包里拿出文件放在桌子上。

    他站起来沉声道:“按照首府的指示,从今天起,成立飞龙会社特殊专案组,我是组长,刘庆元局长任副组长。许嫤、马林等人都是专案组成员。其他人,全力协助。我们务必在短期内找到凶手破案……”

    不管多不喜欢叶南,所有人都是站起来,齐声应是。

    散会后,郑紫拉着叶南去了一家小饭店吃早餐。

    现在已经是十点多了,饭店里没有客人。好在郑紫她们是熟客,老板特意给下了两碗牛肉面。

    香喷喷的牛肉面汤下肚,郑紫和许嫤都觉得很舒服。早上憋着的一肚子气,也散了许多。

    郑紫道:“叶南那拽上天的样子,好烦人。”

    许嫤笑起来:“叶南要是脾气好,现在都去联邦首府了。他这人就这样,工作狂,感情淡漠。不用和他生气。”

    郑紫叹气道:“话是这么说,但被这老头领导着,还是很不爽。我真想立即破案抓到凶手,好好的打他脸!”

    许嫤这次没说话,她也这么想。但凶手太狡猾了,作案手法特别专业。虽然监控摄像都拍到了他的样子,却异常模糊。还有目击证人,却说什么都说不清。

    叶南下命令清查全市,对流动人口进行梳理。尤其五月份以后进入上江的人,要进行全面彻查。

    下命令容易,可凭着上江警力,要彻查一两百万流动人口,这个真的很难。

    而且,那凶手既然解决了飞龙会社,很大可能已经离开了上江。几乎不可能找得到。

    郑紫又嘀咕道:“我觉得我们思路可能有问题,被自己局限住了。杀手未必就是个男人,也许是女人呢,也许是老头呢!”

    突然,许嫤心中一动,闪过了一抹灵光。的确,世界上有些事情,是不能用普通道理去衡量的。

    她对郑紫道:“快吃,吃完了我们去找高正阳!”

    郑紫很惊讶,嘴咧的老大:“找他干什么?你不会怀疑的他是凶手吧!”

    “他很有嫌疑啊!”

    许嫤理所当然的道:“和飞龙会社有仇,有动手的动机。自幼练武,有超强爆发力,有动手的能力。有能力,有动机,这嫌疑还不够大么!”

    “可是、可是,他才十七啊……”

    郑紫还是觉得不可能,高正阳这小屁孩虽然不找人喜欢,但看起来很正常,怎么可能是个杀人狂!

    关键是还那么专业,这可不是会武术就行的。

    郑紫想了下又道:“不说别的,摄像头拍到了凶手娴熟使用手枪。这就是高正阳做不到的。”

    “你怎么知道他做不到?”许嫤反问道。

    郑紫愕然,这还用说么。联邦对枪械管理异常严格,普通人哪有机会用枪。更别说高正阳还只是个少年。他身份来历很清楚,哪有机会碰枪。

    许嫤道:“你说的只是常理,却并非绝对。所以,我们要去看看。”

    她正色道:“这次高正阳要没有一个合理解释,我们就要和他好好聊聊了。”

    郑紫却觉得,许嫤很可能是想借机收拾一下高正阳。因为高正阳最近和许婓走的太近了!

    吃过饭,两人开车来到武馆。推门进去,就看到高正阳正在院子里,旁边还有个胖乎乎少年在打拳。

    看那样子,高正阳似乎是在教人练拳。

    许嫤对高正阳微笑招呼:“好久没见了,高正阳同学。”

    高正阳有些疑惑道:“两位来干什么?”

    郑紫笑嘻嘻走到高正阳身边:“过来转转,不欢迎啊。”

    高正阳微微皱眉,显然是真的不怎么欢迎。

    到是打拳的童胜一直盯着许嫤,小眼睛都瞪圆了。这么好看的美女,真的很罕见、很罕见。

    许嫤扫了眼童胜,也没在意。她上下认真的看着高正阳,却没看出任何端倪。

    几天不见,高正阳到是隐隐精壮了一些。变化不是很明显。t恤、牛仔裤,休闲鞋,打扮简单而普通。更重要是,神色自若。既没有故作镇定,也没有任何畏缩。

    一切,都是那么自然。不论怎么看,都是个有些英俊的高挑少年。如此而已。

    郑紫凑到高正阳身边,突然伸手去抓高正阳的右手。可高正阳一缩手,她连边都没碰到。

    高正阳有些意外的看着郑紫:“你干什么?”

    郑紫突然偷袭却失手了,有点尴尬。但她当警察这么久,脸皮到是早就练厚了。她笑嘻嘻的道:“没事,试试你反应。看不出来,挺厉害的么!”

    许嫤也走过来,客气的道:“给我看看你的手,行么?”

    高正阳想了下,把手伸到许嫤眼前。

    春日明媚阳光照耀下,高正阳的手指修长,手型匀称。手掌肌肤呈象牙色,细腻温润。除了不够白皙,看上去竟然有种符合比例的精致美感。

    “你不是练拳,怎么手掌没有老茧?”许嫤有些惊奇的问道。

    高正阳瞥了她一眼,淡然道:“这是武术的一种,你不懂。”

    郑紫在旁边小狗一样凑过来,在高正阳手指上闻了闻,却只闻到了香皂的干净柔和气味。

    许嫤推了郑紫脑袋一把,这女人也不靠谱。就算有火药残留,人的鼻子也闻不到。何况,凶手肯定带着手套。回去随便洗洗,就不可能有火药残留。

    她看着高正阳的眼睛,正色问道:“你昨天晚上在哪了?”

    高正阳有些不悦:“这个你管不着吧!”

    许嫤道:“作为许婓的姐姐,这个问题我一定要知道答案。”

    高正阳到是很镇定,没有任何意外之色。他想了下道:“好吧,看在许婓的面子上,我可以回答你。昨晚我就待在家里。”

    “有人能作证么?”许嫤问道。

    郑紫也紧张起来,高正阳是一个人住,肯定没人能作证啊。被许嫤这么逼问,这小孩子没准要翻脸!

    高正阳没说话,一指胖子童虎。

    童虎也聪明,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却很干脆的道:“昨天晚上我就住在这里,我可以作证,高正阳一直在家没出门。”

    许嫤这下真的有些意外了,她深深的看了眼高正阳,沉默了下道:“打扰了。”

    出了大门,郑紫就迫不及待的道:“这太巧了,待会我们要找那个胖子好好问问,一定有问题!”

    许嫤点点头,必须找那个胖子好好问问。高正阳要没人证还没什么,他真的有人证,这情况就有些不对了!
小说推荐